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七六章 得意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召下自己的证道飞舟,让鲁药师和月到香河去一趟,告诉山炮立即转道去火乡,既然冥火掌尊到了长青古城,那么火乡是不设防的,山炮必能获全功。

  灵十七娘在一边听到叶信的安排,心中肯定大有不满,或许是因为与鬼十三的交情,或许是因为忌惮鬼十三要不然忌惮叶信,并没有出言反对。

  在叶信看来,火乡与雪灵府是不一样的,有鬼十三这层关系,山炮自然不会对雪灵府赶尽杀绝,之前种种只能算是误会,轻轻放下即可,如果长青古城怀有芥蒂,也没办法说什么,他们一定要对雪灵府下手,那么香河反而有可能与雪灵府联手,长青古城的局势就要非常被动了,那姜镇业应该能看得出其中的利害。

  火乡不能留,他能吓得住长青古城,管得住山炮,说得服灵十七娘,火乡的冥火掌尊却未必给他叶信面子,再反过来说,灵十七娘之前已经到了香河,冥火掌尊也必然已在长青古城肆虐,他一定要留下火乡,会让长青古城心生怨恨。

  为了保护一个隐患,让事实上的盟友离心离德,这种生意绝对做不得。

  这片龙兴之地安静了很久,突然之间风云涌动,城头变幻大王旗,叶信只是一个外人,却能做到四两拨千斤,掌握了主控权,让情势的发展按照他的思路走。

  转眼过了月余,各地的硝烟逐渐平静了,雪灵府、香河、火乡、长青古城、银汉府五大宗已去其二,银汉府原本是在雪灵府的支援下才挡住了姜镇业,谁知姜镇业又卷土重来,而雪灵府居然在背后插了狠狠银汉府一刀,数千年基业瞬间土崩瓦解。而火乡的修士近乎倾巢而出,山炮不费吹灰之力便占了火乡之地,随后又按照叶信的命令率领玄妖殿修士北上,与长青古城夹击溃败的冥火掌尊,雪灵府修士也出面助战,三面围攻,已成丧家之犬的冥火掌尊毫无抵抗之力,被山炮斩杀。

  从战果分析,山炮的玄妖殿收获最大,天帝城那点东西不用说了,实力的增长短期看不出来,不过地盘增加了一倍,资源也增加了近乎一倍;长青古城的修士损失最大,姜镇业赶回去时,长青古城的山门已被拼死进攻的火乡攻破,战火波及到内城,守护长青古城的修士损失颇重,最后虽然赢了,但只能算是一场惨胜。

  至于雪灵府,尽管没什么损失,但收获亦不大,与长青古城平分银汉府之地,平分资源,这与鬼十三既定计划的结果相差甚远,如果叶信没出现,雪灵府现在已成了龙兴之地唯一的主宰,被歼灭的应该是长青古城和香河,然后损失惨重的银汉府和火乡成为雪灵府的附庸,只可惜叶信只手翻天,彻底扭转了整个局势。

  其实姜镇业和灵十七娘多多少少都想到了,虽然不清楚叶信究竟做了什么,也虽然这种结果是局势使然,但叶信肯定偏了心,让玄妖殿以最小的代价收获最大的成果,不过他们亦不好说什么,玄妖殿殿主是叶信的旧部,换成他们,也要尽心尽力为玄妖殿谋划。

  两个月之后,银汉府与火乡的余孽也被追杀殆尽,剩下的逃出了龙兴之地,估计以后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三家修士聚集在雪灵府,商谈未来的布局与走向,说白了,就是重新制定规则,一方面要巩固自己的既得利益,更要巩固刚刚建起了同盟,另一方面还要尽可能的再争取更多的好处,这当然是雪灵府和长青古城联手与玄妖殿争,山炮拿了那么多,怎么也得吐出来一些。

  最得意的人不是叶信,亦不是山炮,而是鲁药师,当初拼着性命不要,站在叶信这一边,属于一场豪赌,鲁药师很清楚自己的状况,就算没遇到什么意外,用不了二、三十年,他就会慢慢老死,所以他不甘心,认定叶信是个罕见的强者,便坚定的要用自己的残年搏一次,死了也无所谓,重新热血激昂一次,这辈子算值了,如果赢了,就有可能为自己搏出一条生路!

  鲁药师被人视为叶信的客卿,就算是几位宗主,也要高看他几分,其他修士更要给他面子,走到哪里都能受到尊重,仅仅在半年前,对他来说几位宗主都是传说中的大存在,转眼就能并肩而行了,这种语言无法形容的激动、兴奋,甚至让鲁药师焕发出生命中的第二春,其实到现在他也没修炼过什么好的法门,叶信这段时间没精力耐心指点他,但借着雪灵府的修行之地,还有叶信送给他的伪丹,他的进境居然突飞猛进,步入证道境巅峰。

  月是叶信的亲传弟子,地位自然水涨船高,服侍叶信日常起居的事情还是由她来做,可灵十七娘拨给了她十几个侍女,专门照顾她,月一生从没有过这种经历,总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变得骄傲,能做的事情尽量自己做,不去麻烦那些侍女,这让叶信夸了她好几次,说她不忘初心,是个好苗子。

  这一天,灵十七娘让人去请姜镇业和山炮,该分赃了,如何让山炮吐出一些东西,她和姜镇业都有了自己的算计,叶信还在此处,她希望这场谈判能在友好、柔和的气氛中进行下去,不要闹出纷争。

  表面上是三宗之会,实际上是四家分赃,当下的局势是叶信决定的,那么叶信必然有自己的一份,至于山炮会给叶信多少,那是山炮自己的私事,到底如何分割要搞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叶信与灵十七娘闲聊着,时间不大,姜镇业含笑走了进来,随后是山炮和月,月虽然没有变的骄傲自满,但大家的尊重,让她变得比以前自信了许多,性格也开朗了许多,见到叶信,她笑着小跑过来,脆生生的说道:“师尊,大师兄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来的路上山炮和她聊了几句三光的事情,让她对素未谋面的三光产生了好奇心。

  “他么?呆呆的、傻傻的,不过有几分真本事。”叶信微笑道:“就算是我,也未必能胜得过他。”

  “大师兄那么厉害呀?!”月惊呆了,在她心目中,叶信是近乎神邸一般的存在,那大师兄还是个孩子啊?到现在不过十几岁了而已,居然能赢得过师尊么?!

  灵十七娘和姜镇业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下意识的要观察对方的神色变化,但姜镇业是吃亏的,灵十七娘脸上有面纱,他什么都看不到,而自己的表情变化却被灵十七娘看在眼里。

  叶信是掌握了圣诀的大修,门下首徒居然能与叶信战得旗鼓相当么?!这是一对什么样的师徒啊……一门双圣?!

  “老大,那小子有那么厉害么?”山炮有些不信:“老十三也说那小子深不可测,可我看不出他有多厉害啊?!”

  “如果连你都能看得出来,他岂不是成废物了?”叶信说道。

  “老大,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山炮叹道:“我好歹也是一殿之主了!”

  “怪我怪我,忘了山殿主的身份。”叶信一笑:“小月,还不给山殿主看座!”

  “哎!”月很痛快的应了一声,跑到旁边的座位旁,用袖子假装拍打了几下灰尘,笑吟吟的说道:“山师叔,请!”

  姜镇业心中唏嘘,叶信当着众人扫山炮的面子,而山炮又故作委屈,证明他们没把这种说笑当回事,更证明两者之间根本不会产生猜忌、疑虑,这是换命的交情!更重要的是,山炮在叶信旧部中的地位并不高,应该不在核心之列,山炮原来的实力十有**在中层,否则叶信不会那么说,至少,那位十三先生的实力就要比山炮厉害得多。

  但就是这样的人,亦能在几年之内创立玄妖殿,与心仙圣女共掌香河,那么叶信身边那些核心部下,又会是多么恐怖的强者?!

  再往深里想,能驾驭这些虎狼的叶信,又该是一个怎样的人?圣诀……只是证明了叶信的强大,但绝对不是叶信的全部。

  姜镇业想着想着,突然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不过对自己即将做出的选择,却愈发明朗清晰乃至坚定了。

  灵十七娘的想法没有姜镇业这么多,当初在摘星洞一路逃亡,每次出现根本无法抵抗的强敌,灵十七娘都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十三先生却突然变得更强,一次又一次,最后她已经麻木了,也所以,在确认叶信的身份之后,不管对叶信的决定满不满意、甘不甘心,她都全部照做。

  因为十三先生和她聊起过往时,经常对她说,自己一生只服过一个人,也只听过一个人的话,还说不管是斗智、还是斗勇,都比不过叶信,十三先生那么厉害,也要以叶信为首,这位叶大哥,绝对不是雪灵府能惹得起的。。

  a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