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二八章 把柄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至于究竟是谁对曹玉义下了毒手,尚没有审问出来,展开韬从始至终都保持沉默,但是,在曹玉义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有人知道了曹玉义的死因,他们潜藏在叶信的护法府中,时刻准备嫁祸给叶信,那么答案已经是不言而明了,纵使展开韬不是下手的人,他亦是主谋。 更新最快

  玄戒太上当众宣布,废掉展开韬的修为,把他遣送至思乡城关押,永世不得离开。

  其实被废掉修为的展开韬,寿命至多只有十几年了,甚至会更短,从云端跌入泥土中,身份的巨大变化,来自其他人的羞辱、嘲笑、谩骂,生活状况的极度恶劣,在这些条件下,他熬不了多久。

  转眼过了三天,叶信已差不多完全恢复了,玄山太上是老字号的大宗师,论起炼丹制药,整个证道世也找不出几个人能与他相比,他亲自为叶信炼制的丹药,确实有奇效,仅仅三天,被切断的正脉就已经愈合了,当然,这与叶信本身的恢复能力也是脱不开关系的。

  这一天,周星野从外面走进后院,看到叶信正坐在院中与清瞳聊天,他笑道:“叶兄,看样子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还好。”叶信说道:“周兄怎么有空跑到我这里来了?这两天都在忙什么?天天都看不到人影。”

  “还不是忙着审那两个奸细。”周星野叹了口气:“你在这里养伤,所以不知道,几位太上现在都很紧张呢,天天追问我,我每一次审过他们,都要拿出一些新东西,才能让几位太上满意,否则真是张口就骂、抬手就打啊。”

  在叶信的左护法府,一共找出了七个奸细,其中四个是被展开韬买通,用来陷害叶信的,另外两个确实是其他宗门派来的奸细。

  “那两个奸细都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叶信问道。

  “一个九曲会的修士,一个是云高山的修士。”周星野说道:“九曲会么,还不算什么,他们与我们太清宗作对了千百年,谁都奈何不了谁,可云高山居然也怀着叵测之心,就有些麻烦了。”

  “云高山很厉害?”叶信问道。

  “比我们稍微强了一些,但强得不多。”周星野说道:“原本大家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可能是因为三年前那件事,让云高山对我们有了敌意吧。”

  “哦?是什么事情?”叶信说道。

  “说来话就长了。”周星野说道:“在我太清宗西北方三十余万里开外,有一片云海,被称为云海之地,到处都是雄奇巍峨的山岳,不适合俗人居住,只有零散的猎户,云海之南,被称为云高山,云海之北,被称为云台山。”

  “三年前,我太清宗的玄山太上和玄明太上去云海采集灵药,正好遇到云高山和云台山的修士爆发冲突。”

  “说起这个,还要往前说,云高山与云台山原本以云海中的云眼为界,双方互不往来,谁知云台山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家伙,创立云台点将阁,尽收周围各地公国的帅将雄兵,实力暴增,一统云台,云台山原来的修士,愿意跟着他的,可以继续在山中修炼,不愿意跟着他的,都被赶了出去。“

  “云高山与云台山原本是一脉相承的,不过因祖上起了争执,才闹得各过各的日子,老死不相往来的,见云台山被人鸠占鹊巢,心中自然恼恨,而且又担心云台点将阁实力做大之后,对他们不利,所以决定趁着云台点将阁的羽翼尚不够丰满,立即出手,毁掉云台点将阁。”

  “也是凑巧,玄山太上和玄明太上不熟地界,误入一处险境,幸亏云台点将阁的修士闻讯而至,把他们引了出去,结果刚好遇到云高山的修士发起了突然袭击。”

  “云台点将阁的人虽然是云高山修士的几十倍、上百倍,但大多修士只有小乘境,甚至更低,他们根本挡不住,被杀得片片溃败,玄山太上和玄明太上看不过去,便出面说了几句公道话。”

  “仅仅是几句公道话,就让云高山的修士怀恨在心了?”叶信笑道:“恐怕两位太上是动了手吧?”

  “不清楚。”周星野说道:“不过玄明太上的脾气向来刚烈,他倒是很有可能出手。”

  “你继续说,然后呢?”叶信说道,他心中浮现出一种古怪的感受,云台点将阁?明明是与他无关的,却显得隐隐有些熟悉,就好像本应由他去实现的理想,被另一个人提前实现了。

  “玄山太上和玄明太上只是适逢其会,偶然管管闲事,而云高山的修士却以为云台点将阁早就有了防备,最后不得已退出了云台山。”周星野说道:“从那时候开始,云高山应该就把我太清宗视为仇寇了,但一直没有表现出来。”

  “云高山的实力那么强……仅仅两位太上,应该不足以让他们退缩吧?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叶信皱眉道。

  “自然是因为云台点将阁的阁主了。”周星野轻叹道:“据说,此人有大智大勇,智则机谋百变、防无可防;勇则横行不羁、履险如夷,云高山的修士退回去之后,此人为了给死难者报仇,数次单骑出击,闯入云高山,杀得云高山血流成河,当时玄山太上和玄明太上在云台点将阁住了一段时间,本来是想与他结交一番,看到这番手段,便匆匆告辞了,玄山太上回来之后说过,说此人恶业滔天,他不能与这样的人结交,也不敢与这样的人接触太深。“

  叶信暗自吁出一口气,这应该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如果换成他,他肯定会留在云台点将阁,创立自己的基业,征伐天下,这是何等快意的事情?有机会与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这个人姓什么?”叶信问道。

  “姓萧。”周星野说道。

  “萧?”叶信差一点跳起来:“他叫什么名字?”

  “云台点将阁的修士都叫他萧副阁。”周星野说道。

  不是萧魔指……叶信心中感到一阵失望,从同一个浮尘世走上来的人,已经全部失散了,为了找到同伴,不但不会更改自己的名字,还要想办法让自己的名声传播出去,就像他叶信一样。

  难道只是同姓么?可从崛起时间上推算,又给他带来了一点期盼。

  “对了,叶兄,你什么时候去审那个奸细?”周星野说道。

  “再过两三天,等我伤势再恢复一些。”叶信说道:“否则我不敢动用元力,怕镇不住他。”

  “也好,那我等你。”周星野说道:“我还有一件事,听说展开韬马上要被送到思乡城去了。”

  “我知道。”叶信说道。

  “展开韬身上还有很多秘密。”周星野用无奈的口吻说道:“只是他曾经身为上清,如果刑罚过重,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所以只能先把他赶到思乡城去了。”

  叶信沉默片刻,突然说道:“你来之前,是不是见过玄戒太上?”

  周星野愣住了,随后露出苦笑:“叶兄,怪不得几位太上都说你厉害,果然不假……这都能猜得到么?”

  叶信当然清楚玄戒太上打的是什么主意,展开韬虽然已被废掉修为,但毕竟曾在太清宗外门竖立过一定的威望,最后像一条死狗般被人拖来拖去,承受各种拷问与折辱,等于玷污了其他上位者。

  所谓刑不上大夫,某个上位者做了错事,受惩罚的只是他自己,可如果干脆不把他当人了,想尽方法拷问,伤的是所有上位者的面子。

  只是,玄戒太上很不甘心,何况展开韬还有一些秘密,不把秘密拷问出来,他寝食难安,所以才把主意打到他叶信头上,希望叶信出马,截住展开韬,动用私刑,一方面让叶信报仇雪恨,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叶信得到展开韬隐瞒的秘密。

  “我会在思乡城外把展开韬截住的。”叶信说道。

  “好,那我就等叶兄的消息了。”周星野松了口气。

  当周星野离开之后,清瞳忍不住问道:“主上,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叶信笑了笑。

  “他们这不是在坑人么?”清瞳急道:“找谁去不行?为什么一定要找你?万一事泄,你可是要担关系的!”动用私刑,这种事好说不好听,真的传扬出去,叶信就成了睚眦必报、不择手段的小人。

  “你知道什么样的臣子更容易获得君上的信任么?”叶信淡淡说道。

  “不知道,是什么?”清瞳问道。

  “是故意做错事,捧着把柄送给君上的臣子。”叶信悠悠说道:“掌握了把柄,君上不论何时何地,都能一言以决生死,对这样的臣子,君上自然是很放心的,如果玄戒太上没打这个主意,我不会自己往上凑,可他已经这么想了,我就要让他遂意,惜名如金,这是太清应该考虑的,我还没到那个分量。”

  清瞳不说话了,她心中突然感到阵阵发寒,人心真的有如此险恶么?为了获得更多的信任,还要自己故意送上把柄?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