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七二章 进府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些雪灵府的修士愣怔片刻,其中一个修士站起身,从雪人的眉心处跳了下来,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两件东西。2

  那修士先是打开了小匣子,小匣子内最上面排列着整整齐齐二十五颗伪丹,伪丹的光泽很绚丽,体积也跟饱满,远过普通的伪丹,以小匣子的高度,里面至少有四层,也代表着应该有一百颗伪丹。

  那修士吃了一惊,随后又把注意力转向玉简上,他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观察片刻,试探着用自身元气去接触玉简,玉简陡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玉简是泥生送给叶信的,里面存着很多法门,不过,只有叶信才能打开,那修士在刹那之间看到了玉简中闪过无计其数的灵符还有文字,虽然他什么都没看清,但明白了这玉简的来历。

  “上界玉简?!”那修士出惊呼声。

  这种玉简通常都是上界大能馈赠给下界修士的礼物,算得上是最贵重也是最有价值的礼物了,把法门淬炼到玉简之内,要耗费不小的力气,所以玉简中存下的都是上好的法门,一简在手,等于多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师尊!

  “你这小家伙倒是有些眼力。”叶信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修士小心翼翼的把玉简和匣子收起来,随后向叶信深施一礼:“前辈请稍等,我这就回去禀报。”

  “让十七娘快一点。”叶信说道:“我的耐心也不太好,如果我走了,她可要再等上一个百年了。”

  “是是,晚辈明白。”那修士陪着笑脸,随后向后做了手势,展动身形,快向着雪灵府掠去。

  叶信拿出的拜山礼太过厚重了,百颗伪丹还好说,虽然这些伪丹看起来绝非凡品,但总归能计算出价值,而玉简是无价的,谁都不知道里面藏着多少法门,那么也就无法估算。

  这些几乎是叶信所有的家当了,舍不得孩子打不到狼,为了快进入雪灵府,他只能忍痛割爱,当然,只能暂时的,事成之后他会把东西原样拿回来。

  效果很明显,他的地位从‘阁下’变成‘尊驾’,最后变成了‘前辈’,雪灵府的修士已经隐隐把他当成贵客了。

  去报信的修士片刻不敢耽误,只过了百余息的时间,便引着十余个修士返了回来。

  有两个为的老者越众而出,先是向叶信深施一礼:“老朽方圆居士、小诚居士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在何方修行?高姓大名?”

  “我是个云游天下的散修,无门无派。”叶信淡淡说道:“我叫天鹤,十七娘应该和你们提起过我的。”

  那两个老者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方圆居士苦笑摇头:“有些耳生……”

  “没提过我?”叶信愣了愣,随后笑了,他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复杂,有些感叹、有些宠溺、还有一些无奈:“难道还在生我的气么……”

  “不知前辈与我宗十七娘是……”方圆居士试探着问道,随后急忙解释起来:“前辈莫要见怪,当下是我雪灵府多事之秋,总要问个明白的。”

  “你们在盘问我?”叶信的脸色沉了下去,随后喝道:“让十七娘出来见我!”

  “宗主现在并不在雪灵府。”小诚居士说道:“否则知道前辈来访,早就出来迎接了。”

  “不在?”叶信顿了顿:“去了哪里?什么时候能回来?”

  “去了香河。”方圆居士说道:“应该……至少也要两三天。”

  叶信默然无语,良久长长叹了一口气:“这就是缘分吧……我有约马上要去红霞之地,恐怕是没机会了,等她回来之后你们告诉她,再一个百年,我也许还会来找她一次,只是也许,呵呵呵呵……也罢也罢,随缘而聚、缘尽而散,聚时尽其在我,散时尽其在人,既是相逢,既是相识,有恩便无怨,有爱便无恨,得与失、聚与散,皆存随缘之,心求心之所安……“

  叶信这番胡诌颇有高人风采,那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好像听懂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听懂,呆呆的看着叶信。

  叶信轻轻一甩袍袖,转过身,向着雪原的另一方走去,口中哼着一不知名的曲子,那姿态、那风范分明在阐释着一诗,我轻轻的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挥一挥袍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见叶信要走,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当时就急了,他们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位神秘的前辈肯定是灵十七娘的一份大机缘,出手便是百颗伪丹还有上界玉简,就是最有力的的证明,如果错过了,让灵十七娘再等一个百年么?等灵十七娘回来,知道这一切,会陷入怎样的懊悔悲痛之中?

  “前辈等一下!”方圆居士急忙叫道。

  “怎么,你们还有事?”叶信回过头。

  “我宗门有一面灵镜,可以直接找到宗主。”方圆居士说道:“前辈不妨进雪灵府小坐片刻,有什么话可以直接告诉宗主的。”

  “哦?”叶信显得有些意动。

  “不过开启法阵要费一些力气,应该需要一个时辰。”小诚居士说道:“不过前辈已经来了雪灵府,怎么也不差那一个时辰。”

  “是啊是啊。”方圆居士让在一边:“前辈,请!”

  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亲自迎出来,一方面是因为叶信来头极大,与灵十七娘是旧时,另一方面也是想亲自询问一番,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再做决定,但叶信非常擅长控制节奏,悄无声息的把控主动权,一番交谈之后,现在叶信到底与灵十七娘是什么关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定想方设法把叶信留在雪灵府。

  既然要留住叶信,总不能让叶信在雪灵府的山门外等着,岂有关门留客的道理?!

  “如此……看来我和十七娘的缘分还没有尽。”叶信显得很洒脱:“走吧,我倒是很好奇呢,不知道十七娘这百年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

  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一左一右,跟在叶信身后,向着雪灵府走去,叶信一边走一边用神念扫视着,茫茫雪原下,隐藏着无数丝丝缕缕的元力波动,这雪原看起来很安静、祥和,其中却蕴藏着无尽杀机,他的决定是正确的,绕开麻烦,直取要害,只要逼得灵十七娘全力回援,他的目的就已达成了一半。

  坚不可摧的堡垒,通常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前辈法号天鹤,莫非与我宗主的神鹤有些渊源?”方圆居士陪着小心问道。

  “神鹤?一只扁毛畜生罢了。”叶信淡淡说道,他是从山炮那里打听到灵十七娘养了一只很厉害的灵鹤,所以才起名叫天鹤,就是为了真真假假的糊弄人,引起雪灵府修士不停的猜想。

  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见叶信有些淡漠,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话题,也因为自惭形秽,不敢与这种前辈高人套近乎,只得保持沉默。

  在远方看,雪灵府好像就那么大,等真正走进去,才会知道雪灵府内藏无尽的幽深,外面只能看到表象,其实偌大一座山,已经差不多被挖空了。

  叶信没有动用身法,一边走一边观赏着景色,其实他是要记住这种建筑的用途、位置,而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也只能在后面跟着。

  直到跨进一条雪梯,叶信想慢也慢不下来了,靠着法阵的催动,走进雪梯的人以非常快的度向着山巅滑行,风驰电挚,只用了十几息的时间,便已到了山顶的大殿前。

  就在这时,殿内传出了嘹亮而又清脆的鸣叫声,接着一只足有十余米高的巨鹤从大殿中走了出来,歪着头看向叶信。

  那只巨鹤散出犹如实质的威压,而且是针对叶信,显然充满了敌意。

  叶信上下扫视着,那只巨鹤看起来非常神俊,通体雪白,唯有鸟喙和长脚是金色的,长长的鸟喙犹如一柄利剑,散着锐光,山炮说过,这只巨鹤的战力差不多等同于一个大乘境初阶的修士,很难缠。

  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急忙迎上去,连连摆手:“神鹤,莫要胡闹,这是我雪灵府的贵客!”

  说完,他们两个又转过身,观察着叶信的脸色。

  “你这畜生忘性真大,看来应该给你点小苦头尝一尝了。”叶信嘴角微微上翘,接着他骤然开始释放出自己的气息。

  等一会动手,这只巨鹤亦是一个大麻烦,莫不如现在就吓住它,叶信要做的,是把气息膨胀到将要动圣诀的那一刻之前,引天地变色。

  叶信的圣裁虽然威力强横无匹,能完成越阶秒杀,但受到他境界的限制,需要一段时间来积聚力量,这让叶信很苦闷,敌人不可能傻傻的等在那里,让他把气息释放到极致,所以圣裁的实战性被大打折扣,不过,用来吓唬人是绰绰有余了。

  “前辈?前辈!!”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见叶信突然准备动手,都已经惊呆了,随后又注意到叶信散出的元力波动只保持在小乘境左右,回想叶信刚才的话,他们略有些心安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