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七四章 大哥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其实叶信只是在吓唬那灵十七娘,他无意在雪灵府大开杀戒了,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既然鬼十三与雪灵府有一些关系,他总要照拂一二的。2

  怪不得雪灵府的动作会如此犀利,欲擒故纵、借力打力这一套玩得炉火纯青,如果不是他适逢其会,察觉到里面的阴谋,估计长青古城和香河都会翻船。

  不过,鬼十三并没有等到战事结束就离开,不外有两种原因,一种是确实有急事,必须马上离开,另外一种是与灵十七娘的关系并不算深厚,所以只是大概指点一番,并不关心灵十七娘最后是胜还是败。

  应该是孩童时遭受过非人的经历,鬼十三的心性是很冷漠的,很难结交朋友,但反过来说,如果能被鬼十三当成朋友,一旦遭遇危难,就算前方有刀山火海,鬼十三也会闯过来相助。

  而叶信最想找到的人,一个是鬼十三,一个是真真。

  叶信关闭了法阵,任由灵十七娘在那一边咆哮,修行界有一条不成文的共识,保障自己的意义远大于在外收割利益,东山再起说起来容易,实际做起来是几乎不可能的,抢得再多,自己的根被毁了,雪灵府将变成一盘散沙,所以,灵十七娘一定会放弃计划,立即返回来的。

  左右要等人,闲着无事,叶信走到殿外,与等在外面的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聊了起来,话题自然是围绕着灵十七娘的,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误以为叶信是在关心灵十七娘,心中更感欣慰,只要不涉及到雪灵府的秘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过了几个小时,叶信便把灵十七娘从二十多岁成名开始一直到现在的事情,都了解得差不多了。

  待到第二天正午,远方传来剧烈的元力波动,云层出现了明显的震荡,一艘证道飞舟划开云层,快向这边掠来。

  一直在陪着叶信的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露出欣喜之色:“前辈,宗主回来了!”

  “我到偏殿里等她。”叶信站起身:“等她下来,告诉她自己进来见我。”

  “明白明白。”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连连点头。

  叶信缓步走进了偏殿,时间不大,雪灵府的证道飞舟已接近了山巅,灵十七娘不等证道飞舟落稳,便从船舷跳出来,看到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笑着从山洞中走出来,她的神色有些愕然,随后急忙问道:“你们怎么样?”

  “我们?”方圆居士愣了愣:“我们都很好,一直在陪前辈聊天呢。”

  “他没有害你们?”灵十七娘明知自己问的是废话,但还是忍不住开口。

  “前辈怎么会害我们?我们可是一直陪着小心呢。”小诚居士说道。

  “其他人呢?出了什么事?”灵十七娘喝道。

  “没什么事啊,一切照常。”方圆居士更摸不着头脑了:“宗主,出了什么事?”

  “算他聪明!如果真敢害了我宗修士,我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了!”见叶信没有下毒手,灵十七娘长长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想起了什么:“那个混账在哪里?!”

  “前辈在偏殿等您。”小诚居士露出苦笑:“前辈让宗主一个人去见他。”

  “都跟我来!”灵十七娘出吼声:“给我把偏殿围住,待我令,大家一起动手!”

  “使不得!宗主!使不得啊!”方圆居士大惊失色:“宗主心中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可以与前辈慢慢说,千万不可这般冲动!”

  “宗主,前辈是不会伤你的,但我宗修士该如何自处?!”小诚居士叫道:“前辈可是淬炼出圣诀的大能!宗主啊,您没现护山神鹤没有出来迎接您么?就是因为护山神鹤对前辈无礼,前辈怒,差一点释放出圣诀,把护山神鹤吓得躲在大殿里不敢出来了,我过去看过几次,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呢。”

  “你说什么?圣诀?”灵十七娘的身体变得僵硬了。

  方圆居士和小诚居士在那里拼命点头。

  灵十七娘愣怔了良久:”他让我一个人去见他?!“

  “是啊,应该是有些话不方便当着我们的面说。”方圆居士回道。

  灵十七娘沉吟了一下:“你们都跟我过去,把偏殿围住,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记住,决不能让他逃脱,一旦有异动,都给我全力出手!”

  从证道飞舟上下来的雪灵府修士们齐声应是,方圆居士却领会错了,他苦笑道:“宗主,前辈一直在等你回来,原本就不会走的,如果前辈要走,我们也挡不住。”

  “你们懂个屁!”灵十七娘忍不可忍的叫道,她气不打一处来,已是出口成脏了。

  “宗主,这是前辈给你的礼物。”小诚居士急忙把小匣子和玉简拿了出来,捧给灵十七娘:“宗主,前辈心里还是有您的,这可是上界玉简啊!”

  灵十七娘只感觉自己的胸膛都要炸开了,但此刻她急于见到叶信,搞清楚叶信的目的和用意,无暇分心,连玉简都没有心情查看,甩手把小匣子和玉简抢过来,大步向着偏殿的方向走去,而那些从证道飞舟上下来的修士蜂拥而上,冲进山洞,不过,看到证道飞舟,匆匆赶过来迎接灵十七娘的雪灵府修士们都没有动。

  叶信来拜山的事情已经在雪灵府内传开了,不知演绎出了多少个版本,有猜是情侣的,有猜是兄妹的,他们才不想参与到这种事情之中去。

  片刻间,灵十七娘已带领雪灵府的修士围住了偏殿,她自己走到偏殿的大门前,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先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一路拼死拼活的刚回来,脑海中不停幻想着雪灵府中生的惨剧,她心里肯定挤压着火气,而且在刚刚踏上山巅时,就像火山一般爆了,等到了偏殿前,她已变得冷静了许多。

  至少,叶信并没有伤害雪灵府的修士,如果叶信对雪灵府怀有敌意,做为一个掌握着圣诀的大能,在一天的时间里能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虽然灵十七娘对圣诀是半信半疑的,但叶信没有做别的手脚,一直在等她回来,这是事实。

  差不多有十几息的时间,灵十七娘终于缓缓推开了偏殿的大门,走了进去,而叶信就盘坐在圆镜下方,见偏殿的大门被推开,他的视线转过来,静静的看着灵十七娘。

  灵十七娘犹豫了一下,随后又把偏殿的大门关上了,随后缓缓走上前:“你到底是什么人?!”

  “十三去了哪里?你真的不知道?”叶信不答反问。

  “我问你到底是什么人?!”灵十七娘的声音转为阴狠。

  叶信笑了笑,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强势惯了的女人,如果就此纠结下去,恐怕是没办法继续谈了,他应该稍退半步:“我姓叶,叫叶信。”

  “你……是叶大哥?”灵十七娘脱口而出。

  “这声大哥可不敢当,我今年尚不到三十,从年龄上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前辈。”叶信淡淡说道:“不过,老十三能把我的名字告诉你,显然是对你很信任的。”

  “我和十三先生平辈结交,你是他的大哥,我理应叫你一声大哥。”灵十七娘的眼神有些散乱,叶信的来历大大出了她的预料,让她措手不及:“你说你是叶大哥?有什么证明?!”

  “我第一次听到,居然有人要我证明我是我自己。”叶信笑了:“而且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让我好生为难。”

  “此事关碍极大,你还是拿出些东西吧证明自己吧。”灵十七娘缓缓说道:“你的刀呢?不会丢了吧?!”

  叶信探手亮出而来杀神刀,用指尖在刀锋上轻轻一弹,一股无形的煞气陡然从刀锋处弥散开,让这殿中的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

  “这样……你总该相信我了吧?”叶信说道:“叶某名不见经传,谁会冒领我的姓名呢?何况是我先说的,这应该是你和十三的秘密,别人怎么可能知道?”

  灵十七娘沉吟良久,脸色突然转缓,她想通透了,叶信说得没错,这确实是她与十三先生的私事,别人不可能了解,自然也不存在有人冒领叶信的身份。

  下一刻,灵十七娘向叶信深施一礼,朗声说道:“叶大哥,是小妹心绪急躁,多有冒犯,还请叶大哥见谅。”

  叶信顿了顿,他之所以咬定什么百年之约,正因为灵十七娘已在修行路上熬了百余年,居然一口一声大哥的叫他,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我刚才还以为方圆长老和小诚长老在乱说,既然是叶大哥,那么圣诀也是真的了。”灵十七娘又施了一礼:“我家护山神鹤秉性刚硬,应该是冲撞了叶大哥的神威,才惹得叶大哥出手教训它,我替护山神鹤向叶大哥赔礼了!”

  “十七娘不必这般客气。”叶信笑道:“不知道十七娘是怎么与十三结识的?能不能和我说一说?”

  “此事说来话来……”灵十七娘长长叹了口气。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