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零六章 拉拢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路上众人提高了警惕,稍有风吹草动,立即规避,谁都不想惹麻烦,所以走得很慢,足足走了七、八天,才返回太清宗在宝庄的驻地。

  叶信等人原本就是从这个驻地走出去的,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驻地的气象居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足足有百余名太清宗的修士在驻地中走动着,而法阵似乎也全部开启了,一片层层叠叠的光幕笼罩在驻地上空。

  周星野看到这种气象,吓了一跳,加快脚步向前走去,众人先后跟在了周星野后方。

  驻地中的太清宗修士看到了周星野的身影,有人高声叫道:“周师兄回来了!”

  紧接着,几条身影从宝莲中飘落,缓步向这边迎来。

  为首的修士是一个面容清癯的老者,周星野看到那老者不由呆了呆,随后几步抢上去:“星野见过师尊!见过玄戒太上、见过玄知太上。”

  “星野,你没有事吧?”那为首的老者缓缓说道。

  “我没事。”周星野说道:“师尊您怎么来了?”

  “哪位是叶先生?”那为首的老者把视线转向尉迟大国、叶信这边。

  周星野恍然大悟,心中暗暗吃惊,太清宗也重视叶信了,太清七子居然一下子来了三个!

  随后周星野向一边让了让:“师尊,这位就是叶先生。”

  “叶信见过三位太上。”叶信走上几步,先行施了一礼。

  “听闻弟子传报,说我太清宗来了一位贵客,今天一见,果然是非同凡响的年轻俊杰。”那为首的老者笑道:“不过叶先生倒是有一颗游戏风尘的心,居然和本宗不成器的小辈们走到一起去了,可还玩得高兴?”

  “叶先生,本宗这些小辈眼光浅、脾气却不小,如果有怠慢了叶先生的地方,老朽先在这里陪个不是了。”一个穿着黑袍的老者说道:“老朽玄戒,专管本宗的刑罚,肯定要替叶先生好好教训教训他们的。”

  “前辈说哪里话。”叶信急忙说道:“我和周兄一直相处得很融洽,也深为周兄的品行为人折服,太清宗有周兄这样的俊才,气象必定蒸蒸日上。”

  “叶先生,你可别夸他了,这小子的尾巴以前就翘得很高,你再这么说,恐怕以后他要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那为首的老者大笑道,周星野毕竟是他的首徒,他对周星野寄予厚望,叶信这般夸奖周星野,自然让他心花怒放。

  “老朽玄知,专管太清宗的外门,师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快点把叶先生请进去吧。”另一个身材胖乎乎、相貌祥和的老者说道。

  “对对。”那为首的老者连连点头:“叶先生,请。”说完他让在了一边。

  “叶某可不敢逾越,还是三位前辈先请。”叶信谦让道。

  所谓的礼节,其实就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太清玄道、玄戒、玄知对叶信表示出了足够的尊重,叶信也连称前辈,姿态很恭敬,双方都是皆大欢喜。

  片刻,叶信已跟着三位太清走进了宝莲深处,这宝莲从外面看起来体积和其他宗门的证道飞舟差不多,进去了才明白里面别有一番天地,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法阵,似乎能把空间压缩起来,每一片花瓣里都藏着一座厅堂,叶信亲眼看到有六、七个太清宗修士从一片薄薄的花瓣中走出来,那种感觉简直象在看魔术一样。

  三位太清率先走进了一片紫色的花瓣中,叶信接近那片花瓣时,陡然感觉到涌来一股清香,接着眼前一花,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巨大的殿堂中,殿堂的面积差不多有数千平方米,但里面的摆设却很简单,两张矮桌,一排书柜而已,不过在殿堂正中居然有一面池水。

  殿堂中的元气异常充沛,充沛得已经凝成了烟雾,整座大厅雾气缭绕,恍若仙境。

  走在最后面的周星野应该是不常进来这里,他脸上带着兴奋之色,还深深的吸了口气。

  三位太清给叶信让座,叶信连连谦让,等三位太清坐定之后,他才坐在下首的位置上。

  周星野是没有座位的,他垂手站在太清玄道身后。

  “星野,听闻你遇到了深渊法王?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我们。”太清玄道缓缓说道。

  周星野便把药离宗的修士遭受袭击,然后他赶过去救援,接着又感应到成天宗的修士发出警示,等等经过仔细讲述了一遍。

  三位太清相互交换着眼色,随后太清玄道略微向叶信躬了躬腰:“叶先生活命之恩,我太清宗上下必没齿难忘,说实话,我已经把星野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白发人要送黑发人……老朽这晚景未免太过惨淡了,幸亏有叶先生出手,才救了星野这孩子一命啊!”

  “这是叶某应该做的,纵使不是为了太清宗,也要为叶某自己啊!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叶信说道。

  “一条线上的蚂蚱?这句话说得好!”太清玄道点头道:“叶先生还见过了深渊鬼王?”

  “前辈是指鬼十三?”叶信说道:“那家伙好像无处不在,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他。”

  “哈哈哈……叶先生与深渊鬼王好像还颇有渊源呢?”太清玄道说道。

  “我曾经与他合作过,结果他突然偷袭我,幸好,我一直在防备着呢,然后和他交了一次手。”叶信说道:“最后,我伤不到他,他也奈何不了我,算是打平吧。”

  “幸好叶先生够机警!”太清玄道说道。

  “听周兄说,太清宗好像与那鬼十三有仇?”叶信问道。

  “说起来是我太清宗的一大耻辱。”太清玄道叹了口气:“我们各门还好,玄知的外门可算是损失惨重了,先后损了七位金袍客卿。”

  “我现在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那太清玄知咬牙切齿的说道,原本祥和的相貌变得有些狰狞了。

  “你还有脸说?”太清玄戒冷哼了一声:“据我所知,是你的人先去惹的他,他越让步,你们逼得越凶狠,结果彻底撕破脸,你能怪谁?”

  “那个鬼十三是故意的!”太清玄知反驳道:“如果他一开始就放出所有手段,那些金袍客卿怎么敢去招惹他?他纯粹是故意示弱,引得金袍客卿上钩!”

  “如果你的人没有贪欲,又怎么会上钩?!”太清玄戒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太清玄道打着圆场:“也不怕叶先生笑话么?尤其是你,玄戒!玄知那边损失这么大,你怎么还有幸灾乐祸的意思?要知道,你也是太清宗的掌舵人!”

  “我这个人,遇到事情一定要先辩理,再认法,否则无法服众。”太清玄戒缓缓说道:“如果自家的孩子做了坏事,我们必须要护着,别人家的孩子做了坏事,我们就要喊打喊杀,天下宗门都这么做,还有什么公理可言?!”

  叶信心中暗自吃惊,对这个太清玄戒亦是肃然起敬,身为太清宗的修士,心中居然还存着公理公义,不偏不倚,这是极难做到的,至少他叶信做不到,天罪营内都是死囚,性格狠厉,经常在外犯事,如果严格执行律法,恐怕等不到敌人来杀,他自己就把这些弟兄都杀光了,为了生存,只能姑息。

  太清玄戒的态度,对太清宗所有修士而言,根本就是胳膊肘向外拐,难道所谓的狗屁公理可以凌驾在太清宗利益之上么?底层的舆论一旦成势,会对太清玄戒很不利,而太清玄戒居然说得如此坦然。

  一个内心有坚持的人,至少是一个值得大写的人。

  太清玄道和太清玄知都不说话了,相视苦笑,显然都知道是辩不过玄戒的。

  “如果是那鬼十三莫名其妙害了我宗的人,那我宁愿拼个血流成河,也要让他伏法!如果是你们外门惹是生非,那你们自己去报仇,反正外门戒律一向松散,我也管不到你们,但休想让内门出手。”太清玄戒说道。

  “好了好了,此事就先放下。”太清玄道说道,随后他的视线转向叶信:“叶先生,我们已经派人去见过长青古城的姜城主了,呵呵呵……我就直说吧,我太清宗一向乐于广揽天下俊才,象叶先生这样不世出的俊杰,我们当然要想法设法与叶先生结交的,不过叶先生毕竟是长青古城的供奉,我宗从不愿夺人之美,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先与姜城主打声招呼。”

  “哦?”叶信又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太清宗的动作如此之快。

  “姜城主说,他早知长青古城是装不下叶先生的,如果叶先生愿意加入我太清宗,他只会为叶先生感到高兴。”太清玄道顿了顿:“不晓得叶先生意外如何?”

  “这个……”叶信沉吟起来,他心中已经千肯万肯了,但毕竟是关系到自身气运的大事,决不能答应得太快,否则反而会遭受怀疑。

  “叶先生救了我宗弟子,这点东西是我宗的一点心意,还望叶先生莫要推辞。”太清玄知拿出一只匣子,轻轻放在了矮桌上。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