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五六章 抢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魔族少女被孙友功的怒吼声吓了一跳,接着猛地一咬牙,纵身扑了过来,挺起长剑就在孙友功的身上乱刺。

  噗噗噗……孙友功的身体出现了一个又一个血洞,最开始的时候,他在拼力挣扎,但被刺中十几次,感觉自身的力气乃至生命似乎都在快速远离他,他的心莫名其妙的变得格外宁静了。

  这个时候,他居然有闲情观看那魔族少女的表情,居然在杀人的时候闭着眼睛……真的很好笑。

  生命即将终结,他最后想起的,是那个修士的话,这年头天资卓绝有本事的修士死得还少么?最重要的还是运气啊,没有运气,你什么都做不成。

  孙友功的眼神开始变得涣散了,他心中发出悠悠的叹息声,自己的运气确实不好,原本感觉到不安,却误以为是银汉府带来的压力,结果居然被一个雏害死了,原来阴沟真的能翻船。

  银汉府最后一个幸存者也死了,不过,月在闭着眼睛,她根本看不到,犹在拼命而又机械的出剑收剑,转眼之间已在孙友功的身体上刺了百余剑。

  直到她感觉自己的胳膊有些发酸了,而敌人许久没有发出声息,月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孙友功已经差不多被她砍得稀巴烂了。

  月长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随后她收起长剑,准备去翻找孙友功留下的东西,刚刚迈出一步,她的脸色变得凝重了,随后干咳一声,自己在那里窃窃自语着:“师尊说,人在最志得意满的时候,是最容易失败的,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控制住一切,自然放松了警惕。”

  念完了,月竖起耳朵听着森林中的动静,又扫视了一圈,嘴角再一次逐渐上扬,可就在她的笑容刚刚出现的瞬间,一抹寒光突然从侧面十余米开外的树梢中射了出来。

  月全力向后翻身急退,一支利箭正射中了她的大腿,如果她没有立即仰身向后翻的话,这一箭应该会射穿她的脑袋!

  月发出痛苦的尖叫声,拼力振动肉翼,斜刺里掠向空中。

  两个大汉从寒光出现的树梢中了跳下来,一个身材瘦削,一个脸上带着刀疤,他们看着月的身影,神色显得有些遗憾。

  “小魔崽子倒是够机警的。”那身材瘦削的大汉摇头道。

  “跑就跑了,反正看她也没什么油水。”那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说道,随后他把视线转移到了孙友功的尸体上:“这家伙的气息可不弱,是小乘境的大修呢,嘿嘿……真是天上掉馅饼啊!”

  那两个大汉走到孙友功的尸体旁,仔细翻找起来。

  “看这山河袋,居然好好的。”那身材瘦削的大汉笑容满面:“我还很担心,怕那小魔崽子把山河袋毁掉了呢。”

  “当着我的面你可以随便说,去了外面你就要管住自己的嘴了。”那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叹了口气:“否则,人家一眼就能看到你是个乡巴佬!山河袋会被毁?你开什么玩笑?除非是这个小乘境的大修要毁掉自己的山河袋,那小魔崽子就算是砍上一天一夜,山河袋也不会有事。”

  “你乱扯。”那身材瘦削的大汉不服气:“如果有修士身上挂满了山河袋,那他还刀枪不入、天下无敌了呢!”

  “你这蠢材……”那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气得一手抚额,接着抢下山河袋,挂在树上,随后反手抽出一柄战斧,便劈向了山河袋。

  那身材瘦削的大汉被吓了一跳,当自己的同伴把战斧收起来之后,他立即抢上去摘下山河袋,生怕同伴再来一斧子,随后惊讶的发现,树干刚才挂着山河袋的地方,已经明显凹了进去,虽然不是斧子留下的痕迹,但代表着树干遭受过攻击。

  “这是怎么回事?”那身材瘦削的大汉呆呆问道。

  “别问我,我也不懂这里面的道理。”那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说道:“我只知道,山河袋是刀剑难伤的,但和盔甲不一样,如果是上品山河袋,不要说刀剑,就算传说中的大绝,也难以把山河袋毁掉。”

  “长见识了、长见识了……”那身材瘦削的大汉连连点头。

  这两个大汉的心情自然是欣喜到了极点,而在空中盘旋的月,因为疼痛,也因为愤怒不甘,她的身体颤抖得很厉害。

  那个银汉府的修士是她干掉,战利品自然也应该属于她,可两个无耻恶毒的汉子,抢了她的成果!

  月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又一圈,眼睁睁看着那两个大汉心满意足的走进森林深处,她还想继续跟踪,但流血过多,体力已经有些不济了,只得咬牙掉过头,向着证道飞舟的方向掠去。

  ****

  当月找到证道飞舟时,天色已经入夜了,叶信与鲁药师坐在证道飞舟上,低声聊着什么,他们听到了肉翼扇动的声音,视线转到了月身上,都显出惊讶之色。

  月落在船头,脚下一软,差一点扑倒。

  “你受伤了?”叶信皱起眉:“怎么回事?”

  不知道为什么,月此刻突然想嚎啕大哭一场,她紧咬嘴唇,把自己的眼泪憋回去,低低说道:“师尊,我发现有个银汉府的修士偷偷逃走了,所以去追踪他。”

  “你太莽撞。”叶信说道:“那些银汉府的修士,实力最差的也是证道境,你才是凝气境,追上去又有什么用?”

  “我已经把他杀了!”月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一些。

  “厉害啊,小月!”鲁药师笑了:“你是怎么把他干掉的?”

  “我在森林中发现了黑魂果,先是用黑魂果的气息让他陷入昏睡,接着又把黑魂果一颗颗塞到他嘴里,让他中毒,然后又找到了铁花藤的藤条,把他的胳膊还有腿都绑起来,做成绳套,只要他一用力,绳套就会把他紧紧捆住。”

  “黑魂果啊……这些都是你爹教你的?”鲁药师说道。

  “嗯。”月点了点头。

  “中了黑魂果的毒,小乘境的修士也会暂时失去战斗力的。”鲁药师说道:“你虽然做得不错,但也太冒险了,一旦把他惊醒,他伸出一根手指,都能把你碾死!”

  “我很小心的。”月解释着:“我先是捏破了一颗黑魂果,然后去了他的上风口,等他陷入昏睡之后,我又连续捏破了三颗黑魂果,等了好半天呢,后来我担心他睡得很轻,往他那边扔了几块石头,看他没反应,又扔出几块石头去打他的腿,看他还是一动不动,才慢慢凑过去的。”

  “如果他是故意装作睡着了,等你自己送上门呢?”鲁药师说道。

  “老鲁,你这就是抬杠了。”叶信笑道:“他的实力远比小月强,还用得着装么?直接出手,月未必有机会逃掉。”

  叶信毕竟是学过心理学的,一个孩子,做了莽撞的事情,如果得到的全是呵斥、批评,会让孩子失去自信心,甚至可能变成一个不敢再冒任何风险的懦夫,真正意义上的引导,是让孩子发现自己的不足,牢记教训,所以,他现在要帮着月说话。

  “呵呵……”鲁药师也笑了,随后咂舌道:“真看不出来啊……以前在那庄子里的时候,你从小就显得很胆怯,不和其他小孩玩,那些小孩骂了你几句,你就扯着嗓子大哭,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现在拜主上为师了,可才过几天?胆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了?”

  “我怕他逃掉,给师尊带来麻烦……”月低声说道。

  “继续说,你是怎么干掉他的?”鲁药师说道。

  “很轻松的啊,我喂他吃了几十颗黑魂果呢,而且我用铁花藤的藤条把他捆住了,他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我用剑刺他。”月说道。

  “不对吧?既然这么轻松,你腿上的箭伤是怎么来的?”鲁药师说道。

  “我干掉他之后,准备去拿他的山河袋,结果从林中突然射出来一支冷箭!”说到这个,月的眼眶再一次变得湿润了:“幸好我有了些提防,及时避开了,要不然我也回不来……”

  “这也叫避开了?”鲁药师一边笑一边摇头,随后又追问道:“是什么人干的?”

  “不知道,可能是两个猎手散修。”月咬牙切齿的说道:“我逃到空中,眼睁睁看着他们拿走了我的山河袋,我心里……好气……”

  “老鲁,帮月处理一下伤口。”叶信叹道:“我看你是故意的……”

  “主上,我是想让她多熬一熬。”鲁药师说道:“这样,她再也忘不掉今天的痛楚了,以后出去行走,就不敢马虎大意了。”

  “大师……”月哭笑不得,其实已经过了这么久,大腿上的箭伤疼得不象原来那么厉害了。

  “算了,也不难为你。”鲁药师挽起了袖子:“你们魔族的体质都非常好,如果伤势开始愈合,那你就要遭二遍罪了,忍着点,我先把箭拔出来。”

  “好……”月点了点头。(。)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