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六一章 真巧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帝城内城的城墙足有几十米高,巍峨如山岳,但在叶信的八极炫光面前,却显得象豆腐一般软弱,挥洒出如狂涛骇浪般刀幕的叶信,从远方掠来,只是瞬间便破开了雄伟的城墙,冲入到内城之中。

  不过,这时的叶信突然顿住了,好像有些不对劲!

  至少有六、七股强大的元力波动,正在向这边掠来,虽然他无法单从元力波动上准确判断出对方的战力,但那些肯定是小乘境高阶、乃至巅峰甚至是大乘境的修士!

  怎么可能?一个小小的兄弟会,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修士?

  有那么一瞬间,叶信心中隐隐萌生出退意,随后他的心志又重新变得坚定了,修行就是要逢山开路、遇水填桥、勇往直前、有进无退,他要领教领教,兄弟会到底能给他什么样的震惊。

  片刻间,那几股强大的元力波动已然逼近,叶信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修士,他最注意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大汉,虽然那大汉的穿着布衣、脸色苍白,神色疲惫,好似生有重病,但带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这是神念的能力,尽管他没办法说出具体的逻辑和理由,可他就是知道,那大汉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

  那银发大汉身侧紧随着两个老者,一个穿黑色长衫,一个穿白色长衫,气度从容。

  他们三个人是一个组合,在他们左侧,还有两个老者,看起来年纪不小,但袒胸露怀,显得很是粗野,而在右侧还是两个老者,他们的相貌神态各不相同,好像还分属三个组合,不过有一点是一样的,都在用喷火的目光死死盯着叶信。

  “我好像闯到贼窝里来了……”叶信露出淡淡的笑意。

  “你就是叶信?来得好!”右侧两个老者双眼都已变得血红:“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好好好!”

  “你怎么知道我是叶信?”叶信问道。

  “呵呵……这池西之地,象般嚣张跋扈的疯子,除了你还能是谁?!”其中一个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凭着这柄长刀,毁了我天瑞院的基业,现在又想来天帝城撒野么?!”

  叶信的刀势太过霸道,或者说,他的法门特征是非常明显的,假冒不来,所以看到远方那座破损的城墙,再看到叶信手中青色长刀,并不难猜出叶信的身份。

  “天瑞院啊……”叶信终于明白了:“你是阳子都?”

  这时,另一个老者身形晃了晃,脸孔陡然变得血红,他刚想开口说话,刚才一直与叶信对话的老者扶住了他的胳膊,缓缓说道:“院主,莫要动怒,这疯子今天已经自投罗网了,必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院主无需为他动了肝火,如果再搅动内脉,殊为不值。”

  那脸色突然变得血红的老者就是阳子都,上次看到天瑞院变得满目苍夷,他当场晕厥过去,元脉受了重创,现在刚刚恢复,所以,他的同伴很担心他再次动了肝火。

  阳子都点点头,随后慢慢闭上了眼睛,他不想再看到叶信了,否则很难保证会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刚才一直与叶信对话的老者这才放心,随后转头看向叶信:“老夫天瑞院风院首座文锦明,你应该听过老夫的名号。”

  “没听过。”叶信摇头道。

  “听没听过都不要紧。”文锦明露出狞笑:“今日事了,就算你变成了鬼,以后听到老夫的名号也要打个寒颤!“

  叶信感到有些好笑,对这种自信心爆棚的人,没什么好说的,刀下见真章就是,就在此刻,闭着眼睛的阳子都突然说道:“叶信,我天瑞院只是与你结有小怨,凡事都能好好商量,你凭什么闯上我天瑞山,毁我基业、屠我门徒?!”

  “这是要和我讲道理?看样子你们虽然人多,但也没什么信心呢。”叶信淡淡说道:“天瑞山不止杀了我的人,还抢了我的寻宝貂,好好商量?如果我找上你们,让你们交出凶手,然后把寻宝貂还给我,你们会答应么?”

  阳子都不说话了,他还是闭着眼睛,不想看到叶信。

  “既然你们要讲道理,那我们就辩一个是非黑白。”叶信说道:“说吧,我的要求肯定是合理的,你们会不会答应?”

  阳子都还是不说话,在他们看来,现在叶信已是困兽犹斗,没必要用说谎还占据口舌上的优势,何况还有其他宗门的修士,大家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说谎只会落了自己的颜面。

  “既然你们不会应允,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叶信说道:“那么做只会让你们把寻宝貂藏在我绝对找不到的地方,而且提高警惕,我要把寻宝貂夺回来也将变得很难很难,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打你们一个措手不及。”

  阳子都的脸颊在剧烈抽动着,其实如果换成他,他也会象叶信一样去做,只不过因为灾难落在自己头上,所以感到愤怒罢了。

  “叶信,我们兄弟会与你无冤无仇吧?”左侧两个袒胸露怀的老者忍不住了:“今天你闯入我们天帝城,又是什么意思?!”

  “你们兄弟会的散修伤了我的弟子,所以我来讨个公道。”叶信说道:“本来我只想除掉那两个兄弟,然后走路,可你们兄弟会的什么二当家就是不让我走,我警告过他,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会决定兄弟会的兴衰存亡,可他不听,我就没办法了。”

  “老二?”两个兄弟会的老者都露出惊骇之色,随后急声喝道:“你把老二怎么了?”

  “死了。”叶信微笑着说道:“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混账!”两个兄弟会的老者发出怒吼声,他们所散发出的元力波动也陡然暴涨,不过,他们并没有冲向叶信。

  道理很明显,叶信能杀死兄弟会的二当家,自然也能杀掉他们,在这种生死关头,绝不能冲动。

  “有意思。”那个银发大汉突然缓缓说道:“你毁了天瑞山,是因为天瑞院的修士杀了你的人,夺了你的寻宝貂;你打入天帝城,是因为兄弟会的散修伤了你的弟子;我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不惹别人,专门要惹你呢?”

  “这你不应该问我,而是问问他们自己。”叶信笑道:“不过我自己也想来很久,倒是想出了两个原因。”

  “哦?愿闻其详?”那个银发大汉说道。

  “首先,是因为他们往日里嚣张惯了,以天下万千生灵为刍狗,生杀予夺,不止是我,他们以前欺凌过的人太多太多了,不过其他修士无力与他们对抗,只能暗自忍耐罢了。”叶信说道:“可他们惹上我……那就惹错人了,我向来是有底线的,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人要杀我,我就毁其家、灭其宗门。”

  兄弟会和天瑞山的老者都已气得怒发冲冠,而那银发大汉还是显得很镇定,他点点头:“第二个原因呢?”

  “命数。”叶信的神色变得很认真:“他们的命数已尽,天意欲其灭亡,不过是假我之手罢了。”

  “命数?”那银发大汉笑了:“你这小儿也敢妄谈命数?”

  “闻道有先后,不过与齿龄无关,乳臭未干的童子亦可入道,而耄耋老者却有可能虚度了一生。”叶信淡淡回道:“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以后我在池西之地竖起一面大旗,上面肯定要写四个字,那就是替天行道。”

  “想得倒是不错。”那银发大汉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可惜你已经没机会了。”

  “不知尊驾又是哪一位?”叶信问道。

  “银汉府,汉中明。”那银发大汉一字一句的说道。

  “真够巧的……”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心中暗叹,确实太巧了,汉中明与阳子都来到天帝城,肯定是要和兄弟会谈判,或者是要组成一个新的联盟,当然,要由银汉府牵头,以稳定池西之地的混乱局面,而他叶信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到天帝城,其实来了也没什么,又偏偏遇到伤了月的兄弟会散修,闹到现在这种局面。

  这般巧合,只能说是天意了。

  “是够巧的。”那银发大汉露出笑意,他心中是很欣喜的,拥有证道飞舟的叶信已成了池西之地最大的隐患,不能除掉叶信,池西之地就没办法真正安定下来,现在叶信主动送上门,让他长松了一口气。

  “府主也要和我讲讲道理么?”叶信说道。

  “我从不讲道理。”那银发大汉再次摇了摇头:“我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极好。”叶信嘴角微微上翘:“我喜欢爽快人,如果换一个时间地点,我或许会想办法与府主结交一下,但在此情此景,应该是再无可能了。”

  “就凭你?也想与汉府主结交……”阳子都再无法忍耐,突然发出咆哮声。

  那银发大汉扫了阳子都一眼,阳子都虽然闭着眼,但银发大汉的视线犹如实质,让阳子都有一种刺痛,下面的话也再说不出来了。

  “我第一次听说你,倒是很想把你招进银汉府,但……确实没有可能了。”那银发大汉有一丝惋惜之色。

  “真巧……”叶信抬头看向天空,吐出了两个字,他刚才说真巧,众人能知道他的意思,现在又说出这两个字,就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