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五八章 赚外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转眼又过了十几天,月每天都在拼命修炼九霄剑诀,知道了九霄剑诀的来历,月几乎要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全部榨干,这种勤奋刻苦虽然让人称赞,但她所需要耗费的资源也在大幅增加。.2

  最开始的时候,月不想接受叶信的伪丹,她总觉得自己不重要,好东西应该是叶信的,不过情势不由人,修炼几天之后她就现,服下伪丹之后,她每天只需要休息一、两个小时,就能恢复全盛状态,而伪丹耗尽之后,修炼不到三个小时,她便会累得精疲力竭,不要说继续修炼,连动都动不了。

  实践证明,想在九霄剑诀上有所造诣,需要海量的资源,或者说,那银汉府的大修,纯粹是用资源堆出来的。

  以叶信现在的实力,一颗伪丹能支撑七、八天,而月只能支撑三天,然后还要继续服用伪丹。

  不是说月的元力比叶信深厚,而是圣诀的原因,举个例子形容,一颗伪丹能让叶信走出一千步,而月最多能走出三、四百步,圣诀亦是有高下之分的!

  最后,月不得不默默接受叶信送给她的伪丹,为了自己,也为了以后能更好的报答叶信。

  而叶信心中显得有些惆怅了,他也没想到月的消耗会这么大,以前有真真在,他根本不需要为自己的后背考虑,可以全力以赴的面对前方的敌人,现在没了真真,他有一种要坐吃山空的感觉,储藏的伪丹确实不太多了,一两年应该可以支撑,可一两年之后呢?

  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这一天,叶信思来想去,终于有些坐不住了,对鲁药师问道:“老鲁,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能赚些外快?”

  掠夺无疑是赚取资源最快的法门,但危险性也最高,叶信这段时间不想与银汉府的修士生冲突,他杀掉的那个大修是银汉府非常重要的角色,一旦被人现,会有数不清的修士从四面八方扑来。

  因为境界的压制,与大乘境修士战斗是很艰难的,他上一次赢得有些侥幸,而银汉府除了汉中明以外,可能还有其他大乘境修士,如果同时面对两个,他未必是对手。

  长青古城的情报并不准确,当然,姜弘道没有骗他,也没必要骗他,只是受限于长青古城的情报来源而已,换句话说,如果长青古城能对银汉府的一切都了如指掌,那么银汉府早就被长青古城打压下去了,也不可能象现在这样保持旗鼓相当的局面,所以,叶信并不怪姜弘道。

  “赚外快?”鲁药师挠了挠头:“那只能去天集了。”

  “天集是什么地方?”叶信问道。

  “是兄弟会的老巢。”鲁药师说道:“兄弟会是没有资格参与天元大会的,也没有证道飞舟,可能是气不忿吧,还可能是想找回些颜面,所以创办了天集,池西之地的小宗门、修行世家、还有散修,都可以到天集中去交换各自需要的东西,不过要交给兄弟会一些回扣。”

  “那里的东西很多么?”叶信产生了一些兴趣,他一个人毁掉了天瑞院,也可以一个人毁掉兄弟会,如果不是惧怕天意因果,他倒是很想去天集抢掠一圈,估计收获不会少。

  “东西倒是不少,但安全没有保障。”鲁药师咧了咧嘴:“在天集内倒是没什么,一般不会有人在兄弟会的老巢里搞事情,但走出天集就不好说了,兄弟会的实力有限,想管也管不过来,久而久之,往来的商队就不去天集了,正派的修士宁愿跑远一些,去长青古城,或者是去香河,免得去天集惹上一身麻烦,敢到天集内打转的,大都是横行各地的强徒。”

  “这地方不错。”叶信连连点头:“至于安全么……呵呵呵,就算是兄弟会,如果知道我是谁,也会绕着我走的。”

  “真的去天集?”鲁药师问道,其实他也不怕,靠着大树好乘凉,连银汉府都在叶信手里吃了大亏,他不相信天集内还有谁能威胁到叶信。

  “就去天集!”叶信说道,随后看向月:“小月,你休息一段时间吧,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你这样修炼并不是好事,欲则不达,该放松放松了。”

  “知道了,师尊。”现在的月,对叶信的每一句话都是无条件服从的。

  叶信问明天集的方向,操控证道飞舟向着西南飞去,一天后,他们已经接近了天集,找了一座比较僻静的山头,降落下去,三个人下了证道飞舟,随后叶信又动用神念操控证道飞舟飞上云头。

  天集在兄弟会的老巢天帝城内,天帝城是兄弟会建造的,不过把城市命名为天帝城,让叶信感到啼笑皆非,志向虽然很高远,但透露出一种毫无根基的轻浮张狂,如同儿戏。

  不过,叶信是来找外快的,如果这里是天瑞院或者是银汉府的地盘,他不介意让天帝城变得面目全非,既然没有仇怨,他懒得大动干戈。

  天帝城外围荒野中的氛围显得有些萧瑟,看不到人烟,据鲁药师所说,天帝城内外呈冰火两重天,进了天帝城,一切都显得很有秩序,不管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兄弟会都会不遗余力的维持天帝城的安定局面,在天帝城外围,兄弟会就显得鞭长莫及了。

  在天集出现之后,天帝城外的荒野中几乎每天都会爆冲突,原来这里是有人烟的,天帝城外有不少乡镇,否则兄弟会也不会在这里建造天帝城,但修士们之间的战斗太过惨烈,天帝城周围的乡镇总会受到波及,时间长了,这里的居民纷纷弃家远走,或者搬入天帝城,或者投奔他乡。

  鲁药师走在前面引路,大摇大摆的走过荒野,而月身上披上了厚重的风衣,用意遮盖自己的肉翼,她是魔族,肉翼太过明显,一老一少一魔女的组合已经名动八方,如果不把自己的肉翼藏起来,估计他们刚刚进城,就会被人认出来。

  进了天帝城,叶信一边走一边观察着接到两边的景色,这里的气象并不繁华,但也不衰败,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壮汉、青年,女子的数量似乎非常稀少,也看不到几个老者和幼童。

  月也看出了异常,她不解的问道:“怎么看不到几个女人呢?”

  “女人都在内城,那是兄弟会的老巢。”鲁药师说道:“外城都是来做生意的,或者是来寻口饭吃,谁会带着女人过来?”

  “什么天帝城?我看不如改名叫光棍城。”叶信说道,到处都是粗鄙的壮汉,少有令人舒坦的风景,他的心情有些不太好。

  “主上,还是不要这么说了,如果让兄弟会的修士们听到,会上来找麻烦的。”鲁药师笑嘻嘻的说道,他现在哪里还担心麻烦?只因往年处处息事宁人的秉性,才习惯性的提醒一下叶信。

  “我现在巴不得有人过来找麻烦……”叶信的视线突然一凝:“咦?这里还有丹房?”

  “丹房是有的,不过价格高得吓人。”鲁药师说道。

  “走,我们过去看看。”叶信说道。

  这三人组合里,月是最引人注意的,外城几乎看不到女子,而月又颇有几分姿色,所以来往的汉子们都会把自己的视线锁定在月的身上,有带着挑衅意味的,有充满淫邪的,也有纯粹好奇欣赏的,这些视线让月感到很不自在,不由自主紧紧握住了凌云剑的剑柄。

  在丹房侧对面三十余米远的地方,有一座酒楼,酒楼临街的窗户旁,有两个大汉正在死死的盯着月的身影。

  “我没看错吧?那女的是不是我们遇到的那个小魔崽子?!”其中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低声问道。

  “是她,绝对不会错。”另外一个身材瘦削的汉子说道。

  “她的腿居然没事了?”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显得很惊诧。

  “听说魔族的愈合能力都很厉害。”那身材瘦削的大汉说道,他的眼睛慢慢眯起来:“啧啧……我正憋得难受呢,她居然又出现了,也是有缘啊……嘿嘿嘿,看那小脸蛋,真是……”

  “你看人只看脸么?”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皱起眉。

  “那你在看什么?”身材瘦削的大汉反问道。

  “我在看她的剑!”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猛地举起酒杯,把酒杯内的酒水一饮而尽,随后长长吐出一口气:“财了!这次真的大财了!那柄剑绝非凡品!必是一件价值连城的法宝!”

  “真的假的?”身材瘦削的大汉愣住了。

  “如果我看错了,你把我这双眼珠挖出去!”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一字一句的说道。

  事实上,用这种丝毫不加掩饰的目光盯着叶信几个人看,是一件非常非常危险的事,叶信的神念会立即生出感应,但现在满街的人都在盯着月,所以他们的视线被叶信忽略了。

  此刻,叶信已走到丹房前,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牌匾,随后大步走了进去。(。)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