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八六章 裂痕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想得有点太多了。”京少岸虽然还在笑,但眼神已经变得有些冷淡了,似乎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脾气:“去宝庄游历,如果有寻宝貂跟着,想来应该是事半功倍的,据我所知,寻宝貂可以感应到各种各样的元气波动,不止会带着我们找到好东西,还有可能让我们远离危险。”

  “寻宝貂是叶兄养的,也只会听叶兄的话,到时候叶兄自然会时时提点我们,所以是做队首最好的人选。”

  “我看不然。”白荒咧了咧嘴:“队首应该是境界最高、实力最强的,如果遇到危险,可以护得住大家,老杜,你说呢?”

  “我们这小队和那些宗门不一样。”杜官说笑了笑:“队首好像没什么好处吧?争个什么意思呢?”

  “我们大家既然已经决定联手了,自是要同甘共苦的!”白荒说道:“老京说让叶兄做队首,那老杜你也提个人吧,大不了比试一下。”

  杜官说已经表明对这个‘队首’不感兴趣了,因为没好处,可白荒还是纠缠不放,看来他在意的不是好处,而是当老大的那种感觉。

  “要我说……就让叶兄来干吧。”杜官说的视线落在叶信身上。

  杜官说投了叶信一票,并不代表他对叶信有好感,或者是想与叶信结交,关键的地方在于,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已经大概了解白荒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大、脾气有些急躁,让白荒来做队首,实在是不靠谱。

  虽然这种小队是临时的,队首根本指挥不动其他人,但队首拥有对外的话语权,等到与太清宗修士接触时,他们肯定要以队首为尊。

  叶信的表现至少很沉稳,而白荒却显出一种难以自控的蠢蠢欲动,让这样的人做队首,天知道哪句话哪个时候便会得罪太清宗的修士,然后他也要跟着倒霉。

  见杜官说也提议让叶信做队首,白荒的脸色有些垮了,他哼了一声,再不说话了,刚开始见到叶信时,他还是很热情的,现在却显出了几分嫉恨,似乎是怪叶信抢了他的位置。

  “叶兄,你没什么意见吧?”京少岸说道:“叶兄毕竟是长青古城的修士,见多识广,说话的分量也比我们重得多。”

  “我随便。”叶信淡淡说道,他对这个位置不感兴趣,与人联盟,目的仅仅是多了解一些东西。

  “那就这么定了。”京少岸说道:“等进了宝庄,我们几个全要靠叶兄的照拂了。”

  就在这时,天空中陡然变了明亮了,在排列整齐的证道飞舟后方,似乎有一个散发着强光的庞然大物在接近。

  片刻,庞然大物已进入叶信等人的视野,那东西看起来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长宽高都达到百余米以上,其内好像蕴藏着无限光明,其实这片地穴在一艘艘证道飞舟的映照下,已经很亮了,但那庞然大物出现之后,让这里变得如同白昼。

  “太清宗的人终于到了。”京少岸缓缓说道。

  下一刻,那朵巨大的花苞内发出平和的乐声,接着一层层花瓣慢慢开启,随后几十道人影从花瓣中掠了出来,分头向那些宗门的证道飞舟落去。

  “太清宗的弟子……居然都能御空而行?!”叶信大吃一惊。

  “他们靠的是宝莲之力。”京少岸摇头道:“叶兄你仔细看,可以看到太清宗的弟子们身后都会留下一条光径。”

  有了京少岸的提醒,叶信马上注意到了,那巨大的花朵中延伸出了一条条七彩斑斓的光带,每一条光带前端都有一个太清宗的弟子。

  “来了。”杜官说突然说道。

  有一个太清宗弟子向着他们这边落下,那是一个女弟子,距离尚有十余米远,她已含笑说道:“各位都是应邀而来的朋友吧?”

  京少岸靠近叶信,低低的咳了一声,叶信点头道:“不错。”

  京少岸露出无奈之色,他没想到叶信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刚准备越过叶信上去套套交情,那女修已再次开口:“几位朋友的飞柬还在吧?”

  “在的。”叶信说道,随后他把飞柬拿了出来。

  那女修走进叶信,把飞柬接了过去,又认真的看了叶信一眼,随后把视线转向其他人。

  京少岸、杜官说和白荒也都拿出了自己的飞柬,那女修把飞柬都拿在手中,随后又看向清瞳和月。

  “她们是我的随从。”叶信说道。

  “明白了。”那女修随后取出一张符箓,递给叶信。

  叶信伸手接过,谁知下一刻符箓突然燃起熊熊的火光,把叶信吓了一跳,他本能的想把符箓从手上甩下去,不过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符箓已燃烧殆尽,连飞灰都没剩下。

  那女修又取出几张符箓,递给京少岸等人,见清瞳和月没有靠近的意思,她皱了皱眉,手腕轻挥,两张符箓脱手射出,化作光球急速卷向了清瞳和月。

  清瞳看到了符箓在叶信手中的变化,知道这种东西不伤人,站着不动,任由符箓击中她的胸口,而月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到符箓沾身后,她才发出惊讶的呼声。

  那女修露出狐疑之色,上下打量着月,片刻又把视线转向叶信:“几位朋友稍等一下,我大师兄一会就过来。”

  说完,那女修转身要走,京少岸急忙叫道:“仙子请留步!”

  “你还有事?”那女修看向京少岸,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声‘仙子’的缘故,她看向京少岸的眼神显得更加柔和了。

  “我们几个兄弟已经决定组成一个小队了。”京少岸陪笑道:“还请仙子回报上去,先给我们种下印记。”

  “明白了。”那女修说道。

  “劳烦仙子了。”京少岸连连拱手,接着一只半个巴掌大小的盒子突然飞出去,正落向那女修的掌心。

  “京兄客气。”那女修笑眯眯的说道,这么近的距离,所有动作是瞒不过其他人的,不过,那女修似乎一点不忌讳被别人看到,很自然的把盒子收了起来。

  那女修转身向着空中飞去,叶信看了看京少岸,轻声笑道:“我也带了一些礼物,只是没想到……可以这样直接了断的送。”

  “这有什么?”京少岸也笑了:“太清宗亦是要讲人情世故的,没办法禁绝,只要盯着门内弟子,让他们不敢胡作非为就可以了,区区几颗伪丹,我愿意给,她乐得收,太清宗那些长辈们通常不会管,当然了,如果有哪个太清宗的弟子敲诈你,那就没必要忍让了,直接闹起来,敲诈你的人绝对落不得好。”

  “受教了。”叶信点头道,京少岸透露出的东西看起来无足轻重,但稍微处理不当,便有可能吃大亏,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虽然太清宗在管理层面上做得不错,刚才他没给礼物,那女修对他的态度也很好,但不懂规矩,说不定在什么地方得罪人,然后被悄悄下绊子。

  “几位,只是打发一个寻常弟子,这点东西我是拿得出来的,也懒得事先和你们商量。”京少岸说道:“不过,等他们大师兄过来了,我们还得舍一些东西,这一次就不能含糊了,所以呢,我们几个就凑一凑吧。”

  白荒没说话,杜官说皱起眉,只有叶信点了头,京少岸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其实我自己也能拿得出来,但不是这回事,此去宝庄关乎到我们四个人,总不能让我自己出血吧?”

  “送礼倒是没什么。”杜官说想了想:“我只想知道,他们收了礼,会在什么地方照顾我们?”

  “照顾是不可能的。”京少岸说道:“太清宗的规矩很严,我的目的只是想留下一份契机,以后再见面亦好说话。”

  “老京,你是想着进太清宗的外门,所以你想办法结交太清宗内门弟子,在情理之中,可我和老白只想在天地间逍遥自在,这礼……对我们来说没必要啊。”杜官说缓缓说道。

  “是啊,我这次来宝庄,就是为了试试自己的运道,可没想过要进太清宗的外门。”白荒急忙接道。

  “就算想进外门,与那些内门弟子也是没关系的,外门弟子以后会成为客卿,做到头也就是金袍客卿了,又进不了内门,何必多此一举?”杜官说这次说得更直白了。

  “我这里有一些伪丹,要用多少?”叶信说道。

  “只是见面礼,我们四个一共拿出二十颗伪丹就可以了。”京少岸强压着自己的火气。

  “我这里有二十颗,你拿去吧。”叶信说道,随后他取出一只匣子,点出了二十颗伪丹,递给京少岸。

  京少岸略微愣了愣,他点出十颗伪丹,转手递还给叶信:“我们两个一人十颗,老白、老杜,可别怪我把丑话说在前面,我会直接告诉上宗弟子,这是我和叶兄的,与你们无关。”

  白荒和杜官说虽然不愿意送礼,但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可又实在心疼好不容易积攒下的伪丹,后来见叶信一个人就拿出二十颗伪丹,暗自窃喜,自己什么都不用出,又得了体面,真是三伏天吃冰西瓜,舒爽到了心底,谁知京少岸多管闲事,把他们剔除出去,让他们怒火中烧。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