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八一章 悬顶之剑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果然,在灵十七娘走后不到二十息的时间,姜镇业便已出现在了门口,他进门之后先是向叶信深施一礼,以表达自己的感激。

  身为修士,本来是不应该惧怕去外历练的,但宝庄的情况与其他地方不一样,以他大乘境的实力,很难保全自己,风险太大,叶信愿意替他走一趟,让他心中暗自长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又感觉到很歉疚,毕竟这是长青古城的私事,现在却连累到了叶信。

  “姜城主来了,坐吧。”叶信向一边让了让。

  姜镇业坐在一边,他略微想了一下,随后从怀中取出一块黑色的木牌,递给叶信:“叶公子,这是我长青古城的供奉号牌,你到了宝庄,得说是我们长青古城的供奉,否则会出现不必要的麻烦,太清宗并不缺人手,召集各宗修士一起去宝庄,一方面是在检验各宗的才能、实力,另一方面也是想收纳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叶信问道:“什么意思?”

  “看来叶公子还不了解太清宗。”姜镇业说道:“太清宗崇尚无为、自然之道,虽然他们的势力范围有二十余地之广,但从不干涉各宗的家事,不管我们是要联合还是要火拼,他们只当看不到,只要我们不把手伸进他们的浮城就行,唯一能影响到我们的,就是招收外门弟子了。“

  “太清宗能看得上眼的,自然是各宗的俊杰,不过,太清宗的规矩很古怪,外门就是外门,内家就是內家,不能变来变去,而且外门弟子不过是挂了个名,实际上还是要回到各自宗门修炼,但他们可以得到太清七子的亲自指点。”

  “这对各地宗门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外门弟子的名额非常珍贵,如果叶公子以外人的身份去宝庄,会被太清宗认为是奸细的,那样我们龙兴之地就要倒霉了。”

  “太清宗的外门弟子很多么?”叶信问道。

  “以前很多,现在不多了。”姜镇业说道:“自从太清宗出手毁了龙兴星门之后,便闭关自守,阻绝往来,也不再招收外门弟子了,估计是害怕星殿的修士混入太清宗吧,到了这些年太清宗才再次放开,或许……是太清宗已经与星殿达成了和解,或许是因光明山的变化,认为星殿已经没有精力来对付他们了,七、八年前才打开了浮城之门,嗯……这一次应该是太清宗第三次召集人手去宝庄,也是第三次准备招收外门弟子。”

  “也就说,这个名额对长青古城很重要?我一定要抢到?”叶信又问道。

  “和我们长青古城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主要看叶公子的。”姜镇业说道:“如果叶公子对太清宗有些兴趣,不妨多出些力气,如果叶公子不在乎,混混日子就可以了。呵呵……我们这种小门户,太清宗怎么会看得上眼?如果他们给了我们长青古城一个名额,那也是给叶公子你的,换成别人过去,太清宗会马上把人轰出来的。”

  叶信思索起来,按照姜镇业这番话,太清宗是个崇尚自然、无为的门派,应该心性平和,很好打交道,可鬼十三又为什么与太清宗结仇?

  “这是太清宗的飞柬。”姜镇业把一块玉牌放在叶信面前:“只要叶公子用元力催动,飞柬会自己飞行,叶公子跟着飞柬走就可以了,飞柬会把叶公子带进宝庄的。”

  “明白了。”叶信顿了顿:“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情么?”

  “这一次听说太清宗会派出一位金袍客卿领队。”姜镇业说道:“还会有十几个或者几十个太清宗的年轻弟子随行,如果叶公子与他们相处得好,那没什么,万一相处不好,还望叶公子忍耐一二,不要与他们发生冲突,尤其不要冲撞了太清宗的金袍客卿,否则,遗祸无穷!”

  “算上别的宗门的修士,一共应该有多少人?”叶信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姜镇业想了想:“不过……至少在百余人左右吧,都是各方的俊才。”

  “以前的伤亡率高不高?”叶信又问道。

  “看运气。”姜镇业说道:“宝庄内的情势千变万化,还会遇到其他地方的修士,有的时候,一个人不损,还能得到不小的收获,有的时候,伤亡会很惨烈,嗯……我感觉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有太清宗的金袍客卿带队,但如果遇到星殿的修士,那就糟糕透顶了,我知道星殿与光明山的修士只要相遇,必会斗个你死我活,也就是说,肯定有一方要全队尽没的。”

  “不过,叶公子不必担心!太清宗的金袍客卿只有十几位,能坐上那个位置的,肯定是非凡之士,亦有非凡之能!而星殿往常负责带队的,都是各星门退下来的主星,太清宗这边占了优势,不怕他们。”

  “姜城主知道得不少啊?”叶信有些吃惊。

  “虽然我知道自己能力浅薄,天资愚钝,恐怕一生都要困在龙兴之地了,但对外面的事情还是很感兴趣,总会想方设法打探那些大宗门的动向,就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至少能丰富谈资,与人海阔天空闲聊时,多几分底气。”姜镇业笑道。

  “对星殿的情况我亦是了解一二的。”叶信顿了顿:“星殿应该不会干涉星门的运转!你说星殿往常负责带队的,都是各个星门退下来的主星?既然是主星……又怎么会退下来?!”

  “叶公子还年轻,所以没有这方面的忧虑。”姜镇业的笑容变成了苦笑:“天下各方大修,十成中至少有两成已步入了寂灭境,他们已没有希望,剩下的只是苦苦挣扎、静静等死,这样的修士不能继续坐在主星的位置上了,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他们肯定会竭尽所能的搜刮,甚至有可能拖垮整个星门,所以星殿每隔几年便召集各地的主星,检验他们的进境,一旦被发现他们的元脉已开始枯萎,那就必须退下去。”

  “而且星殿还有一个规矩,如果各地主星步入寂灭境之后,主动上报的,将得到星殿的帮助,可以在星殿内继续修炼,如果是被查出来的,那就要去老山了……听说那种地方与监牢无异,就是让人等死,一点生趣都没有。”

  “制定这种规矩的人,很了解人性,不过对人性的阐释有些恶毒了。”叶信轻轻叹了口气。

  叶信擅长模拟他人的心境,感受相应的情绪,这也是推断逻辑走向的好办法,所以,他一下子就能感受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剧。

  步入寂灭境,本就让修士感到绝望,却还要强迫他们主动上报,眼睁睁被立即剥夺所有的权柄和利益,从荣耀之巅堕入深渊。

  俗话说不看功劳亦要看苦劳,星殿能有这种气象,与各地星门的主星是脱不开关系的,他们必定使出浑身解数,想方设法发展星门的实力,他亦做过主星,知道主星会把自己的星堂、星门当成一个家,不遗余力的去拼,绞尽脑汁的去想,只因步入寂灭境,就被剥夺所有么?

  就像他叶信,从昏迷中清醒之后,发现除了小紫貂,什么都没了,恍若被天地抛弃了一般,那种失落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更何况,他有希望召齐旧部,重返巅峰,而那些退下的主星却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这种规则确实符合星殿的利益,但太过无情无义。

  “恶毒?”姜镇业想了想,摇头道:“只要他们乖乖听话,星殿对他们还算不错的,至少给了他们一个安稳之地,而且担心他们闲得无事做,更生愁闷,还让他们轮流带队进入宝庄,说不定能在宝庄得到什么际遇,让自己枯萎的元脉得到缓解,呵呵……这也给了他们一个念想。”

  “事实上不过是要榨光所有的剩余价值罢了。”叶信淡淡说道。

  姜镇业的视线落在山炮和灵十七娘的礼物上,他笑了笑,随后转移了话题:“叶公子愿意替姜某去宝庄,姜某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只是……长青古城比不得玄妖殿,和雪灵府也差了些,实在没什么稀罕物事,正巧我这里有一块神兵殒片,是姜某的一个朋友在宝庄中搜到的,他步入寂灭境之后,把神兵殒片交给我,希望我能保全他的家小。”

  叶信心中一动,在这些大修口中,他一次次听到了‘寂灭境’这个词,寂灭境就好似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每一个修士头上,谁都不知道达摩克利斯之剑什么时候会掉下来。

  “我以前还不知道这就是神兵殒片,曾经尝试过去炼化。”姜镇业一边说一边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瓶:“还找过一位从上宗出来的炼器大师,是那炼器大师告诉我,这是神兵殒片,只能用神念炼化,姜某无能,始终不得其门而入,留在我这里只是废物,到叶公子手里才有可能显出锋芒。”

  “哦?”叶信伸手接过了小瓷瓶。

  “我这里还有一些伪丹,还有几瓶元液。”姜镇业又道:“叶公子此去还要和太清宗的修士们结交,总不能让叶公子自掏腰包。”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