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一九章 云台点将阁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此行非常顺利,结果大大过了他的预期,如此也没必要在思乡城逗留了,与曹玉义商议了一些事情,便向曹玉义告辞,到了外面,把等了很久的方守逸唤了过去,让他自己去拜望曹玉义。

  方守逸不敢耽误叶信的时间,只是半盏茶的时间,便走出了小院,叶信等人返回证道飞舟,向着浮城的方向飞去。

  叶信在船坞刚刚闹了一场,当众杀了那姚管事,而叶信又一次出现在船坞中,可谓人人为之侧目,不过,他们的态度倒是无可挑剔的,该施礼就施礼,该陪笑就陪笑,谁也不愿让叶信产生误会。

  第二天,外门一片风平浪静,第三天、第四天亦如是,展开韬并没有上门来质问叶信,而叶信诛杀姚管事的事情,似乎也得到了一种默认。

  太清宗很安静,而有些宗门因为叶信的出现,生了一些波动。

  在太清宗西北方数十万里开外,有一片无边无际的云海,一座座高山矗立在云海中,恍若浮岛,每一座高山之巅,都建有巨大的阁楼。

  其中一座阁楼内,有大批修士聚集在一起商量事情。

  主座上坐着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年轻男子,一袭白衣,赤着脚,他的样子很悠闲,双眼半开半合,身体斜躺,似乎在想着什么很惬意的事情,嘴角带着一丝迷人的笑意。

  而下方的修士则显得非常恭谨,不过他们的穿戴很奇怪,每一个修士穿的都是龙袍,周身上下镶金佩玉、珠光闪烁,让整座大厅都充满了富贵之气。

  突然,一个穿着战甲的大汉匆匆走进来,他单膝跪倒在地,急声说道:“禀报副阁,你让我们找的人……好像找到了。”

  主座上那漂亮男子猛然张开双眼,一股无形的气息随之在大厅中炸开,震得空气出阵阵轰鸣声,山巅周围的云层也随之剧烈翻滚起来,被推向远方,云海中出现了一个足有数千米方圆的巨洞。

  “在什么地方?”那漂亮男子缓缓问道。

  “在宝庄。”穿着战甲的大汉说道:“此人姓叶名信,拥有圣诀,和副阁说的人一样,据说他与暗修的深渊鬼王斗了一场,不分胜负,还有人说,深渊鬼王好像对他非常忌惮,态度很客气。”

  说完,穿着战甲的大汉从怀中取出一卷纸,双手捧过头:“信报在此!”

  立即有修士走过来,接过那卷纸,随后递给主座上的漂亮男子。

  那漂亮男子接过纸卷,仔细观看着,良久良久,他把纸卷放在案头,随后出悠长的叹息声。

  在那漂亮男子右侧,一个穿着粗布长袍的中年人走过来,他用好奇的目光看了看那男子,见那男子好像没有异议,便把纸卷拿了起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先回去。”那漂亮男子挥了挥手。

  下方的修士们立即站起来,躬身向那漂亮男子告辞。

  中年人把信报看完了,他缓缓说道:“主上要找的人,很是不同凡响啊!深渊鬼王可不是好惹的,他叛出葬龙湾,另立山头,修罗王、法王和恶王却始终奈何不了他,可见他的手段有多厉害。”

  那漂亮男子左侧的老者也站起身,拿起了那卷纸,一边看一边说道:“说起深渊鬼王,可不要忘了他的随从!那个怪物叫什么来着……对了,叫火玄尊者!我的人曾经在宝庄中见过深渊鬼王和他的随从,那个怪物散出的气息甚至比深渊鬼王还要强,可是,却对深渊鬼王俯帖耳,就像狗在冲着主人摇尾巴,由此可见,深渊鬼王的来历恐怕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单单是一个家仆就这么厉害了。”

  “能让深渊鬼王这般忌惮……十有**是他们两个人联手,也未能在那个叶信手里占了便宜……”那中年人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能吧?!”

  “如果是别人,我会怀疑。”那漂亮男子露出微笑:“如果是他……那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说完,那漂亮男子站起身,在厅中来回踱步,似乎在聚精会神思考在什么,片刻,他又叹了一口气:“真的让人担心啊……”

  “主上在担心什么?”那中年人急忙问道。

  “以他的性情,是不会突然间变得渺然无踪的,我找了他三、四年,始终没找到,那么他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困境,不得脱身。”那漂亮男子低声说道:“我只担心……他会变得失控。”

  “失控?”那中年人没能明白。

  “我最佩服他的地方,就是他做事情一直非常稳健,徐徐图之、步步为营,几乎全无破绽。”那漂亮男子说道:“如果他没有遇到困扰,不停的精进,那么至少应该和我一样,两三年前就略有薄名了,到了这个时候才脱困,他必定会全力以赴,以弥补自己虚耗的时间,心态有可能变得非常急躁,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他的优势是思绪缜密、行事稳健,舍长求短,恐怕他要先败给自己了。“

  “他现在已进了太清宗,担任外门的护法?”那老者说道:“主上,要不然我去太清宗走一趟吧,把他带回来,太清宗的玄明和玄体和我有几分交情,大概能给我点面子的。”

  “别的事情还好说,叶信已经是太清宗的护法了,岂能容你把人带过来?”那中年人摇头道:“就算玄明和玄体会帮你,他们也没办法做主。”

  那漂亮男子沉吟片刻,微微摇了摇头:“先不急,浮上明处,不如继续躲在暗处,嗯……你倒是应该去太清宗跑一趟,和玄明、玄体叙叙旧总归是好的,又能找个机会见一见他,但是,不要提我,懂么?”

  “明白。”那老者点点头:“主上,我这就回去准备了。”

  “好。”那漂亮男子说道:“快去快回。”

  “我也到你那坐坐,我们商量一下。”那中年人说道。

  两个人向那漂亮男子告辞,跨出厅门,走出老远,那中年人突然低声说道:“主上好像有些失态了。”

  “应该是好事吧。”老者笑了笑。

  “这话怎么说?”那中年人一愣。

  “主上这几年虽然雷厉风行,缔造出偌大一片基业,但我总感觉……主上似乎慢慢失去了冲劲、闯劲,是心满意足了、准备守着这边基业养老?得过且过?我搞不清楚,尤其是最近,只有别人惹上我们了,主上才会动一动,真是好生无奈啊!“那老者说道:”但得到了这个叶信的消息,主上一下子活过来了,你没看出来么?主上眼中有激越之情,就像正摩拳擦掌,准备与人大干一场了。“

  那中年人猛地停下了脚步,随后低声叹道:“我只感觉主上这一段时间有些不对头,但没你想得这么透彻,不过……你的话倒是让我有了灵感。”

  “什么灵感?”那老者好奇的问道。

  “主上不是失去了冲劲和闯劲,而是不能迈出这一步。”那中年人嘿嘿笑了起来:“主上可要比我们聪明多了。”

  “这是什么意思?”那老者问道。

  “我们的战力与太清宗相比,如何?”那中年人说道。

  “各有所长、各有所短,但要真是甩开膀子拼个死活,我们亦不怕他。”那老者说道。

  “所以,主上知道这条路已经走到头,应该韬光养晦了。”那中年人说道:“莫非我们是想与光明山、星殿争个长短、分庭抗礼么?”

  那老者呆住了,良久才喃喃的说道:“原来……如此……”

  “我还没有说完呢。”那中年人说道:“主上突然变得如此振奋,是不是认为那叶信能帮着我们迈出这一步?”

  “你在胡说什么?!”那老者的声音都变了。

  星殿与光明山,是这证道世的两极,其他宗门,不过是依附日月的群星罢了。譬如说太清宗,有太清七子,不过是七个圆满境的修士,而且尚未到高阶,而光明山的九大光明,实力都隐隐越了圆满境巅峰,拥有半圣的战力。

  这是无法跨越的天堑,连想都不要去想,那老者原本还在为主上的不思进取而担忧,现在听同伴剖析,已明白了主上为何要韬光养晦,真的引起了星殿和光明山的警惕,那是取死之道。

  “我只是胡乱猜一猜罢了。”那中年人露出苦笑:“不过,我倒是对那叶信很有兴趣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主上这般激动……你到了太清宗,一定要想办法多和那叶信走动走动。”

  “这个我明白。”那老者说道。

  “对了,你说主上为什么一直让人称他为副阁?这云台点将阁分明是主上一手打造的?!”那中年人说道。

  “难道……”那老者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感应到后方传来剧烈的元力波动,急忙回头看去,看到一道金光从阁中升起,接着闪电般向着南方掠去。

  “主上这是要去哪里?”那中年人惊讶的说道。

  “应该是心绪难平,所以去找些事做。”那老者说道:“看方向……五花洞那些不开眼的宵小要倒霉了。”8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