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四五章 不种因,只收果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那蓝袍老者脸上突然露出决然之色,随后身形从巨石之巅向着叶信掠下,手中挥洒出的剑光化作一道长虹,急速斩落。

  刚才他一直在担心、在恐惧,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他反而又不怕了,唯一死而已!只要他还活着,就不会允许叶信踏上天瑞山半步!

  后方天瑞山的弟子们立即催动法阵,试图让四圣兽配合那蓝袍老者围攻叶信,只是法阵所蕴藏的元力已消耗殆尽,尤其是那只玄武圣兽,身形也在缓慢消失,朱雀圣兽只是释放出了百余颗火球,便在鸣叫声中化作飞烟,青龙圣兽和白虎圣兽倒是还能维持幻象,但它们已失去了催动法门的力量,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扑向叶信。

  叶信释放出倒卷山河,身形拔地而起,挥洒出的刀幕正与那蓝袍老者如长虹般的剑光撞击在一起。

  轰轰……炸开的光芒笼罩着小半个战场,叶信与那蓝袍老者,连同青龙与白虎,都被白光遮盖在里面,天瑞山的修士们只感觉双眼阵阵刺痛,再看不清东西了。

  白光一闪即逝,那蓝袍老者的身影翻滚着越过巨石,向天瑞山门墙这一边坠落。

  叶信的刀势一顿,随后转身向从侧方扑来的白虎圣兽卷去,口中发出大喝声:“杀!”

  对这种类似元魂的存在,寻常的攻击作用不大,所以叶信按照泥生所教的,把自己的神念融入到大喝声中。

  轰……叶信的刀势尚没有接触到白虎圣兽,白虎圣兽的身形已轰然炸开,显然是被叶信的神念所破。

  这种幻象是没有智力的,否则看到白虎圣兽连叶信的喝声都承受不住,青龙圣兽应该拼力逃跑才对,可它竟然扑向叶信,试图用自己巨型的身躯把叶信撞飞。

  叶信释放出瞬斩,刀光向着青龙圣兽斩落,口中再次发出大喝声:“杀!!”

  叶信也知道自己的刀势没多大用,不过必须出刀,他心中凝聚的杀意才能达到巅峰,如此神念的杀伤力也能达到最大化,如果只是站着喊口号,神念几乎不具备攻击力的。

  轰……青龙圣兽同样无法承受住叶信的神念攻击,巨大的形体眨眼间便消失在空气中。

  门墙上天瑞山的修士们已是目瞪口呆,圣兽法阵是天瑞院最后的底牌,也是天瑞院在池西之地成为霸主的根本,如果真是惹上了大宗门,无数修士围攻天瑞山,最后破了圣兽法阵,他们会认命的,修行界就是这样,他们也灭过别的宗门,因果循环而已,但敌方只有一个人,一个人!

  “小贼!如果院主和几位师兄在天瑞山,又岂能容你猖狂?!”那蓝袍老者一手捂着前胸,一手紧握着已变得残缺的长剑,口中发出惨笑声:“不过,你会付出代价的!院主和几位师兄绝对不会放过你,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别想逃得掉!”

  “蠢货,你以为今天才是战争的全部?”叶信冷漠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着:“战争早就开始了,要不然,阳子都怎么可能不在天瑞山?要不然,我为什么不在两天前来破阵?”

  那蓝袍老者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你以为我会放过阳子都?然后给他们机会来报仇?”叶信冷笑道:“我在很多年前就知道什么是斩草除根了,放心,用不了多久,你会看到他们的。”

  “你……你你……”那蓝袍老者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随后发出嘶吼声:“你好歹毒的心肠!我院的后辈只是不懂事,害了你的朋友,可也仅仅是一个朋友!你破了我天瑞院的法阵,伤了我,难道还不够?!”

  “你想乱了我的道心?还是省点力气吧。”叶信的神色依旧冷漠:“世间有一种东西,你们把它叫做势,我把它叫做逻辑,这种东西一开始的时候只是雪山之巅的一团小雪球,无足轻重,不过一旦它开始从雪山之巅向下滚落,一切就都变了,它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快,谁想阻拦它,谁就会被碾得粉碎,想活下去,那只能顺着它。”

  “你们害了我的朋友,所以我要来找你们报仇,现在我毁了你们的法阵,轮到你们要来找我报仇了,我没办法扭转局面,你们也没办法抽身。”

  “如此,我与你们之间,注定要有一方将被雪球碾得粉碎,我当然不希望是我自己。”

  “是你们扔出了雪球,那么由你们承担一切,这是天理。”

  事实上在重生之后,叶信内心深处对冥冥之中的天意充满敬畏感,所以他做事总会故意留些破绽,或者把选择权交给敌人,也就是说,他从来不做那个扔雪球的人,譬如在天罪营把李猜赶走,譬如在九鼎城逼死铁心圣,对方启动了什么样的逻辑,他就做什么样的事,所以,他的道心是极其稳固的。

  叶信不种因,只收果。

  那蓝袍老者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尤其是他的双手和嘴唇,抖得非常厉害,他自知不是叶信的对手,只能试图搅乱叶信的心神,谁知道最后是他的道心接近崩溃了,对方说得没错,如果高行和白马没有在小庄子里杀了那个魔族长者,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叶信明明白白告诉他,所有的,都是天瑞院咎由自取,他想辩驳,却不知道该从何辩起。

  “我会留你半条命,然后让你亲眼看到,我是怎么样荡平天瑞山的。”叶信缓缓说道,接着他的身形如闪电般向前掠起。

  “去死吧……”那蓝袍老者再次发出怒吼声,接着拼力运转元脉,手中的残剑卷向了叶信。

  杀招与绝技的差距,犹如云泥,纵使在证道世也一样,那蓝袍老者硬生生接下叶信一击,周身元脉受创极重,现在释放出的剑势几乎毫无威力。

  叶信刀光一卷,那蓝袍老者的胳膊连同残剑便飞向了空中,接着刀光又向下卷落,斩断了那蓝袍老者的大腿,接着叶信透过迸射的血光,向着高高的门墙掠去。

  门墙上天瑞院的修士们发出呐喊声,他们绝不想让这个恐怖的敌人冲过门墙,凑巧带了弓箭的修士,拼命向着叶信发射着箭矢,实在找不到东西,竟然还有人向叶信扔石块。

  这种攻击叶信是无视的,他的元脉全力运转,接着万千道刀光轰然绽放。

  八极炫光!

  叶信的悟性很高,每每闲下来时,他总会努力思索怎么样才能提高贪狼战诀的威力。

  俗话说熟能生巧,一种战诀释放的次数多了,肯定能生出一些想法,譬如说八极炫光,叶信感觉八极炫光的威力虽然极强,而且攻击角度覆盖四面八方,没有死角,攻防融为一体,但站着不动出刀有些太傻了,他想过与其他战诀相配合,可行不通,因为每一招战诀元脉的运转方式都不一样,他不可能让自己的元脉同时以两种方式运转。

  随后在雁河岸边,准备与魔族决战时,他每天都要与北山列梦对战,北山列梦给了他提示,或许能把云龙变与八极炫光结合在一起,叶信如梦初醒,立即试验,但还是不行,证道境巅峰的元脉,无法同时承受两种法门的震荡,强行为之,他倒是能释放出一击,但自己也会受伤。

  现在他已是小乘境中阶,而且他能感应得到,自己距离小乘境高阶已是一步之遥了,不管是提前淬炼出的神念,还是早已脱胎换骨,都让他修行速度大幅攀升,以当下元脉的坚韧程度,应该可以再一次尝试了。

  刚才叶信释放过一次八极炫光,还是原地出刀,那只因为经验所养成的惯性,一刀出手后,他便回想起了雁河岸边的感悟。

  轰……高高的门墙瞬间便被叶信的刀光撞开,门墙上站着的近百名修士也全部被刀光卷在里面,化作成片迸射的血光。

  云龙变的飞掠之势未止,叶信的八极炫光自然也在继续向前绞动,而在叶信身后,竟然留下一条足有数十米宽的沟渠,沿途所遇到的一切,全部被刀光绞得粉碎!

  当刀光熄灭时,叶信的身影显露出现,他的神色略显得有些僵滞,随后发出长啸声。

  云龙变掠出二百余米远,地面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沟渠,沟渠两侧,房屋、院落、牛马车架、尽皆化作废墟,血红色的废墟。

  仰躺在地,勉强支撑自己身体的蓝袍老者看到这惨景,不由张开嘴,喷吐出一口鲜血,而证道飞舟上的鲁药师又一次看傻了,他所见过的最厉害的修士,恐怕也远远比不上叶信!都说小乘境是仙凡天堑,可池西之地有不少小乘境的修士,战斗力也没什么很了不起的,只有叶信,可以用非凡来形容。

  很多时候,一加一真的并不等于二,叶信自己都没想到,云龙变与八极炫光结合,能让他的杀伤力变得如此强大。

  紧接着,叶信长吸一口气,释放出瞬斩,刀光卷向了高高的玄武像。(。)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