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一零章 初入护法堂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浮城只有一座城门,也就是太清宗的山门,太清玄知带着叶信在往城门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们外门是太清宗的第一道门户,外门修士原本并不算是太清宗的真正弟子,不过,在前几代掌宗的经营下,外门的实力和资源已凌驾在各门之上,呵呵……叶护法,你赶上了好时候,我刚刚进外门的时候,做事情要比现在难得多。”

  叶信一边听着一边观察着街道的景色,浮城的面积虽然庞大无比,但居住的人口却不多,稀稀落落的,偶有行人,看到前面的太清玄知,竟然不认得,来去匆匆。

  “现在日子好过了,但矛盾也多了。”太清玄知续道:“玄道和玄戒都是明白人,不会给我们添麻烦的,可玄山、玄明他们私下里颇有微词,说我们外门克扣太多,有客大欺主的迹象,可我们现在的成就,都是拼命换来的,就说你认识的那个深渊鬼王吧,外门与他发生冲突,还不是因为要去争、要去抢?遇到这种事情,他们不愿意冲在前面,看到了好处,却又分外眼红。”

  “原来是这样……”叶信低声说道。

  “是不是有些失望?原来我们太清七子也不是一团和气的?”太清玄知笑了笑:“更重要的地方在于,我们外门和他们不一样,他们都是太清宗的修士,而我们除了外门弟子,还有很多其他宗门的修士,还有散修,人员混杂,事情也就多,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会很快适应的。”

  “外门都需要做什么?”叶信问道。

  “这不是几句话能说明白的。”太清玄知思索了一下:“譬如说,我们要负责和其他宗门打交道,去各地收购灵草,招揽各行各业的人才,打探消息等等,都是我们外门的事。”

  “那……另外几位太上都负责什么?”叶信不解的问道,好像但凡是对外沟通的事情都要归外门负责,权力有些过大,还有另外的六位太上,他们岂不是没有事情好管了?

  “内门弟子,只负责修行。”太清玄知的笑容稍微显得有些怪异:“玄戒主掌戒律,不管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只要触犯了戒律,都要到玄戒那里接受处罚;玄山负责管理太清宗的药院,如果以后你额外需要更多的丹药,就要走通他的门路了;玄明负责炼器、休养阵图,你想用更好的办法淬炼自己的法宝,只能求上他;玄判负责管我太清宗的藏经阁,另外我宗为了激励弟子们上进,每年都会举行一次比试,这些都是他的事情,你和他不会有太多交集;玄体么……他原本是光明山的修士,在我太清宗修炼,只是为了显示光明山与太清宗上下一心,他什么事情都不管,但是,你最好不要得罪他,这个人很难相处。“

  “明白了。”叶信点头道。

  说话间,前方已看到了两座足有几十高的巨型拱门,相对立在街道两侧,太清玄知向左侧的巨型拱门指了指:“那便是护法堂,以后你就要住在这里了,当然,如果你觉得住得不太舒服,可以和我说一声,我给你换个地方,但白天你还是要过来转转的,否则会有些不太好看,别人会以为你太懈怠了。“

  街上的行人不认识太清玄知,可外门左右护法堂内的修士都是见过太清玄知的,远远看到太清玄知走来,他们还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太清玄知极少出来走动,试探着向前迎上几步,等到太清玄知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他们终于可以确认了,一时间争着抢着向这边跑来,跑到近前,单膝跪倒在地,毕恭毕敬的叫道:“见过太上。”

  “展开韬可在?”太清玄知淡淡问道。

  “展护法去了红图宫,不在护法堂。”有修士急忙回道。

  “你们去叫他,让他马上到左护法堂来见我。”太清玄知说道:“还有,去把所有的金袍客卿都请过来。”

  “是。”几个修士应了一声,随后向着浮城内跑去。

  “走,我们进去。”太清玄知说道,接着率先向左侧的护法堂走去。

  进门后,首先看到了是一座与拱门齐高的影壁墙,墙上画着层层叠叠的云海,还有几十个修士在云海中穿梭,阳光照下来,云海似乎在飘动,而那几十个修士也若隐若现,好像活过来了一样。

  太清玄知突然停在了影壁墙前,伸出指尖,在其中一个修士的影像上轻轻摸了摸,随后长叹了一口气:“他就是曹玉义,我们外门原来的左护法。”

  “这位前辈是已经……”叶信轻声说道。

  “他还活着。”太清玄知摇了摇头:“玉义是我的老朋友了,几年前,他步入了寂灭境,而且他的元脉衰竭得很快,我的意思是,让他继续坐在左护法的位置上,也可以安享天年,反正不需要他象年轻时那样去外面卖命了,可他不愿意拖累外门的脚步,一定要卸掉左护法之职,去思乡城居住,我拗不过他,只好放他走了。”

  “思乡城在哪里?”叶信问道。

  “在南边,过了山就到了。”太清玄知说道:“在思乡城里居住的,都是我太清宗弟子的家人,把他们都迁移过来,也是为了解那些弟子的心结,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们在这里修炼,渐有所成,家人却在远方过着煎熬的日子,但凡有些良知,他们的心是静不下来的,不如索性把他们的家人都带过来,解了他们的后顾之忧,这样才能更加精进。”

  “定下这个规矩的前辈,有着悲悯天下的情怀。”叶信说道。

  太清玄知用异样的目光看了叶信一眼。

  “我……莫非我说错了?”叶信说道。

  “你说的这位前辈,就是我的师尊。”太清玄知说道。

  接着,太清玄知绕过影壁墙,缓步向里走,到了前院后,他的眼神变得复杂了,再次叹了口气:“物是人非啊……玉义离开后,我每次走到这里,都恍若看到他笑着从里面迎出来……叶护法,以后你有空闲,替我去思乡城看看他。”

  “太上放心,这是叶某应该做的。”叶信说道:“而且也正好向前辈请教一些事情。”

  从前面巨大的拱门上,就能看出护法堂有多大,单单是前院,已分成了内、中、外三个区域,沿途看到了不少修士和仆从,他们没资格凑过来向太清玄知请安,噤若寒蝉般站在原地不动,等太清玄知和叶信等人走过去好久,才满脸诧异的窃窃私语起来。

  走过前院,一直走进中堂,太清玄知看到厅内正中的方桌上摆着一个匣子,他快步走过去,直接把匣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枚半个巴掌大小的玉珏,反手扔给叶信:“这是你的护法印,收好了,很多事情都用得上,等有一天,你高升了,离开了护法堂,你的护法印会被封印在影壁墙里,然后你的影像将得到后辈弟子的瞻仰。”

  叶信的指尖不由抖了一下,高升?升什么?他已经是左护法,升到了极点,莫非他还能升为太清不成?而且太清玄知为什么要这样说?

  太清玄知见叶信陷入了沉思,肯定是感悟到他的话并不是无心之言,嘴角略微露出笑意。

  这时,一个中年修士急匆匆跑进来,单膝跪倒在地:“见过太上。”

  “他叫方守逸,修为不错,是左护法堂的大管事,也是外门的金袍客卿。”太清玄知向那中年人点了点:“你应该听出来了吧?呵呵呵……他也姓方,是我远方的侄孙,早年间发现他很有根骨,便把他带上山了,你现在没有自己的班底,先将就着用他几天吧,如果觉得他不听话,那就把他敢走,不用顾虑我的面子。”

  那中年人抬起头,满脸都是惊骇之色,呆呆看着叶信。

  “见到本堂护法,不施礼请安?愣在那里做什么?”太清玄知喝道。

  “守逸见过左护法。”那中年人急忙说道。

  “方兄请起。”叶信说道:“叶某初入太清宗,什么事情都不懂,以后还望方兄多多指点。”

  “你把他当成仆从即可,没必要这么客气的。”太清玄知说道,随后他又顿了顿:“算了,这是你护法堂的事,而且各人有各人的风格,我不好多管。”

  “原来是……叶护法!”那中年人显得很是惊疑不定,这事情太出乎意料了,不是说北山列梦被升为左护法了么?怎么莫名其妙换了个人?!

  叶信这个时候明白太清玄知为什么亲自带着他过来了,如果他自己来,估计连大门都进不去,难道扯着嗓子喊我是新任的护法么?让其他修士带着过来,又未必能镇得住这个方守逸。

  太清玄知是个老于世故的人,叶信初来乍到,想把事情运转起来,必须有能用得上的人,方守逸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他的身份很特殊,只要真的愿意为叶信跑腿卖力了,会为叶信挡住很多麻烦和刁难。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