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二三章 顺水推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主上,我们也在找你!”北山列梦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塞了:“十三先生不知道说过多少次,如果能找到你,我们肯定还能在这证道世大干一场,可没有你,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随波逐流、得过且过。? ”

  “除了十三之外,你还有没有听到过别人的消息?”叶信问道。

  “我只遇到了十三先生。”北山列梦摇头道:“刚刚到了这里的时候,我不停的奔走,就是想找到一个朋友,可找了有一年多,始终没有现,最后因缘巧合进了太清宗,成了太清宗的金袍客卿,有一次我带队进宝庄历练,正巧看到了十三先生。”

  “这些事情我已经听十三说过了。”叶信说道:“你去过光明山?”

  “去过。”北山列梦说道:“我知道那天行者狄战是我们的死敌,狄战又是星殿的修士,如果想报仇雪恨,必须借助光明山的力量,所以我曲意逢迎,想方设法与光明山的修士交朋友,偶然间遇到了光明山的一位天族前辈,他对我颇有关照。”

  叶信与北山列梦有很多话要谈,他们的情绪同样激动,以至于忘了时间,在中堂等候的展开韬眼见日上三竿,北山列梦还没有回来,他到底是坐不住了,干咳一声,对方守逸说道:“守逸,你进去催一催列梦,我们两个也该回去了。”

  “左护法做事是有分寸的,在这里等着就好了。”方守逸不咸不淡的回道。

  后院中,叶信和北山列梦还在交谈着,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块干枯的海绵,急需要水的滋润,而来自各方的信息,就是他的水,这个时候北山列梦已知道叶信找到了山炮、凰叔和李猜,虽然他对凰叔和李猜都不熟,但毕竟是同路人,所以显得非常高兴。

  “主上,展护法是把你当成死仇了,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北山列梦把话题转到了太清宗上:“他和我说起你的时候,恨得咬牙切齿啊。”

  “当时没想到是我?”叶信笑道。

  “我只听人说新来的是叶护法,没人提你的名。”北山列梦叹道:“要不然我也不会和展开韬一起过来。”

  “不用提他了,一个废物而已。”叶信说道:“列梦,玄体太上和你关系怎么样?”

  “他肯定是要护着我的。”北山列梦说道:“否则他对光明山没办法交代。”

  “那就好,如果能把他拉过来,我们就占了四位,以后做事情会轻松得多。”叶信点头道。

  北山列梦犹豫了一下:“主上,你和展护法是怎么闹起来的?”

  “他想控制我,我呢,不愿被人挡路,所以啊,我和他之间一定要倒下去一个。”叶信说道。

  北山列梦这么问,是想看看叶信和展开韬到底有没有回旋的余地,因为他与展开韬并无仇怨,相反,以前展开韬还帮过他几次,眼见叶信这样说,他心中已立即把展开韬划入敌对阵营之内,同时也有些唏嘘,他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的含义了,按理说展开韬应该算是他的朋友,但展开韬挡了叶信的路,也就是挡了大家的路,他绝无可能再与展开韬合作了。

  “主上,展开韬可不容易对付。”北山列梦说道:“他在外门中势力极大,亲信众多,而且你与他相争,对外门有百害而无一利,玄知太上绝不会袖手旁观,展开韬已在太清宗效力多年,主上才刚刚进城,那么玄知太上十有**会帮展开韬的,如此主上的处境就危险了,加上……”北山列梦话没说完,却又闭上了嘴,眼中露出狐疑之色。

  “加上什么?加上我害了曹玉义前辈?”叶信笑道:“一旦露出马脚,玄知太上必定会动雷霆之怒?”

  “主上不会做这种事的。”北山列梦喃喃的说道:“那玉义前辈……”

  之前北山列梦是受到了别人的诱导,认为曹玉义是被新来的叶护法所害,可见到叶信就是叶护法,自然产生了疑惑,他很清楚,叶信虽然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但行事有自己的底线,前面去请曹玉义出山相助,曹玉义已欣然应允,然后又为栽赃给展开韬,暗中害了曹玉义?不可能!以叶信的骄傲,不会做出这等卑劣无耻的事!

  “就是曹玉义下的手。”叶信淡淡说道:“这个人胆子确实很大,玩的是贼喊抓贼那一套,可惜他不懂,这种逻辑操作性是极难的,必须动用雷霆手段,一环扣一环,不给对方寻找自己破绽的机会和时间,嘿嘿……很久以前我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可我一直保持在紧张状态中,非常担心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他居然敢如此笃定,凭什么?”

  “主上的意思是……”北山列梦听出叶信话里有话。

  “少则三天,多则五天,这个人就要被夺去护法之职,运气极好,或许有可能保住自的己一条命,但他以后再也爬不起来了。”叶信说道:“那点小伎俩,能害得了谁?如果我没察觉到,他还能高兴一段时间,可我已经知道了,顺水推舟,倒霉的只能是他。”

  “主上,现在展开韬是很信任我的。”北山列梦已经直呼展开韬的名字了:“我能做些什么?”

  “你什么都不做就好了。”叶信笑道:“记住了,一会生变化,你绝对不要出手!”

  “什么?”北山列梦一愣。

  “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叶信说道:“我抢了你的护法之位,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等把展开韬敲掉,你也就顺理成章成了右护法,玄知太上一心修炼,这外门也就成了你我兄弟的天下了。”

  叶信又与北山列梦聊了一些别的事情,两个人见时间确实过久了,这才离开了后院,向中堂走去,中堂内的展开韬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见北山列梦的身影出现,他略微松了一口气,随后观察着北山列梦的神色。

  北山列梦的眼神和刚才一样充满了恨意,不过多出了几丝疑虑,皱着眉头,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列梦,没事吧?”展开韬说道。

  “啊?”北山列梦猛然醒转,他微微摇了摇头:“没事。”

  “叶护法。”展开韬的视线转向叶信:“这一次登门拜访,主要是陪一陪列梦,既然你们已经叙过旧,我们也就不再打扰了,告辞。”

  “展护法不要拿我叶信当外人,应该多过来走动走动。”叶信笑道,随后他也向外走去。

  “不劳叶护法相送了。”展开韬说道:“叶护法还是回去休息吧。”

  “列梦是第一次来我这里做客,送一送是应该的。”叶信笑道。

  展开韬打了个哈哈,也就没再理会叶信,一行人先后接近大门,叶信停下了,展开韬和北山列梦跨出大门,径自向前走去。

  展开韬和北山列梦刚刚走出了二十余米远,突然感应到身后爆出一种不太强烈、但阴寒无比的元力波动,他们同时转过身,正看到一条黑影如轻烟般从叶信身边掠过,接着猛地沉入地下。

  一股血花从叶信的脖颈间喷射出来,足足喷出七、八米开外,都是大乘境修士,他们的洞察力非常好,能清楚的看到叶信脖颈间出现了一道极深的创口,几乎已把叶信的脖子切断了一半,叶信只来得及亮出杀神刀,那刺客却已消失在地下,他想起反击,可找不到对手了。

  “护法!!”方守逸悲呼一声,扑上前抱住了叶信,因为叶信的身形已是摇摇欲坠。

  叶信倔强的试图挺直自己的身体,一双精光毕露的眼睛死死盯着展开韬,展开韬莫名心中一凉,突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方守逸顺着叶信的视线看去,正看到了展开韬,接着他出了犹如泣血般的嚎叫声:“展开韬!你好狠!!!”

  外门的左右护法府是相对的,而且大门前各有修士守卫,都看到了这惨烈的一幕,他们的表情已惊骇到了极点,有的人在看着叶信,有的人却在盯着展开韬,刚刚害死了曹玉义,今天又要拿叶护法开刀么?这已经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心狠手辣了,而是丧心病狂。

  展开韬不知道该说什么,出言辩驳,说此事与他无关,可与已接近疯狂的方守逸相比,他的辩驳是没什么力量的,反而会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但不辩驳,等于把一口血硬生生憋回去,难受无比,他非常后悔,今天不应该陪着北山列梦一起过来的,谁能想到会遇上这种事?!

  他当然是希望叶信马上死掉的,不过,还有谁希望叶信死?而且手段这般无所忌惮,难道是……北山列梦?

  展开韬偷偷瞥了北山列梦一眼,现北山列梦也显得异常震惊,刚才在左护法府的后院,叶信告诉过他绝对不要出手,不要多管闲事,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种闲事。

  “还愣着干什么?!敲警钟!快敲警钟!”方守逸再次出吼声。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