天路杀神 第五四零章 生意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老鲁。”叶信突然说道。

  正沉浸在兴奋中的鲁药师打了个哆嗦,急忙应道:“主上,怎么了?”

  “这证道飞舟对天瑞院而言,应该是非常重要的吧?”叶信问道。

  “岂止非常重要,根本就是天瑞院的命根子!”鲁药师说道:“丢了证道飞舟,他们连参加天元大会的资格都没有,嘿嘿……苦海难过,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天元大会是什么?”叶信问道。

  “主上没参加过?”鲁药师一愣,以叶信展露出的惊人实力,鲁药师还以为叶信是见惯大场面的修士。

  “没有,你和我说一说。”叶信说道。

  “天元大会是我们天池、雪灵府、香河、长青古城、银汉府、火乡几个地方的修士联合召开的大会,每五年召开一次,主要目的是相互比试、互通有无,然后想办法解决一些争端。“鲁药师说道:”天元大会通常都会在苦海之内召开,没有证道飞舟,根本过不了苦海,所以天瑞院会不惜一切手段,把证道飞舟夺回去的。“

  “象这种大会,其他地方有没有?多不多?”叶信又问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鲁药师露出苦笑:“我这百余年苦苦修行,却连天池一地都没能走出去,大部分时间都在池西打转,不过,有一些商人应该是知道的。”

  “哦?是什么商人?”叶信说道。

  “不知道。”鲁药师摇头道:“这一次天元大会好像要在一年半之后召开,到那时候主上可以到苦海周围转一转,肯定能遇到那些商人。”

  “哦……”叶信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听说,那些商人是到处赶场的。”鲁药师说道:“他们捏着时间,到天下各地游走,好像所获极为丰厚,我有一次只是远远看到他们的商队路过,漫天都是珠光宝气啊……啧啧,真是羡慕死人了。”

  “他们的安全有保障么?”叶信说道。

  “那些商人都是从各个修行世家走出来的,或者出自各大宗门,往来有飞舟,寻常人谁敢打他们的主意?!”鲁药师说道。

  “天下有很多证道飞舟?”叶信问道。

  “当然了。”鲁药师说道:“别的不说,从我们天池到雪灵府,或者是到香河,如果从陆地上走恐怕要走两、三年,没有飞舟,还做什么生意?”

  叶信沉吟片刻:“如果我让天瑞院拿寻宝貂来换证道飞舟,他们肯定会答应了?”

  鲁药师下意识的要反对叶信的提议,在他的下意识里,证道飞舟的价值是要超过寻宝貂的,但话没出口,他已经醒转,如果叶信见利忘义,为了占下证道飞舟,再不管寻宝貂的死活,这样的主上还值得他追随么?今天可以牺牲寻宝貂,明天或许就可以牺牲他鲁知明了。

  鲁药师明白自己差一点说出极其愚蠢的话,心中有些后怕,忙不迭的点头道:“天瑞院肯定会答应的。”

  “那一天,到庄子里害了月的老爹的人,是四大公子里的哪两个?”叶信说道。

  “是白马公子和高行公子。”鲁药师说道。

  “如果我让他们绑了白马公子和高行公子,过来交换证道飞舟,他们也会答应么?”叶信说道。

  鲁药师沉思了一下,换换说道:“答应是会答应,可十有八九要使诈。”

  鲁药师担心叶信听不懂他的意思,暗自酝酿了一下措辞,又开口补充道:“如果是交换寻宝貂,对他们没什么威胁,所以很容易应允。可让他们牺牲白马公子和高行公子,这对阳子都的声望会造成致命的打击,就算把证道飞舟换回去了,但天瑞院内部必然会变得人心惶惶,换成平常时候还好,阳子都有时间平定乱象,不过现在天瑞院和白虎山已经撕破了脸,阳子都绝不敢冒人心离散的危险,所以,他们会使诈!”

  “只有他们会使诈,我就不会么?”叶信笑了笑,随后向远方一座看起来有些象棋盘的城市一指:“那是什么城?”

  “是清昌城。”鲁药师说道,他常年在这池西之地打转,对各个城市倒是很熟悉。

  “距离天瑞山有多远?”叶信问道。

  “差不多有六百里。”鲁药师说道。

  叶信拿出从魏东山那里抢来的地图,在地图上找到了清昌城的位置,随后他的手指慢慢在地图上划动:“这是鸡架山?”

  鲁药师看了看地图,点头道:“没错,就是鸡架山。”

  “鸡架山到天瑞山有没有九百里?”叶信说道:”我要准确的答案。“

  鲁药师想了片刻:“应该是差了一点点。”

  “这就行了。”叶信说道:“清昌城里应该有天瑞院修士的驻地吧?”

  “当然有。”鲁药师说道:“池西之地每一座城市,都有天瑞院修士的驻地,不过有的城市里天瑞院的实力很强,有的城市被兄弟会把控着。”

  “那就去清昌城里坐一坐。”叶信说道。

  “主上,我们到清昌城做什么?”鲁药师一愣。

  “到了地方你自然就明白了。”叶信笑呵呵的说道。

  虽然叶信操控证道飞舟的水平很不熟练,但距离清昌城已经很近了,只用了半个多小时,证道飞舟已飞临清昌城上空,随后证道飞舟在叶信的控制下,开始缓缓降落。

  鲁药师的神色显得有些紧张,天瑞院的修士肯定疯了一样到处寻找证道飞舟的下落,叶信居然跑到清昌城里来,暴露自己的行迹,无疑是很危险的,但他和叶信接触已有一段时间,知道叶信在一些时候是说一不二的,他又不敢提出自己的质疑。

  “天瑞院的修士在哪里?”叶信问道。

  鲁药师探头向下方张望了片刻,用手指向北方:“那边,挂着天瑞四圣兽大旗的,就是天瑞院修士的驻地。”

  叶信顺着鲁药师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四面大旗,旗帜上分别画着一条青蛇的长龙,一只白色的猛虎,一只火红色的大鸟,还有一只黑色的巨龟,他愣了愣:“莫非天瑞院和白虎山还有一段渊源?”

  “哪有什么渊源?!”鲁药师摇头道:“天瑞四圣兽本来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与那白虎山主没关系的,嘿嘿……听说白虎山崛起之后,没少因为天瑞院的大旗,与天瑞院打口水战,按照白虎山的说法,天瑞院挂着白虎旗,好像白虎山就是天瑞院的看门狗一样,让他们很不舒服,所以让天瑞院换旗,可天瑞院挂四圣兽大旗已经挂了几千年了,没道理换成别的,而且换成什么都是不祥之兆,代表着四圣缺一,天瑞院当然不会干。“

  “原来如此。”叶信笑了,随后他继续操控证道飞舟,向着天瑞院的驻地飞去。

  天瑞院的修士已经发现了临近的证道飞舟,近百名修士从各个地方冲了出来,有的聚在院中,有的站在墙头处,有的跳到了房脊上,不停的呼喝呐喊着。

  天瑞院丢了证道飞舟,这是一件大事,每一座城市中的天瑞院修士都接到了宗门的飞信急令,让他们放下所有的事,不惜一切手段,寻找证道飞舟的下落,现在证道飞舟就在他们头顶上,他们当然变得群情激越了。

  “你们留在这里吧。”叶信说道,随后他纵身而起,从证道飞舟上跃下。

  叶信象一颗石头般笔直下落,轰地一声,正好砸落在院中,院中的泥土虽然被捣实、非常坚韧,但还是叶信硬生生踩出了两个窟窿。

  叶信慢条斯理的把自己的两只脚拔了出来,这时,近百名修士已把叶信团团围在中央,只是他们不知道叶信的深浅,并不敢太过靠近。

  “有管事的么?”叶信说道。

  一个中年修士应声而出,他看了看头顶上空的证道飞舟,又慢慢把视线转移到了叶信身上,片刻,突然发出郎笑声:“义士是来归还我天瑞院证道飞舟的么?在下章佰直不胜感激!还请义士放宽心,院主早已传下急令,如果有人发现证道飞舟的下落,并转告天瑞院,我天瑞院必有重谢!”

  “你想多了。”叶信摇摇头:“我来是让你给阳子都带几句话,如果你们天瑞院还想要证道飞舟,那就把白马和高行五花大绑送到我这边来!嗯……就在鸡架山交接吧,我等你们两天,如果两天之内我没看到白马和高行,那证道飞舟我就带走了。”

  那中年修士露出错愕之色,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有,你们想做成生意,就要小心一些。”叶信说道:“除了白马和高行之外,最多只能来三个人,如果让我看到第四个,我马上就走,听懂了没有?”

  “原来尊驾是想用证道飞舟要挟我天瑞院啊……”那中年修士脸色沉了下去。

  “你爱怎么想是你自己的事。”叶信笑了笑:“不过最后我再提醒你一次,清昌城距离天瑞山有六百里之遥,你要抓紧时间了,如果因为你没能及时把我的口信带到,耽误了这次生意,阳子都是饶不了你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