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八七章 入庄前夕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如果换成平常时候,搞得这么不愉快,估计早就一拍两散了,但刚刚上报给太清宗,这边又闹将起来,传出去让人笑话,所以白荒与杜官说只能忍耐着,只是看向京少岸的眼神已经明显不友好了。2

  这些人之所以是散修,在很大程度上是性格使然,开始修行时,或者是因找不到上升的途径,缺少人脉,只能自己慢慢摸索前行,可走到今天这种境界,能让太清宗出飞柬,已经可以证明他们的实力了,只要他们愿意,很多宗门是愿意接纳他们的。

  有的确实是天性散漫,喜欢自由自在,不愿受到拘束;有的是因为性格古怪,不被别人喜欢,久而久之,也就不愿往人多的地方凑了;有的是自视甚高,不管加入哪个宗门,都认为明珠暗投。

  不管哪个层次的社会,都有游离在外的旅者,与品行高下无关。

  差不多过了百余息的时间,一个身形高大的年轻人从巨型花苞中掠下,京少岸刚才已感觉叶信不喜与陌生人套近乎,不想错过机会,抢先了迎了上去。

  那身形高大的年轻人含笑向京少岸拱手,京少岸急忙回礼,两个人说了几句什么,随后京少岸把手里的东西交给那年轻人,接着回身向叶信这边指了指。

  白荒和杜官说见京少岸果真把他们两个排除在外了,脸色显得更加不好看。

  那身形高大的年轻人大步向叶信走来,京少岸陪着笑跟在身侧,那年轻人向叶信拱了拱手:“尊驾可是长青古城的叶兄?”

  “是我。”叶信点头道。

  “诸位已经定了下叶兄为队么?”那年轻人又问道。

  “已经定下了。”京少岸说道。

  那年轻人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叶信,叶信伸手接过玉佩,同时本能的释放出神念,在玉佩上扫过。

  “叶兄已淬炼出了神念?“那年轻人露出惊愕之色。

  “不错。“叶信一愣,随后应道,他心中微微有些吃惊,果然是大宗门的弟子,这份眼力确实够毒。

  京少岸、白荒和杜官说显得更为惊讶,神念与修为不一样,前者靠悟、靠运道,后者靠自强不息的积累与掌控的资源,就算在太清宗,大部分修士依然没办法淬炼出自己的神念。

  玉佩在叶信手中化作光影,叶信同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渗入了自己的元府。

  那年轻人反手一扬,他身后蓦然出现了一面足有六、七米高的圆镜,而叶信的形体居然出现在镜中。

  那年轻人看出了叶信的惊讶与警惕,他笑道:“叶兄无需多心,这是天镜印,如果叶兄在宝庄中遇到危险,天镜会立即示警,我们太清宗也可以立即驰援,如果叶兄需要帮助的话,还可以自己提前引动天镜印。”

  “哦?”叶信内视元府,手掌轻轻摊开,刚才已经消失的玉佩居然又出现在他掌心中,不过只是一道虚影。

  叶信手掌收缩,玉佩的虚影被捏碎了,而圆镜中的叶信陡然散出耀眼的光芒。

  “原来如此……”叶信明白了。

  “叶兄这份悟性真是千里挑一!”那年轻人微微叹了口气:“别的修士,总要反复尝试许多次,才能明白如何引动天镜印,叶兄居然一眨眼就学会了。”

  “巧合罢了。”叶信笑了笑。

  “巧合么?”那年轻人不想纠结这个问题,他也只是笑了笑,随后说道:“诸位不要担心,天镜印在百日左右就会消失,种下印记,只是为了尽可能保障诸位的安全,可不是为了监视诸位。”

  接着,京少岸、白荒和杜官说先后接受了天镜印,那年轻人并没有夸大其词,京少岸等人都是反复尝试着去引动印记,屡屡失败之后,才让玉佩的虚影出现在掌中,他们还不如清瞳和月,清瞳只是尝试了两次,第三次就成功了,而月和叶信是一样的,都是一次就成。

  叶信明白自己的原因,他的元府中孕有神能,任何外力的渗入,都会被神能控制,所以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难,至于月的表现为什么这么惊人,他就不好说了。

  “叶兄,有一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那年轻人说道:“如有冒昧之处,还望叶兄海涵。”

  “什么?”叶信淡淡的问道。

  “这寻宝貂是叶兄的灵宠吧?有没有转让的意思?”那年轻人问道。

  “寻宝貂是我从小养到大的,有时候已经把它当成而来自己的孩子,我不可能转让给别人。”叶信说道。

  “这样啊……真遗憾。”那年轻人点头道:“叶兄此行有寻宝貂助阵,犹如猛虎添翼,我先在这里祝叶兄马到成功、夺得头彩了!”

  “承蒙吉言,多谢多谢。”叶信说道。

  “我叫周星野,是太清玄道座下徒,叶兄有闲暇了,不妨到宝莲中去坐坐,周某必扫榻以待。”那年轻人对叶信说道,随后视线转向了京少岸等人:“京兄、白兄、杜兄,你们有时间也跟着叶兄来坐一坐吧。”

  “荣幸之至。”杜官说急忙陪笑道。

  就连脸色一直绷得很紧的白荒也展开笑颜,连连向那年轻人拱手,随后那年轻人转身向着空中的证道飞舟掠去,所有进入宝庄的修士都要种下天镜印,这种事情必须他亲自完成。

  “果然是上宗高徒,这种气度……常人难及啊。”杜官说看着那年轻人的背影叹道。

  “他们是真的强。”白荒用力点着头:“所以根本不用故意端着架子,亦没有谁敢小瞧他们。”

  他们都没有送礼,可对方的态度是一视同仁的,对他们亦笑脸相迎,他们一方面感到宽慰,另一方面也有些钦佩。

  京少岸心中冷笑,但脸上保持着平静。

  “老京,刚才那小子……恐怕已是大乘境高阶了吧?”杜官说看向了京少岸,大家已经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拼着性命进入宝庄,谁都不想败,刚才的那些不愉快必须忘掉,所以他尝试和与京少岸说话。

  “太清七子,门下徒实力最差的也是大乘境高阶了。”京少岸点头道。

  “果然有气象。”白荒张大了嘴:“他的年纪有多大?”

  “这个谁能看得出来?”京少岸摇了摇头:“不过,我知道太清七子中有六子是轮流招收门徒的,太清玄道么……那周星野修行的时间至多不会过五十载。”

  “厉害厉害。”杜官说连连叹道。

  “好了,大家找个地方好好歇息吧。”京少岸说道:“恐怕明天就要去搏命了。”

  “老京,我有一件事想不通。”杜官说看向京少岸:“既然太清宗的实力这么强,为什么还要召集各宗修士?难道他们自己不敢入宝庄么?”

  “上宗自然有上宗自己的想法。”京少岸犹豫了一下:“一个呢,我猜是挑出有才之士,成为太清宗的客卿,壮大上宗的力量,另一个呢,他们不想自己承受过大的损失。”

  “此话何解?”杜官说一愣。

  “去宝庄历练,危机重重,运气好的,可以收获至宝,运气不好的,就可能全军尽没。”京少岸说道:“太清宗一共才有多少修士?折腾几次就可能折腾得差不多了!更何况太清宗一向重视培养后辈,七子门下招收的门徒很多,但真正的弟子不过三、五人,你知不知道为了培养他们,太清宗耗费了多少资源?哪怕只损失一个,都会让太清七子痛彻心扉的。”

  “可是,他们又必须接受历练,否则就没办法成长,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以他们为将、我们为兵了,我们遇到危险,太清宗肯定会派人过来支援,但你们放心吧,如果真的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引出了真正的大妖,太清宗会跑得比谁都快,最后,还是只能靠我们自己。”

  “更何况,太清宗不是白白帮我们的,所有的收获,都要和太清宗五五分账,你以为天镜印只是为了接应我们么?那你就错了,只要我们沾染到了任何宝气,天镜印都会知道,天镜印知道了,他们自然也会知道,你想私自藏起什么,是绝无可能的。”

  “真他娘的好算计!”白荒叫道。

  “怎么?你还抱屈了?”京少岸冷笑道,他很厌恶白荒这种什么事情都要计较的心性:“可你要清楚,太清宗是要保护你的,除非落入极其危险、连他们都无法应付的境地,坦白说,如果没有太清宗的地图,还有他们的要引,你一个人进入宝庄,连三天都活不下去,还想大富大贵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白荒顿了顿,用干巴巴的语气说道:“如果他们不出力,凭什么要五五分账啊?”

  “来之前你就知道。”京少岸说道:“那你又为什么要来?还不是想背靠大树好乘凉么?”

  “好了好了,估计明天就要去宝庄,大家还是省省力气吧。”叶信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这支临时队伍是没什么前途了,如果一路平安无事还好说,稍微有些风吹草动,就要闹得分崩离析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