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二四章 磊落胸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昨天曹玉义死得不明不白,已在太清宗掀起了浩然大波,今天外门左护法叶信,又在自己的护法府被人袭击,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使得太清宗上下再次剧烈震动,远超过昨天。

  仅仅过了十几分钟,一只巨大的宝莲已飞临护法府上空,接着几个老者从空中跃下,正落在左护法府的前院中。

  此刻,两座护法府之间的街道上已聚集了无数闻讯赶来的修士,他们看到了这一幕,都噤若寒蝉,太清七子居然全都到场了!

  这足以证明太清宗核心层对此次袭击事件是多么重视!

  方守逸匆匆迎上来,悲声叫道:“太上……”

  方守逸完全被蒙在鼓里,所以他是真正的本色出演,那悲痛欲绝的表情、尚挂在眼角的泪水,使得走在最前方的玄知太上发出叹息声:“守逸,叶护法怎么样了?”

  “护法受创极重!他的弟子和侍女已经把护法抬到后院去了,现在怎么样,我还不知道。”方守逸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走,带我们去看看叶护法。”玄知太上说道。

  方守逸转过身,带着聚集在一起的太清七子向着后院走去,刚刚走进后院,便听到房间中传来一个女子的抽泣声:“师尊,我们以前在外面游历,多自由多自在?为什么一定要进太清宗?!来了也不受人待见,他们都处处为难你,何必呢?呜呜呜呜……”

  “傻丫头……咳咳……我们在外面虽然自在……但没有根啊……太清宗气象祥和,几位太上为人又都宽厚仁爱,这里……这里正是建功立业的好地方……再说……就算我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打算,进了太清宗,你就有了个极好的出身,纵使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可以在太清宗……咳咳咳咳……”

  “主上,不要再说话了!血!你在吐血啊!”又一个女声尖叫起来。

  玄知太上眉头紧皱,后面几个老者相互对视着,能说出这种话,多少证明叶信已把太清宗当成了自己的归宿。

  玄知太上大步走向前,随后拽开房门,跨了进去,正看到虚弱的叶信仰躺在船上,雪白的床铺上到处都是鲜红色的血迹,格外刺眼,而叶信口鼻间都在流血,脖颈间的创口只是草草包扎了一下,有鲜血从里面不停的渗出来。

  其他太清也走进了房间,叶信看到玄知太上还有玄道、玄戒都到了,挣扎着似乎要从床上坐起来,玄知太上急忙喝道:“不要乱动。”

  “我……”叶信露出苦笑:“让太上见笑了……如果是在外面,我不会这般轻易被奸小所趁,可在护法府里……我实在是太大意了……咳咳……”

  叶信的话表面上看起来是在为自己解释,昭显着他为自己的受伤感到羞愧,可这些话象耳光一样,重重的打在七位太清的脸上,太清宗的上清,在自己的府邸里都会遭受袭击,岂有是理?!

  下一刻,一个老者越众而出,侧身坐在床榻上,轻声道:“莫要动,我看看你的伤。”

  “叶护法,不要担心,这位就是玄山太上,纵使你一条腿已经踏入了鬼门关,他也能把你拽回来!”玄知太上说道。

  叶信没有动,玄山太上轻轻解开了叶信脖颈间的纱布,看到伤势,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好狠的手段!连正脉都被割断了!”

  人体的元脉分为正脉与奇脉,元脉受损,会直接影响到修为,被割断是最严重的的伤势了,开始的时候,有几位太清还怀疑叶信是狗急跳墙,想用这种办法遮掩自己的勾当,但听到玄山太上说连正脉都被割断,他们不得不打消自己的怀疑。

  修士遭受重创,会有跌落境界的危险,无数年的苦修,都付诸流水,何况听说叶信前几年遭受过一次重创,已经跌了境界,再一次遭受重创,有可能在极短时间内步入寂灭境,没有哪个修士会对自己这么狠,把一切的一切全部押上去。

  不是叶信在作祟,而是真的有人刺杀叶信!

  玄山太上掏出一颗绿色的丹药,放在叶信嘴边:“含在嘴里,不要吞下去。”

  叶信依言把药丸含在嘴里,接着玄山太上又掏出一颗红色的丹药,放在手指间轻轻碾动,丹药化作红色的粉尘,飘飘扬扬落在叶信的创口上。

  “把他的伤口重新包好。”玄山太上说道,随后他站起身:“叶护法,明天我再过来给你换药,放心,最多需要五天,我就能让你的伤口复原如初,不过……你的正脉就得慢慢调养了,至少在三个月之内,你不能与人动手,老老实实养伤吧。”

  “玄山,叶护法的修为会不会受到影响?”玄道太上说道。

  “这要看他自己,我没办法保证。”玄山太上说道。

  “叶护法,你现在可以说话么?”玄知太上说道:“我知道你需要休养,但有些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先问个明白。”

  玄知太上是真的火了,他知道老朋友曹玉义是被展开韬所害,现在又向叶信下毒手么?如果他想的属实,那他只能亲自出手整肃外门了!

  “我没事,只是一点小伤罢了。”叶信勉强笑了笑:“我以前落魄的时候,要比现在惨得多,已经习惯了。”

  “你知不知道是谁对你下的毒手?!”玄知太上一字一句的问道,只要叶信说是展开韬,那他宁愿这段时间不修炼了,亲自坐镇外门,就算没办法剥夺展开韬上清的身份,他也要夺去展开韬所有的权柄,然后一点点对付他!

  太清七子齐至,也是出于这个目的,让他们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然后他再对付展开韬,这个时候再有人跳出来反对,那就是与他玄知为敌了!

  太清七子之间,确实有些不合,但不合只是行事风格、秉性、利益分配上有区别而已,并不是相互敌对,如果有人愿意为了保展开韬,不惜让矛盾扩大,那他全力奉陪!

  “我开始的时候以为是展开韬……”叶信思索了一下:“可现在想一想有些不对。”

  “你说什么?你认为不是展开韬下的毒手?”玄知太上愣住了,他很清楚,叶信是处心积虑要与展开韬争权的,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知道利用?!

  另外六位太清也是脸色微变,因为叶信的回答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昨天玉义前辈离奇身死,宗内很多修士都认为是展开韬所为,如果他又迫不及待的对我下手,那也太疯狂了!”叶信说道:“咳……如果是他让人来刺杀我,随后他本人居然也进了我的护法府,难道是生怕别人不会怀疑他么?咳咳……所以不管于情于理,都应该与展开韬无关。”

  玄知太清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原本怀疑叶信的玄山、玄明等人,都不由自主产生了一个念头,自己似乎看错了叶信。

  不为自己的情绪所动,做事基于道理,能做到不偏不倚,这都是难能可贵的品质!

  叶信与展开韬的对立已经是公开化了,在这种时候,一句话就能让展开韬倒霉,但叶信居然为展开韬洗脱嫌疑,换成他们,能有这样的心胸么?!

  而事实上,叶信是在以退为进,论心机,叶信是绝对的宗师,再说得明白一些,只要证明是展开韬害了曹玉义,展开韬的倒台已经成了必然,把行刺自己的罪名安在展开韬身上,毫无意义,而且还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叶信用计,向来都是连环计,一招接着一招,他的着眼点,不是这一天,亦不是这个月,而是在勾画未来!

  玄山太上深深的看了叶信一眼,随后说道:“玄知,这是你外门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我这就回去炼制丹药。”

  玄山太上居然要亲自为叶信去炼制专门的疗伤丹药,证明他对叶信的观感已发生了巨大改变。

  “玄山,让你费心了。”玄知太上说道。

  “自家事,什么费心不费心的。”玄山太上不悦的说道。

  “太上,我有一个怀疑。”叶信突然说道。

  “哦?你怀疑什么?”玄知太上立即看向叶信。

  “行刺我的人,不止是想让我死,还要嫁祸给展开韬,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与展开韬互相看不顺眼,咳……当时尽管事出突然,但我及时闪了一下,否则我的脑袋恐怕已经搬家了。”叶信低声说道:“咳咳……这是处心积虑在我宗挑起内讧……所以我怀疑……是不是有其他宗门的奸细已经潜入我宗了?”

  七位太清同时变了脸色,如果叶信被刺与展开韬无关,那只能有这一种解释了!是其他宗门的修士在搞鬼!!!

  “太上,这可是大事!”叶信吃力的说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大宗门通常是不可能从外部被摧毁的,真正致命的攻击往往会来自内部!”

  “哦?你有什么想法?”玄知太上急忙问道。

  “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把这些奸细找出来!”叶信说道。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