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一六章 撑场子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月抢上前几步,探手抓住那姚管事的衣襟,就在这时,那个为的女修突然喝道:“慢着!是叶护法对吧?叶护法可能还不知道,我太清宗对门下的弟子和修士向来是呵护有加的,有数百年没有执行过死罚了,姚管事修为尽废,把他扔下去,与杀他有什么区别?又不是叛宗大罪,仅仅因为他耽误了护法出行,就要下这般毒手,是不是太过分了?”

  那为女修的一番话,让围观的修士出一阵喧哗声,他们都看得出来,叶信是决意要把姚管事置于死地了,如果没有人话,他们不敢做出头鸟,那女修是内门亲传弟子,她第一个站出来谴责叶信,众人自然要附和的。

  月侧头看向叶信,她要确认叶信的命令。

  “外门的事情,与你无关,管好你自己吧。”叶信淡淡说道。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那姚管事必须死,至于那些修士心中有多深的仇怨,他一点不在意,战书已经公开出去了,他叶信暂时奈何不了展开韬,但毁掉那些愿意为展开韬效死力的修士,他还是绰绰有余的,出来一个死一个,出来两个死一双,所谓慈不掌兵,他用的就是天罪营的那一套,否则就无法压得住场面。

  月振动双翼,飞起在空中,那为的女修眼中陡然射出精光,只是她的元力波动刚刚荡起,便感应到周围的空气极其突兀的变得沉重起来,远方的城墙也出阵阵轰鸣声,无数道灵符在城墙上显现出来,闪烁不停。

  那为的女修猛地转过头,正看到了叶信阴冷的目光,那种恐怖的气息就是从叶信身上散出来的。

  其实这个时候,叶信也很不好受,如果那女修敢出手,他也要亮出自己的杀神刀,不过,他的气息似乎是把山门的防御法阵激活了,无数灵符出的元力波动都遥遥指向他,让他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突然,叶信手中的法印释放出了耀眼的亮光,同时散出一道柔和的光幕,遥遥落在了城墙上,光幕扫过之处,灵符成片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来……护法的法印还有这种功效,叶信暗自松了一口气。

  那为的女修原本是想把月打下来,但叶信散出的恐怖气息让她明白,只要她出手,叶信也必然会出手!她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冷冷说道:“叶护法果然厉害,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内门弟子放在眼里啊。”

  “叶护法自然是厉害的。”人群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但我有些想不通,你6丹嫙什么时候能代表我玄道门了?”

  随着话音,周星野带着十几个年轻弟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的眼神带着一种讥诮之色。

  “周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为的女修脸色一变。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问问你,你6丹嫙莫非已被几位太上立为太宗了么?!”周星野冷笑道。

  “太宗?周师兄,你越说我越不懂了……”那为的女修急忙说道。

  “不是太宗?那你有什么资格代表我玄道门?又有什么资格管外门的事?”周星野喝道。

  “周师兄,你这就是在讲歪理了!”那为的女修长吸一口气:“护卫我宗正气,人人有责!这位外门的叶护法只因一点小事,就妄行杀戮,我太清宗岂是他为非作歹的地方?!”

  “呦?6丹嫙啊6丹嫙,听你这口气,连玄戒太上都要受你的节制了是吧?”周星野一字一句的说道。

  提到太清玄戒,那为的女修脸色有些白了:“丹嫙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周星野突然暴喝道:“不管叶护法如何,他总归是我宗上清,你6丹嫙连少清都不是,还敢在这里指手画脚?!谁给你的胆量?!”

  那为的女修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喃喃说道:“周……周师兄……”

  “晚了,我给了你机会,可你就是执迷不悟,那不能怪我。”周星野冷冷说道:“你已经犯了我宗不赦之罪中的第三条,和我一起到玄戒太上那里讲个明白吧,要不然你现在就跑,跑到你师尊那里去,不过……如果你师尊护不住你,还得算上涉逃,你可要罪加一等的。”

  “周师兄,我们都是内门亲传弟子,没必要闹成这样吧?”那为的女修已经用上了哀求的口气,显然对太上玄戒是非常畏惧的。

  “反正我一会要到玄戒太上那里去告你,你去不去是你自己的事。”周星野说道,随后他看向叶信,脸色转缓:“叶兄,护法府可还住得舒适?”

  “不错,很安静。”叶信说道:“周兄你这是要去哪里?”

  “本来是要出去走一走的,看这样子是走不了了。”周星野显得有些无奈:“我要做告,那就要听玄戒太上的了,玄戒太上什么时候让我走,我才能出去。”

  叶信看出周星野眼中有探寻之意,处置一个内门弟子,只是小事情,但那6丹嫙是玄山太上的亲传弟子,有可能让玄道与玄山两门出现嫌隙,这事情就闹大了,周星野的态度很坚决,但那只是用来吓唬6丹嫙的。所以,是否真的要去玄戒太上那里去告6丹嫙,不止要看叶信的态度,最后还要回去由师尊做决定。

  “些许小事,不值当的。”叶信笑了笑:“她根本不懂此事的内情与轻重,何必与她一般见识。”

  叶信可以去尝试激怒展开韬,但触怒玄山太上,那就有些愚蠢了,对他不但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承受巨大的反弹。

  “哦?叶兄这是要放她一马了?”周星野故意露出犹疑之色。

  叶信说得话很不好听,如果换成平常时,6丹嫙是不会退让的,但此刻她顾不得许多了,急忙接道:“多谢叶护法大人有大量,这都是丹嫙的错,丹嫙已经领悟了,周师兄……”

  “既然叶护法已不想追究了,我也不好做这个恶人。”周星野冷冷说道:“你自己回去面壁思过吧。”

  “多谢周师兄。”6丹嫙勉强露出笑容,这个时候她已无心出去游玩了,转身急匆匆向城内走去,那群女修也快步跟上。

  这时,月已飞到了悬崖边,把那姚管事扔了下去,虽然距离很远,只能看到一个坠落的小黑点,但众人都清楚姚管事的下场,心中也承受了巨大冲击。

  玄道门下的徒周星野居然出面撑场面,远远出了大家的意料,不过,他们心中的愤怒不但没有熄灭,反而更加炽烈了,太欺负人了,只因为这点小事,就要害死一条生命么?!

  “周兄,正好我也要出去,一起走吧。”叶信说道。

  “叶兄你要去哪里?”周星野问道。

  “我去思乡城。”叶信说道。

  “不同路啊,我得往那边走。”周星野说道:“叶兄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要在那里呆上一天了。”叶信说道。

  “那等叶兄回来,我再去护法府拜访吧。”周星野笑道。

  “也好。”叶信点了点头。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便相互告别,叶信这一次也懒得去找别的管事了,径自登上了那群女修要上的证道飞舟,令船上的修士驭动证道飞舟,驶离船坞。

  周星野目送叶信走远,叫过另一个证道飞舟的管事,在那管事的引领下,登上了一艘证道飞舟,周星野刚刚立定脚步,突然从一侧船舷处传来了阴阳怪气的声音:“行啊,星野,这脾气是越来越大了?怎么?连我玄山门下的弟子,你也要教训教训?”

  周星野愣了愣,转头看去,看到一条人影蹲在船舷上,冷冷的盯着他,他不由笑了:“是你小子,给你小师妹出气来了?”

  那人影皱了皱眉,他现周星野的笑容很真诚,不似作伪,口气也放缓了:“刚才我可是一直在看着呢,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对我玄山门有什么成见?故意针对我们?我没做过对不住你的事情吧?”

  “我怎么敢?”周星野苦笑道:“真要是针对你们,都不用玄山太上收拾我,先我师尊就不会放过我了。”

  “那你到底是在搞什么?”那人影说道:“莫非……你真看好那个叶护法?”

  “此事以后再说。”周星野顿了顿:“我们应该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吧?”

  “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还什么应该?”那人影叫道:“我救过你,你也救过我,如果连这种交情都靠不住,天下还有什么是靠得住的?!”

  “那我就要说几句丑话了。”周星野叹了口气:“你得管住6丹嫙,千万不要让她去招惹叶护法,我看得出来,她还怀恨在心呢。你们玄山门下几个人,我觉得都不错,唯独那6丹嫙,一直惹人烦,没什么本事,还偏偏喜欢到处指手画脚,迟早有一天会惹来大祸的。”

  “我也只是拿她当个花瓶看,不过,师尊就是喜欢她,我有什么办法?“那人影撇嘴道:”你老实告诉我,那个叶护法到底是什么来历?“

  周星野犹豫片刻,走到那人影身前,附耳低语起来,那人影听了片刻,瞪大眼睛:”你没糊弄我吧?“8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