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六七章 凶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死侍没有动,因为他只会服从姜镇业与姜洪道的命令。

  “老三,先不要冲动,到底生了什么?你从头到尾给我说一遍!”姜弘道说道,随后他看向死侍:“死侍,先把人放开。”

  死侍立即松开了手,清瞳重获自由,她的身形摇晃了一下,险些栽倒,白虎山的几个修士急忙冲上前,扶住了清瞳。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受伤的人影大叫道,他的脸孔已经变得扭曲了,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姜弘天,这里不是你肆意咆哮的地方!”姜弘道喝道。

  那受伤的人也是长青古城城主姜镇业的嫡子,排行老三,与姜弘道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身份不低。

  “你……”那姜弘天僵硬了一下,惨笑道:“大哥,你行!记不记得你和二哥斗的时候,我是怎么帮你的?行啊,现在位置坐稳了,我这个三弟也就没用了,对吧?我差一点被人害死,你不但不问我伤得重不重,还要把凶手放走?”

  提起这种事,姜弘道的脸色变了,随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老三,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才能替你做主啊!说吧,如果你受了委屈,我肯定不惜一切代价为你讨回公道的!”

  “我受了什么委屈,你自己看不到?”那姜弘天叫道,他用手指着自己胸前的血渍。

  姜弘道深深的看了那姜弘天一眼,那姜弘天始终不提事情经过,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对,随后他把视线转向清瞳:“清瞳,你来说吧,生了什么?”

  “中午的时候,我有些渴睡,就在府南的小树林里午睡,突然被惊醒,现这个畜生正在我身上动手动脚。”清瞳用没有表情的声音说道。

  “不对吧?清瞳,你毕竟是小乘境的修士,睡觉会睡得那么死?”姜弘道狐疑的问道。

  “事情就是这样。”清瞳说道。

  “大哥,别听他胡说八道!”那姜弘天叫道:“我本来是从树林附近路过,是这婊子自己来勾搭我的,她是小乘境的修士?哈哈,我刚刚步入证道境啊,大哥,如果她不愿意,我怎么可能碰得到她?!”

  “是啊!本来就是你这婊子在找事!”

  “吗的,居然敢害我们三少?今天绝对不能放过你!”

  长青古城的修士们喧哗起来,他们用的字眼有些不堪入目,竭尽所能的侮辱着清瞳,而清瞳始终默不作声。

  叶信冷眼旁观,现骂得狠的只是那么十几个修士,他们应该是那姜弘天的随从、跟班,而长青古城其他修士并没有骂人,而且听到同门口出脏言,他们的表情多多少少有些厌恶。

  叶信暗自点头,他没看错,长青古城确实是一个风格稳健、平和的宗门,数千个修士之中有十几条臭鱼,再正常不过了。

  叶信是相信清瞳的,虽然清瞳的解释完全站不住脚。

  “清瞳,你是不是还瞒着什么?”白虎山主皱眉道,一个小乘境的修士,被证道境的修士非礼了,怎么说也说不过去!

  “事情就是这样!”清瞳再次重复道。

  “算了吧,反正大家都没有事。”姜弘道苦笑道:“山主,清瞳是你山中的修士,回去之后要开导开导她,大家都是自己人,就算有些差池,下手也不用这么狠!至于我三弟么,你放心,我肯定会让他闭门思过的。”

  姜弘道感觉里面有古怪,所以用的息事宁人的方法,算下来真正吃亏的是他三弟,清瞳是否被非礼说不清楚,而他三弟却是差点被打死,胸口的护心镜已被击碎就是个证明,他认为这样决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白虎山主长长松了口气,急忙点头道:“多谢姜公子,清瞳性子偏激,还请姜公子多多谅解,我回去之后必定会责罚她的!”

  “大哥,你……”那姜弘天不服,他开口要说什么,身体却僵硬在那里,随后一点点向侧面软倒。

  “老三,你搞什么?”姜弘道喝道,随后现那姜弘天口鼻中流出了黑色的血丝,大惊失色:“来人!快叫药师!”

  两个长青古城的药师立即从人群中走出来,他们尚没有接近那姜弘天,脸色已经变了,随后微微向姜弘道摇了摇头,随后才走近姜弘天,仔细观察着那姜弘天的状况。

  只是几息的时间,一个药师已站起身:“少主,气息已绝,元脉、心跳都已停止,没救了。”

  “怎么会这样?!”姜弘道的脸孔剧烈扭曲着:“刚才还好好的?!”

  “三少爷中了剧毒。”另一个药师抬起那姜弘天的胳膊,在姜弘天的右臂下接近肘处,有一处很细小的伤口,伤口中流出的是黑色的血液,隐隐散出腥臭的气味:“这毒好厉害!能无声无息腐蚀心脉,连三少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中了毒。”

  “毒……”姜弘道想起了什么,他的视线一点点转向了清瞳。

  白虎山主急忙走向那姜弘天的尸体,在姜弘天的伤口上观察片刻,他的脸色已变得铁青,接着他的视线也转向了清瞳:“清瞳,你……”

  “我没有杀他。”清瞳摇头道:“如果我想让他死,他早就死了。”

  “是不是你下的手,很容易查出来的。”姜弘道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的刀呢?拿出来让我看一看。”

  清瞳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她的断刃是用自己妖骨淬炼而成,是她的本命法宝,按理说,一个修士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自己的法宝交给别人,但情势比人强,现在也不是逞能的时候,清瞳犹豫了一下,探手抽出两柄匕,扔到了地上。

  一个长青古城的药师快步走过去,捡起了两柄匕,他用鼻尖分别在两柄匕上嗅了嗅,随后取出一包药粉,洒在其中一柄匕上,随后转身急道:“少主,这柄匕刚刚见过血,时间不长,最多是百余息的时间。”

  “白虎山主,你怎么说?”姜弘道缓缓说道。

  白虎山主脸色阴晴不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相信清瞳不会有意杀人。”姜弘道的语气很沉重,脸色也很不好看:“但事情已经生了,白虎山主,你总要给我一个交代的。”

  “唉……”白虎山主叹了口气。

  “弘天是我的亲弟弟。”姜弘道的语气变得酸涩了:“不管他争不争气,我们身体里流着同样的骨血!”

  在后方,叶信眼中闪过一缕讥诮之色,他本就有见微知著的能力,现在又处于旁观者清的位置,所有人的反应都难逃他的洞察。

  就在这时,外面又一次传来喧哗声,姜弘道和白虎山主不明所以,向喧哗声传来的方向张望着,随后看到一条被簇拥着的人影向这边大步走来。

  看清对方,姜弘道心中暗自叫苦,白虎山主也是感到惶恐不安,去奔袭银汉府的姜镇业回来了!

  姜镇业外貌年纪在三十许左右,身材不高,留着短须,面色红润,气度洒脱,他嘴角原本还带着微笑,现长青古城修士与白虎山修士壁垒分明的对峙场面,微微愣了一下,等看到姜弘天的尸体时,身形陡然僵硬在那里,片刻,随着元力波动的轰然爆,他一步便跨到了姜弘天的尸体旁。

  紧接着,姜镇业俯下身,伸出手缓缓抚摸着姜弘天已变得灰暗的脸,他的元力波动在持续增涨,良久良久,才慢慢抬起头,不过他的元力波动也在同时削弱下去,好像他已恢复了自控能力。

  “小道,生了什么事?”姜镇业一字一句的说道:“小天怎么会……”

  姜弘道原本还想低调处理的,虽然这是他的亲弟弟,但他不想伤害到长青古城与玄妖殿刚刚建立起的联盟,可姜镇业已经出现,他知道失态已经不受他控制了。

  “可能……可能是有了些误会……”姜弘道低声说道,接着他把刚才清瞳与那姜弘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最后还重点重申清瞳不会有意杀人,十有**是误伤,而白虎山主一点不知情。

  其实姜弘道有些想多了,姜镇业竖名久矣,阅历丰富,见多识广,亲生儿子死了,他当然伤心,但他绝不会因此就丧失理智,如果被害的是姜弘道,那是另外一码事,姜弘道能力很强,心地仁厚,是姜镇业心中合格的接班人,但姜弘天从小顽劣,他并没有对姜弘天报多大期望,所以,现在他已恢复冷静了。

  “就算是犬子行止不堪,也是罪不至死的。”姜镇业开门见山的说道:“山主可有话说?”

  白虎山主只能苦笑。

  “是山主自己把人交出来呢,还是我亲自动手抓人?”姜镇业说道:“山主总该有个态度吧?”

  白虎山主慢慢把视线转到了清瞳身上,清瞳默然片刻,自己向前走了几步:“我没有杀他。”

  “刀是你的刀,毒是你的毒,不管你有没有杀他,你都要为他偿命。”姜镇业摇头道。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