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九七章 义薄云天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荒原的另一端,犹在法阵中躲藏的众人惊魂初定,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也不见那三个修士返回来,心情已由最开始的绝望沮丧变成了欣喜若狂,遍地都是妖灵的尸骸,战利品尚没有清扫干净,那三个家伙居然不回来了?

  就连历练经验最为丰富的尉迟大国也忍不住了,他迟疑片刻,低声说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过去看一看?”

  “万一他们回来了怎么办?”京少岸同样迟疑不决。? ?

  “他们还回来干毛?想回来早就回来了!”白荒是摩拳擦掌,一脸兴奋。

  “老白说得不错!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杜官说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天予不取,反受其祸!”

  “这么说,大家都想过去了?”尉迟大国问道,如果过去了,那三个修士突然出现,他们根本没有逃走的可能,这个锅他可背不起,所以一定要大家达成统一意见。

  “走吧!还傻站着干什么?!”白荒实在忍不住了,他第一次冲出法阵,向着荒野中的妖灵尸骸冲去。

  有白荒带头,其他修士也纷纷迈步,只有叶信默默的看着大家的背影,他只感觉内心分外苦涩,仅仅是狄战的随从,已经不在乎这点收益了,却让这支小队的修士难以自己。

  人家只吃龙肝凤胆,寻常的饭菜是不屑一顾的,而他叶信的同伴们象饿死鬼投胎一般了疯的往上冲,仅仅是五年,就造成了这么大的差距么?

  不过,狄战先走了五年,有巨大的优势,他叶信也有自己的优势!

  叶信长吸一口气,当初他率领天罪营东奔西突、寻找生路时,与萧魔指的差距同样巨大,可他经过几年的经营,填补了自己的不足,最后还把萧魔指拉到自己的阵营中。

  以前他能做到,现在他也一样可以做到,当然,他可以放弃与萧魔指的旧怨,双方各为其主,曾经相互攻伐在情理之中,而狄战不一样,那是死仇!

  叶信心绪转缓,他摇摇头,缓步向前走去。

  妖灵在将死未死之际,成天宗的修士可以用法器榨光妖灵的元力,淬炼出元液,可现在妖灵已经死了,大部分元力消散在天地间,收益大幅减少,不过,有巨大的数量做弥补,荒野中毕竟躺着数以千计的妖灵尸骸。

  清瞳的能力颇为引人注目,只要是从法宝中幻生的妖灵,它们体内的法宝与正统妖修的本命妖骨性质差不多,清瞳能清晰的感应到法宝所在,她的判断从不会出错,每一次俯下身,都能从妖灵尸骸中找出一件法宝。

  因为担心那三个星殿修士返回来,大家都在全力寻找战利品,饶是如此,前前后后也用去了五、六个小时,才算大概搜索了一遍,随后大家都不敢再做逗留,匆匆忙忙向着相反的方向驰去。

  一口气驰出三百余里远,路上偶尔遇到独行的妖灵,谁都没有心情纠缠,只当看不见,继续向前飞驰,惟愿远远离开。

  先是绝望的等死,接着又拼命打扫战场,最后全力以赴的跑路,众人多多少少有些疲惫了,尉迟大国招呼大家休息。

  众人纷纷坐倒,有的寻了个石块,半靠半躺,有的拿出吃食水囊,还有刻苦一些的,干脆双膝盘坐,开始修炼。

  尉迟大国没办法休息,他找到清瞳,让清瞳把找到的法宝全部拿出来,又拿出自己的本子,准备记录。

  清瞳从山河袋中把法宝取出来,一一放在了地上,尉迟大国前后点了两次,抬头看向清瞳:“一共一百一十三件么?”

  “嗯,都在这里了。”清瞳应道。

  有一个成天宗的修士微微点头,他在战场上一直在盯着清瞳,这是成天宗的风格,他们不会占别人的便宜,但别人也休想占他们的便宜,尤其是这种合作,必须先小人、后君子。

  “这次的收获不小啊!”尉迟大国露出笑意,他对清瞳的态度好似多出了几分尊重:“头筹肯定是我们的了,哈哈哈……”

  “尉迟兄,第一只能有一个吧?”白荒突然说道:“到时候是你们拿头筹呢,还是我们拿?”

  白荒的话让场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京少岸看向白荒的目光明显有几分厌恶,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虽然很现实,但太煞风景。

  就连尉迟大国也错愕在那里,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话题,犹豫片刻,他缓缓说道:“说实话,如果没有叶兄的寻宝貂,没有清瞳姑娘,我们是不可能有这么多收获的,也好,我们成天宗让你们为先。”

  “口说无凭吧?”白荒继续纠缠不放。

  “谁说口说无凭?”这一次尉迟大国的眼色显得有些不善了,他举起手:“有天镜印为证!”

  “嘿嘿……”白荒干笑两声,尉迟大国已经恼火了,他自然见好就收。

  氛围是很容易被破坏的,刚才大家承受着同样的绝望,现在看到满地的法宝,他们又产生了同样的欣慰,这本是同生共死的交情,却被白荒几句话破坏得干干净净。

  “白兄,你的运气真不错,能与叶兄走到一起。”尉迟大国淡淡说道,他的潜意识就是,你不过是凑巧和叶信组成了一队而已,没有叶信,老子绝不会多看你一眼,有这么多收获,也靠着叶信,与你有什么关系?!

  也不知道白荒是不是听不懂,或者故意装傻,他笑得反而更得意了。

  “白兄,你要记住,如果没有尉迟兄的法阵,我们早就被人顺手干掉了,根本不可能坐在这里。”叶信淡淡说道:“尉迟兄承我们的情,我们也要承尉迟兄的情,做人么,总要讲点良心。”

  其实叶信虽然不齿白荒的为人,但一直懒得斤斤计较,可现在局势不一样,刚才的遭遇,已经让他明白宝庄有多么危险,与成天宗合作,活着回去的几率会大幅增加,如果生出了嫌隙,对双方都不利。

  既然白荒一意孤行,就是要在愚蠢的道路越走越远,那后果必须由白荒一个人来承担,他不能受白荒的连累。

  白荒没想到叶信会把矛头指向他,他脸色变了变,很勉强的咽下一口唾液,没有出言反击叶信。

  这个人确实蠢,又极度自私,不过还是有一些警觉的,他已经得罪了成天宗,再得罪叶信,自己就成了孤家寡人。

  叶信这几句话很有效果,尉迟大国的脸色转怒为喜,成天宗其他修士的脸色也缓和下来,他们很自然的认为,叶信是个讲道义的人,绝对可以做朋友,而且是好朋友,至于白荒么,是一个混球,但也没什么,叶信这边是由几个散修组成的小队,散修良莠不齐,什么歪瓜裂枣都有,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表现打翻一船人。

  “我们几个只愿能在宝庄中找到些好处,至于能不能得头筹,我们一点不关心。”叶信说道:“但我想……这个头筹对成天宗是有很大影响的,尤其是对你尉迟兄,还有几位成天宗的道友,更有着非凡的意义,拿到了头筹,尉迟兄和几位成天宗的道友返回宗内,必会得到师门长辈的另眼相看,所以么,还是应该我们让尉迟兄为先。”

  叶信这几句话实在是太暖心了,尉迟大国差一点热泪盈眶,恨不能立即冲上前拉着叶信结拜兄弟,只是他的自控力很强,而且在场的人又很多,他不太好意思,干咳一声:“叶兄,这……”

  “就这么定了。”叶信说道:“天镜印为证!”

  叶信此行是代表长青古城来的,夺得头筹对他没有好处,如果长青古城受到太清宗的格外重视,反而会打破龙兴之地的平衡,山炮和灵十七娘的日子就要出现波折了。把头筹让给成天宗,不但能结交一个不小的宗门,又能维持长青古城、雪灵府与玄妖殿的均势,符合他叶信的利益。

  “叶兄高义,尉迟大国无以言表!”尉迟大国猛地站起身,对叶信深施一礼,成天宗的修士们个个面带唏嘘之色,他们从心底里异常感动。

  “尉迟兄,你这就太客套了。”叶信急忙搀住了尉迟大国。

  尉迟大国面带愧色,他一直在提防着被叶信占便宜,让人盯着清瞳,也是怕清瞳故意隐瞒几件法宝,结果现在他都有些无法对视叶信清澈的眼睛了,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

  “说起天镜印,我想起来了。”叶信笑了笑:“我们躲在法阵中时,应该给太清宗出警示的。”

  “没用,如果有用我早就出警示了。”尉迟大国叹了口气:“太清宗的实力远不如星殿,如果是寻常的星殿修士,他们还会犹豫一下,如果是天行者狄战的人,太清宗绝对不会插手的,他们来亦是送死。”

  “天行者狄战这么厉害?”叶信说道。

  “太清宗背后有光明山,所以才能勉强自保,但也只是保住自己的山门罢了。”尉迟大国用无奈的口气说道。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