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四二章 目标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个抢了证道飞舟的修士,让我给院主带个口信。”章佰直诚惶诚恐的说道:“两天之后,在鸡架山相会,他点名让庄主把两位公子五花大绑送过去,然后他会把证道飞舟还给我们,现在么,还剩一天多的时间了。”

  听到这句话,高行和白马都被吓得魂飞魄散,再次跪下去,以头抢地,一边给阳子都磕头一边哀叫着:“师尊,我们也没想那魔族修士还有这样的靠山啊……师尊救救我们……”

  “救你们?我救了你们,谁来救我天瑞院?!”阳子都冷冷的说道:“来人,把这两个孽畜给我绑起来!”

  “师尊……师尊啊……”高行和白马几乎被吓瘫了。

  “够了!”阳子都喝道,高行和白马毕竟是为天瑞院出力,当初他看到寻宝貂的时候亦是很高兴的,现在只是想给这两个弟子一点小教训,让他们以后能变得机灵一些,见把他们吓成这样,他的心已经有些软了:“就算是为了我天瑞院的颜面,我也不会把你们交出去的,乱叫什么?!现在把你们绑起来,是因为我担心庄子里有他们的奸细,总要闹出些动静,让那个修士听到些风声,我们才有机会把证道飞舟夺回来!”

  高行和白马惊魂初定,他们嘴唇发白,还在不停颤抖着。

  “证道飞舟是我们天瑞院的,用我们的证道飞舟换我们的人,他也真敢想?!”阳子都咬牙切齿的说道:“还愣着做什么?把他们绑起来,一直推到山门前,就吊在那里,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做好准备了。”

  几个修士走向高行和白马,到身边时低低说了一声:“两位公子,得罪了。”说完他们拿出绳索,把高行和白马绑了起来。

  当高行和白马被推出去之后,院子里变得安静了,那边章佰直也知机的告退,阳子都在院中来回踱步,片刻,他的身形陡然一顿:“你们怎么看?”

  “我只怕这是白虎山布下的局。”刚才说话的白发长者叹了口气:“白虎山主是想用证道飞舟调开我们的人手,然后伺机对我天瑞院不利。”

  “这件事与白虎山主无关。”阳子都摇头道:“魏东山,你出来吧。”

  从崖边跳下去、侥幸逃脱的魏东山居然在这里出现了,他一边走一边点头哈腰、四处陪笑。

  这一战他手下的弟兄们都死光了,失去了控制松山城的资格,兄弟会知道死了这么多人,肯定要拿他问责,原来找到的下家也没办法投奔了,他带着兄弟们一起走与他一个人过去投奔,完全是两码事,想来想去,索性一咬牙来了天瑞山。

  “他是什么人?”另一个穿着蓝袍的老者问道。

  “燕师弟殒落时,他正好在场。”阳子都缓缓说道:“魏东山,你说吧,当时都发生了什么?”

  魏东山干咳一声,开始从头述说事情的经过,当然,他进行了大量的篡改,在他口中,他是带着弟兄们出外狩猎,结果发现天瑞院的修士遭受了袭击;开始他也没预料到敌人是那么的强大,因为松山城兄弟会与天瑞院修士的关系闹得很僵,他没有什么大志向,只愿太太平平的修炼,不想闹出事情,所以准备过去帮把手,送天瑞院一份人情,以后也好缓和缓和关系。

  谁知燕无双与敌方修士爆发死战,他的弟兄们刚刚接近战场,便被坍塌的山崖还有燕无双的霹雳火吞噬了,他反应快,及时躲到一块巨石后,又靠着装死,才算逃过一劫。

  魏东山证明,那些修士是两伙人,杀害了德高望重的燕无双首座之后,他们又因为证道飞舟的归属问题,爆发了战斗,最后那个独行的修士赢了,而白虎山的四个修士被斩杀了两个。

  天瑞院早就对战场进行了勘查,魏东山的描述,与战场的勘查结果大致吻合,而且也找到了两个白虎山大修的尸体。

  等魏东山说完了,阳子都挥手让魏东山退出去,院子里又一次变得安静了。

  “那魏东山前面的话有些古怪,但都是小事,现在我们也没时间查根问底。”穿着蓝袍的长者说道:“后面的话,应该是真的。”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那白发长者说道:“白马和高行抢下了寻宝貂,但做事太不干净,留下了那个魔族女子,结果那魔族女子找人来报仇,他们和白虎山同时盯上了花非花、季长泰两个人,因为都与我天瑞院为敌,战斗中他们倒是能彼此克制,打完之后,矛盾也就出现了。“

  “白虎山主那边估计也不好受。”一个穿着白袍的长者说道:“我们损失了一个燕师弟,他却死了两个得力的大修,可惜啊……如果我们能置身事外就好了,以白虎山主的秉性,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等他们斗个你死我活,我们再出手,估计就容易多了。”

  “那个修士只给我们两天时间,所以我确定他和白虎山主不是一路的。”阳子都说道:“白虎山主现在还在白翁岭,两天的时间,他们插上翅膀也飞不过来,如果那修士与白虎山主有联系,大可以把时间定在五天、六天,然后把消息传给白虎山主,这样我们就为难了。”

  “院主,你想怎么做?”那白发长者说道。

  “呵呵……我会让他知道,我们天瑞院可不是好惹的!”阳子都冷笑道。

  ****

  天色已暗,大地被笼罩在洁净的月色中,证道飞舟上,叶信正看着月亮出神,算下来他已走过三个世界了,都有天地日月山川河流,如果不是明显感受到元力的差别,他可能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跨越了不同的世界。

  在浮尘世,他没有心情回忆什么,每天苦苦殚精竭虑,只是为了活下去,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闲下来,总会想起前世今生。

  “主上,我想不通,为什么要换那两个公子?而不是换寻宝貂?”鲁药师喃喃的问道,这个问题已经让他纠结很久了,但怎么都想不通,因为他知道叶信的目的是寻宝貂,而不是那高行和白马。

  “永远不要让敌人猜到你想做什么,想得到什么。”叶信笑了笑:“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藏起来,虽然不代表你肯定能赢,但至少不会输得很难看,就拿天瑞院来做例子吧,我知道他们无论如何也是要把证道飞舟抢回去的,所以,他们对我来说,已经成了一群白痴。”

  鲁药师闷着头想了一会,又开口说道:“主上,我有一个想法。”

  “你说吧。”叶信说道。

  “我们可以把交换的日期往后拖一拖。”鲁药师说道:“然后把这件事透露给白虎山的修士,天瑞院一定要抢回证道飞舟,虽然主上要求他们只能来三个人,但我猜他们的大修肯定都会埋伏在鸡架山附近,白虎山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等天瑞院的修士离开天瑞山,白虎山主趁机偷袭天瑞院,哈哈哈哈……我们不费吹灰之力,管教天瑞院闹得头破血流!”

  鲁药师越说越兴奋,双眼放光,死死盯着叶信,他之前已经做错过一次了,没看到魏东山那些人的狼心狗肺,幸好叶信拥有压倒性的实力,才让魏东山不敢妄动。

  所以,鲁药师很想弥补自己的形象,希望叶信能高看他一眼,现在又迫不及待的给叶信出谋划策了。

  “你确实很有想法。”叶信点了点头:“但看问题的方式有些浅显,你应该从敌人绝对想不到的方向入手,如果敌人也能想到,那么你的计划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主上,你是说……天瑞院会提防白虎山?”鲁药师显得有些失望。

  “肯定会提防的。”叶信笑了笑。

  “那……主上能不能点拨一下?”鲁药师悻悻的说道。

  他知道叶信肯定有自己的计划,现在证道飞舟已经变得很臃肿了,船舱上架了一根根木梁,木梁上绑满了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系着数不清的坛坛罐罐,这些都是叶信要用的。

  “快了,你很快就知道了。”叶信轻声说道,随后他靠在船尾,思绪又回到了浮尘世。

  两天的时间转眼就到了,叶信看时间已差不多,控制着证道飞舟缓缓透出云层,向下方降落,鲁药师趴在船舷边向下张望,突然看到一层层霞光,霞光中闪烁着模模糊糊的巨大的影像,有的象龙,有的象鸟,还有白色猛虎和黑色的乌龟。

  鲁药师差点跳起来:“这里……这里是天瑞山?!”

  不是应该到鸡架山么?怎么跑到天瑞山来了?!

  叶信慢慢直起身,杀神刀也已出现在手中:“天瑞院会把高行和白马交出来么?”

  “不会。”鲁药师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要交换寻宝貂,还有些可能,但让天瑞院放弃自己的核心弟子,是绝对不可能的,人心就要散了。

  “既然他们不会,我还去鸡架山做什么?”叶信笑道,随后他看向月:“月,你小心一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