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四六章 宝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有元力催动的玄武圣兽很厉害,让叶信也受制了,但失去了元力,玄武像不过是一座高塔而已。

  刀光从玄武像足有十余米粗的塔基上扫过,叶信看都没看,继续扑向远方的朱雀像,在叶信身后,高高的玄武像开始倾斜了,接着轰然倒塌。

  叶信飞掠如风,从朱雀像旁边掠过,又扑向前方的青龙像。

  转眼之间,四座高塔全部被叶信劈倒,代表着天瑞院的立宗根本已毁在叶信之手。

  叶信再次长吸一口气,身形向着天瑞山上方掠去,他说了要荡平天瑞山,当然要说到做到。

  前方出现了一座石桥,石桥有七、八十米长,斜着向上,过了石桥,就是天瑞院的内部了,天瑞院经过数千年经营,颇有一番宗门气象,庭院幽深、楼宇林立,不过,到处都是逃窜的人群。

  叶信突然改变了方向,八极炫光再一次绽放!

  轰轰轰轰……首当其冲的,是天瑞院的一处种植草药的院子,刀光掠过之处,正房厢房院墙全部化作齑粉,偌大一片院子种植的各种各样的药草,在叶信掠过后,也全部不知所踪,院内的药圃被粉碎,地面上出了一条深沟。

  药院后方是一间酒楼,酒楼亦是在瞬间崩溃,楼中藏着的美酒如洪水一般喷涌出现,顺着地面向门墙的方向卷去。

  叶信再次改变方向,他要以‘之’字形前进,这样才让他的破坏力达到顶峰。

  轰轰……一座丹房被刀光摧毁,无数破碎声聚集在一起,恍若雷鸣,丹香冲天而起,十几只丹炉也被刀光卷在里面,材质差的,瞬间粉碎,材质好一些的,被刀光轰飞,在半空中翻滚着,被八极炫光击中,那种丹炉就算没有当场毁掉,恐怕以后也没办法用了。

  叶信不停的改变方向,也在不停的释放出八极炫光,以他当下的境界,完全可以承受这种剧烈的元力消耗!

  藏经阁的古籍和抄本漫天飞舞,铸造院内罗列的各种法宝兵器成片被轰得扭曲,一座又一座院落化作废墟,一座又一座楼宇轰然倒塌,这一刻,叶信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毁灭者,他在摧毁着视线范围内的一切。

  不止是毁灭天瑞院的设施,还在收割生命!

  如果用和平的方式,让天瑞院把紫貂还给他叶信,有可能么?绝无可能的,所以他只能动手,动了手就会结下解不开的深仇大恨,那么他落魄了,失去力量了,天瑞院的修士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置于死地。

  所以,不需要谅解,不需要怜悯,唯有你死我活。

  叶信不停的向天瑞院内部穿插前进,八极炫光的刀幕扫过之处,除了毁灭,还是毁灭,这种肆无忌惮的疯狂,竟然让他产生了一种淋漓尽致的快感,使得叶信每释放一次八极炫光,都会发出激越的长啸声。

  现在,叶信不单是为了荡平天瑞山,也为了让自己更提升一步,他深知世上罕有无师自通的天才,至少他叶信不是,一种战诀,练习过一万次以上,与只练习几次、几十次,所展现出的杀伤力会有天地之差。

  更何况叶信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进步,他每一刀都要之前掠得更远一些,杀伤范围更大一些。

  天瑞院就像遭受了一场末日浩劫一样,数千年的心血已化作漫山遍野的废墟,当叶信的刀光又一次熄灭之时,他感觉眼前的视野骤然变得开阔了,原来他已冲上了天瑞山的山顶,后山腰处还剩下十几座木楼和院子,距离他最近的一座院子前,用铁索拴着几只体型庞大的巨犬,似乎是被叶信散发出的煞气吓坏了,当叶信的视线落在它们身上时,那几只巨犬都拼命挣动着,想往院子里躲,拽得铁索哗啦啦作响。

  叶信扭转头,居高临下,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天瑞院已经被摧毁了大半,一抹微笑浮上他的嘴角,他能想象得到,以阳子都为首的天瑞院强者们返回来时,看到这种情景,会多么的绝望。

  突然,一种熟悉的叫声隐隐传入叶信的耳中。

  唧唧唧……唧唧唧唧……

  叶信眉头抖了抖,猛地转身,接着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掠去,转眼间,他连着掠过了几个院子,而叫声就在前方了。

  叶信纵身翻过墙头,落在院中,发现院子里摆放着十几只笼子,而紫貂就被关在其中一个笼子里,与紫貂作伴的都是灵兽,有他叫得出名的,也有稀奇古怪完全没见过的。

  看到叶信的身影,小紫貂变得极其激动,在笼子里上蹿下跳,叫声也变得更加尖锐了。

  “把所有的笼子都打开,我不杀你们。”叶信淡淡说道。

  从墙角的一块帆布下,钻出来两个哆哆嗦嗦的修士,其中一个修士显得有些犹疑,好像想说什么,另一个修士猛地拽了他一下,随后冲上前,用颤抖不止的手勉强抓着钥匙,先打开了关着紫貂的笼子。

  紫貂钻出笼子,立即冲向叶信,随后跳上叶信的肩膀,用嘴巴在叶信的脖颈边蹭来蹭去,其实大部分天瑞山的修士都已经知道叶信为什么要与天瑞院作对、并抢夺证道飞舟了,此刻见寻宝貂与叶信如此亲昵,心中更明白,当然,也更害怕了。

  “小东西,好久不见了。”叶信到此刻才露出一丝笑容,接着用手在紫貂的背上拍了拍。

  唧唧……紫貂又叫了两声,应该是在回应叶信,突然,它抬起头,用鼻尖在空气中嗅着,随后从叶信肩膀上跳下去,头也不回的跃过院墙。

  紫貂发现什么了?叶信一愣,随后视线在那两个修士身上扫了一圈:“动作快点。”

  那两个修士象触电了一般,差点跳起来,接着他们的动作确实比刚才快了一些。

  随着一只只笼子被打开,里面的灵兽恢复了自由,有的径直飞往空中,有的开始向外逃窜,有几只灵兽盯着叶信看,但叶信杀意正浓,周围凝聚着太强的煞气,它们不敢太过靠近,一步一回头的向院外走去,等走出院子之后,它们才加快动作。

  灵兽的智力也是有差别的,那些盯着叶信看的,应该知道是叶信救了它们,而那些抢先逃走的,可能是灵智未开,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恢复了自由,当然要马上逃到安全的地方去。

  叶信没再理会那两个修士,飞身掠出院墙,正看到小紫貂已掠过山顶,他快速追了上去,发现紫貂在最近的一座丹房废墟中上蹿下跳,忙得不亦乐乎。

  “咦?”叶信吃惊的瞪大眼睛,现在小紫貂就像一个奇特的魔术师,它跳到哪里,哪里的瓶瓶罐罐还有散落在地上的丹药就突然消失,恍若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

  莫非小东西已经淬炼出自己的宝袋了?叶信有些不敢相信,泥生说过,最上品的寻宝貂,会淬炼出一种宝袋,拥有海纳百川之能,要比山河袋和须弥戒强得多,所以在上界,寻宝貂早已绝迹,因为寻宝貂会成为各路修士追捕的第一目标,有的时候杀死一只寻宝貂带来的收获甚至能与灭掉一个宗门相当。

  怪不得……鲁药师说亲眼看到紫貂从口中吐出了一颗小半个巴掌的超品元石,原来是宝袋!

  “过来让我看看!”叶信喝道。

  紫貂只是瞄了叶信一眼,完全不理会叶信,继续在废墟中跳跃着,它现在所展现出的那种兴奋劲头,竟然远超过看到叶信时的表现。

  “算了,本来还觉得太过浪费,感到心疼,有了你这小东西,倒是能弥补遗憾了。”叶信摇头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山腰下方,只剩下孤零零几座小楼了,大半个天瑞院,已在他的疯狂暴力中化作废墟,这样也差不多了,反正天瑞院的基业已毁,再不可能恢复过来。

  紫貂也顾不上叶信是什么心情,它现在只怕自己会兴奋得晕厥过去,漫山遍野的废墟,漫山遍野都是宝贝,都在向它招手,它根本无法拒绝这种诱惑。

  叶信跟在紫貂后方,虽然这个时候已经不存在什么危险了,天瑞山幸存下来的修士都在疯了一样往外逃,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紫貂的表现明显已接近失控。

  走了片刻,叶信是越看越心惊,那些瓶瓶罐罐被紫貂吸纳到宝袋中,他还能理解,可前方有一座足有两米余高的巨大丹炉,也在紫貂一闪一过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且紫貂前前后后不知道藏起多少东西了,他的山河袋内面积是有限的,安放上百个匣子,放下杀神刀,还有一些必须的东西,也就快要装满了,紫貂的宝袋却好像没有极限。

  紫貂是沿着叶信杀出的血路向下奔跑,这个时候,月的身影出现在高空中,她手中拎着一只罐子,随后把燃烧着的油布塞到罐子内,又把罐子扔了下来。

  砰……罐子砸到了地面上,立即化作一片熊熊燃烧的火焰。(。)mz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