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八三章 寒酸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灵十七娘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这是她听说到过的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故事,里面虽然没有叱咤风云之类的大场面,但显得分外诡异。?网

  月的重点却不在这里,她惊讶的说道:“师尊,您……居然装死……”

  “傻丫头,那时候我比你还小,手无缚鸡之力,如果脑子再不机灵点,早就暴尸荒野了,又怎么可能活到今天?”叶信笑道。

  月的眼睛还是瞪得很大,在她眼中,叶信拥有无所不能的实力,如此强大的修士,也有那般落魄的时候么?

  “叶大哥,后来呢?”灵十七娘急匆匆的问道。

  “当我又一次看到杀神刀的时候,真把我吓坏了,甚至忘了继续装死,从地上跳起来,只想着远远逃走,离杀神刀远远的。”叶信说道:“不过,当时的战斗并没有结束,我跳起身,立即有十几个骑士看到了我,他们纵马向我这边冲了过来。”

  “呵呵……那时候的心情很绝望,我知道自己又要死了,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而且我军已经撤退,不会有谁来救我,更何况我只是个罪囚,就算看到我了,又怎么会冒着危险来帮我呢?”

  灵十七娘和月专心听着故事,清瞳的眼波突然顿了顿,‘又’要死了,难道叶信以前已经死过一次?

  叶信沉浸在回忆中,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口,严格的说,那是他新生中最危险的时刻,因为根本无法反抗,只能坐以待毙。

  “在最后一刻,我的视线落在了杀神刀上,然后冲过去抓起了杀神刀,我的念头很简单,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不过我也明白,那种全身披挂着重铠的骑士战斗力很强大,我们用几十个士兵围攻,也不是对手,我一个人无异于螳臂当车。“

  “谁知道在我抓起杀神刀的时候,现杀神刀并没有以前那么沉重了,而且,我的身体里突然生出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脑袋也变得一片空白,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呐喊着向这些骑士冲了过去,等我重新恢复意识时,那些骑士都已经死了,满地都是残破不堪的人与马的尸体。”

  “我清楚战场不是久留之地,扛着杀神刀往外跑,周围的敌兵看到我就想看到了鬼一样,拼了命的逃跑,比我跑得都快,再然后,我居然能抢到一匹战马,找到了自己的军营。”

  “从那时开始,杀神刀便一直陪着我,走到了今天,我知道杀神刀有灵性,它的重量竟然能随着我的实力提升而不断变化,从十几斤变成了几千斤,尤其是这一次用玄阶天净沙淬炼,它的重量应该已经破万了。”

  说完,叶信的视线落在地面的玉石板上,雪灵府用的玉石板都是极为坚韧的,但叶信脚下的玉石板却出现了无数条细小的裂痕,还有明显的脚印,杀神刀的重量出乎了叶信的意料,在极短的时间内,他没能控制好力道,所以才留下了痕迹。

  “叶大哥,你这法宝……简直就是上古神兵了!”灵十七娘长叹了一口气,眼中充满艳羡之色,这种际遇是绝无仅有的,至少她是第一次听说。

  ****

  淬炼过杀神刀,叶信对此行的信心更大了,他的心意隐约能与杀神刀相通,大致明白为什么会耗费这么多天净沙,其实法宝也是需要滋养的,而杀神刀沉寂得太久太久了,所以才会疯狂的不停汲取天净沙转化成的元力,现在杀神刀已经喂饱,进入了一种睡眠状态,就像修士闭关一样。

  叶信有一种预感,当他再次亮出杀神刀时,杀神刀所释放的杀伤力要比以前强大得多。

  转眼过了十几天,叶信决定动身,前往宝庄,一应流程他已了解得差不多了,与灵十七娘、姜镇业等人告辞,放出太清宗的飞柬,飞柬便化作一道流光,射向空中。

  叶信驭动证道飞舟,跟在飞柬后方,太清宗的手笔果然玄妙,当证道飞舟的度逐渐提升时,飞柬的度也会提升,当叶信感觉到有些疲惫了,准备休息时,飞柬便会停下来,悬停在那里,等待着证道飞舟再次启动。

  一路之上,清瞳不时曲意讨好月,譬如说赠给月几颗丹药,再譬如说在月修炼九霄剑诀的时候,她点出月不足的地方。

  清瞳当下的实力是远抢过月的,她之前始终保持沉默,代表着她心中有疏离,虽然在外人眼里,叶信点名要她,是她一种莫大的荣耀,但清瞳有自己的自尊心,你想让我为你效力,我就要为你效力么?开玩笑!站到哪个队伍中去,是修行路上最重要的一次抉择,选对了,将青云直上,选错了,那就堕入深渊,她以前错过一次,现在不想再错了,所以她必须要仔细观察叶信。

  现在清瞳对月曲意讨好,则代表着她的心态已生了转变,她想融入进来,先就要得到叶信身边人的好感,否则就算她的抉择是正确的,以后也会步履维艰。

  月涉世还不深,心性也偏于良善,开始的时候,她总会冷冰冰的拒绝清瞳的好意,但怒拳难打笑面人,随着清瞳一次次主动找她聊天,指点她修炼中的不足之处,对清瞳的排斥感逐渐减弱,虽然做不到真的亲如姐妹,不过面子上倒是能过得去了。

  证道世的地域可算无边无际,姜镇业那时候说,太清宗的势力影响范围达二十余地,而证道世的地域是按照府、地、域、界来划分的,其中地名、界名不变,而府名与域名则在时时变动。

  譬如说银汉府,随着汉中明的死,银汉府这个名字将逐渐被遗忘,域名也是一样,龙兴之地、红霞之地等等二十余地合在一起,被称为太清域,昭示着这是太清域的地盘。

  叶信的证道飞舟每一天都能掠过无数大川大河,差不多有万里之遥,但就算如此,在高空中已飞行了十几天,依然没有到达目的地。

  又过了七、八天,前方的飞柬突然降低高度,扎入云层之中,叶信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一边操控证道飞舟斜着穿入云层,一边告诉月和清瞳做好准备,宝庄应该快到了。

  飞柬开始向地面急降落,差不多有十几息的时间,叶信已看到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地穴,飞得越近便越吃惊,那地穴居然足有二十余里方圆,而且深不见底,从里向外弥漫着淡淡的雾气。

  叶信放慢度,同时释放出神念,在地穴周围扫动着。

  论起洞察的能力,神念自然无法与墨衍的妖眼相比,不过,这好歹是一种见机知先的手段,他对神念的依赖度已经越来越深了。

  没有现值得怀疑的地方,叶信继续驭动证道飞舟,向着地穴深处掠去。

  将近百余息的时间后,飞柬的度开始减缓,随后悬停在空中,叶信的证道飞舟缓缓靠近,接着叶信伸出手,抓住了飞柬,他的视线转向前方,在前方的巨岩后,散出了一股股强烈的元力波动,里面应该有不少人,姜镇业说应召的修士应该有百余人左右,但在叶信感应中,里面的人要多得多,至少也应该近千了。

  叶信的证道飞舟缓缓向前,绕过巨岩,前方赫然开朗,而叶信大吃一惊,这是……在开船会么?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七、八十艘悬停在空中的证道飞舟,那些证道飞舟的外形、乃至装饰都不一样,有的证道飞舟又宽又高,恍若是一艘远洋巨舰;有的证道飞舟镶金嵌玉,显出一片豪华气象;有的证道飞舟居然是圆形的,就像一顶倒翻过来草帽。

  这些证道飞舟绝对不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哪怕是只抢下来一艘,也不虚此行了!

  旋即叶信露出苦笑,这是匪气难除还是什么?为什么看到证道飞舟后第一个本能想法是抢呢?

  月和清瞳已经看傻了,月还算好一些,清瞳本以为雪灵府、长青古城与玄妖殿展现给她的,已经是大气象了,让她有些无法适应,而眼前的情景,更让她震骇。

  叶信控制着证道飞舟慢慢向前,这时,从最边上一艘方形的证道飞舟中,走出了一个年纪在二十左右的女修,她从船舱中走上甲板,先是伸了个懒腰,随后便看到了叶信等人。

  那女修有些吃惊,定定的看了片刻,随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接着转身招呼同伴,很快,从船舱中走出了五、六个年轻男女,他们都不例外,看到叶信等人之后,先是吃惊,随后便开始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师尊,他们在笑什么呀?”月大惑不解的问道。

  “别理他们。”叶信有些郁闷,轻轻吐了口气,几十个宗门的俊杰聚集在这里,算得上是修行界的一场盛会了。

  举个例子说,去参加什么海天盛筵,开着宝马、奔驰等等豪车是合情合理的,可如果有人骑着自行车去赴会,那就显得寒酸而又古怪了,叶信很清楚,现在他给人的就是这种寒酸而又古怪的感觉。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