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二一章 等待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玉义颇有识人之明。.2”太清玄知缓缓说道:“我不大管事,外门能有今日之气象,全靠玉义广纳贤士,他这般推崇你,应该有他的理由。”

  “太上,我有些不明白。”叶信说道:“既然如此,玉义前辈又为何用那展开韬?”

  “当初玉义说过,展开韬有虎狼之心。”太清玄知说道:“不过,他又说我太清宗成于稳练,却失于锐意,展开韬或许能弥补一些不足,唉……玉义说得没错,展开韬加入我太清宗之后,确实付出了很多努力,也为我太清宗立下了不少功劳,运气也好,屡屡铤而走险,却每次都能全功而返,否则,你以为玄山、玄明他们为何这般信任展开韬,而怀疑你是真凶?“

  叶信皱眉思索起来。

  “玉义临走的时候还嘱咐过我,展开韬此人可以为强助,但不可升太清,否则太清宗很有可能因他而生内讧。”太清玄知说道:“让展开韬坐稳护法的位置,还有一大益处,就是考核外门继任者的能力,如果能把展开韬收入己用,或者是斗败展开韬,那才有资格登顶。”

  叶信愣住了,外门继任者?太清玄知这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老了。”太清玄知看出了叶信的疑惑:“如果我没办法在三十年之内步入圆满境高阶,那就有可能堕入寂灭,所以在这个时候已经不能不为以后考量了。”

  叶信恍然大悟,为何曹玉义当时一定要他斗败北山列梦,才会回山相助,原来是为未来考虑,这只是第一个证明,通过之后他才有了被观察的资格,接下来曹玉义会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他斗败了展开韬,在斗争的过程中,他叶信的羽翼会逐渐丰满,境界也会逐渐提升,人品性格亦将暴露无遗,如此将由太清玄知做出最后的决定,决定叶信是否可以接掌外门。

  或许在曹玉义的构思中,这个过程将是很漫长的,可惜他叶信等不及,从一开始便动用了激烈的手段,也引起了展开韬的愤怒反击,结果,曹玉义自己成了第一个牺牲品。

  “这些话我本不应该告诉你,一定要说,至少也要等三、五年之后。”太清玄知幽幽叹了一口气:“但现在不说已经不行了,如果你输给了展开韬,不管我找谁来接任左护法之职,都只能成为展开韬的奴才,等到我步入寂灭,外门太清亦非展开韬莫属,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现在外门之中还有大量修士在观望,如果展开韬胜了,那么所有修士都会聚集在展开韬身边,奉展开韬为主,以后的左护法,只能沦为展开韬的傀儡。

  “外门之事,应该由太上做主吧?如果太上要废了展开韬,谁敢有二话?”叶信从太清玄知的无奈中,已经明白了太清宗内部的权力结构,但他还是想问得更清楚一些。

  “展开韬是上清,关乎太清宗的气运,岂能因我一言而行废立?”太清玄知摇了摇头:“太清七子,至少要有四人赞同,才能夺去展开韬的护法之位,我能做的,就是削弱展开韬的权柄,不过……我一年中必须要闭关三百日以上,才有望突破瓶颈,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何况如果我一直针对展开韬,只会让人笑话,堂堂上清,连自己门下的护法也无法节制,反倒会证明展开韬有过人之能。”

  叶信微微皱起眉,事情有些棘手了,举个例子说,如果市长有权力罢免县长,那他只要获得市长的信任就可以了,可如果市长有七、八个,必须多人点头赞同,形势一下子变得复杂得多。

  不过这也算好事,他叶信亦是护法上清,所见过的玄知、玄道和玄戒三位太上对他多少都有些好感,再争取到一位太上的信任,那么纵使他做了一些稍微出格的事,别人同样拿他没办法。

  “你的处境有些不太妙。”太清玄知说道:“玄山他们已经认定你是真凶,还有,北山列梦出关后,马上就被玄体招去了,你应该知道,光明山有一位大光明非常赏识北山列梦,而玄体原本就是光明山的修士,他也算是北山列梦的靠山了,以前玄体并不管我太清宗的事,可这一次……他说话很是阴阳怪气,说我玄知放着北山列梦这等奇才不用,偏偏启用一个不知根底的散修,太过昏庸,幸好玄道和玄戒都勃然大怒,帮着你说话,而且你刚刚成为我太清宗的上清,时间太短,马上夺去你的护法之位,我太清宗成了什么?种种前因后果,才让玄山等人犹疑不决,否则,你此刻已经被绑到玄戒那里受审了。“

  叶信露出苦笑,他只看到了太清宗的风格,却忽略了社会的复杂性,太清宗亦是一个小社会,人与人之间盘根错节,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关系,本以为外门的事情当然要由太清玄知做主,没考虑那么多,他在船坞除掉了那个姚管事,想来在玄山、玄明等几位太上心中留下了极不好的印象。

  “北山列梦很有可能在这几天来挑衅你。”太清玄知眉眼间满是浓浓的忧色:“这次我不能出面,否则只会事与愿违,你只能独自面对了,而且这一次你要柔和些,千万不要象上一次那么狠,连玄戒都对你有些不满,我太清宗几百年来极少斩杀过门下弟子修士,刚刚成为护法就杀了一个,你让别人怎么想?”

  “我明白了。”叶信说道。

  “今天就说这么多,你自己好好想一想,要怎么样度过这个难关。”太清玄知说道,随后他扫了叶信一眼,缓步向外走去,但只走了两步,又猛然转过身,瞪大眼睛看着叶信。

  “太上,怎么了?”叶信不解的问道。

  “熄灯!下帘!快!”太清玄知喝道。

  清瞳很清楚,叶信在太清宗的未来与太清玄知是息息相关的,不等叶信下令,她已知趣的吹灭了顶棚吊灯上的十几根蜡烛,又把几扇窗户的帘子全部放了下来。

  中堂骤然变得伸手不见五指,叶信莫名其妙,清瞳也不知道生了什么,气氛一片死寂,只能隐隐听到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清玄知骤然出大笑声,似乎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让他无法自控。

  叶信和清瞳更加不解了,但又不好出言打断太清玄知的笑声。

  太清玄知足足笑了有半盏茶的时间,接着用力推开了中堂的大门,随后他跨过门槛,转头对叶信说道:“叶护法,不用担心,真的到了最后关头,我自然会出来助你。”

  说完太清玄知已大步向外走去,叶信呆立良久,喃喃说道:“到底是怎么了?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太清玄知临走时那一瞥,让他清晰的看到了太清玄知眼角的泪光。

  “不知道呀。”清瞳上下打量着叶信,她怎么没现叶信身上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就算有,刚才一片漆黑,太清玄知怎么能看得到?

  叶信摇摇头,随后轻叹了一声:“算了,还是先想想怎么给展开韬一个教训吧,那个家伙……我确实小瞧了他。”

  “主上,展开韬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清瞳说道。

  “玄山、玄明、玄判、玄体这四位太上,展开韬应该已经投靠了其中一个。”叶信缓缓说道:“你还看不出来么?太清宗有两个山头,一个自由人,玄知、玄道和玄戒是一个山头的,所以他们一起去了宝庄,而玄山、玄明和玄判是另一个山头的,在这种格局中,看起来孤家寡人的玄体反而变得极其重要,他支持哪个山头,哪个山头就能占据上风,或许……这也是光明山想要的吧,他们正可以利用玄体的存在,操控太清宗的走向。”

  “玄体是帮着北山列梦的。”清瞳说道:“如果北山列梦上来找事,我们可就麻烦了!”

  “北山列梦不用担心。”叶信说道:“倒是那个展开韬……真是一箭三雕的毒计啊!害死了玉义前辈,故意把风头转到自己身上,然后静观其变,这样做有太多好处了。”

  “我怎么看不出来有好处?”清瞳奇道。

  “智力这种东西,大概分为三个层次。”叶信笑了笑:“第一层很浅,大多数人都能看到,第二层需要很高的能力、历练,到了第三层,那就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了。”

  “几位太上认为是我在栽赃陷害展开韬,因为他们都在第二层,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可是对大多数修士而言,他们只会认为是玉义前辈准备回山帮我,展开韬震怒之下,对玉义前辈下了毒手。”

  “展开韬故意让自己陷于极其不利的境地,正可以重塑自己的班底,他犯下了这等大事,如果有人还愿意亲近他、听他的话,自然是有足够的忠诚。”

  “等到舆论越来越激烈,他再抛出一条条线索,证明他是被我陷害的,舆论就会立即翻转,以更猛烈的架势压向我,我真怀疑那货的来历,这么会炒作……这么擅长操控舆论,不在网络世界里熏陶个十年八年,很难有这样的本事。”

  清瞳听得似懂非懂,呆呆看着叶信。

  “算了。”叶信叹道:“先收拾了北山列梦再说,以他嫉恶如仇的性子,估计明天就忍不住了吧。”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