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一二章 无双国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是他展开韬应该说的话么?”叶信续道:“或许……他已经把外门当成了自己的囊中物,认为一切都应该按照他的想法走,太上出现在这里,让他有些紧张,听到太上突然换了左护法的人选,使得他更加不舒服,所以,纵使感觉有些不妥当,他也要站出来,希望能改变太上的想法。 更新最快”

  太清玄知皱着眉头,久久不语。

  “太上可是不信?”叶信淡淡说道。

  “开韬只是说了那么几句话……这些都是你猜的。”太清玄知苦笑道:“猜的东西做不得准。”

  叶信也笑了,他集中火力攻击展开韬,同时也是在试探太清玄知,毕竟展开韬为他效力多年,如果只是因为他叶信一席话,太清玄知就会怀疑展开韬,那么太清玄知的心性就有些凉薄了,此刻,见太清玄知还在维护展开韬,叶信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这是一个仁厚长者。

  “那么我再猜一件事吧,如果展开韬真的已把外门当成了自己的囊中物,不容他人左右,我成了护法,他必定坐立难安,三天之内,他肯定会找到太上,极力说服太上改变想法,重新任命北山列梦为护法。”叶信说道:“太上敢不敢和我打个赌?如果展开韬没有找太上,那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以后事事自然以他为主,如果他去找太上了,我只希望以后我和展开韬闹起来的时候,太上能做到不偏不倚。”

  这才是叶信真正的杀手锏,他给展开韬埋下了一个坑,故意不给展开韬面子,无疑当众挑衅,展开韬心中必定恼怒异常,就算迫于情势,准备接受他叶信了,也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一定要再去尝试一次,希望能挽救这个既成事实,让他叶信为今日的狂妄付出代价。

  叶信与很多权力欲非常旺盛的人打过交道,这种人通常很难对付,他们志向远大,坚毅果决,城府极深,不过,这种人大都有一个非常致命的破绽。

  在没有起飞之前,他们能忍常人所不能忍,苦心励志,默默做着准备,可一旦飞起来了,意气风发,那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特性多多少少会暴露出来,或许是因为忍得太久,他们再无法容忍任何挑衅,如果有谁试图挡在前面的路上,他们会变得格外暴躁,将立即发起反击。

  这种人不是笨,只因在熬过了漫漫长夜、迎来无限光明的那一瞬间,自信已经变得极度膨胀,稍有一点点触犯,都会让他们变得有些失控。

  假如现在太清玄知对他的判断只信了一成,那么当展开韬去找了太清玄知,太清玄知对他叶信就会信了三成,虽然还有七成,但不用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欲速则不达,仅仅是第一天,他就拿到了三成,已经可以算全胜了,而展开韬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大输了一场。

  太清玄知再次沉默了良久,随后缓缓说道:“好,我就和你赌一次,不过呢,我会向外散布消息,就说我将要闭关,如果展开韬明知道我要闭关,还会跑过来和我嗦,那就证明他确实是你说的那种人!”

  “一言为定。”叶信点头道,见说动了太清玄知,他知道自己已胜券在握了。

  “不过,你赌赢了,我还是不偏不倚的话,对你有些不公平。”太清玄知说道:“到时候我自会在暗中助你,但你也不要闹得太过分,至少不能让其他太上看我们的笑话。”

  “我明白的。”

  太清玄知缓缓站起身,他眼中闪烁着精光,其实叶信所说的他大都能接受,展开韬在曹玉义之下唯唯诺诺了几十年,今朝翻了身,做事自然会嚣张一些,这都不算什么,但叶信说得另外一些话,刺中了他的要害。

  展开韬已把外门当成自己的囊中物了么?连他太清玄知到外门转一转,都会感到不舒服?连他太清玄知的决定也要推翻?

  笑话!虽然这些年感到精力不济,又因为对寂灭境的恐惧,他决定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修炼上,无心去管外门的事务,但基业是他的!展开韬想干什么?!

  还有,曹玉义在的时候,展开韬一直对曹玉义毕恭毕敬,简直就象亲生儿子孝敬老子一样,怎么?曹玉义步入了寂灭境,死期将近,你展开韬反而很愉悦么?就因为你掌权了?!

  “叶护法,你也早些歇息吧。”太清玄知看了看叶信:“还有,修饰一下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留起胡子来了?”

  “哈哈……我已成了护法,怕别人欺我年少啊。”叶信笑道。

  太清玄知也笑了,摇摇头,用饱含深意的目光扫了叶信一眼:“我先走了,你有什么事情,直接交代守逸去做。”

  他决定去宝庄,是因为听说太清宗的练小队中出现了一个淬炼出圣诀的年轻俊杰,等见过了叶信,发现叶信身上隐隐散发出了人皇之气,他对叶信的重视程度又增加了许多,等经过这一番长谈,他却突然发现,叶信最可怕的不是圣诀,也不是神秘的传承,而是妖孽般的头脑!

  展开韬从头到尾只说了两三句话,很稀松平常,至少他没听出什么东西来,而叶信居然剖析出这么多,让他心中掀起阵阵惊涛骇浪。

  太清玄知突然想起了四个字:无双国士。

  这是他即将走入太清宗之前,故土的国主对他的高度评价,此刻他发现,这个评价似乎更适用于叶信,至少在见微知着的能力上,他和叶信相比差得太远太远。

  不过,到现在他还是半信半疑的,一切都要等展开韬是否会不顾他要闭关,找上门来喧嚣!

  方守逸一直守在门口,见太清玄知走出来了,急忙迎上前:“见过太上。”

  “去问问叶护法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的。”太清玄知淡淡说道:“守逸,这段日子你勤快一些,记住了,但凡叶护法对你有丝毫不满,我这里就容不下你了,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吧。”

  “请太上放心,我会把叶护法当成主上,小心伺候的。”方守逸急忙说道。

  “你心里有数就好。”太清玄知点了点头。

  看着太清玄知走远,方守逸轻手轻脚的走进大厅,见叶信坐在座位上思索着什么,他等了片刻,随后干咳了一声:“护法,可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的?”

  “守逸,你来了。”叶信抬起头:“护法堂内有没有我们的住处?”

  “有的,早就准备好了。”方守逸说道。

  “我有个弟子,还有一个随从,是不是在外面?”叶信说道。

  “就在前厅,我已经让几个仆从侍候她们了。“方守逸说道。

  “让她们过来吧,先找个地方安顿一下,我还要仔细想一些事情。”叶信说道。

  方守逸令人到外面把清瞳和月请了过来,又亲自带路,把叶信三人引到后院,曹玉义离开之后,他惯常用的一些家私都被搬运到了思乡城,而新的家私尚没有安排,因为北山列梦没有上任,谁都不清楚北山列梦的喜好,所以这里的摆设都很简单,也有些陈旧。

  叶信是不在乎这些的,选中了自己的居所,他和清瞳、月都住在一个大院里,随后打发走方守逸,自己独坐在院中,初来乍到,他还有很多事情要仔细思考一番,明天的行程,他已经想好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思乡城拜望曹玉义,现在的展开韬肯定忙着到各处伸手,忽略了曹玉义,或者说,展开韬本就是这种性情,反正曹玉义也失去了利用价值,没必要再过去巴结,而且现在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太多,也脱不开身。

  如果他叶信马上就去拜望曹玉义,至少占了尊老的名分,太清玄知那边也会感到很高兴。

  这时,清瞳和月整理好了自己的房间,先后走出来,看到叶信在沉思,清瞳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主上,以后的日子,你可能过得不会很轻松了。”

  “为什么这样说?”叶信一愣。

  “我在前厅的时候,和几个侍女还有护法堂的修士聊了很多,也问出了不少事情。”清瞳低声道:“右护法展开韬在外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气势滔天,现在外门二十多个金袍客卿,一百多个银袍客卿,大多数都是他的人,我看主上的个性也很强硬,恐怕不会甘心屈从在那展开韬之下,你们十有**要斗起来。”

  “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叶信摇了摇头:“我现在要想的,是给他安排一个妥善的死法,让他不要死得太难看,这样才能大家欢喜。”

  “主上莫非是让我去刺杀他?”清瞳呆了呆,急忙说道:“不行的!我和那展开韬的境界相差太大,不可能得手,就算成了,也会给主上带来巨祸。”

  现在的清瞳和以前的天罪营将士一样,事实上叶信的威望是一点一滴竖立起来的,他每一次说可以攻下这座城,可以杀死一位大召国的大将,可以突围出去等等事情时,天罪营的将士原本是不信的,但叶信每一次都做到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