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五零章 劝导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既然知道我不会加入白虎山,也不想让我加入白虎山,为什么一定跑这一趟呢?”叶信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怎么会不想?”清瞳回身笑道:“叶兄误会了,清瞳虽然实力低微,但眼力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叶兄气度非凡,一看就是胸怀凌云志的大能,我白虎山屈居在池西之地,苟延残喘,根本没办法让叶兄大展拳脚,刚才看叶兄的神色,就知道叶兄看不起我白虎山,急着要走,只是不想自取其辱罢了。“

  “好一张利嘴……”叶信赞道,他明知道清瞳谎话连篇,却又无法反驳,心中莫名的对这个妖族修士产生了一点好感。

  清瞳又笑了笑,但没有说话,叶信拒绝加入白虎山,正合了她的想法,那就没必要与叶信再多做纠缠了,回去禀报白虎山主,让白虎山主彻底死心,这一趟就不算白跑。

  “是白虎山主让你来的吧……”叶信沉吟了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告诉你。”

  “哦?叶兄请讲。”清瞳说道:“清瞳洗耳恭听。”

  他叶信一人一刀,踏平天瑞山,已经在证道世昭示出了自己深不可测的武力,白虎山尚排在天瑞院之后,比兄弟会倒是强了一点,叶信连天瑞院都不怕,白虎山主哪里来的自信,想邀请他叶信入伙?!

  一个人,只有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才会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上,白虎山主可能是发现了一些迹象,或者本能的为白虎山担忧,希望得到强而有力的帮助。

  天瑞院已被毁,白虎山主肯定认为池西之地理所当然要变成他的地盘,那么再想想池东百不摇、池北赖苍生、池南高策,何况白虎山主攻击了天瑞院,逼得天瑞院的修士不得不投靠银汉府,银汉府要为天瑞院出头,第一会追杀他叶信,第二会摧毁白虎山。

  不管从哪个方向看,白虎山都没有胜算。

  “白虎山气数已尽,清瞳,早些给自己留条后路吧。”叶信说道。

  清瞳脸色一变,她的眼神骤然变得尖锐了,恍若刀子一般,所散发出的气息非常惊人,鲁药师连连向后退去,月也不安的缩在了船头上。

  “我白虎山到底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叶兄?让使得叶兄想与我白虎山为敌?!”清瞳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连天瑞院都懒得理会,又怎么会动你们白虎山?”叶信笑道:“否则,也轮不到你家山主出手了,我自会去收了阳子都的狗命。”

  其实叶信在说假话,他向来擅长使用一些借刀杀人、借力打力之类的小计策,既然已毁了天瑞院的基业,就没必要亲手收尾了,白虎山的实力是不如天瑞院的,但听说天瑞山已被摧毁,白虎山主肯定要坐不住,事实发展和他预料中相符合,但他没料到,白虎山主会这般莽撞无能,白白放跑了嘴边上的肉。

  “那叶兄的意思是……”清瞳皱起眉头,她不大相信叶信后面的话,与白虎山山主还有众修士研究了很久,他们都认为叶信能独自踏平天瑞山,是心计太过阴险,调虎离山,然后趁虚而入,才能破了天瑞山的法阵,不过大家都不认为叶信在面对天瑞山诸位大修时,也能占据上风。

  他们有自己的逻辑,如果叶信实力真有那么强,还用什么计策?径直打上天瑞山就行了,用计代表着叶信还很弱,必须要避实就虚。

  “你们是真的不懂呢,还是故意装作看不出来?”叶信说道:“你们占了天瑞山,天瑞院的修士逃到了银汉府,这你们总该知道吧?”

  “知道。”清瞳点了点头。

  “那我就更奇怪了,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为什么还是不慌不忙的?居然有闲心来找我?”叶信说道:“你们就不怕银汉府为天瑞院出头么?”

  “笑话!”清瞳说道:“这里是天池!银汉府凭什么管天池的事?!”

  “为什么不能管?”叶信笑着追问道。

  “各安自府,这是规矩!”清瞳说道。

  “呵呵呵呵……也就是说,因为银汉府以前从来没管过天池的事,所以你们相信,现在银汉府也不会伸手。”叶信说道:“你们不觉得这个理由太过牵强了么?”

  清瞳脸色微变,但没有说话。

  “一个人活了三十年,以前从没杀过人,所以呢……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他也绝对不会杀人。”叶信说道:“你们想的,是这个道理吧?”

  长青古城的那个姜弘道虽然表现得太过热切了一些,很想拉拢他叶信,但是,长青古城能把极其重要的证道飞舟交给姜弘道控制,足以证明姜弘道绝对不是易与之辈,他相信姜弘道的消息来源,也相信姜弘道的判断,银汉府肯定会出手。

  清瞳的眼睛蓦然瞪大了,一个人的习惯、认知会变成无数条条框框,而思维方式很难突破这种条条框框的约束,叶信把两种逻辑放在一起对比,瞬间把清瞳拉到了另外一个角度,让她看到以前很难看清的东西。

  银汉府以前从没出手干涉过其他地方的事,是守规矩的,那么以后也会守规矩。

  一个人活了几十年,从没杀过人,那么以后也不会杀人。

  清瞳突然发现,白虎山主的想法是那么的可笑,她也同样可笑。

  “凡事总会有第一次的。”叶信笑吟吟的说道:“第一次喝酒,第一次修炼,第一次伤心,第一次恸哭,第一次做男人做女人,还有,第一次不守规矩……”

  清瞳只感觉自己的心乱极了,她不想再和叶信谈下去,必须尽快返回白虎山!

  “清瞳,记住我的话。”叶信说道:“修行最重要的,是看对人、跟对人。跟着蜜蜂找花朵,跟着苍蝇找茅厕;跟着能人赚百万,跟着乞丐学要饭。呵呵呵……话糙理不糙,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白虎山屈居池西之地,苟延残喘,没办法让我叶信大展拳脚,你跟了白虎山主很多年了吧?告诉我,你真的展开拳脚了么?”

  清瞳的脸色一变再变,叶信说的那些,她以前从来没想过,也不敢想。

  “我说这些不是想让你背主求荣,只是惜你之才。”叶信说道:“回白虎山之后,你可以为你们山主出最后一份力,求一个坦荡荡,但要为自己留下后路,我这双眼睛,看天下大势几乎没错过,白虎山已难逃此劫,你不要为白虎山陪葬,该走的时候就走吧,天下这么大,去哪里不行?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地方,你来找我。“

  清瞳还是没说话,纵身跃到吊篮中,接着打了个唿哨,那群巨型黑鹰拖拽了吊篮飞向远方。

  叶信看着清瞳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该说的他都说了,清瞳的命运如何,还要她自己去掌控。

  “主上,那妖修倒是颇有几分姿色。”鲁药师笑眯眯的说道,叶信这般苦口婆心的劝清瞳给自己留条后路,应该有潜在的用意,他在试探叶信到底是为什么动心。

  “你想多了……”叶信神色古怪的瞄了鲁药师一眼:“我可不是许仙。”

  “许仙是什么?”鲁药师不解的问道。

  “和你说了,你也不会懂的。”叶信摇头道。

  见叶信不想聊这个,鲁药师转移了话题:“主上,看来这池西之地要大乱了啊……”

  “我在月的庄子里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知道了。”叶信淡淡说道。

  “主上这是什么意思?”鲁药师越来越糊涂了,很多事情都是后来发生的,一点一滴推动了大局,叶信在那个时候怎么可能知道后来的事?!

  “因为我就是这个命。”叶信咧了咧嘴:“有时候我想过……就算我躲到世外桃源里,恐怕用不了多久,世外桃源也会变得血光冲天……”

  “世外桃源又是什么地方?”鲁药师挠着头,他自知能在叶信面前展示的,只有才智,因为叶信的实力太强大了,他就算修炼几百年,可能也没办法帮到叶信什么,但叶信说的话他一句句都听不懂,这对他的自尊心构成了巨大的打击。

  “一个……世间最祥和的地方。”叶信说道:“好了,不说这个,池西之地会越来越乱,我们也就不要到处飞来飞去了,找个安静点的地方静修吧,正好我也有时间指点你们了。”

  在叶信出现之前,这池西之地还是守序的,天瑞院忙着巩固自己的基业,白虎山忙着发展,兄弟会忙着等机会,结果叶信一伸手,就抽掉了池西之地最重要的一张牌,接着,一切都乱了。

  做为始作俑者,叶信是一点都没有责任感,马蜂窝是他捅的,然后他带着月和鲁药师跑到一个小山村里逍遥自在,每天谈天说地,或者指点月和鲁药师修炼,对外面的事情毫不关心,

  山村里也有几个不起眼的修士,他们听说外面乱了,经常往外跑,从他们口中得知,池东百不摇、池北赖苍生、池南高策确实都渗透入池西之地了,银汉府的修士也在池西之地出现。())。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