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一五章 杀鸡儆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看到叶信又一次带着人走过来,那姚管事向叶信略一躬身,随后抢先说道:“护法,还是没有船回来,再等一会应该差不多了。 更新最快”

  “再把你的账本拿过来让我看看。”叶信淡淡说道。

  那姚管事见叶信要重新看账本,愣了一下,不过,这是护法的权力,外门的一切事情,护法都有权查问、处理。

  那姚管事转过身,令仆从去取账本,那群女修本来要上船的,看到方守逸还有方守逸带着的随从都铁青着脸,感觉有些不对,为首的女修停下脚步,静静观望着。

  接着,那姚管事把取来的账本毕恭毕敬的递给叶信,叶信翻到最后,随后指了指那些女修:“她们叫什么?名字在哪里?”

  “护法,她们不在名册……”方守逸急忙说道。

  叶信摆了摆手,视线转向那姚管事:“你来说。”

  “她们昨天没有定船。”那姚管事陪笑道:“不过,她们是玄山太上的亲传弟子,按照规矩,太上的亲传弟子要出外走动,必须优先上船,其他弟子都要谦让一二的。”

  “定下船的人来了,发现没有船,你又该如何交代?”叶信问道。

  “那就没办法了,据实说吧。”那姚管事说道:“谅他们也不敢与太上的亲传弟子争。”

  “原来如此,这个你怕得罪,那个你也怕得罪,唯独不怕得罪我。”叶信笑道:“你表面上虽然对我很恭敬,心里却笑得很开心,你认为我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护法这是什么话……我哪里敢为难护法?!”那姚管事大惊失色。

  “我等了这么久,只是想看看,展开韬到底下了多大决心。”叶信说道:“你这般不知进退,看样子展开韬是一定要把脸伸过来让我打了,那我动手就是。”

  接着,叶信脸色陡然一变:“守逸,把这狗才的双腿给我打断!”

  “什……什么?”方守逸愣住了,他在曹玉义座下奔走多年,从没接到过这种命令。

  “还不动手?!”叶信厉声喝道。

  方守逸猛一咬牙,他的天性虽然愚钝,又有些懦弱,但今天实在是被欺负得狠了,进入太清宗这些年,他从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没必要招惹他,毕竟有曹玉义在那撑着,哪曾受过这种恶气?!

  下一刻,一条软鞭出现在方守逸手中,紧接着,软鞭如毒蛇般卷向了那姚管事,瞬间便把那姚管事的双脚死死捆住,方守逸金袍客卿的身份是实打实的,他的进境已达到大乘境高阶,而那姚管事还是小乘境的修士,方守逸因怒全力出手,那姚管事根本反应不过来。

  方守逸的手腕一抖,那姚管事便被甩上了高空,双腿传来非常清晰的断裂声,接着那姚管事痛苦的嚎叫起来。

  噗通……那姚管事的身体重重跌在了地面上,他痛得滚来滚去,口中的嚎叫也越来越凄厉。

  出了一口恶气,方守逸只感觉心中轻松了许多,但看着姚管事痛苦挣扎的身影,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呆呆的把目光转向叶信。

  “把他送到玄戒太上那里去,就说他欺上罔下,请玄戒太上处置。”叶信说道。

  “护法,玄戒太上通常不管我们外门的事。”方守逸急忙说道。

  “哦?那以前外门有修士触犯戒律,由谁来惩处?”叶信皱了皱眉。

  “曹护法在的时候,这些事都归曹护法管。”方守逸说道。

  “也就是说,这是左护法的权限了?”叶信问道。

  “嗯……是的。”方守逸根本没反应过来叶信的用意,只是下意识的点头。

  叶信笑了,真是渴睡有人送枕头,如此他有把握在更短的时间内让展开韬抓狂了。

  “这就好办了。”叶信冷冷说道:“此人欺上罔下、行事卑劣,按律应逐出太清宗!”

  “你敢?!”那姚管事听到叶信要把他逐出太清宗,也是豁出去了,奋力尖叫起来:“姓叶的,你敢动我,展护法绝对饶不了你!”

  太清宗是一个充满祥和的宗门,纵使有弟子犯了错,处置手段也不会象叶信这般暴戾,那群女修都看呆了,为首的女修还好说,那些新近入门的小女孩各个脸色惨白,周围的仆从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里闹得动静太大,看守城门的修士已经围了过来,还有一些人推开人群,挤到了前面,看他们的装束,和那姚管事差不多,应该也是船坞的管事。

  所谓唇亡齿寒,看到姚管事这般下场,那几个管事都露出不忍之色,看向叶信的目光也充满了愤怒,只是,他们这个时候不敢多说话。

  “笑话,那展开韬是护法,我叶信亦是护法,他能奈我何?”叶信冷冷的说道。

  “展护法已在外门行走几十年,劳苦功高,姓叶的,你刚刚进入外门,算是什么东西?敢和展护法比?!”那姚管事尖叫道,反正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拼尽所有,让叶信感到恐惧,他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看样子你很不服气啊?”叶信提高了声音:“我是个非常讲道理的人,也罢,今天就给你讲一讲这里面的道理。”

  “你信口开河,仗着护法的权力,肆意残害外门修士,还有什么道理可言?!”那姚管事叫道。

  叶信上前两步,一脚踩在那姚管事的胸膛上,那姚管事发出痛苦的闷哼声,但再想开口叫嚷什么,就没可能了,叶信这一脚几乎要把他的胸膛踩扁,吸不进气,已无法发声。

  “展开韬让你为难我,你还真听话,殊不知你只是一个牺牲品。”叶信的声音在草棚间回荡着:“我叶信身为堂堂外门护法,想要一艘证道飞舟去外走动,都不可得,事情传扬出去,我还有什么脸面?”

  方守逸和他的随从都是满脸通红,瞠目结舌的看着叶信,这是很丢脸的事情,藏着遮着都来不及,他们想不通,叶信怎么能公开说出去?

  “那么以后,外门的人全部会听展开韬的,我想要什么都没有,我想去哪里都会碰壁,我这个护法也会变成一个笑话,用不了几天,我就没办法继续在护法的位置上坐下去了。”叶信缓缓说道。

  那姚管事的眼光变得很狰狞,他很想说,你还知道这个道理?那怎么不快点滚蛋?!只是,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个道理也可以反过来想。”叶信说道:“如果我想继续在护法的位置上坐下去,如果我想过得顺心一些,让外门的人不敢来招惹我,也只能狠狠心了,谁愿意为展开韬出力,我便要收拾谁。”

  叶信低头俯视着那姚管事:“如果我今天不处罚你,那我就要完蛋,也即是说,在我和你之间,必须有一个人要付出代价,我是三位太上亲自请回来的护法,你不过是区区一个船工,你说今天倒霉的会是谁?”

  “听说过杀鸡儆猴这句话吧?你就是那只鸡!”叶信伸手向那群观望的修士们一卷:“他们就是一群猴,不废了你,以后谁会把我放在眼里?不是我与你有仇,一定要收拾你,而是你在逼着我收拾你,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了吧?”

  那姚管事如遭雷击,他本以为叶信刚刚进入太清宗,绝对不敢逞强,只能选择忍耐,没想到叶信的性情如此狠辣,而且刚才叶信的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根本就是他自己在逼着叶信对付他,虽然此刻叶信已放开了脚,让他可以呼吸了,但他心中充满懊悔,张口结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守逸!”叶信转身看向方守逸:“我宣布把此人驱逐出太清宗,即刻生效了吧?”

  “请出法印!”方守逸躬身说道。

  “这个?”叶信反手取出护法的法印。

  “法印印于百会,自能废去他的修为、毁掉他的元脉。”方守逸说道。

  刚才围观的修士听到叶信把他们当成猴子,心中的愤怒已无以言表,这个时候,又见叶信根本不懂法印的用途,眼神间显现出轻蔑,但不管如何,没有谁敢说话,生怕自己惹祸上身,成了另一个姚管事。

  “你你你……你敢……”姚管事看到叶信手中的法印,眼神骤然变得疯狂起来,拼力运转元脉。

  只是姚管事的气息刚刚膨胀开,一只雪白的小手已摸上了他的后颈,姚管事的气息立即开始衰退,连身体都没办法动了,他挣扎着一点点转动头,正看到了微笑的清瞳。

  “或许我现在拿展开韬没办法,但要对付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叶信运转元脉,把元力灌入到法印中,接着用法印拍上了姚管事的颅顶。

  法印与姚管事的颅顶相撞击,发出沉闷的响声,紧接着姚管事的四肢还有身体都开始剧烈抽搐起来,鼻子、眼角还有耳朵和嘴,都渗出了血丝。

  “守逸,现在他就不是我太清宗的人了?”叶信问道。

  “没错。”方守逸用力点了点头:“可以把他送到思乡城去了,让他在那里了却残生吧。”

  “不用那么麻烦。”叶信笑了笑:“既然已不是太清宗的人,就没资格坐我太清宗的证道飞舟,月,把他扔出去。”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