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七七章 蜕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大家又聊了一会,玄妖殿的心仙圣女、凰叔、长青古城的姜弘道还有雪灵府的几位居士也先后走了进来,会议就算正式开始了。

  “山殿主,在火乡那边是捞了不少吧?”灵十七娘笑着问道。

  “还好。”山炮点了点头,大大咧咧的说道:“上品元石差不多能装个几百车,各样法宝法器亦有不少,只是没有什么能入眼的。”

  “冥火掌尊的冥火旗还不入眼?”姜镇业叹道。

  “冥火旗确实是好东西,但对我没用啊。”山炮说道。

  “没用?那你把冥火旗卖给我,我有大用。”姜镇业说道。

  “好说,不过,姜城主能出多少呢?”山炮笑嘻嘻的问道。

  “七十颗伪丹,怎么样?”姜镇业试探着出了个价。

  “七十颗伪丹么……”山炮犹疑起来,眼角扫向了凰叔,随后说道:“看来姜城主在银汉府也大有收获啊,得了多少颗伪丹?”

  “银汉府虽然有不少药师,但家大业大,他们积攒下的伪丹并不多,宗内的库房都被我们搬空了,算下来也只有一百多颗伪丹。”姜镇业说道:“而且伪丹还不在我这,在十七娘手里,最后落到我手的伪丹应该有六十多颗吧,我还得从自己手里再拿出几颗伪丹,才能凑齐呢。”

  “银汉府的伪丹就在雪灵山上,姜城主什么时候要,我什么时候拿出来。”灵十七娘说道,随后她的视线转向山炮:“山殿主,你从火乡得到多少伪丹?”

  “差不多近二百颗伪丹。”山炮说道。

  灵十七娘和姜镇业都有些愣怔,火乡与银汉府不同,山炮带着玄妖殿攻占了火乡,缴获多少,完全是山炮一个人说了算,而银汉府是被长青古城与雪灵府联手攻下的,双方都有修士检点,数目做不得假。

  山炮所说的数字,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还是山殿主运气好……”姜镇业再一次叹了口气,其实还有几句话没有说,不止是运气,更因为找了一个好老大:“七十颗伪丹,这价格很公道了,山殿主意下如何?”

  凰叔在那边微微颌首,山炮突然一笑:“冥火旗不能卖。”

  “这……”姜镇业语塞了,他心中有些气恼,既然不想卖,还讨论这个话题做什么?戏耍人么?!

  “冥火旗应该由我们三家共掌。”山炮说道:“因为冥火洞是缺不了冥火旗的,没有了冥火旗的镇压,说不定哪一天冥火洞就要炸开。”

  “山殿主,我越听越煳涂了。”灵十七娘说道:“冥火洞缺不了冥火旗,这个我能明白,但冥火旗怎么就要由我们三家共掌?”

  灵十七娘的见识也不差,山炮摆明了要把便宜送给她,她反而不敢接了,天上不会莫名其妙掉馅饼,却是这种时候越要留心。

  “你们是不了解冥火洞。”山炮说道:“知道这一次我进入冥火洞,看到了什么吗?”

  那边凰叔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后发出低低的干咳声。

  在场的没有笨蛋,凰叔发出轻咳声,太过明显了,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他是试图打算山炮的话,同时也在提醒山炮,但凰叔没有别的办法,之前明明说得好好的,怎么进来之后又突然主动提起火乡之事?!

  灵十七娘和姜镇业没有理会凰叔,都在静静的盯着山炮。

  “冥火洞里遍地都是丹师,不是药师,是丹师,他们不制药,只会炼丹。”山炮说道:“我还听说,冥火掌尊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步入寂灭境了,可他的进境并没有减退,你们知道是什么东西吊住了他的元力么?”

  灵十七娘的脑子反应比较快,她只是呆了呆,便惊愕的叫道:“金丹?!”

  “猜对了。”山炮露出笑意:“而且不是一颗金丹,那些丹师说,十几年里冥火掌尊至少服下了十颗金丹!”

  “火乡的药师能淬炼出金丹?!”姜镇业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勐地站了起来。

  “火乡的修士用法阵操控冥火,淬炼丹药,偌大的冥火洞,其实就是一口以天地为鼎的丹炉啊。”山炮说道:“成千上百个丹师聚集在一起,他们相互交流经验技巧,尝试各种各样的炼丹方法,呵呵呵……如果你们也去了冥火洞,自然会明白的,他们的造诣已经不逊于你们宗门内的大药师了。”

  “他们是不是刚刚领悟到了淬炼金丹的法门?“灵十七娘突然问道。

  “没错。”山炮点头道,他明白灵十七娘为何有此一问:“第一颗金丹出世到现在,差不多已过去十个年头了,如果还能再早一些,有金丹的滋养,冥火掌尊也不会步入寂灭境,真不知道他当初拿到第一颗金丹的时候是什么滋味……”

  “晚了几年,只能断了一生执念。”灵十七娘长叹道:“想必是懊恼无比的,但金丹又是他救命的宝贝,至少能让他多挣扎一段时间。”

  “那些丹师我一个都没伤,现在还留在冥火洞里。”山炮说道:“他们的命很苦,从很小的时候,冥火掌尊便让他们修炼一种法门,这样他们才不会被冥火所伤,但在冥火洞内的时间久了,他们已再走不出来了。”

  “为什么?”姜镇业不解的问道。

  “一场细雨,便足以让他们殒命。”山炮说道:“他们现在就像火人一样,连身体里流动的血好像也已变成了火焰,不要说被雨淋,哪怕是一蓬水气扑面,他们就要遭受重创。”

  “和冥火掌尊差不多,但冥火掌尊是不怕的。”灵十七娘说道。

  “冥火掌尊怎么说也是大乘境的修士,自然能抵御水的侵袭,他们只是证道境,有很多连证道境都没能突破,根本没办法保护自己。”山炮说道。

  “山殿主,这事情……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灵十七娘突然问道。

  “玄妖殿有些人想把这个秘密永远藏起来,他们有他们的道理,可我也有我的道理。”山炮说道。

  灵十七娘和姜镇业不由自主瞥向了凰叔,他们知道那凰叔肯定就是要把秘密藏起来的人。

  “我这个人呢,以前很笨很笨,不过我知道学习,尤其是在跟着老大之后,见过了不少奇人奇事,大开眼界。”山炮说道:“我慢慢发现,原来修行界没有谁是真正的傻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比如说,我们那边有个邵雪姑娘,她说过一句话,说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我感觉她的心真狠,可后来明白,她不是狠,而是我有些蠢。”

  “那时听到沈妙姑娘和她聊天,她家的买卖做得非常大,元石、丹药、盐铁茶鸡鸭鹅狗、米面,几乎每一个行当,都有她家的店铺,其实靠着老大的威势,她家完全可以把其他店铺都挤垮的,但她家没有这么做,有些行当,她家只开了一、两店铺,目的只是为了了解其中是怎么运作的,成本分布在什么方面,利润多寡等等。”

  “所以沈妙姑娘很奇怪,问她为什么坐收的钱都不去赚,她说,如果有人想把世间所有的钱都赚到自己手里来,那是取死之道!赚得越多,死得越快。不择手段,拼命想方设法赚钱的,是最低等的行商;知道去找人合作,双赢互利,守信义,知进退,不把事情做绝,这是中等的行商;把钱看成水,想洒的时候能把钱很巧妙的洒出去,想收的时候又能把钱收得回来,这才是真正的行商。”

  山炮谈性大发,自顾自的说着,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在真正意义的大事上自己独立作出决定,在浮尘世,要服从叶信的命令,在证道世,要听取凰叔的建议,而现在,他只听自己的心声。

  “邵雪姑娘还说,盐是苦的,铁是硬的,鱼是腥的,料是辣的,水是无味的,火是伤人的,但把这些东西集中到一起,却能变成一锅美味的水煮鱼,每一种东西都能各尽其事、各尽其能,就能产生完美的变化。”

  “邵雪姑娘的话也可以放在我们身上!俗话说独木不成林,如果我把这个秘密藏起来,没错,我玄妖殿将如虎添翼,以后我可以在修行路上大步向前走了。”

  “可如果我们三家共同掌握这个秘密呢?你们长青古城和雪灵府有那么多药院,听说还有百年光景的四神草,按照冥火洞以前的惯例,冥火掌尊大概每一年能得到一颗金丹,我们联手,每年能得到多少?“

  “我一个人,是往前走,加上你们,我或许就可以往前跑了,甚至……我可以飞!”说到最后一个‘飞’字时,山炮很用力,喷出了很多唾沫星子,但在场的人,没有谁认为山炮可笑。

  姜镇业的脸色变幻不定,灵十七娘的面纱在微微颤抖着,而心仙圣女双瞳神光奕奕,里面流露着化不开的浓情。

  “既然我认为自己有可能飞起来,为什么还要走?就因为没办法控制心中独占的贪念么?嘿嘿……眼界要放开一些、放大一些!”山炮发出怪笑声。(。。)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