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九九章 生死一发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想要人?”这时另外一个大汉说话了,他笑眯眯的指了指身后的恶魇飞车:“人就在里面,自己去领。 更新最快”

  周星野向一个太清宗的修士使了个眼色,那修士从侧面飞掠过去,小心翼翼的接近恶魇飞车,当他探头看到车厢里面的情景时,脸色一变,立即抽身退了回来,随后又掠上半空,在周星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周星野的脸色变得愈发阴沉了,良久没有说话,眼前的事情让他非常头疼,如果是撕破脸开始拼斗,他一点都不怕,不过,所谓修行界在很多方面和俗世没有多少区别,除了林林总总的摆在明面上的规则之外,还有不少潜规则。

  世间各大宗门都非常厌恶暗修,但没有谁愿意与暗修发生剧烈冲突,暗修这个群体常年在宝庄中活动,熟悉宝庄内的每一处地形,也非常了解妖灵的分布,想彻底剿灭暗修是不可能的,如果出动的是精锐弟子,或许能占据上风,但在宝庄中与暗修缠斗下去,迟早会吃大亏,而各宗实力达到圆满境高阶或者巅峰的大存在,关乎本宗气运,决不可轻动。

  所以对各个大宗门来说,实在是没必要与暗修发生你死我活的冲突,胜了,不见得能收获多少好处,一旦败了,本宗或许就要在证道世被除名,更重要的是,这很可能变成一场长时间的烂仗,相互僵持不下,那么本宗修士再想去宝庄,就要有去无回了。

  太清宗也是一样,经过与暗修的斡旋,双方已经达成了井水不犯河水之势,暗修通常不会来太清宗的地盘,来了也是顺便路过,杀伤并不重,太清宗再遮掩一下,至少能保住自己的面子。

  暗修的首脑并不傻,往常只会拿小宗门开刀,至少有两个宗门暗修总是会退避三舍的,一个是星殿,一个就是光明山。

  天下修士,所图不过是生存、修炼,区别只在于行事手段,暗修的人再暴戾,也不想去得罪全天下的宗门。

  “几位,跟着我走一趟吧!”周星野迟疑良久,终于拿定了主意:“至于如何处置你们,还要我宗长老做主!”

  那三个大汉显得有些惊愕,他们上上下下打量着周星野,随后那为首的大汉阴测测的说道:“原来是个雏啊,小子,你是第一次带队吧?”

  “不管我是第几次带队,你们最好乖一点,免得遭受横死之祸!”周星野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以前进入过宝庄,但与暗修直接对上,确实是第一次。

  “真是倒霉,居然碰上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那为首的大汉被气笑了,一边笑一边摇头。

  “看来你们是一定要我动手了?”周星野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想清楚,你们只有三个,根本逃不掉的!”

  “怎么?欺负我们人少?”那为首的大汉叹道:“想见识见识什么叫人多么?”

  话音刚落,那为首的大汉已从腰间取出一张红色的符文,接着符文在元力的冲击下轰然炸开,化作一道火红色的光柱,笔直冲上高空,随后光柱撞击在地穹上,被撞得粉碎,化作一道圆形的蘑菇云,缓缓卷向四面八方。

  犹在不停燃烧的蘑菇云在这片世界中显得格外耀眼,恐怕数百里方圆内的修士,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周星野知道暗修是在叫帮手,脸色微变,他很想立即把这几个暗修擒下,然后退走,但宗门有严令,除非是长老点头,否则决不能与暗修发生冲突,刚才他只是在恐吓对方,但对方根本不吃他这套,让他骑虎难下。

  只是十几息的时间,天际突然出现了一片片密密麻麻的黑点,每一个黑点都是一辆恶魇飞车,数以千计的恶魇飞车从各个方向飞驰而来,眨眼间已形成了合围之势。

  看到无数恶魇飞车出现,白荒再顾不得许多了,转身全力向远方飞逃,杜官说略微顿了顿,立即跟在白荒后方。

  周星野的剑尖不由自主抖了抖,他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暗修躲在附近,其实他这个时候立即逃走,还是有点机会的,但一方面他心存道义,认为保护其他宗门的修士是太清宗的责任所在,他跑了,成天宗的修士还有叶信等人一个都活不成,而另一方面,他认为自己是太清宗的核心弟子,这里又是太清宗的控制区域,暗修就算再嚣张,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京少岸眼神发直,他没有看那些恶魇飞车,而是盯着恶魇飞车的后方,远处有一座隐隐约约的大山,正慢慢向这边推来,等看清楚大山的形状,他的双脚陡然发软,差一点跌坐在地上。

  叶信就在京少岸身边,不过他已没有精力去搀扶京少岸了,眼中满是苦涩,他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自己总会陷到人力难以胜天的境地中去,被打进天罪营如是,陷入萧魔指、庄不朽的十面埋伏如是,本以为到了证道世运气会好一些,结果还没看到证道世是什么样子,就被人重创,昏迷了接近五年,到了宝庄练,却遇到了死敌天行者狄战的人,让他从心底里感到沮丧。

  这才刚刚笑了几天,然后又遇到了大规模的暗修,是乐极生悲,还是上苍的考验?

  如果是考验,也太难为人了,这么多暗修一人一口唾沫也能足以把人淹死,别说他叶信,就算是如日中天的狄战,恐怕亦只能选择退走。

  就在这时,数十道黑色的烟气陡然划过上空,周星野等太清宗修士身后延伸出的光带先后被烟气击中,他们发出惊唿声,失去了浮空之力,一个个从空中跌落。

  逃向远方的白荒发出怒吼声,但怒吼刚刚发出,便戛然而止,白荒手中舞动的长刀远远飞了出去,他刚刚释放出的护身元气也被黑色烟气击破,整个蓦然在地面上消失。

  杜官说见势不妙,立即转过身,但已有两道黑色烟气向他卷至,他拼力运转元脉,同时手中甩出一柄链锤,但他的力量与那黑色烟气相差太过悬殊,只是瞬间,他的身形便象玻璃一般破碎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信有神念,可以清晰的看到,在白荒与杜官说的位置上,已出现了两个深不可测的黑洞。

  虽然大家都不喜欢白荒,杜官说不战自逃,行为卑劣,但他们毕竟是自己人,眼见两个堂堂大乘境修士居然象小虫子一般被人碾死,心中不由升起了悲凉之意。

  顽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尉迟大国面临狄战的人,尚且有勇气做最后一战,但看到如潮水般涌来的暗修,尉迟大国的斗志已接近崩溃了,他眼神发直,呆呆的看着前面,刚才还显得咄咄逼人的周星野,手中的长剑也无力的垂了下去。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周星野吃力的问道,他绝想不到暗修的势力竟如此强大,怪不得临行前宗门长老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得与暗修发生冲突,早知现在,当时就不该过来!

  “什么意思?”那为首的大汉笑容显得分外得意、狰狞:“刚才不是想带我们走么?怎么?现在才知道怕了?”

  周星野的嘴唇嗫嚅了几下,他依然对自己的身份抱有很大期望,想来暗修也不敢轻易得罪太清宗,不过,再逞口舌之利太不明智了,还是忍一忍,等脱困之后再说。

  “让你们把那几个女修送过来,其他人滚蛋,你们就是不听,嘿嘿嘿……后悔了吧?”另一个大汉奸笑道:“现在呢?可以把那几个女修交出来了吧?”

  “你做梦!”尉迟大国突然喝道,他虽然没有了斗志,但骨气犹在,左右是一死,想逼他出卖自己的同门,逼他求饶,那绝无可能。

  “你我修行,总要讲个天理!”周星野的口吻变得沉重了:“做人不要做得太绝。”

  “天理?”对面为首的大汉狂笑道:“这里我就是天理!”

  涌来的暗修已经越来越近了,他们只杀死要逃走的人,或者截断逃走的通道,所以叶信等人并没有受到攻击,接着,从车流中传来一声大喝:“出了什么事?”

  “有太清宗修士拦路,不让我们过去!”那为首的大汉正色回道。

  “休要胡说八道!”周星野急忙提高了声音:“在下是太清宗太清玄道座下首徒,此次率队到宝庄练,是尊驾的人害死了药离宗的修士,并且掠走了药离宗的女修,供他们淫辱!”

  周星野生怕对方打算了他的话,所以用最快速度阐述了原因,不过,对面那三个大汉根本没有打断他的意思,反而用充满讥讽的目光看着他。

  周星野本能感觉有些不妙,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下去:“我等对尊驾绝无冒犯之意,实在是因心中悲恸莫名,所以……”

  “哪来这么多废话?!”车流中的声音再次响起:“都给我杀了!”

  周星野呆住了,他所依仗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用处,而涌来的车流骤然加速,向着叶信等人这边卷来。(。。)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