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五七章 九霄剑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鲁药师的境界虽然很低,但在药师的造诣上还是很有经验的,月的大腿被带着倒刺的狼牙箭刺穿,这对鲁药师而言只是小问题。

  月的伤口被处理妥当,叶信控制着证道飞舟向着北方飞去,他斩杀的那个老者肯定是银汉府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接下来必将遭受到银汉府疯狂的报复,他倒是不怕,但这一战之后,他已略有所得,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闭关一段时间。

  叶信避开了城镇村庄,这池西之地足有万里之遥,如果池东、池北、池南的地域也和池西差不多,那一个天池就和浮尘世的本土差不多了,而且地广人稀,有太多的地方可以躲藏。

  一直飞到森林深处,叶信让证道飞舟悬停在几十米高的空中,把鲁药师和月留在船上,自己跳入森林内,随便找了个僻静的山坳,开始打坐调息。

  这一战他收益不小,和普通意义上的健身有类似的地方,譬如说一个人只能做一百个俯卧撑,到了一百就会感觉精疲力竭,有一天他准备向自己的极限挑战,做到了一百个俯卧撑之后,咬紧牙关又多做了十个、二十个,坚持几天,便会突然发现,原来做一百个俯卧撑是那么的轻松。

  当叶信恢复全盛状态之后,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元脉变得更加坚韧了,神念也变得更大强大,单说操纵证道飞舟飞行,原来飞了几个小时,会稍微感到有些疲惫,现在却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精力始终保持旺盛。

  鲁药师和月在证道飞舟上闲聊着,突然,下方传来一阵剧烈的元力波动,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以一座山坳为中心点,瞬间扫过万米方圆的密林,受到惊吓的飞鸟群如云雾般升起到空中,无数走兽在林中飞快的逃窜着,冲击波过后,下方的密林竟然呈现出一个隐隐约约的圆形,因为那些树木都被冲击波吹歪了,向着圆中心的根须被挣断,再也无法恢复直立。

  “师尊怎么了?”月一边咂舌一边问道。

  “主上应该已突破了瓶颈,步入小乘境高阶了……”鲁药师顿了顿:“真是妖孽啊……”

  他曾亲眼目睹叶信突破仙凡天堑,步入小乘境,接着又晋升小乘境中阶,这才几天?叶信又一次突破自己的极限,这种修炼速度,真是令人惊悚。

  “师尊很厉害的!”月点头道。

  “废话!”鲁药师咧了咧嘴,突然正色道:“月,你能拜入主上门下,是你的大造化,你要懂得珍惜机会,如果有一天你犯了糊涂,接连做错事,被主上赶出门墙,恐怕你这一生也就到此为止了。”

  “大师,我知道的。”月也显得很凝重,其实她心中满是感激,哪怕是叶信让她送死,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照做,叶信对她恩同再造,她宁愿死也不愿看到叶信对她失望。

  山坳中,叶信缓缓张开眼睛,绝大多数修士,在刚刚突破瓶颈时,他的元力、神念都会处于最巅峰的状态,身上的旧伤新伤,都会快速愈合,效果远超过任何丹药,可惜的是,这种状态保持的时间很短,然后就会从巅峰缓缓滑落,所以在突破之后都需要继续闭关来稳定境界。

  叶信取出了那柄凌云剑,随后运转神念,尝试着用神念抹去凌云剑中隐藏的印记。

  因为已经失去了主人,凌云剑本身造成的阻力并不强,而叶信正处于巅峰状态,他的神念破开一层层禁制,向着凌云剑法阵的核心渗透。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信的神念终于找到了凌云剑内封印着的九霄诀,不过,这九霄诀不完整,修炼法门只有赤霄境、碧霄境和青霄境。

  叶信用神念去参悟法门,良久,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九霄诀的法门趋向于阴柔,给他一种剑走偏锋的感觉,与他的贪狼战诀正截然相反。

  贪狼星皇也是从军中崛起的修士,每一招都大开大合、硬打硬撞、杀气冲天,而他也习惯了这种霸道,所以这九霄诀他是没办法修炼的,勉强为之,效果亦不会好,徒然浪费时间、精力和资源。

  到了大乘境,便可以修炼碧霄剑诀,但需要一种特制的冲霄丹,叶信用神念扫了几下,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别的东西他不认得,但元髓是知道的,还需要足六十年四神为辅,加上各种各样近百种药材。

  元液是从元石中滋生出的精品,而元髓是从元液中成长出来的至宝,真的有元髓,去淬炼金丹才是正理,又何必淬炼什么冲霄丹?!

  那德栋长老是大乘境修士,释放的却只是赤霄剑诀,证明冲霄丹对银汉府而言也是很难完成的。

  更重要的是,叶信看不出自己能从九霄剑诀中得到什么好处,如果谢恩、郝飞他们对九霄剑诀感兴趣,他倒是能全力相助,但天罪营的兄弟和他一样,都是从沙场中走出来的,这种趋于阴柔的剑诀对他们亦没有多大意义。

  有些可惜了……或许,他可以把这柄凌云剑卖给长青古城,换取一些他需要的资源。

  当叶信回到证道飞舟上的时候,月和鲁药师都已经睡着了,听到动静,他们立即醒转过来。

  “月,腿上的伤怎么样了?”叶信很随意的问道。

  “好多了。”月展颜笑道:“大师在这方面的造诣是很厉害的。”

  “这个给你,对你有好处。”叶信扔出一颗伪丹,随后看向鲁药师:“老鲁,你之前给你的伪丹你怎么从来没用?这种东西还能生崽不成?”

  “主上,我只是凝气境的修士,何必暴殄天物呢?”鲁药师苦笑道。

  “师尊,伪丹还是您收着吧。”月把伪丹递还过来,很小心的说道:“伪丹对师尊才有大用,对我没什么用处。”

  “怎么会没用?”叶信皱起眉:“难道你还想一直在凝气境晃荡么?”

  月低下头,但她的手并没有缩回去,显得很固执。

  叶信顿了顿,心中突然一动,当初把月收入门墙,他是有些勉强的,只因惨剧都是因他而已,让月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从道义出发,他不能把月单独留在世间,总要给月一丁点希望。

  或许是因为月的来历、境界都远不如三光,或许是因为他叶信被道义所迫,勉强收下这个弟子,所以什么都没发生,很轻描淡写,而他当初收下三光时,甚至引发了天地感应。

  但现在看,这个弟子应该没有收错。

  一个人个性中的毛病,大都可以改正,比如懒惰、易轻信等等,而有些毛病很难被克服。

  月离开证道飞舟,独自去追杀银汉府的修士,让叶信为之动容,这是一个有勇气、有担当的女孩子,只不过因为常年窝在小山庄里,没有得到足够的历练而已。

  那就把机会留给月,当做给她的一个奖励。

  “小月,先把伪丹吃下去,然后把手伸出来。”叶信沉声说道。

  月是不想浪费叶信的丹药,所以固执的要把伪丹还给叶信,但现在叶信的语气有些浓重,她就不敢再坚持了,做弟子当然要尊师重道。

  月慢慢把伪丹放在嘴里,她的神情有些不安,因为总感觉自己不配享用这种上好的丹药,接着又把手伸出了叶信。

  叶信探手抽出凌云剑,在月的手腕上轻轻一划,鲜血立即从伤口渗出来,向下滴落。

  接着叶信剑锋一横,接住了每一滴鲜血,血珠在剑锋滚动着,凌云剑好像有些嫌弃月的鲜血,但在叶信的神念压迫下,月的鲜血还是缓缓渗入到凌云剑内部。

  月虽然有些很吃惊,但一动不动,任由自己的鲜血滴落。

  良久,叶信把凌云剑递给了月:“你现在没有神念,只能用这种效果差的笨方法了,拿着,然后闭上双眼,在元府中想象这柄剑的形状。”

  月以为叶信在教她修炼,很认真的配合,用双手捧着凌云剑,慢慢闭上了眼睛。

  “一次不行可以多试几次,没关系的。”叶信说道,刚才他很明白感应到凌云剑在排斥月,所以一次未必能成功。

  月盘坐在那里,全力以赴的按照叶信所说的去做,差不多有百余息的时间,她突然‘咦’了一声,旋即睁开眼睛,眼中满是惊讶。

  “怎么了?”鲁药师好奇的问道。

  “我感觉……我的血肉好像顺着这柄剑连在一起了……”月喃喃的说道。

  “你倒是走运。”叶信点点头:“这柄剑叫凌云剑,剑內有九霄剑诀,虽然只有赤霄、碧霄、青霄三重法门,但九霄剑诀是来自上界的圣诀,哪怕只修炼这三重,对你也是大有好处的。”

  “圣诀?天啊……是圣诀?”月还没说什么,鲁药师已一跳老高,圣诀这种东西对他而言已经接近神话了,他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月前些天还是一个无足轻重、微渺的魔族女孩,这才刚刚拜叶信为师,就有机会接触到圣诀了?

  月开始并不懂什么是圣诀,但看鲁药师那张接近疯狂、简直要吃人的脸,已明白自己得到了一种极其了不得的宝贝。())。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