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五一章 顺势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一天,月正在尝试着控制证道飞舟,而鲁药师在一只丹炉旁转来转去,那丹炉是紫貂在天瑞山收下的,鲁知明虽然是个药师,但他以前连山河袋都没有,更别提这种丹炉了,刚刚看到丹炉时,他表现得欣喜若狂,现在已过去了十几天,热情也丝毫没有减退。

  突然,山村外传来一阵人喊马嘶声,鲁药师被惊醒了,他皱起眉头遥遥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随后对叶信说道:“主上,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去吧。”叶信点点头。

  时间不大,鲁药师又匆匆走了回来:“主上,是一支商队,他们原本是要去黑蜂的,但路上看到有很多修士发生了冲突,他们不敢继续走了,就绕到这里准备避几天。”

  “是么……”叶信沉吟了片刻:“月,你现在怎么样了?”

  “师尊,我能让证道飞舟升起来,但想让证道飞舟在天上到处飞,就有些难了。”月露出苦笑:“太慢,也太吃力,还不如我推着走呢。”

  “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没想到。”叶信说道:“这倒是一个办法,至少能应付一段时间。”

  “师尊,没有别的办法吗?”月的神色有些颓唐,别人的证道飞舟都可以飞,她在后面推着走算怎么回事?刚才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叶信反而当真了。

  “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叶信微笑着说道:“想完全操控证道飞舟,至少要有证道境的能力,虽然我给了你几张灵符,但能做到这种地步,你已经付出了很多辛苦,修炼是急不得的,慢慢来。”

  “哦……”月低低应了一声,她的神色还是不太好看。

  “还有些话我要和你们说。”叶信说道:“我已经等了很久了,等你们自己发现,但你们都马虎了,没能注意到眼皮底下发生的事情,月一直在努力学习控制证道飞舟,老鲁呢,天天尝试着淬炼丹药,一心不可二用么,看到你们这样全力以赴,我只会为你们高兴,不会怪你们的。”

  “主上,你的意思是……”鲁药师紧张的看着叶信,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我的意思是,如果以后我不在你们身边,不管你们在做什么,也不管你们处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都要保持警惕。”叶信说道:“村东的老徐头经常来找你,和你的关系已经很亲近了,老鲁,你一直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么?”

  “他……什么眼神?”鲁药师更紧张了。

  “他看着你的时候,时而会显得有些歉疚,几次张口要告诉你什么,却又被你把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叶信说道。

  “他给了我很多消息,礼尚往来么,所以我给了他一些元石。”鲁药师皱起眉:“莫非……他起了贪念?要对我们不利?”

  “他怎么敢?”叶信摇头道:“月是魔族,她的身份太显眼了,如果银汉府和天瑞院的修士到处张贴告示,不管我们走到哪里,都会在短时间内被人认出来的,老徐头应该是看到了告示,或许他的内心挣扎了很久,不过最后还是把我们的消息卖给了银汉府和天瑞院的修士。“

  鲁药师的双拳陡然握紧,被人出卖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是一个以为自己很聪明的人,这时候要承受双重痛苦,愚弄与背叛,虽然叶信说了,因为鲁药师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丹炉上,所以不怪他,但鲁药师还是感觉到无地自容。

  “月,你带着老鲁去天上躲一躲吧。”叶信说道:“这些不远万里赶过来送礼的客人,我自会好好招待他们的。”

  “鲁大师,我们走吧。”月急忙说道。

  “主上,银汉府的修士肯定是有备而来的!”鲁药师说道:“主上没必要与他们争锋斗狠,不如一起走,或者……我们应该走出池西之地,到别的地方修行。”

  “我知道你怕我出现意外。”叶信又笑了笑:“当初在天瑞山,我说的那些话你可能没听到,嗯……我换个角度和你聊聊,希望你能有所参悟。”

  “主上请讲。”鲁药师说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这江湖二字,指的就是大势。”叶信说道:“我一向以为自己很厉害,不但能有效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准备判断优劣对错,有些时候,还能操控自己的对手,让他们去做我想让他们做的事,但每次处在这种大势之中,我也同样无能为力,甚至会感到战战兢兢。”

  “我的经验告诉我,要学会顺势,决不能选择逆流,呵呵……我的家乡有句话,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佛就是指已经得道的大能。”

  “其实这句话并不对,至少在我的印象里,古今中外,放下屠刀的人大都死了,而且是不得好死,死得还很快。”

  “不要背叛自己的顺势!我毁了天瑞山的基业,天瑞院找到了银汉府,让银汉府为他们出头,如果我毁了银汉府,也许还会有更强大的宗门站出来,有时候麻烦就是这样,除非你当一辈子缩头乌龟,只要你惹了一个麻烦,就会有无数个麻烦接踵而至,而且一个比一个难解决。”

  “但我不可能后退,人来杀人,魔来屠魔,这就是我的道,我的顺势。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嘿嘿,其实在苦海中回头依然是苦海,而且你未必能游得回去,如果再坚持一下,或许就能走上彼岸了。”

  叶信对鲁药师说这么多,是因为对鲁药师抱有一定的期望,鲁药师并不笨,连符伤那样的莽夫,也被锻炼出来了,鲁药师的头脑远不当初的符伤强得多,只是历练很少,没有经受过生死劫的考验,而墨衍、符伤那些人,完全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老鲁,你的性格过于懦弱,这样你是走不远的,如果有机会,你应该到军中历练一段时间。”叶信顿了顿:“好了,就说这么多,去吧,从时间上算,送礼的也该过来了。”

  鲁药师带着一脸的茫然,坐上了证道飞舟,月操控着证道飞舟慢慢飞起,升起十余米高之后,她有些忍耐不住这种蜗牛般的速度了,干脆跳起身,展动肉翼,推着证道飞舟向远方飞去。

  过了片刻,院门被敲响了,叶信说道:“进来。”

  几条人影先后走进了小院,走在第一位的就是庄里的修士徐贤竹,他外貌年龄很苍老,当初看到叶信的证道飞舟从空中落下,使得他惊为天人,想方设法过来凑近乎,也出了不少力,叶信等人临时居住的小院,就是他租下来的,这些时间更是天天往城里跑,为鲁药师打探消息。

  “叶公子,老鲁怎么走了?我还找他有急事呢!”徐贤竹陪笑说道。

  “我要修炼符道之术,他去给我收购东西去了。”叶信说道:“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吧。”

  “对啊……”徐贤竹猛地一拍大腿:“叶公子才是拿主意的贵人,我这脑子是怎么想的……呵呵呵呵……”

  徐贤竹身后有两个中年人,他们见徐贤竹笑个没完,干咳一声。

  徐贤竹如梦初醒,急忙说道:“叶公子,这两位是商队的管事,这位是赵管事,这位是孙管事,听说叶公子手里有不少元石,他们想与叶公子做一笔买卖。”

  “叶公子请看!”其中一个中年人不等叶信开口邀请,已经径自走了过来,随后在叶信对面坐下,手腕一翻,一只亮金色的甲虫从他的掌心中掉在了桌面上:“不知道叶公子认不认得这宝贝?”

  那只亮金色的甲虫是活的,它落在桌面上后,弹了弹自己的触角,随后慢慢爬动起来。

  叶信突然拿起茶杯,扣在了那只亮金色的甲虫上,他用了些力气,以至于茶杯的边缘已经深深压入到桌面之中。

  “叶公子你这是……”那两个中年人都愣了愣。

  “你们胆子倒是不小。”叶信淡淡说道:“你们应该已经去过天瑞山了吧?还敢来找我?是因为我还没到吐气成氤氲之境,最多有小乘境巅峰的战力,所以有把握对付我?”

  已经坐下的中年人缓缓站起身,向后退了一步,看样子他是不敢过于靠近叶信了,随后和同伴交换了一下眼色:“我们不知道叶公子在说什么……”

  “其实你们高估我了,我的境界只在小乘境中阶。”叶信的视线在那两个中年人身上扫了一圈:“还不如你们呢。”

  那两个中年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叶信的姿态、表现与他们遇到过的对手都完全不一样,如果说叶信自知战力不济,可又显得那么从容自若,如果说叶信已稳操胜券,可身上没有杀气,非常平和,就像在和老朋友聊天一般。

  “不知两位在银汉府如何称呼?”叶信说道。

  “我叫赵尘远,这是我的师弟孙友功。”先前坐下的中年人缓缓说道:“叶公子这双眼睛够毒的,居然能一眼看出我们的来历。”())。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