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四四章 别多说话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朱雀像、白虎像,全部准备!青龙像和玄武像也不要停!”那蓝袍老者发出怒吼声。

  门墙上其他修士都惊呆了,有一个修士怯怯的问道:“宁首座,那边……只有一个人,我们真的要动用四圣战么?”

  四圣像发起攻击,要消耗海量的元石,而四圣战是天瑞院的终极法阵,所消耗的元石数量都呈几十倍递增,天瑞院从创立到现在已有几千年,四圣战只动用过一次,那次还是因为敌人聚齐了上万名修士围攻天瑞院,现在对付一个敌人发动四圣战,有用大炮去打蚊子的感觉。

  “现在不用,一会恐怕就再没机会用了。”那蓝袍老者已是目眦欲裂,如果阳子都等人都在天瑞山,由他们亲自控制四圣像,四圣像的攻击威力要比现在强得多,但是,那个可怕的敌人在天瑞院最空虚的时候打上了门,他真的没有信心。事实已证明,把叶信引进来,然后瓮中捉鳖,再夺回证道飞舟,这些只是他的幻想,现在他只愿能把叶信挡在山门之外,或者让叶信知难而退。

  飞掠中的叶信陡然停下身形,用狐疑的目光看着前方,一条青色的长龙,一只火红色的朱雀,一只银白色的猛虎,还有一只略有些笨重的巨龟接连从门墙上跃下,换换向着他逼近着。

  四大圣兽的形体栩栩如生,叶信明知道不可能真的出现,但他看不出有任何破绽。

  那只笨重的巨龟突然张开口,吐出一口寒气,地面上出现了厚重的霜花,并且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开,转眼之间,天瑞山前偌大一片平原已变成了银白色。

  这种攻击避无可避,完全没有死角,叶信突然露出吃惊之色,因为霜花竟然沿着他的脚面、小腿向上蔓延,待到他发觉不对时,双腿已被牢牢冻结在地面上。【愛↑去△小↓說△網w qu 】

  那只青色的长龙扭了扭身体,便掠出了七、八百米的距离,逼近叶信,接着张开嘴,喷吐出一道气息。

  冻结叶信的冰层极为坚韧,以叶信的实力,也没办法迅速挣脱出来,这时,青龙喷吐出的气息已然临近,他的身体从膝盖往上不由自主向后倾倒。

  朱雀展动双翼,发出清亮高昂的鸣叫声,接着万千颗珍珠大小的火球脱离了朱雀的双翼,如暴风骤雨般卷向被死死压在冰层上的叶信。

  白虎张开口,一道光芒轰击在半空,接着一块足有数百米方圆的巨石在空中出现,以万钧之势砸向了叶信。

  四大圣兽同时出手,竟然在第一时间让叶信陷入了绝境。

  眼看着无数颗火球还有一座犹如山岳般的巨石向自己落下,叶信没有立即做出反击,他微微显得有些错愕,随后竟然闭上了眼睛。

  轰轰轰轰……轰……四大圣兽的攻击以白虎的山岳盖顶而结束,一切归于平静,只有地面还在发出逐渐微弱的震荡声。

  成了么?那蓝袍老者死死盯着叶信的埋身之地。

  怎么会这样?天瑞山居然能召唤出真正的四圣兽?鲁药师满脸的激昂已不翼而飞,脸色如同枯槁,那种剧烈的反差,甚至让他差一点晕厥过去。

  一息的时间过去了,十息的时间过去了,还是一片平静,突然,如山岳般的巨石摇晃了一下,随后慢慢被一种力量托了起来。

  巨石下出现了一道漩涡,刚才玄武像释放出的大大小小冰锥,还有玄武圣兽吐出的寒流,不知道何时已融化成水,并且聚集在巨石下。

  漩涡越升越高,巨石慢慢向前方倾斜,片刻,终于歪倒,重重砸落在地面上,并且顺着巨大的惯性,向着天瑞山的门墙滚去。

  门墙上的修士们不由自主发出惊呼声,如果那块数百米方圆的巨石滚过来,门墙会在瞬间被碾碎,门墙后方的四圣像也有可能被撞毁,而他们必将被埋葬。

  幸好,巨石只滚了两圈,便摇晃着停下了,那蓝袍老者脸色铁青,随后甩手释放出一道剑光,他本体借着剑光掠起,掠出二百余米远,落在巨石之巅。

  那蓝袍老者居高临下,看得很清楚,叶信就站在漩涡之内,并且顺着大坑一点点往外走,神色很平静,四圣兽的攻击应该没有对叶信造成有效的伤害。

  “御水之术……”那蓝袍老者喃喃的说道,玄武圣兽的身体上逸散出一层层雾气,雾气聚向漩涡,并融入漩涡之内,这种御水之术也太霸道了……竟然能汲取玄武圣兽的力量?!而其他圣兽身上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但没有玄武圣兽那么明显。

  事实上,叶信的御水之术来自于春海圣母,春海圣母的御水之术并不强,强的是钟馗的神能。

  哪怕是已沦落到泥土里,任人践踏,钟馗依然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他的神能很特殊,尽管没有任何攻击力,但能汲取各种神能的优势,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和机会,让他慢慢成长,总有一天,他会走到世界的巅峰。

  春海圣母的御水之术肯定比不上玄武圣兽,但有了钟馗的神能,玄武圣兽就被春海圣母压制了。

  叶信抬头看向那蓝袍老者,刚才他的处境很惊险,山岳压顶他倒是不怕,在浮尘世已经有了类似的经历,而那朱雀释放出的火球非常厉害,幸亏他在最关键的时候,神念突然感应到可以操控周围的水气,才利用相生相克的法则,抵御住了朱雀的攻击。

  那只玄武圣兽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天瑞院的法阵凝聚出的法相,这种东西和元魂差不多,正好可以成为叶信神能的补品。

  战斗终止了,叶信暂时没有了出手的欲望,那蓝袍老者也不敢妄动。

  叶信心中天人交战,天瑞院的强大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四大圣兽犹在对他虎视眈眈,有它们在,他赢的希望真的不大,但就这样退走,他又极不甘心,正好他的神能可以缓缓汲取四大圣兽的力量,那就不要急着做决定,暂时拖着不动。

  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还是选择完成这一次自我历练,叶信有些难以做出选择,如果换成某位猛将兄,估计会继续向前突进,直到分出个胜负生死,但叶信从来不会逞血气之勇,他在考虑得失。

  那蓝袍老者心中异常焦虑不安,维持四圣兽的力量,每时每刻都要耗费着无数元石,纵使这样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他已不敢再让四圣兽发起攻击,如果没办法击败叶信,四圣兽就要消散了,天瑞院上下,没有谁能挡住这个恐怖的敌人。

  “尊驾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处心积虑要与我天瑞院为敌?!”那蓝袍老者沉声喝道,他心中是希望叶信知难而退的,所以给了叶信一个下台阶。其实他知道结怨的经过,只要叶信当场把那段事情说出来,他再痛斥高行和白马的狠毒残忍,并承诺给叶信一个交代,或许矛盾就能缓和了,人总是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才拼命的,谁不愿意太太平平的过日子呢?

  叶信紧锁的眉头突然松开了,嘴角慢慢露出一抹笑意,随后摇头道:“教你个乖,在我面前,能不说话最好就别说话。”

  “尊驾是什么意思?”那蓝袍老者完全听不懂。

  “我呢……很擅长在细枝末节上寻找漏洞和破绽,你这句话,要害死很多很多人的。”叶信轻轻叹了口气:“因为你让我知道,你心虚了!”

  听到这句话,那蓝袍老者有种要魂飞魄散的感觉,他全力发出怒吼声:“开阵!”

  远方的四座圣兽像散发出剧烈的元力波动,天瑞院的法阵是固定的,那么四圣兽的攻击节奏也是固定的,或许当初设下法阵的修士,认为这样才能让四圣兽的杀伤力达到最大化。

  玄武圣兽张开嘴,喷吐出寒气,霜花急速在地面上蔓延着,但霜花接近叶信周围的漩涡,立即便融入到漩涡内,霜流来了多少就融进去多少,不但没有对叶信构成威胁,反而让漩涡瞬间膨胀了许多。

  接下来又是青龙的吐息,在叶信的操控下,漩涡开始凝结,化作厚厚的冰层,最后形成一座接近百米厚的冰幕,青龙圣兽的吐息只是吹飞了一些冰屑。

  朱雀圣兽发出鸣叫声,无数颗珍珠大小的火球暴风骤雨般卷向冰幕,不过水本来就克火,火球轰击在冰幕上,只是留下了一个个或深或浅的小洞,根本没办法透过接近百米厚的冰幕。

  白虎圣兽释放出的巨石倒是让叶信受到了压力,因为在冰幕核心处的叶信明显踉跄了一下,但也仅此而已,巨石顺着冰幕的弧度滑落,正撞在前一块巨石上,前一块巨石再次滚了一圈,已贴近了高高的门墙,把上面的修士们吓得发出成片的惊叫声。

  “四圣兽的力量要比刚才削弱了不少,你们天瑞院的本事也就到此为止了吧?”叶信双手向外撑开,冰幕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痕,接着化作冲天而起的冰屑:“现在,该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