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零九章 浮空之城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各个宗门参加历练的修士都被找回来了,三位太清都不想久留,立即启动宝莲,把所有的修士带回到地穴中,随便后开始清点战利品。? ? ?

  叶信和成天宗这一队的收获是最为丰厚的,远远过了其他宗门,本来他们就带着寻宝貂,加上雷琴柳柳大展神通,杀死了数以千计的妖灵,之后感应到鬼十三的元力波动,又立即赶回去,给叶信等人留下了一个大便宜。

  当然了,雷琴柳柳并不在意那点东西,星殿的目标是妖王惊天的遗宝,寻常的妖灵,根本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大事屠戮,仅仅为了削弱妖灵王的力量。

  叶信与尉迟大国有约在先,把头筹让给了尉迟大国,头筹的奖励是十颗金丹,还有一匣天净沙,而第二名的奖励只有五颗金丹,没有天净沙,第三名是三颗金丹。

  尉迟大国自然对叶信感激涕零,各个宗门遇到事端会保证一致对外,但内部的竞争没办法禁绝,也不可能去禁绝,因为这是成长的动力,尉迟大国这一次为成天宗夺到了头筹,必将成为成天宗年纪一辈中最耀眼的人,前途一片光明。

  何况叶信加入太清宗,并且坐上了外门左护法之位,尉迟大国自然要曲意逢迎,甚至想把自己得到的奖励分给叶信一半,不过,叶信已飞上了高枝,对这点东西是不太在意的,从另一个角度说,他也知道尉迟大国不容易,既然已决定了帮助对方,那就帮到底,万一成天宗内有见识浅薄的人因此而刁难尉迟大国,反为不美。

  各个宗门的修士回到自己的证道飞舟内,先后离开了地穴,扬长而去,叶信的小船很显眼,三位太清问过其他修士,知道是叶信的证道飞舟,他们大笑着打趣了叶信几句。

  太清宗的修士可不敢笑,叶信的地位高得吓人,整个太清宗的内部构筑呈金字塔状,最上面的是七位太清,之下是三十余位上清,然后是少清,寻常修士只是门徒、弟子,而且,叶信还是一个掌握着实权的上清,一句话便可以决定无数人的命运。

  叶信的证道飞舟被收入宝莲内,随后宝莲离开了地穴,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便返回了太清宗的山门所在地。

  叶信听到太清宗山门已至,心中好奇,便走到了宝莲的最外层,他想要观赏太清宗的风光。

  之前他已经听长青古城的姜镇业说起过,太清宗的宗门是一座巨大的浮空之城,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亲眼看到之后,还是大吃了一惊。

  下方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巨大盆地,盘底正中央有一座倒立的山岳,越往下越细,山石上长满了蔓藤,郁郁葱葱,山顶是整齐的平原,边缘一带种满了药草,在阳光的照射下褶褶生辉,好似有无数珠宝洒落在那里。

  平原正中是一座城市,有巨大的城墙,叶信的神念能感应到,城墙中隐藏着无比恐怖的元力波动,一旦被激,他会在瞬间被碾为齑粉。

  城市出奇的大,宝莲飞得很高,居然看不到城市的边缘,粗略估计一下,这座浮城足以容纳几十万人在里面生活。

  叶信所看到的一切,都散着一种摄人心魄的气息,这是太清宗一代又一代修士苦心经营的结果。

  “还不错吧?”太清玄知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没想到,浮城有这么大。”叶信长长叹了一口气,怪不得,在刚刚看到鬼十三的时候,鬼十三就有了送他叶信进太清宗的念头。

  他们初入证道世,想靠自己白手起家,形成一定的规模,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年,可如果加入名门大派,事情就会变得容易得多,背靠大树好乘凉,这是一条无法拒绝的捷径。

  强如天行者狄战,也要依靠星殿,才能有今天的成就,如果狄战靠自己,估计现在还不知道在那个角落里苦苦煎熬呢。

  “记得我第一次看到浮城的时候,好半天没办法醒过神,那种感觉真的说不出来。”太清玄知缓步走到叶信身边,凝视着下方,现在宝莲已飞入浮城深处,前方远远看到了另外两个宝莲。

  叶信的视线落在前方的宝莲,他知道宝莲就是太清宗的证道飞舟,不过要比其他宗门强得多,是集攻防于一体,兼具传送输运的巨型法阵。

  “不过,我们这一代大都老了,也拼不动了。”太清玄知轻声说道:“这片大好气象是否还能继续保持下去,最后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叶信尚没有说话,太清玄道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怎么?你居然还有服老的一天?这可不象你啊。”

  叶信回身看去,太清玄道和太清玄戒并肩走了过来,他微微施礼:“见过两位太上。”

  “这段日子,做事情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我可没有你那样的精神。”太清玄知淡淡说道。

  这时,宝莲已靠近了另外两个宝莲,太清玄戒说道:“走吧。”

  随后太清玄戒率先纵身掠起,向下方飘落,叶信跟在了太清玄知身后。

  “我带着叶护法去外门,让叶护法尽早安顿下来。”太清玄知说道:“你们先在养心堂等我,我尽快过去。”

  “我是不是应该先去拜望几位太清?”叶信说道。

  “他们现在都在闭关,两、三个月之内是出不来的,不用急。”太清玄知说道:“你跟着我走就行了。”

  “明白了。”叶信回身向清瞳和月使了个眼色,随后迈步跟了过去。

  太清玄戒默默看着太清玄知和叶信等人的背影,接着低声说道:“叶护法的心性、资质都是极好的,可我感觉……玄知还是有些太……”

  “太什么?”太清玄道笑道。

  “这种事情,他随便找个人,带着叶护法过去就行了,哪里用得着他亲自出面?”太清玄戒说道:“礼不可废!堂堂的掌宗太清,去做这种琐事,让外门那些修士怎么看?怎么想?”

  “看来你是忘了玄知的过去了。”太清玄道说道:“他可是神眼通天方知劫!”

  “我当然知道玄知的根底。”太清玄戒说道:“可你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当初我们三个商量的时候,本已经说好了让叶护法成为我们太清宗的金袍客卿,可你没想过么,看到叶护法之后,玄知为什么立即改了主意?”太清玄道说道。

  “那是因为叶护法以前的进境恐怕不输于你、我,单单是金袍客卿,未必能留得下叶护法。”太清玄戒说道:“不过,修行犹如攀山,只要还在往上爬,便总有希望,可一旦失手掉下去,重新往上爬就难了,那些不幸损了境界的修士,你我见得还少么?有几个能熬过来的?叶护法虽然很年轻,也很有希望,但我还是担心……他在十年、二十年之内,会步入寂灭境,和那些修士一样。”

  “日久都未必能见人心,何况我们根本不知道叶护法的来历,玄知一定要把叶护法拉过来,你以为仅仅是因为这一点么?”太清玄道说道:“护法啊……你难道不清楚我们冒了多大的风险么?”

  “那是因为什么?”太清玄戒皱起眉头。

  “玄知告诉我,叶护法身上隐约有人皇之气。”太清玄道压低声音说道。

  “你说什么?!”太清玄戒差点跳了起来,满脸都是惊骇之色。

  修士中称‘皇’的,实力都在真圣境与半神境左右!惊天是妖皇,已经死了,他的尸骨化生成的妖灵王,尚且让整个证道世的修士不敢去招惹,直到妖皇惊天的不死真念彻底消散,才有人开始打遗宝的主意。

  叶信身上居然有人皇之气,那么肯定与某位人皇有些渊源。

  “冷静些。”太清玄道低声喝道。

  “玄知是不是看错了?”太清玄戒焦急的问道。

  “他看过了很多遍,那种人皇之气时隐时现,他也说不准。”太清玄道说道:“不过,值得我们为此冒任何风险了。”

  “这可是天大的事……”太清玄戒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你也知道啊?”太清玄道笑了笑:“所以,等玄明、玄山他们出来了,你无论如何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为什么?”太清玄戒一愣。

  “关系太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太清玄道眯起眼睛:“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担心……光明山!”

  太清玄戒呆了片刻,眼中突然闪过一缕厉色:“我明白了。”

  “有些头疼啊……我们都不知道叶护法的来历,如果他只是得了某位人皇的传承,还算好说,不会有大碍,可如果他的人皇之气是真的……我已经有些不敢想了。”太清玄道喃喃说道。

  “赌一次吧。”太清玄戒狠狠的说道。

  “呵呵……其实我和玄知原本不想告诉你的,怕你心直口快,把这件事转告给玄明他们。”太清玄道说道:“可是,我和玄知不能保证一直会留在浮城,万一我们都离开了,总要有人照拂叶护法,玄戒,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