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四七章 四圣灵宝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之前可没想到紫貂居然淬炼出了宝袋,天瑞院毕竟是拥有一定规模的宗门,他能毁了天瑞院,但没有时间打扫战场,现在阳子都等人应该正拼命往回赶,叶信决定尽可能把所有的资源毁掉,不给阳子都留分毫。

  叶信伸手向天瑞院的上方指了指,他在告诉月,从上往下烧,紫貂没有打扫过的地方就不要动。

  时间在流逝着,天瑞山不知何时变得安静了,只剩下火焰的燃烧声,还能动的人都逃散了,整个山头已彻底陷入火海之中,就像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而紫貂的宝袋里已不知道多出了多少宝贝,终于返回到了山门前,紫貂刚刚在一只瓷瓶旁停步,那只瓷瓶本应该立即消失的,但紫貂的身形僵了一下,突然跃过瓷瓶向前冲去,随后一头扎入到一片废墟之中。

  叶信缓步走到那瓷瓶旁,俯身把瓷瓶捡了起来,随后打开瓶塞,从瓷瓶中倒出几颗丹药,他虽然不懂炼丹,但经常和真真在一起,怎么也学到一些皮毛,大概能辨认出丹药的品质和珍贵程度。

  叶信感到有些奇怪,刚才有些东西,明明不如这瓷瓶中的丹药,紫貂都没放过,现在怎么当看不到了?

  紫貂扑落在废墟上,立即用双爪在地面上挖了起来,它挖洞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已消失在废墟下。

  难道地下藏着什么好东西?叶信狐疑的盯着紫貂留下的洞口。

  差不多有百余息的时间,叶信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紫貂才慢慢悠悠从洞口钻了出来,它的嘴里叼着一块血红色的东西。

  紫貂走到叶信身前,人立而起,用双手捧着那块血红色的东西,那原本充满灵气的眼睛里,居然有一种谄媚的味道。

  “给我的?”叶信愣了愣,随后笑了:“你还算有点良心,知道我和分赃……”

  叶信的视线落在那血红色的东西上,神色当即转得凝重起来,虽然那东西已经破损了,但形体大概还能辨认得出来,是一只巴掌大的老虎。

  叶信伸手接过那块血红色的东西,仔细端详着,入手温润,应该是用某一种玉石雕刻的,看着白虎的小像,他似乎感觉到无数岁月的痕迹,这东西应该有年头了!莫非……天瑞院的法阵能召唤出四大圣兽的幻影,与这东西有关?

  紫貂已转过身,扑向另外一座废墟,而叶信一直在观察着手中的玉石,他希望能借用神念参悟出一些东西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紫貂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口中叼着相同的血红色玉石,但这块玉石被雕刻成青龙圣兽的样子。

  “还有两块!都给我找出来!”只有一块白虎玉石,他还不敢确定,青龙玉石到手,他知道肯定还有玄武圣兽和朱雀圣兽的玉石。

  “唧唧……”紫貂叫了两声,点了点头,又向着前方的废墟冲去。

  月的身影在空中往来穿梭着,叶信在几座城市收购了上万斤的火油,她要负责把所有的火油均匀的洒在天瑞院的每一个地方,让整座天瑞山变成火山。

  紫貂又先后找出了朱雀玉石和玄武玉石,不过,当它叼着玄武玉石从废墟中钻出来时,并没有急着把最后一块玉石交给叶信,而是把玄武玉石放在地上,用舌尖一点点小心的舔着。

  寻宝貂的本能可以迅速判断出宝物的优劣高下,这四块玉石是它所遇到过的最好最好的宝贝了,它知道应该把宝贝送给叶信,但又真心舍不得,虽然它很聪明,可毕竟是一只灵兽,想用理智抵抗欲望是很艰难的,而且它已经给了叶信三块,最好一块它很想自己留下来,尽管不知道怎么用,天天看着也是好的。

  挣扎了片刻,紫貂还是慢慢站起身,叼着玉石走到叶信身前,叶信笑了笑,伸手抓起玉石:“还有些时间,你再去转一转,然后我们就要离开了。”

  说完,叶信向着天瑞院的山门走去,在山门前的平原上,那蓝袍老者仰躺在地,无神的双眼望向天空,他已经死了,叶信给他留了半条命,只想借他口把一些事情转告给阳子都,然后让阳子都再次犯下错误,没想到,那蓝袍老者现在已经停止了呼吸,应该是先前已受重创,后来又气急攻心,所以没能撑过去。

  ****

  在叶信开始破阵的时候,远在鸡架山的阳子都等人便已有了感应,叶信还没出现,他们已布好埋伏,夺回证道飞舟是重中之重的大事,而且他们认为天瑞院的法阵足以抵御外敌的侵袭,谁知只是片刻,天瑞院已释放出四圣战,阳子都脸色大变,不由分说,下令所有的修士全速赶回天瑞山。

  只有阳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其他修士都被搞得莫名其妙,不过阳子都是院主,他们只能服从命令。

  一路急行,等他们接近天瑞山时,老远便看到了翻滚着的黑烟,这才知道大事不妙。

  阳子都目睹天瑞院的惨景,当场就疯了,又下达了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命令,不顾炙热的温度,还有尚没有完全熄灭的火焰,点了几个位置,命令所有修士就地开始挖掘,就连几位首座和长老也必须出力。

  如果换成平常时候,几位首座和长老肯定会感到不满,甚至可能联合起来反对阳子都的乱令,他们是天瑞院的主宰者之一,岂能做这种粗笨的事情?!但见到天瑞院的基业被摧毁,心中的绝望、愤怒、颓丧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六神无主,又明白阳子都已处在彻底爆发的边缘,只能和众多弟子混杂在一起。

  没有工具,就用自己的法宝,或者用手,面对阳子都呈血红色的双瞳,谁都不敢偷懒。

  费了好大的力气,挖了十几米深,有一组修士率先挖到了石板,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反正他们在下面挖出了十几米方圆的坑,可也没看到石板的边,石板上刻着从没见过的符文,阳子都掠到近前,看了石板一眼,旋即吐出一口鲜血,身体仰天而倒,晕厥不省人事。

  ****

  天瑞院是池西之地的领头羊,这里遭受袭击,必将引得池西之地震动,消息很快就传开了,白虎山主正与清瞳在账中商量事情,一个妖族疯了般闯出来,把这个震骇的消息上报给白虎山主。

  白虎山主最开始的时候是拒绝相信的,立即把人手都撒出去,四处探听消息。

  等到消息汇总回来,而且还有几个妖族偷偷接近过天瑞山,白虎山主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在大帐中,白虎山主和清瞳面面相觑,因为自己的嫡子被天瑞院修士所害,白虎山主决意彻底撕破脸,与天瑞院拼个你死我活,现在,天瑞院竟然已经垮了……

  “清瞳,你认为是谁干的?”白虎山主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长清古城?银汉府?香河?火乡?雪灵府?到底是哪一方的修士……想图谋我池西之地?!”

  按理说,天瑞院垮了,白虎山主应该很高兴才对,但他真的高兴不起来了,那只看不到的黑手能摧毁天瑞院,自然也能摧毁他的白虎山!

  “如果是一群修士干的,我不知道是谁。”清瞳缓缓说道:“既然是一个人干的,那就应该是他了。”

  “是谁?”白虎山主不由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就是抢了证道飞舟的那个修士。”清瞳说道。

  “你有何根据?”白虎山主追问道。

  “我的人还没回来,不知道天瑞院那边到底发生过什么。”清瞳说道:“但……主上你想一想,阳子都那些大修,为什么都不在天瑞山?只留下了一个尹兆云?”

  “是……被人引走了?”白虎山主喃喃的说道。

  “什么事情能把他们引走?”清瞳说道。

  “证道飞舟!”白虎山主露出恍然之色。

  “好毒的心计、好大的手笔。”清瞳轻轻叹了口气:“如果阳子都等人都在天瑞山,想破开天瑞山的法阵是不可能的,真不知道他和天瑞院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清瞳,你在松山城的时候与他结交一下就好了。”白虎山主说道:“如果能让他来我们白虎山……嘿嘿嘿,不要说池西之地必成我囊中之物,就算是长清古城和银汉府,从此以后也要让我们三分了。”

  清瞳显得有些错愕,因为这种提议在她看来,是非常幼稚的。

  “怎么?”白虎山主看出清瞳神色有异。

  “山主,还是断了这个念想吧。”清瞳苦笑道:“这种无所顾忌的修士,十有八九是来自某个大宗门,怎么可能看得上我白虎山?就算他是散修,山主,你真的有把握镇得住他么?天无二日、山无二主,到时候他远远强过你,你又该如此自处?更何况他是人族修士,我们是妖族修真,人妖殊途,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可未必。”白虎山主摇了摇头。

  清瞳还想说什么,但知道继续说下去有可能伤到白虎山主的自尊,只得闭上了嘴。(。)mz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