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八九章 寻宝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是一片非常怪异的世界,看不到远方,听不到声音,到处都是震荡的元力波动,就像令人心烦的噪音,搅得叶信心神不宁,但叶信又不敢完全关闭自己的感应,视觉听觉都受到极大限制的情况下,感应元力波动已经是最后侦测手段了。 更新最快

  在低空中的月倒是很小心,她向前飞一段距离,便会开始盘旋,等到叶信接近之后才会继续向前飞,不过,这样在宝庄中游荡,完全就是撞大运了,很有可能毫无收获。

  叶信一边走一边思索着,京少岸等人也一样,这里的恶劣环境远远超过他们的估计,自然要想办法应该如何去应对。

  毫无目标的走了两个多小时,叶信决定暂时休息一会,他把月叫下来,众人随便坐在了嶙峋的乱石堆中。

  “在这里我们就是瞎子、聋子,估计是白来了。”白荒喃喃的说道,他的神色有些沮丧。

  “是啊,到现在我们也什么都没找到。”杜官说接道。

  “宝庄地域之大,是你们无法想象的。”京少岸说道:“太清宗不可能把自己的驻地放在宝庄之内,那样太不安全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连宝庄的外围都没靠近呢,又能找到什么?!”

  叶信释放出天镜印,默默观察了片刻,随后说道:“这种天镜印确实奇妙。”

  “太清宗已有万年之久。”京少岸轻轻叹了口气:“万年的沉淀积累,岂是我们能揣度的……这种天镜印对他们来说,只是小术而已。”

  “我倒是真想进入太清宗的外门了。”叶信也叹了口气:“至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我也想。”京少岸笑了:“但这条路并不好走,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拿到前三,才有望进入太清宗的外门。”

  “如果我们遇到危险,太清宗真的能找到我们?”白荒问道。

  “他们有宝莲,又有天镜印为引,想找到我们稀松平常。”京少岸说道。

  “过来。”叶信向紫貂招了招手。

  紫貂立即跳到叶信的膝盖上,灵动的双瞳盯着叶信。

  “你有没有什么发现?”叶信问道。

  紫貂摇起了头,就在这时,清瞳在一边说道:“这里的元力波动太过紊乱,开始的时候寻宝貂肯定不适应,不过,只要在这里多游一段时间,我想它会慢慢习惯如何分辨元力波动的。”

  “对了,清瞳姑娘,我有一件事总是想不明白,又没有妖修朋友,找不到地方问。”白荒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事?”清瞳问道。

  “为什么有很多妖修都要淬炼自己的肉身,让自己化为人形啊?”白荒问道:“是不是因为你们出身兽类,所以感到自卑?”

  “自以为是。”清瞳冷哼一声。

  “别生气,只是聊天么。”白荒说道。

  “我们妖修从没想过要化为人形。”清瞳说道。

  “哈哈哈……就别硬撑着了。”白荒大笑起来:“你看看你自己,难道和我们人族不一样么?”

  “妖修敬畏的是天族。”清瞳淡淡说道:“我们拼着比其他修士多出一劫,强行淬炼自己的肉身,是为了羽化成天,变为天族的一员,与你们人族有什么关系?”

  白荒笑不出来了,他眨了眨眼睛,清瞳的解释确实有道理,五族修士中,天族最强,妖族的势力并不比人族差,一定要让自己多出一劫,淬炼肉身,只能是为了成为天族。

  “只不过羽化之境要机缘、要造化,想淬炼出自己的光翼并不容易,至少我从还没听说过。”清瞳续道:“不止是妖族,你们人族想要超凡入圣,也要淬炼自己的肉身,区别只在于一个早一个晚而已,你居然说我们妖修是想化为人形,不觉得可笑么?”

  “超凡入圣?也要淬炼自己的肉身?我怎么不知道?”白荒显得很惊愕。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清瞳说道。

  白荒感到恼火,但话题是他挑起来的,清瞳又没有辱骂他,只是口吻很不客气,他无法发作。

  “好了好了。”京少岸打着圆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如果宝庄之地如此难走,我那朋友应该会告知我一下的,可他根本没提过,让我想不通……”

  “或许,这片雾气只在宝庄外围,进入宝庄之后会好得多,所以你那朋友没有当回事。”叶信说道。

  “有道理!”京少岸想了想,觉得叶信的猜测**不离十。

  “太清宗的修士也没有提醒我们,证明这片雾气并没有危险,只是让我们感到很压抑罢了。”叶信站起身:“走吧,再往前走一段,应该会好得多。”

  众人起身继续向前走,一口气走了两个多小时,叶信的判断果然是准的,雾气逐渐变得稀薄了,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前方出现了一片连绵的山岳,那种山岳与陆地上的高山截然不同,每一座山峰都散发着诡奇的气息。

  前方看到了两队宗门的修士,他们好像在休息,其中一队叶信认得,就是成天宗的修士,那个尉迟大国应该是队首,他也看到也叶信,含笑站起身:“叶兄,才到啊。”

  “尉迟兄的脚程倒是够快的。”叶信也笑道。

  “叶兄可确定没有偏离方向么?”尉迟大国问道。

  “没有,我一直在盯着天镜印。”叶信说道。

  这时,另外一队修士中的队首也走了过来,他很随意的向叶信拱了拱手,接着看向尉迟大国:“尉迟兄,看来走这个方向只有我们三家了吧?”

  “应该是了。”叶信说道:“我们是最后走的。”

  “叶兄,是这样的,为了避免发生不必要的争端,我们三家应该先定个章程。”尉迟大国笑道:“嗯……我们成天宗走左边,你们药离宗走右边,叶兄,你们队走中间,如何?如果有谁不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们成天宗换。”

  “行啊,我走哪条路都可以。”另外一队修士的队首点头道,在这同时,他的眼角瞥到了月,也看到了蹲在月肩头上的寻宝貂,他的神色略微愣了愣,随后立即恢复平静。

  尉迟大国若有所觉,他也顺着那队首的视线看过去,随后若无其事的说道:“如果大家都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定了。”

  “好。”叶信点头道。

  尉迟大国和那队首走了回来,两队修士立即启程,分头向左右两边走去,把中间的路让给了叶信。

  “有些不妙啊。”杜官说皱起眉:“他们好像都认出了寻宝貂。”

  “叶兄,你们出来的时候应该把寻宝貂藏起来的。”白荒不客气的说道:“脑子是干什么的?连这都想不到?!”

  叶信心中暗自叹息着,我可以说……我的大刀已饥渴难耐么……

  他要在不触犯太清宗权威的情况下,用最凶悍最迅捷的方式立即成名,如此才能让流落到各方的兄弟们听到他的消息,然后向他靠拢,这远胜过他自己去找。

  “不会有事的。”京少岸笑道:“如果有谁敢找我们的麻烦,天镜印会记下他们,自然有太清宗出面为我们做主。”

  叶信没说话,这京少岸倒是有些阅,但他致命的缺点同样明显,习惯服从规则,也过于信任规则,只是不论在哪里,都会有人蠢蠢欲动,试图打破规则的框架,不出手,只因诱惑不够大,或者惩罚过于严厉。

  等到那两队修士已然走远,叶信看向月:“把貂儿放下来,让它自己走。”

  紫貂早就能听懂人言了,叶信话音刚落,它已自己从月的肩头跳下来,稳稳落在地上,把自己的鼻尖伸得高高的,不停抽动着,似乎在嗅着什么气息。

  这里的环境比雾中好得多,至少没有到处闪动的流火,也就没有过多的元力波动扰乱感应。

  京少岸等人都在用好奇的目光盯着紫貂,他们久闻寻宝貂的大名,却没有真正见过,这一次跟着寻宝貂探险,不知道能不能给他们带来惊喜。

  尤其是京少岸,自从看到了寻宝貂之后,他已经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了叶信身上,所以才会力挺叶信做队首,而且悄悄的疏远了杜官说和白荒,一方面因为不齿他们的吝啬秉性,另一方面也判断出他们不会服从叶信的指挥,一路顺利还好说,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极有可能引起内讧。

  紫貂一直在嗅着空气中的味道,等了好半晌,几乎有一个小时了,白荒和杜官说都隐隐有些不耐烦,紫貂突然启动,闪电般向着左侧掠去。

  “回来,那不是我们的方向。”叶信喝道。

  紫貂立即停下身形,回头看向叶信,它那双瞳中展露出的神色好似是在挣扎,犹豫片刻,再次启动,头也不回而又义无反顾的向着左侧飞掠而去。

  “混账东西!”叶信恼了,他以前只是把寻宝貂当成小宠物养,这是第一次带着寻宝貂来探宝,天知道寻宝貂到底嗅到什么气息,竟然失控了。

  叶信释放出云龙变,追向寻宝貂,只是他万没想到仅仅五年时间,寻宝貂竟然成长得这么快,至少速度有了翻天覆地的提升,他竟然追不上。(。。)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