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二七章 倒台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兄,找出奸细了么?”周星野低声问道。?? ??

  “应该是差不多了。”叶信脸色有些疲惫:“你带着清瞳一起过去,清瞳让你抓谁你就抓谁。”

  周星野看了清瞳一眼,随后点了点头,清瞳缓步走进法阵,在第一个方间的隔墙上敲了敲,命令里面的人走出来。

  转眼间已有十几个人先后离开法阵,清瞳都显得很平静,当又一个人走出方间时,清瞳突然喝道:“他是奸细,拿下!”

  玄道门的修士立即涌上来,把清瞳指定的人绑了起来,那个人身份不一般,是左护法府的修士,他脸色焦急,但不敢挣扎,口中连声叫着:“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方守逸愣了愣,脸上露出狐疑之色,那人也看到了方守逸,急忙大叫到:“方总管,救救我,我冤枉啊!!”

  方守逸偷瞥了一下叶信的神色,慢慢低下头,假做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时间不大,被清瞳点中的竟然有五个人了,玄知太上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这些都是其他宗门的奸细卧底?没有开玩笑?怎么会这么多?!

  “叶护法,你确实他们都是奸细?”玄知太上忍不住问道。

  “这个我暂时不敢说,但他们心中都有鬼。”叶信说道。

  玄知太上还想问,但法阵中突然生了异变,一个修士走出方间,清瞳点着他喝道:“他也是奸细,拿下!”

  玄道门的修士正想涌上前,那个修士脸色一沉,他突然释放出剧烈的元力波动,接着剑光便如闪电般刺向了清瞳。

  清瞳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反抗,不过,身为白虎山主座下的席刺客,她的反应和度都是远常人的,眼见剑光掠起,她本能的向下沉去,只是当她的双脚已没入地下时,却又好像意识到什么,强行稳住自己的身形,接着拼力避向一边。

  周星野就站在清瞳身后,大师兄可不是虚位,那是经历过一次次搏杀,得到玄道太上的赏识,乃至同门修士的拥戴,才能拥有的荣誉。

  周星野立即出剑,剑光竟然贴着清瞳肋下透出,正撞在迎面卷来的剑幕中,清瞳当然知道周星野在救他,而其他修士因为角度不同,还以为周星野这一剑刺穿了清瞳,都唬得目瞪口呆。

  轰……轰轰……大乘境修士释放的剑光相撞击,荡起了一片片疯狂震荡的狂流,下一刻,整座法阵陡然变得明亮了,竟在瞬间便把所有的狂流卷得无影无踪。

  “好胆!”玄知太上勃然大怒,他身形一闪,笔直掠入法阵。

  那出手的修士死死的盯着清瞳,眼中充满了仇恨,接着他反手一剑,剑光透入自己的眉心,血光迸射,他的身形僵硬了一下,缓缓向后栽倒。

  看到这一幕,叶信的眼神变得凝重了,真的有心怀叵测的奸细?而且还是最难得、作用最大的死间?到底是哪个宗门的人?

  法阵变得鸦雀无声,小方间内尚没出来的人并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都屏住呼吸,默默等待着。

  玄知太上见那奸细就在他面前自绝,心中颇为懊恼,他长吸一口气,喝道:“继续!”

  “慢着!”叶信急忙说道。

  玄知太上回头看向叶信,叶信招手把月叫到身前,压低声音说道:“你去告诉太上,千万小心一些,刚才那个奸细冒然出手,并不是想在最后捞些什么,而是在掩护自己的同伴,也就是说,剩下的人里,至少还有一个奸细,而且这个奸细的身份非常重要!”

  “是。”月应了一声,接着展翅向法阵掠去,落在玄知太上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玄知太上微微颌,让月回到叶信身边,而清瞳死里逃生之后,变得谨慎了许多,再不开口了,等小方间里的人已经走出去七、八步,她才会用摇头点头来示意。

  终于,所有左护法府的人都出来,清瞳又找出了两个奸细,他们都是修士,并没有反抗,前后加在一起,一共揪出了七个人,被团团绑起来,跪坐在法阵前。

  玄知太上走到叶信身边,低声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把奸细分辨出来的?”

  “我刚才和太上说过,攻心而已。”叶信笑了笑:“让他们服下丹水,使得他们心神失守,然后我再利用法宝的煞气恐吓他们,他们自然会变得极度紧张,而且惊慌失措。这就象俗人惧怕鬼魂一样,夜间出外走动,原本还是不怕的,可如果有人讲了一个很吓人的鬼故事,他们便会感觉处处都藏着恶鬼,变得坐立不安。”

  “我知道你在吓唬他们。”玄知太上说道:“我问的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其实小方间的内墙上都抹上了磷石药水。”叶信说道:“我说了,请出的神明会在心怀鬼胎的人背后刻上印记,他们不敢不信,而且小方面内没有灯火,他看不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他,所以他们会本能的用后背贴着内墙,以避免被刻上印记,如此就会沾上药水,清瞳能认得出来。”

  玄知太上沉默片刻,他总算搞清楚了前因后果,原来叶信根本不知道谁是奸细,从头到尾都是在使诈,但不能不承认,这种办法非常巧妙,如果用正常的办法一个个的审,仔细甄别、慢慢观察,不知道要耗费多长时间,而且未必能把所有的奸细都找出来。

  “你倒是厉害!”玄知太上叹道,每一次与叶信接触,他都以为这一次算是真正了解叶信了,但下一次,叶信还会带给他更大的惊讶。

  “主上!”清瞳走了过来,她脸色略有些白:“左边三个是干脆没有喝丹水的,右边那几个背后都有磷光。”

  叶信的视线落在右边两个最后被找出的奸细身上,排在第二位的是个中年人,他显得很惶恐,眼神左右飘忽,而右边第一位是个大汉,他的神色要比其他人安静得多,在叶信的视线转过去之后,他略有所觉,抬头与叶信对视了一眼,随后又低下头。

  “周兄,这些奸细都要慢慢的审,但最右边的那个不要动。”叶信低声说道:“停!不要转头去看他,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等几天,等我的身体好转了,我亲自去审他。还有,一定要把他关在万无一失的地方,千万不要让他逃掉了!”

  “叶兄,你放心吧。”周星野的表情很凶狠:“如果这些奸细跑掉一个,我提头来见你!”

  “我护着星野走一趟。”玄知太上说道:“然后我还要去见几位太上,把这里的事情说个清楚,唉……怎么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玄知太上在进入太清宗之前,是被人誉为无双国士的,他很清楚,一个人宁愿死,也不想受擒,肯定藏着天大的秘密。

  周星野派人去玄道门,又紧急唤来百余名修士,留下一半送叶信回府,另一半押着这些奸细,向着浮城中心走去。

  当叶信返回护法府的后院时,已经是深夜了,眼见周围无人,清瞳侧头听了听外面的动静,露出心有余悸之色,苦笑道:“主上,我刚才差点坏了你的大事。”

  清瞳的法门有一种特殊的本事,就是土遁,她曾经替白虎山主刺杀了很多敌人,土遁之术屡屡帮了她大忙,刚才那修士暴起反抗,面对致命的威胁,她差一点动用土遁逃生,幸好在最后关头醒悟,否则就麻烦了,刺杀叶信的刺客,正是用这种办法在众人眼皮底下逃之夭夭的,再次重现,叶信所有的计划恐怕都要被她破坏了。

  “你很机灵。”叶信不由叹了一口气,他当时用神念观察到清瞳要动用土遁,亦是被惊出了冷汗:“我最欣赏你的也正是这一点。”

  叶信经常把自己的谋划形容成在高山上滚雪球,开始的时候需要控制方向,努力让雪球越滚越大,等到了一定程度,他就可以撒手不管了,雪球会自己向下滚动,裹挟着万钧之势,把所有的阻碍一扫而光。

  这一次也是一样,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从周星野那里传来消息,一共有四个人招认,他们都已被展开韬收买了,等到有人指证叶信才是谋害曹玉义的凶手时,他们将一一勇敢站出来,或者证明自己听到过叶信的阴谋,或者坦言自己受到叶信的胁迫,不得不听令行事。

  到了第二天正午,玄戒太上进入右护法府,擒下展开韬,并把展开韬押入牢房,根据叶信府中奸细透露的消息,右护法府中被抓出十几个人,他们都与展开韬的阴谋有关。

  接着,玄知太上赶去思乡城,再次检验曹玉义的尸身,按照案犯的供词,果然在曹玉义的头顶的孔中,现了一个个针尖大的血点。

  曹玉义是被毒死的,凶手控制住曹玉义,然后用毒针刺破曹玉义的头皮,这样谁都找不出伤口,玄山太上查明了毒针的毒性,那种毒并不致命,只是会让人变得无比虚弱,寻常修士中了毒,用三、五个月便能缓过来,而曹玉义已经步入寂灭境,全仗着最后一口元力吊着性命,元力被剧毒化解,几个小时便虚弱而死。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