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九零章 合作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见身为队的叶信追下去了,京少岸等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只得动手向前方掠去,他们此行收益如何,还要看寻宝貂是否真的有传说中那般神奇,单单靠自己,他们没多少信心,散修在心性以及经验上或许比其他宗门的修士强一些,但修士的战力高低,与法门与法宝是密不可分的,这都是散修的弱项。ww

  转瞬之间,紫貂一路风驰电挚,已飞掠出几十里地,叶信与紫貂的距离不但没有拉近,反而越来越远。

  片刻,前方隐隐传来一声绝望的咆哮,其他人还好,清瞳心中突然一颤,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咆哮让她产生了一种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悲怆感。

  在向前飞掠片刻,前方看到了成天宗的小队,一只叫不出名字的怪兽匍匐在荒野中,鲜血已把周围的泥土染红,而成天宗的修士都围绕在那怪兽身边,不知在忙着什么。

  看到叶信等人向这边驰来,成天宗的修士们纷纷转过身,只留下两个修士继续做自己的事,其他修士在那尉迟大国的带领下,向着这边迎来。

  紫貂早就到了,但它不敢靠近,一边低低的嘶叫着,一边远远绕着那只怪兽转圈,就像一只准备起攻击的猎豹,在寻找着机会。

  尉迟大国死死的盯着紫貂看了片刻,才把视线转向叶信等人,他的眉头深深皱起,扬声道:“叶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小东西……刚刚把它放下来,它就拼了命的往这边跑,怎么叫都叫不住。”叶信苦笑道。

  “你以为我们会相信这种理由?说!你们是什么居心?!”尉迟大国身边的一个女修尖声喝道。

  “事实就是这样。”叶信耸了耸肩。

  “叶兄,你们这样是犯了大忌讳的。”尉迟大国突然一笑:“不过……我信。”

  “师兄……”那女修用惊讶的目光看向尉迟大国。

  “叶兄带着这种灵物,又怎么会来打别人的主意?呵呵呵……说句实话,现在叶兄担心别人都来不及呢。”尉迟大国说道。

  “见笑见笑……”叶信再次露出苦笑,随后侧头向着紫貂:“还不快点过来?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叶兄恐怕是舍不得的。”尉迟大国大笑道。

  紫貂原本只是远远感应到波动,所以才不顾一切的往这边冲,等到了地方,才现宝物已被他人所取,它也就恢复自控能力了,几年来它一路奔走,总是去捡漏,从不会与别的生物生冲突,更不会去招惹修士,这样才能活到现在。

  紫貂悻悻的向叶信跑来,它也明白自己犯了错,嘴里唧唧的乱叫着,眼神四下转乱,好像在寻找别的保护。

  待到紫貂跑到身前,叶信突然伸手,一把抓住紫貂颈后的皮,把紫貂拎了起来,他略微用了一点力气,紫貂感觉到了疼痛,叫得格外凄厉,简直就象一只待宰的猪,而且它看到了从空中落下的月,前肢后爪都拼命向月舞动着,想躲到月身边去,只是它根本无法挣脱叶信的手。

  “师尊……”月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

  “叶兄,莫要动气。”尉迟大国说道:“这种灵物,反应到宝气的波动,无论如何也会凑过来看一看,这是本能,我在古籍上看到过,寻宝貂能存活下来,也是很有本事的,它们的身法就是一绝,快如闪电,寻常修士根本沾不到,所以上古修士现有寻宝貂活动的踪迹时,总会故意丢掉几件法宝或者是丹药,用不了多久,寻宝貂就要自己送上门了。”

  “原来是这样……”叶信叹了口气,随后他看向手中的紫貂,脸色变得阴狠了:“你也听到了么?这是你最大的缺点,记住,下次再敢犯一次,我就把你的后腿砍下来!放心,没了后腿我还是会养你的,这样你至少不会死得不明不白!”

  在尉迟大国、京少岸等人看来,叶信只是在吓唬寻宝貂,可紫貂却知道叶信真正狠的时候是多么可怕,它的身体簌簌抖,眼角竟然流出了泪水,前肢后爪也不敢继续挣扎了,乖乖的缩下去。

  “尉迟兄,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这就走。”叶信一边说一边向尉迟大国施了一礼。

  “且慢。”尉迟大国突然叫道。

  “尉迟兄还有事?”叶信诧异的问道。

  “叶兄,我只是实话实话,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多心。”尉迟大国顿了顿:“叶兄你这小队人手有些单薄啊,如果真的遇上了厉害的家伙,估计你们只能远远看着,不敢出手,呵呵呵……不是我自夸,我这些师弟师妹都是宗内的俊杰,而且我们的法宝法器亦是攻守兼备的,只要不乱走,绝对不会有事。”

  “尉迟兄,你还是直说吧。”叶信说道。

  “不如……我们一起走吧。”尉迟大国说道:“寻常的事情,叶兄根本不用插手,只看我这些师弟师妹出力就好。”

  叶信明白了尉迟大国的意思,尉迟大国亦是看好寻宝貂,所以准备合作,这个人倒是很有分寸,不是插手只是客气话,只要叶信愿意分享寻宝貂的能力,战斗的事情可以都交给成天宗的修士。

  “几位怎么说?”叶信看向了京少岸等人,毕竟是一个小队的,面子上总要表现出一定的尊重。

  京少岸等人都有些意动,尤其是京少岸,他很相信寻宝貂的能力,不过尉迟大国所说的正是他最担心的事情,万一遇到厉害的家伙,只凭他与叶信,未必能得手,而杜官说和白荒是靠不住的,万一杜官说和白荒稍微遇到危险,就要独自保命,那他和叶信就危险了。

  “我们觉得是个好办法,不过太清宗的规矩……”京少岸显得犹豫不决。

  “这就不用担心了。”尉迟大国说道:“我们成天宗来宝庄不是一次两次了,也和别的宗门合作过,只要我们之间能相互敬让,太清宗是不会管的。”

  “好,那就一起走吧。”京少岸说道。

  杜官说和白荒亦是点头赞成,尉迟大国露出喜色,向着叶信伸出手掌:“叶兄?”

  叶信伸出手和尉迟大国轻轻击掌,随后他的视线落在那只怪兽上:“尉迟兄,这是什么东西?他们在做什么?”

  “是这片天地孕育出的妖兽。”尉迟大国说道:“他们在淬炼妖兽的元脉,至于能不能成,还要看自己的运道。”

  叶信缓步走过来,那两个成天宗的修士正在催动一件圆形的法器,法器嵌入在那妖兽的脑盖内,随着火光涌动,那妖兽的尸体被烧得吱吱作响,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烧糊的味道。

  看了十几息的时间,其中一个成天宗的修士露出喜色,随后探手从法器中抓起一颗圆滚滚的晶体,转身走到尉迟大国身前:“大师兄,有了!”

  尉迟大国接过那颗圆滚滚的晶体,端详片刻,摇了摇头:“只是中品,里面的元液不会过三滴。”

  “这种妖兽的身体里蕴有元液?”叶信吃惊的问道。

  “不仅有元液,运气极好还能碰上元髓。”尉迟大国笑道:“那我们就立下大功了!”

  这时,清瞳靠近了那只妖兽,她俯下身,用指尖轻轻抚摸着妖兽的身体。

  尉迟大国看到了清瞳的动作,开始有些惊讶,随后恍然,他轻声说道:“这位姑娘,这里的妖兽与妖族是不一样的,当年妖皇惊天殒落于此地,他恨意滔天、怨念久久不散,宝庄内的所有妖灵都是从妖皇惊天的怨念或者是无数法器法宝中滋生出来的,然后慢慢养出了自己的肉身,你应该也看出来了,这种妖兽没有自己的本命妖骨。”

  “是怨念么……”清瞳喃喃的说道。

  “仅仅是怨念,就能滋生出这么多妖灵?”京少岸感到很惊骇:“妖皇惊天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圆满境之上,有伪圣、圣阶、真圣与大圣,妖皇惊天被打下来的时候,还有大圣境的实力,谁知天族依然没有放过他,一直追到了证道世,用搬山之术封死了他的皇城。”尉迟大国说道:“至于妖皇惊天在上界拥有什么样的实力,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大圣境?怎么可能?!”白荒和杜官说都不敢相信。

  叶信却是信的,以前那魔龙使在浮尘世同样可以动用越极限的力量,妖皇惊天的修为不知道比魔龙使强出多少倍,肯定有相应的能力或者是利用某种法宝法器与天地法则相对抗。

  “这是什么?”清瞳突然把手硬生生刺入到妖兽的身体内,抽出了一柄三尺余长的长剑。

  “这……”尉迟大国一惊:“这妖灵居然是从法宝中孕生出来的?”

  长剑被抽离,那妖兽的尸体开始以一种肉眼可以察觉的度衰萎,很快便化作一堆皮毛与白骨,接着皮毛和白骨又化作飞灰,彻底消逝得无影无踪。

  “好剑!”京少岸惊道,妖兽的尸体衰萎的同时,长剑的元力波动开始暴增,原本黯然无光的剑锋眨眼间已变得锐气逼人。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