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八八章 不寻常的历练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转眼过了五、六天,陆陆续续还有其他宗门的证道飞舟赶过来,虽然还有飞柬未到,但太清宗已经不想再等了,告知各宗修士,第二天将进入宝庄。

  也是叶信在证道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历练,他对宝庄抱着很大的期待,第二天他早早醒来,等待动身。

  地穴中没有天光,不过太清宗的宝莲散发出的光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转变,地外是清晨时,宝莲散发出的光泽是灿金色的,等到正午,光泽会逐渐转成白炙色,黄昏时又变成一片火红,待到子夜,光芒会逐渐转为银白,所以只看宝莲的光泽便能大致估算出时间。

  差不多到了上午,太清宗的宝莲发出清脆的乐声,众人心中有数,这是快要出发了,各宗选出进入宝庄的弟子纷纷离开证道飞舟,落在地面上,组成一支支小队。

  虽然都要受到太清宗的约束,不过各宗修士之间显得壁垒分明,各个小队之间虽然不是敌人,但也绝对不是朋友,资源是有限的,有人多吃了,有人就得少吃,甚至吃不上,所以大都不会往来,只有少部分平时就有交情的宗门,才会互相走动,谈笑风生。

  差不多过了百余息的时间,那太清宗大师兄周星野的声音突然从宝莲中传了出来,他的声音被放大了很多倍,如轰雷般在天地间响彻着。

  “界门马上就要开启,各位道友无需慌乱,运转元力护身,屏住气息!”

  叶信和京少岸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按照那周星野所说,运转元脉,同时屏住自己的呼吸。

  太清宗宝莲散发出的光芒骤然增加了许多,接着一条条光线从宝莲中弥漫出来,卷在修士们身上,就在下一刻,叶信只感觉眼前一花,自己的身体似乎进入到无尽的虚空之中,与他从浮尘世进入证道世的感觉很想象,只是极短的时间,他又能看看清东西了,但周围的景象已变得截然不同。

  这里是一片暗红色的世界,入眼之处,遍布嶙峋的怪石,怪石中偶尔还有火光在流窜,几乎看不到草木,而且视野被压缩到数百米之内,再远的地方,只是隐隐约约看到大概的轮廓,充满暴戾气息的元力波动此起彼伏,犹如海浪般连绵不绝。

  一股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叶信微微皱起眉,这种炙热对他是构不成任何影响的,清瞳也可以抵御,唯有实力很差的月让他担心。

  “小月,你怎么样?”叶信低声说道。

  “师尊,这里太好玩了!”月喜笑颜开的叫道:“感觉很舒服。”

  “哦?”叶信微微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月是魔族,而魔族在五族中相应五行属火,所以不怕燥热。

  各种的修士相互耳语起来,这转瞬之间便能进入宝庄,也昭示出了太清宗的实力。而且他们虽然听宗内长者介绍过宝庄内的情况,但耳闻不如眼见。

  他们落下的地方是人工修整过的,附近还有一排用石头筑成的小屋,一些太清宗弟子正从小屋中走出来,远远看着这边。

  “这里居然还有修士居住?”杜官说显得很惊讶。

  “这里是太清宗在宝庄的驻地,自然要有人守护。”京少岸说道:“不过,被派到这里的弟子,大都是犯了过错的,不得随意离开,等到把时间熬满了,才能回到宗门。”

  “什么都没有啊。”白荒喃喃的说道:“我在这里忍一两个月没问题,如果时间长了,我会发疯的。”

  “你太小看自己了。”京少岸淡淡说道:“我那朋友也说过,他以为自己能忍十天半月已经很不错了,可他一口气忍了三个月!人啊……不被逼到一定的地步,就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三个月?”白荒不由露出苦笑。

  “他的忍耐是有回报的。”京少岸说道:“他现在已经是鲤跃龙门,成为太清宗的外门弟子了。”

  “可我压根就没想过要进太清宗……”白荒喃喃的说道。

  “各位道友,请祭出天镜印,天镜印上有你们的路线,白色区域是你们应该探查的,红色区域有危险,要慎思慎入,蓝色区域是你们已经进入了其他宗的地盘,宝庄要引亦在天镜印中,各位道友可以自行查看……“周星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就在周星野说话的时间里,已经有近半数的修士急匆匆散开,向着宝庄深处走去,他们看起来好像等不及了。

  “他们怎么走得那么急?太莽撞了吧?”清瞳忍不住说道。

  “他们以前来过宝庄,自然是等不及了。”京少岸轻声说道。

  “京兄,你在想什么?”叶信突然问道。

  “没什么的。”京少岸摇了摇头。

  “可我看你忧心忡忡啊,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对?”叶信追问道。

  京少岸见叶信非常认真的看着他,白荒和杜官说也凑过来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自己所思所想说出来,大家也好互相商量:“很奇怪,这么多修士,应该是先行淘汰一批的,至少也要淘汰掉一半,可……”

  “对对,你说过各个小队应该先来一场比试的,谁输了谁就要打道回府。”白荒说道:“不过……这有什么?”

  “或许是我多心了,或许……可能太清宗得到了法宝出世的消息,才变得如此迫不及待,要不然就是找什么东西,或者是找人,所以人手越多越好。”京少岸顿了顿,随后看向自己的天镜印:“大家先等一等,我们要最后一批走。”

  京少岸说完,迈步向前方走去,片刻,他停在数百米开外的地方,左顾右盼,好像在等着什么。

  有其他宗门的修士路过,他都会主动迎上前,不过距离太远了,天地间闪烁的暗红色的光幕犹如雾气一般,连叶信的神念都受到了极大干扰,更不要说肉眼了,只能隐隐看到京少岸的身影,无法看清他的神色、也听不到声音。

  良久,来参加历练的各宗修士差不多都走光了,叶信等人还等在原地,显得很扎眼,太清宗的周星野见叶信这边不动,从宝莲中落下来问叶信他们有什么需要,叶信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

  又等了片刻,京少岸终于走了回来,他眼中的忧色愈发明显。

  “怎么了?打探到什么消息了么?”白荒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不是寻常的历练。”京少岸轻声说道:“至少有两个宗门与我们的方向是一致的,在以往的历练里,为了避免各个宗门发生冲突,都是各走各的,太清宗现在这么做,应该是为了保险。”

  “我怎么听不懂?”白荒听不明白。

  “这么说吧,如果太清宗知道有个东西或者有什么人躲在一个地方,这样做就在情理之中了,他们担心哪个小队因为粗心大意错过去,如果几个小队反复找一个地方,把那个东西或者是那个人找出来的几率自然大幅增加。”京少岸说道。

  白荒等人面面相觑,他们还是不大懂。

  “这一次不是寻常的历练,我感觉要更加凶险,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找个地方躲几天,等此间事了我们再出来,另一个是全当什么都不知道,赌一赌自己的运气。”京少岸说道:“叶兄,你怎么说?”

  “既来之则安之,没有入宝山空手而归的道理。”叶信淡淡说道,他想到了鬼十三,如果太清宗如此大张旗鼓,是为了追捕鬼十三的话,他无论如何也要出手相助。

  “没错!”白荒用力点着头:“躲起来?那我还不如不来呢,在我的镇子里吃香的喝辣的逍遥自在该有多好?又何必跑到这种鬼地方混日子?!”

  白荒和叶信的目的不同,但选择都是一样的。

  京少岸的想法很多,可他好像很缺乏决断能力,所以才能拿出两种选择,让大家决定,他把视线转到了杜官说身上:“老杜,你的意思呢?”

  “叶兄和老白说得没错,这样的机会以后恐怕不会再有了,总要进去试一试的。”杜官说轻声说道。

  “好,那我们就进去!”京少岸毅然点了点头。

  “小月,你带着貂儿在前面探路。”叶信说道:“千万小心,不要距离我们太远,这种鬼地方,不但看不清东西,连声音都被遮住了,一旦你一个人在里面迷了方向,只有死路一条。”

  “我知道了,师尊。”月急忙应道,换成其他修为低微的修士,在这里十有**会感到恐慌,但月却显得很振奋,一方面因为这里的气息让她感到温暖,另一方面则因为她终于有用处了。

  “月姑娘,你要学会控制天镜印,绝对不要接触到红色区域。”京少岸急忙说道。

  “我已经学会了。”月伸出手,天镜印的虚影在她掌心中浮起,随后她很得意的振动双翼,飞向了空中。

  “我们走吧。”叶信说道,说完他迈开大步,向着深邃的前方走去。

  清瞳迈步跟在叶信身侧,其次是京少岸,白荒和杜官说交换了一下眼色,徐徐跟在最后面。。

  a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