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一三章 彻底收服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还没那么蠢。”叶信笑了笑:“清瞳,你在白虎山的时候,替白虎山主除掉了不少对头吧?你的本命技确实适合暗算、偷袭,不过,你并不算是一个合格的杀手。”

  “我的境界与主上比相差悬殊,这个我承认。”清瞳眼中闪过一缕黯然之色,随后说道:“但要是说我不合格,我可是不服呢。”

  “想除掉一个人,有太多太多的办法,亲自操刀上阵,是最粗鄙的。”叶信说道:“过几个月,当展开韬从太清宗消失的时候,你自然就懂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清瞳说道。

  叶信思索片刻,又露出笑意:“刚才我提起白虎山主,你显得有些黯然,是因为故主难离,还是因为那里给你留下了很多回忆?”

  “主上,我与白虎山主已是恩断义绝了。”清瞳急忙说道。

  “你心志坚韧,这也是我最看好的你的地方,当初在姜镇业的压力下,白虎山主决定抛弃你,让你感到很失望,以你的心性,既然已选择了离开,那就永不会回头。”叶信说道:“你也不会为了过去而黯然,这么做是故意的,让我知道你是个很忠义的人,纵使白虎山主那么对你,你依然难忘旧情。”

  “主上……我……”清瞳似乎显得有些慌乱了。

  “不用解释。”叶信摆了摆手:“用一些小手段,让我更加相信你,重视你,这反而是你聪明的地方,我并不在意,其实……我以前的部将中也有人经常这么做,我心里看得明白,眼里却装着煳涂,只要目地是好的,用些技巧真的无妨。”

  清瞳不由露出苦笑,她这时才发现背后透出寒意,因为冷汗已经把她的后背打湿了。

  “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就不装煳涂了么?”叶信说道。

  “不知道。”清瞳小心的回道。

  “我在提醒你,我可以看破很多事情。”叶信说道:“你可以做错事,那没什么,我会帮你一起弥补,但是,不要犯原则性的错误,至于什么是原则,你心里应该明白。”

  “是。”清瞳低声回道。

  “只要你有足够的运道,这条修行路,我们会一起走下去的。”叶信说道:“以后你接触的秘密将越来越多,要学习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不管我们一起走了多久,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今天我说的话。”

  清瞳用略带着惊恐的目光看着叶信,虽然叶信没有把话说得太明白,但她只感觉自己好似已变得赤身**,坦呈在叶信的视线下,她的任何变化都瞒不过叶信的洞察。

  叶信的视线从清瞳身上移开,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直以来,清瞳都在悄悄的观察他,观察与揣摩是两码事,墨衍、谢恩等人暗中揣摩他,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信任与重视,而观察代表着若即若离,清瞳并没有彻底下定决心跟着他叶信一起走,她还在思考他叶信值不值得效忠。

  叶信开始的时候还不急,谨慎并不是缺点,从清瞳的角度说,她已经跟错了一次人,自然不想再错第二次,但现在不一样了,他要开始布局,针对天行者狄战,用最大的耐心、用所有的精力,编织出一张天罗地网,同时,他要抹去自己的所有弱点,没有下定决心的清瞳,很有可能成为破绽。

  “来,清瞳,替我修一修胡子。”叶信说道。

  “修胡子?我不会。”清瞳说道。

  “我刚才说了,你要学的事情有很多,就从修胡子开始吧。”叶信说道,他准备留胡子了,想一直不与天行者狄战以及狄战的随从碰面,几乎是不可能的,最简单的易容术,就是胡子,以前他的相貌年轻俊朗,胡须会让他的外观发生很大变化。

  “我去找方管事要一把剃刀。”清瞳直起身。

  “不用,你手里不是有刀么?”叶信摇头道。

  清瞳迟疑了片刻,右手轻轻一抖,手中出现了一柄短匕,接着她走近叶信:“主上,我应该怎么修?”

  叶信用手指在嘴唇上方划了个‘八’字,随后又在下巴处抓了一把。

  清瞳握着短匕,在叶信的脸颊上轻轻滑动起来,她的短匕极为锋利,刀尖所过之处,胡须被刮得干干净净,另一边的月不由提起心,紧张的盯着清瞳的一举一动。

  月知道清瞳是蛇妖,法宝是用自己的毒牙淬炼而成的,如果清瞳与叶信正面发生战斗,估计连叶信的衣角都沾不到,就会被杀掉,而现在清瞳的手指只要颤一下,便有可能给叶信造成致命伤害。

  叶信仰躺在靠椅上,吐气越来越轻,似乎已经睡着了,而清瞳却处在平生中最紧张的时刻,唿吸已经停顿了,她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手指,生怕出现意外,把叶信的脸颊划破。

  大多数人不愿意去相信对方,不是为了算计什么、夺取什么,只是担心自己信错了人,担心对方辜负自己的信任,而当看到对方无条件的相信自己时,心中会滋生出莫名的感动,这是天性,而对方的实力越强、地位越高,这份感动也会越沉重。

  士为知己者死,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清瞳的手很稳定,可脑袋却一片混乱,她忍不住又想起了白虎山主,她在白虎山修行了几十年,也为白虎山主效力了几十年,立下无数功劳,可白虎山主敢这么安静的躺在她的刀下么?不敢的……白虎山主绝对不敢!!

  叶信为什么这么信任她?当初她要走,还让玄妖殿的殿主山炮出面,极力挽留她……莫非是看上了她的姿色?不可能!叶信看向她的目光非常清澈,凭女人的直觉,她知道叶信绝对没有其他念头,可到底是为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叶信的胡须逐渐被修理整齐了,看着叶信安静得如同婴儿般的睡姿,清瞳杂乱的脑海中突然爆起了亮光,她一下子悟了,一颗心也变得清澈透明。

  叶信对她的信任是不是真的?既然是真的,还想那么多干嘛?为什么一定要搞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她为白虎山付出了无数心血,可结果如何?白虎山主不会这么信任她,同伴们更为惧她如蛇蝎,当然了,她也确实是蛇妖入道。

  而在她的生命中,有谁象叶信这样对待过她?没有了……

  清瞳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娇媚的笑意,随后轻声道:“主上,已经修好了。”

  叶信的眼皮动了动,随后张开双眼:“好了么?小月,去给我取个镜子来。”

  月应了一声,反身走进屋内,片刻,拿着一面圆镜走了出来,叶信接过圆镜,左右摆头,仔细观察着,随后说道:“以后下面的胡须给我留宽一些,现在太窄,留长了就成了山羊胡,会很难看的。”

  “人家是第一次么……以后就明白怎么修了。”清瞳说道:“要不然明天再试一试?”

  月露出错愕之色,人家?这种充满少女娇媚的词,居然能从清瞳的嘴里说出来?

  “胡子不能天天刮,脸皮会越刮越厚的。”叶信笑道:“好了,你们先去休息吧,明天早点起来,还有要紧的事情去做。”

  “好的。”清瞳站起身,向叶信略施了一礼,随后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月还在用不解的目光盯着清瞳的背影,虽然她的城府不深,但也能看得出来,给叶信刮胡子之前的清瞳与刮完胡子后的清瞳,那种笑容、说话的语气等等,都变得截然不同,完全是两个人。

  叶信还在看着镜中的自己,等月离开后,他发出轻轻的叹息声:“人说曹孟德雄才伟略,可他煮酒论英雄,终究没能降得住刘玄德,哥哥我不过是刮了一次胡子,就能收服一个桀骜不羁的妖修,啧啧啧……”

  ****

  第二天清晨,叶信早早就起来了,清瞳和月起得更早,看到叶信走出来,清瞳巧笑盈盈的说道:“主上起来了。”

  月的表情和昨天同样茫然,她与清瞳一起呆了不少日子了,但那些日子清瞳笑的次数加一起都没有今天一个早晨多,让她充满了怀疑,这个妖女是不是疯掉了?!

  “嗯,你们收拾打扮一下,我们要出门了。”叶信说道。

  “我们都收拾过了,就等你呢。”清瞳说道。

  一直在院外走动的几个修士看到叶信的身影,匆匆离开,时间不大,方守逸大步从外走进来,向着叶信施了一礼:“护法起这么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我准备去一趟思乡城。”叶信说道:“守逸,你来得正好,能不能安排我们下去?”

  “下去?”方守逸愣了愣,马上明白了叶信的意思:“护法,我们可以坐证道飞舟过去的。”

  “宝莲?这只是我的私事,动用宝莲是不是不太好?”叶信说道。

  太清宗的宝莲内有数以百计的修士,他只是外门的护法,又没有正经大事,动用宝莲肯定是逾越了。

  “护法,船坞里还有十几艘证道飞舟呢,不是宝莲,证道飞舟正好都归我们外门管,送你过去只是小事一桩。”方守逸说道。(。。)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