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七三章 对手原来是他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这孽畜还是不知死活进退么?”叶信冷冷的说道,紧接着,他散出的气息再次攀升,这片寒风呼啸的天地突然开始颤抖起来,云层甚至出现了一道道肉眼可以看清的剧烈波动。2

  如果叶信不控制自己的气息,那么在那一刻,圣裁就必须要出手了!

  圣诀代表着证道世的最高力量,虽然此刻的叶信还差得很远,但圣诀所产生的威压是做不得假的,那只巨鹤出惊恐的鸣叫声,因为它清清楚楚感应到了死亡将至,终于不敢再与叶信对峙,身形陡然缩回到大殿中。

  叶信当然不会真正出手,释放圣诀之后他将短时间内陷入虚脱状态,不但会露出马脚,还会给自己带来致命威胁。

  巨鹤缩了回去,叶信也散去了自己的气息,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的脸色依然显得有些僵硬,他们想笑,却又无法立即忘记刚才的恐怖压力,到了此刻,他们对叶信的高人身份是尽信无疑了,圣诀啊……这是传说中的圣诀!灵十七娘能与这等大能相识,看来雪灵府崛起有望了!

  “走吧。”叶信淡淡说道。

  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如梦初醒,点头哈腰的应是,继续引着叶信向前走去。

  时间不大,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带着叶信走入山腹中的一座大殿内,这里应该是灵十七娘的寝宫,宫内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浓浓的芳香,行走的都是侍女,不见男性仆从,而且可能因为第一次看到有陌生男子走进来,遇到的侍女总会用惊愕的目光盯着叶信,只是有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在,她们不敢胡乱上前阻拦。

  大殿西侧有一座偏殿,这里就是灵十七娘闭关修炼的地方了,整座殿里一尘不染,而且没有任何摆设,显得空荡荡的,只是在大殿的正后方,竖着一面直径在十余米左右的圆镜。

  “前辈随便看看,稍等片刻。”方圆居士说道,随后他向小诚居士使了个眼色,他们并肩走到了圆镜前。

  灵十七娘开启这个法阵需要耗费多大力气,叶信不知道,但能看得出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显得很疲惫,足足用了两个多小时,他们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圆镜才绽放出一道如薄膜状的光芒,接着圆镜中心出现了一道极亮、极细小的点,光点在缓缓扩大,而光点中闪现出了另外一片天地。

  紧接着,一个脸上蒙着面纱的女子出现在那片天地中,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能听得到她的声音中充满惊疑:“方圆长老,雪灵府出了什么事?!”

  “禀宗主,有一位前辈来访,是您的旧时,他要见一见您。”方圆居士说道,随后他让在一边。

  “前辈?旧时?”那蒙着面纱的女子就是灵十七娘了,她略微顿了片刻,应该是在观察叶信,随后又说道:“阁下是……”

  “弹指一挥间,便是百年光阴,修行路茫茫,不知能走几声弹指……”叶信长长叹了一口气:“十七娘,可还安好?!”

  “阁下见过我?”灵十七娘问道。

  “看来你还在生我的气。”叶信微笑摇头,普通人看到正主,早就图穷匕见了,因为再演下去也毫无意义,不过叶信刚才感觉有些不对,好似错过了什么应该注意的事情或者信息,他一边争取拖延时间,一边努力思索。

  方圆居士有些急了,他抢到圆镜前,拿出了叶信的礼物:“宗主,前辈送了宗主两件礼物,匣子里是百颗伪丹,这是上界玉简。”方圆居士拼命向镜中的灵十七娘使眼色,那意思是说,我的宗主啊,你可不要再耍性子了,这是你天大的机缘!

  “上界玉简?!”灵十七娘的脸虽然被蒙在面纱中,但陡然提升的声音证明了她的惊骇。

  “是啊是啊。”小诚居士连声说道:“宗主,您在仔细看一看,肯定认得这位前辈的。”

  此刻,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他明白什么地方不正常了,正殿与这偏殿中,都流动着一种浓浓的香气,走上修行路的女子,都不会这种浓厚的俗香,他想起了当年刚刚走进天罪营时遇到的鬼十三,鬼十三一直被人用来养毒炼毒,筋骨中、血液里到处都是各种异毒,他的身体总会散出一种挥之不去的气味,很难闻,两人相识一年后,这种情况随着鬼十三的控毒之术日趋成熟而好转,所以那时候鬼十三总会去偷真真的香水,把自己的身体涂得到处都是,以遮蔽那种难闻的气味。

  连自己的闭关之地也要洒满俗不可耐的香料,看来那灵十七娘也有相似的毛病,不过,这种信息是无足轻重的,该出手了。

  叶信缓步向圆镜走去,同时漫声说道:“十七娘,你在仔细看一看,如果说还是不认得我,那就是逼着我走了。”

  这句话说完,叶信已走到了镜台上,正与灵十七娘相对,接着,他突然现圆镜下方的木框内,摆放着一整排小瓷瓶,其中一个小瓷瓶散出莹莹的绿光,绿光在闪烁,似乎拥有自己的生机。

  看到那小瓷瓶,叶信脸色大变,似乎瞬间已忘却了所有,呆呆的看着那个小瓷瓶。

  “混账!你在看什么?!”圆镜中的灵十七娘陡然出尖叫声,似乎自己最大的**被人撞破,恼怒到了极点。

  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都吓了一跳,在他们记忆中,灵十七娘从没如此失态过,这种莫名其妙又无法理解的尖叫,反而更确定了他们的判断,灵十七娘肯定认得这位前辈,现在不过是在脾气而已。

  “你们出去,我有话要单独与十七娘说。”叶信缓缓说道。

  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有他们在,十七娘才断然否认的,如果他们猜得没错,他们应该算是外人,外人都走了,只剩两个人,才有可能放下前嫌、坦开心扉。

  “是,前辈。”方圆居士陪笑道,接着伸手要去拽小诚居士的袖子。

  小诚居士给他回了个暧昧的眼色,随后笑吟吟转过身,向着殿外走去。

  “你们两个去做什么?回来!给我……”灵十七娘急了。

  “他们两个不会听你的,至少现在不会。”叶信截断了灵十七娘的话:“你们放心,我会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的,如果十七娘找你们麻烦,我给你们做主。”

  “他是敌非友!你们两个疯了?!”灵十七娘怒吼道:“回来,给我把他抓起来!”

  方圆居士心中暗道,我们两个疯了才会去抓一位掌控了圣诀的大能!再说了你们儿女之间的事情,不要拖累别人,我们帮谁都是错的!

  “你给我闭嘴!”叶信也是勃然大怒:“信不信我把你这雪灵府变成废墟?!”

  小诚居士咧了咧嘴,灵十七娘一向独断专行,他从没见过有谁敢这么吼灵气师娘,前辈高人的脾气果然厉害。

  这就是心理战的好处,在心理上,叶信已经完胜了,如果他从雪原外大摇大摆的过来,指着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的鼻子说,马上让开,否则就把雪灵府变成废墟,那么就算叶信的实力比现在还要厉害得多,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也会死战到最后一刻。

  此刻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会逃也似的往外走,正因为他们相信叶信是自己人,而且身份辈分都很高,他们但凡有一丁点理智,就不会去触犯叶信。

  “你……你你你……”灵十七娘气得几乎要晕厥过去,她搞不清楚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被惯了什么药,居然会服从叶信的话。

  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已经走到了殿外,还很乖巧的关上了殿门,这偏殿本就是灵气师娘闭关修炼的地方,殿门一旦关闭,法阵便会自运转,内外隔绝,任何声音、光线都传不出去,也透不进来。

  叶信俯身抓起了那个散着莹莹绿光的小瓷瓶,他面带微笑,因为笑容确实是由心而,所以他笑得非常温暖。

  叶信用指尖轻轻抚摸着小瓷瓶,良久,长松了一口气:“我就奇怪么……如果你灵十七娘真的有这种城府、见识,区区长青古城和香河早就被你斗败了,又岂会等到今天?!”

  镜中的灵十七娘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信打开了瓶塞,一种难闻的气息立即从瓷瓶内挥出来,那灵十七娘顿了顿,再次出惊愕的声音:“你……找死?!”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的毒是伤不到我的。”叶信微笑着说道:“你在你身边么?让他来见我。”

  那灵十七娘沉默片刻:“原来你在找十三先生?很不巧,他三天前离开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叶信一愣,急忙问道。

  “他……不会回来了。”灵十七娘的声音中莫名多出了一缕酸涩之意。

  “怎么会……”叶信很吃惊也很失望:”他去了什么地方?“

  “十三先生神龙见不见尾,我哪里有资格问……”灵十七娘长吸一口气:“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针对我雪灵府?!”

  “他不回来,那你给我马上回来!”叶信沉声说道:“记住,从现在开始,每过三十息,我就杀掉一个雪灵府的人,如果拖过了一天,你等着看雪灵府化作废墟吧!”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