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八四章 大丈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有什么好笑的?!”清瞳咬着牙低声说道:“看那证道飞舟,象一口大棺材一样,居然还有脸笑别人?!”

  叶信是已然看淡,根本不在意别人的嘲笑,月是不懂对方在笑什么,只有清瞳在心里记恨上了。 2

  “没必要一般见识。”叶信轻声说道。

  就在这时,从那艘证道飞舟中又走出了一个年轻人,他喝止同伴们的笑声,随后向叶信这边拱了拱手:“不知尊驾是何方修士?”

  “龙兴之地,长青古城,叶信。”叶信回道,这几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以前他一直想着怎么样把兄弟和朋友们都找齐,现在才明白自己钻了牛角尖,他一个一个的去找,天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而且效率太低,最好的办法,是让兄弟们来找他。

  不过这需要一个先提条件,他叶信要出名,非常非常出名!

  他决定替姜镇业来宝庄历险,不止是为了寻找鬼十三,也为了用最快度成名。

  “原来是叶兄,久仰久仰。”那年轻人笑道:“在下是成天宗内门弟子尉迟大国,今日能得遇叶兄,实乃平生幸事。“

  “尉迟兄太客气了。”叶信也笑道。

  随便聊了几句,那叫尉迟大国的年轻人转头喝令其他人都回到船舱里去,叶信见对方已没有了寒暄的意思,也就拱手告辞。

  叶信的证道飞舟继续向前飞,一艘艘证道飞舟看过去,心中思绪难平。

  据姜镇业所说,长青古城制造第二艘证道飞舟,可是花了不小的心血,也付出了大代价,而排列在这里的证道飞舟,差不多有一多半都比长青古城的证道飞舟更奢华、更庞大,如果只有五、六艘还好说,七十多艘证道飞舟列成一排,散出一种吞吐天地的气势。

  古时一位小亭长目睹皇帝出游,曾长叹不已,出‘大丈夫当如是也’的感慨,叶信心中也有了同样的感慨,总有一天,他也要拥有这种实力,一声令下,千舸竞先!

  有一艘形状很奇特的证道飞舟跃入了他的眼帘,那艘证道飞舟看起来很简朴,但体积最为庞大,船舷足有十余米高,在船舷两侧,列着一排排黑洞洞的炮口。

  灭元炮?叶信心中非常吃惊,那应该是一个极其擅长炼器的宗门派出的证道飞舟,他都是很想过去结交一下,但自己现在人轻言微,未必能得到对方的重视,何况冒然故意接近别人的证道飞舟,很不妥当。

  “师尊,那是什么?”月也看到了那些黑洞洞的炮口。

  “是轰天雷,也是灭元炮。”清瞳轻声说道。

  “那是做什么用的?”月又问道。

  “自然是为了杀生了。”清瞳笑了笑:“这种法器一旦被启动,会瞬间卷空天地之间的元气,而且它出的攻击会撕裂天地灵根,被击中的地方很长时间内寸草不生,所以被称为灭元炮。”

  “有意思,这里也叫灭元炮?”叶信说道,他记得浮尘世的灭元炮据传是由青元宗的修士命名的,居然和证道世的叫法一样,如果传言不假,那青元宗的修士有可能与龙青圣一样,都是从上界走下去的。

  “主上哪里是什么地方?也叫灭元炮么?”清瞳诧异的问道。

  这次清瞳第一次正式称呼他为主上,叶信心中一笑,他没有回应,因为清瞳在尝试着套问他的来历。

  见叶信没回应,清瞳也没有在意,她叹道:“这么多灭元炮,恐怕再厉害的山门也是挡不住的。”

  “那要看他们的敌人是谁了。”叶信说道:“如果是太清宗,估计他们连开一炮的机会都没有。”

  拥有此等利器,亦要服从太清宗的传召,从侧面证明了太清宗的强大。

  在证道飞舟上行走的修士先后看到了叶信的飞舟,和之前的人一样,他们看了片刻,大都会笑起来,这不代表他们就对叶信抱有恶意,只是单纯觉得好笑。

  叶信还是无动于衷,心性较为敏感的清瞳慢慢也变得麻木了,开始她还自己轻声反击几句,现在只是默默的看着那些笑的修士。

  叶信的证道飞舟,出自龙兴之地天池的天瑞院,天瑞院只控制着天池的池西之地,资源、能力、人手都有限,他们已算是竭尽所有了,才制造出这样一艘证道飞舟,在天池周围,这艘证道飞舟是绝无仅有的,也是天瑞院实力的象征,但到了这里,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俗话说,人贵有自知之明,坐着这艘证道飞舟,想与来自其他宗门的修士相互走动、结交已经不太现实了,就算其他修士能勉强容纳他,心底里也是瞧不起他的,叶信从来不在意别人对他是尊重还是轻慢,不过主动上去用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总该找个人聊一聊,他对证道世了解不多,月和清瞳还不如他,对太清宗的规矩一无所知可不行,至少应该搞清楚去宝庄的大概流程,免得出了差错。

  就在叶信愁的时候,突然看到在下方的一块石头上,坐着三个修士,他们也在抬头看着证道飞舟,脸色有些古怪。

  叶信的神念一闪而逝,那三个修士满脸都是风尘之色,其中一个大汉甚至没穿鞋,脚趾间布满了泥浆,他们这种打扮造型,应该不是从证道飞舟上下来的。

  叶信顿了顿,降低了证道飞舟的高度,随后纵身跳下,先是向那几个修士浅浅的施了一礼,微笑:“龙兴之地,长青古城,叶信见过几位同道。”

  “原来是叶兄。”那几个修士感到有些惊讶,但还是先后站起身,向叶信回礼。

  “一路奔波,倦意难舒,叶某想与几位同道讨杯酒喝,还望几位同道莫要嫌叶某无礼。”叶信说道。

  “正好,我们几个也觉得不够热闹呢。”那大汉说道:“不过,证道飞舟应该停在上面的,等上宗使者到了,也好逐一应话。”

  叶信抬头向上看了看,摇头道:“我这小船还是躲在这里吧,免得自取其辱。”

  “哈……”那大汉笑出了声:“还看叶兄混的也是不尽如意啊。”

  “至少比我们几个强。”一个身体瘦削的年轻人说道:“在下杜官说,一介散修,见过叶兄。”

  “在下京少岸,亦是散修,来,叶兄,如果不嫌弃我们,就在这里坐一坐吧。”另一个独眼年轻人笑道。

  “这位是……”叶信的视线落在那大汉身上。

  “我叫白荒,红霞之地的散修。”那大汉大大咧咧的说道。

  “我们算是邻居呢,我是从龙兴之地过来的。”叶信说道。

  “龙兴之地?你怎么不早和我说一声?!”那大汉突然瞪起了眼睛。

  “这个……”叶信被搞得一头雾水。

  “行了,老白,你以前又不认识叶兄,叫什么叫?”那独眼年轻人笑道:“不过现在认识也不晚,至少你回去的时候会舒坦很多。”

  “天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那白荒嘴里低声嘀咕着。

  “叶兄,别见怪,老白脾气就是这样。”京少岸的独眼眨了眨:“刚才老白就一直在叫屈,因为我和官说半途蹭上了别的宗门的证道飞舟,省了不少力气,唯独老白是个死心眼,一路靠着双脚跑过来的。”

  “他还怪我们不早些告诉他。”那杜官说笑得很是幸灾乐祸:“是他自己笨,能怪谁?”

  “一路走过来的?”叶信显得有些吃惊。

  “别提了。”那白荒一脸懊丧:“老子半年前就开始动身了,怕赶不及,一路餐风饮露啊,好不容易才跑到地方。”

  “其实我们在半年前也动身了。”京少岸说道:“谁知道别人赏不赏我们面子呢?万一没坐上证道飞舟,这个机会就白白错过了。”

  “总比我好吧?!”白荒说道。

  “也好,也不好。”京少岸摇头道:“人有证道飞舟,没有必要早走,我在人家宗门等了几个月,你以为这几个月是那么好熬的?要到处点头哈腰,与人家攀交情,替人家做事。”

  “是啊。”杜官说叹了口气:“我们快要到这边时,便提早下了证道飞舟,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在船上实在待不下去了。”

  这时,四个人已分头坐下,那边清瞳和月也落在地面上,紫貂则坐在月肩头,毛茸茸的尾巴围着月的脖颈,看起来就像一袭华贵的毛领。

  京少岸的视线从清瞳和月的身上扫过,笑道:“想不到叶兄来宝庄历练,也不忘了依红偎绿,果真风流。”

  不过下一刻,京少岸的表情变得僵硬了,他的视线死死定在紫貂身上,杜官说也看到了紫貂,他惊呼道:“寻宝貂?!”

  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寻宝貂并不算很罕见,这种灵兽自身生有宝袋,可以容纳大批的宝物,又擅长捕抓法宝细微的元力波动,而且战力不高,几种特性融合在一起,让自己陷入到必死之境当中,修士们只要看到了寻宝貂,那是拼了一切都要把寻宝貂抓住的,时间长了,寻宝貂这种灵兽已接近灭绝。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