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七八章 投桃报李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山炮说完之后,厅中一边安静,片刻,姜镇业缓缓站起身,向着山炮施了一礼,随后轻叹道:“想不到山殿主胸襟如此磊落,是姜某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里向山殿主赔罪了。2”

  “果真是名门出高士!”灵十七娘也出叹息声:“前有十三先生,后有山殿主,都是绝代俊杰,十七娘佩服佩服!”

  事实上姜镇业和灵十七娘都是胸有城府的修士,已经不可能被什么感动了,但山炮抛出的利益太大,大得让他们根本无法拒绝!

  别说山炮这番话出自肺腑,就算其中隐瞒着阴谋,他们也会象将要饿死的鱼儿一样,明知是鱼饵,只能把鱼饵吞下去了。

  听闻那冥火掌尊竟然靠着金丹吊住元气,他们甚至想把冥火掌尊的尸体拽过来,然后开膛破肚!这不是暴殄天物么?!如果冥火掌尊可以继续修炼,事情还好说,这是冥火掌尊自己的运气,他们只有眼馋的份,但冥火掌尊既然已步入寂灭境,还吃什么金丹?!

  金丹对他们大乘境的修士是至关重要的,没有证道丹便很难步入证道境,没有伪丹便很难步入小乘境,没有金丹,他们的修行或许就要驻步于此了。

  “好说好说。”山炮笑得有几分得意:“我只是想做一场宴席,可一个人是做不来的。”

  “山殿主高风亮节,我们也不能弱了,至少不能厚着脸皮占山殿主的便宜。”灵十七娘说道:“姜城主,你想怎么样弥补山殿主呢?”

  “只要大家能同心协力就好了。”山炮摆手道:“这种虚套是用不着的,用不着用不着……”

  姜镇业略微沉吟了一下:“我们长青古城有两艘证道飞舟,玄妖殿好像还没有吧?那我就把一艘证道飞舟送给山殿主了,如何?”

  “用不着用不着……”山炮本来还在摆手,接着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什么?!”

  香河的修士去参加天元大会,需要心仙圣女的法宝霓裳,每一次往来,都把心仙圣女累得半死,山炮看在眼里、疼在心底,最后还把主意打到了天瑞院头上,虽然天瑞院的证道飞舟又小又简陋,但总归是能飞的,可以应付一段时间。

  突然听到姜镇业要送他一艘证道飞舟,山炮没办法再维持自己的高人形象了,摆动的双手也僵停在空中,收回来吧,有些尴尬,不收回来,又担心姜镇业改口。

  “姜城主好魄力!”灵十七娘击掌笑道。

  “不知道你们雪灵府又能拿出什么呢?”姜镇业看向了灵十七娘,那意思很明显,我们长青古城可是大出血了,你的雪灵府总不能白占便宜吧?!

  “雪灵府的家底可不如你们长青古城,证道飞舟只有一艘,别的……估计山殿主也不稀罕。”灵十七娘笑着说道:“不过,我几年前在摘星洞历练,倒是略有所得,搞到了一批天净沙,我看山殿主这柄战斧略有些粗鄙,配不上山殿主的雄威,如果用天净沙好好淬炼淬炼,肯定大有改观。”

  “十七娘,你这就不对了!”姜镇业皱起眉:“谁家会缺天净沙?你这是糊弄山殿主啊!”

  “我这些天净沙都是玄阶的,而且数量不少,差不多能拿出两升。”灵十七娘说道。

  “两升?玄阶天净沙?”姜镇业动容了:“你从哪里得到了这么多玄阶法宝?!”

  天净沙是熔解法宝得到的,修士会把自己再也用不到或者是无法启动的法宝淬炼成天净沙,再用天净沙去淬炼自己的本命法宝,这样虽然有两次损失,但总好过把法宝白白放在那里,而且决定自身战力高低的主要因素是境界、法门与本命法宝,三种都要并驾齐驱,象山炮那样就是本命法宝已跟不上他的进境了,很难完全释放出自己的力量,必须要用天净沙强化本命法宝。

  圆满境、大乘境修士的本命法宝大都是玄阶的,再往上就是圣阶法宝了,通常情况下,想搞到两升玄阶天净沙,代表着灵十七娘至少击杀了三十个大乘境的修士,并且把他们的法宝全部熔解掉。

  比较价值,两升玄阶天净沙和一艘正规的证道飞舟差不多。

  “是我的一位朋友送给我的。”灵十七娘说道。

  “我怎么……没有这样的朋友……”姜镇业用近乎呻吟的口气说道。

  坐在一边的凰叔完全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个这个……”山炮在挠头,接受不接受呢?他有些犹豫不决。

  “十七娘和姜城主一片赤诚,你就收下吧。”叶信突然开了口:“何况既然是盟友,就要互通有无。”

  “好。”山炮长吸一口气:“那我就谢谢十七娘和姜城主了。”

  “山殿主莫要见外。”姜镇业和灵十七娘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件事定下来,厅中的气氛显得更加友好了,原本是要分割战利品,谁知现在却已经为未来定下了规则。

  以前只是共同攻击敌人,但这件事达成,意味着以后三个宗门要共同展。

  论操作难度,共同展要比共同战斗复杂得多,共同战斗不代表把自己的背后让给盟友,依然可以保持高度警惕,譬如姜镇业进击不利,立即开始怀疑山炮的真实用意,十万火急的赶回天帝城。

  想共同展,必须付出相当的信任,敞开自己的怀抱,如果还是彼此牵制、警惕,那就没办法展了,不如分开自己干自己的。

  后面的交涉变得非常轻松,姜镇业与灵十七娘原本是想和山炮争一争的,但在可以持续供应金丹的冥火洞面前,再争夺那些小利就毫无意义了。

  转眼过了一个多小时,战利品的分割也差不多了,山炮站起身:“大家歇一歇吧,明天再商量也不晚,老大,出去转一转?”

  “好。”叶信站起身。

  姜镇业和灵十七娘等人知道山炮是有话要和叶信说,自然不会反对。

  片刻,叶信与山炮先后走上一条冰雪小径,山炮突然说道:“老大,你猜得没错,那个叫清瞳的小妞确实要偷偷离开白虎山,让我拦下来的,不过她好像有些不情愿,现在人就在后边,你什么时候见?”

  “她的事不重要。”叶信说道:“你找我不会只说这个吧?”

  “嘿嘿……我就知道瞒不过你。”山炮顿了顿,他眉宇间依然残留着激越之色,随后试探着开口说道:“老大,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这是山炮第一次在大事上独立做主,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和想法走,拒绝其他干扰,虽然结果是皆大欢喜的,但他深知自己的眼界没有叶信那么广,看事情的角度也没有叶信那么深,所以要亲耳听到叶信的评价,他才能放心。

  “很好。”叶信露出微笑,随后又补了一句:“是非常非常好。”

  “呼……”山炮长长吐出一口气,整个人都好似缩小了一圈。

  “山炮,你这几年变化不小啊。”叶信说道。

  “其实……这些事情我原来只是在自己心里想一想,盘算盘算,从来没有说出来的,我怕自己犯错。”山炮苦笑道:“这一次没忍住,实在是因为太厌烦了。”

  “厌烦?厌烦什么?”叶信不解的问道。

  “我厌烦他那种老谋深算的样子。”山炮咬了咬牙:“开始我还想再忍忍的,结果又看到他在那边闭着眼睛,慢慢摇头,我的脑子一下子炸开了,这一次就不听他的,按照我自己想的做!”

  “为什么这样厌烦他?”叶信更不解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山炮露出迟疑之色:“按理说,他对我极好了,教给我玄凤诀,在各种事情都替我打算、替我分忧,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而且……我和他是有缘的,老大,我们在进证道世的时候,大家不是都被打散了么?可我偏偏和他落在了一起,当时我想,这可能是上天让我们相互扶持的,他又对我这么好,那我也就拿他当自己的长辈了。”

  “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因为他管得太多?”叶信问道。

  “也不是吧?”山炮再次显得迟疑了:“表面上我是玄妖殿的殿主,实际上大小事情一直是他在忙,我只要点头摇头就好,而且我感觉没什么,加上不喜欢管那些杂事,这样我还乐得轻松呢。”

  “可总会有原因的。”叶信说道。

  “怎么说呢……不是他管得太多,而是……他要控制我。”山炮终于抓准了自己的感觉:“几年了,我就想一个牵线木偶一样,遇到事情,总要去看他的脸色,当然,他懂得比我多,阅历比我深,但有些事情,我还是想自己做主的,就比如说今天。”

  “最关键的是,他好像不喜欢看到你。”山炮又道:“在天帝城,我看到你走出来了,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可他呢?有那么短短的时间里,我感觉他很担忧,好像……既然你出世了,那他就再难完全控制住我了,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