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三零章 践行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对了,展兄,我有一件事不明。? ??? ?”叶信说道,他端起酒壶,又一次为展开韬倒上了酒。

  “请讲。”展开韬说道。

  “我的护法府里查出了九曲会和云高山的奸细。”叶信说道:“展兄应该听说了吧?”

  “听说了,我也有些吃惊。”展开韬点头道。

  “展兄,你在外门呆了这么多年,就从没注意过有谁的表现不对头么?”叶信说道:“没想到有其他宗门的奸细?”

  “想到过,但我无能为力。”展开韬苦笑道:“想查出隐藏在外门的奸细,我要有自己的大批人手,还要有足够的权力,至少七位太清都要支持我,我才能查下去,而且这种事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能见成效的,如果我这么干了,你以为曹玉义能容得下我么?”

  叶信笑了笑,没想到眼前的展开韬也知道稽查内部的权力有多么恐怖,他思索片刻,又开口说道:“既然展兄早就动了这个念头,想来是有一些眉目的,至少有让你感到怀疑的人选,对吧?”

  展开韬突然沉默了,眉头深深皱起。

  “好像……展兄对太清宗抱有很深的怨念,这是不对的。”叶信缓缓说道:“没错,展兄为太清宗立下了很多功劳,但太清宗也给了展兄足够的回报,身居上清之位,在外门呼风唤雨,谁敢不给你面子?据我所知,展兄的亲眷也在思乡城落叶开花,现在连玄孙辈的后生都有不少了,如果没有太清宗的庇护,岂能如此繁盛?就算展兄不为自己想,也总要为他们想想的。“

  提起自己的亲眷,展开韬的脸色变了。

  “此次展兄落难,怪不得别人,是你犯下了罪孽。”叶信续道:“说句实在话,太清宗并不欠你什么,换成别人,用这种手段残害宗内前辈,难道不应该受到惩罚么?”

  “那些奸细潜入我宗,必定心怀不轨,难道展兄忍心看着太清宗被奸细祸害?然后慢慢陷入绝境?到那时候,展兄真的就能含笑九泉了?如果太清宗覆灭,你那些亲眷又要何去何从?”

  展开韬的脸色一变再变,他的修为已被尽废,再无东山复起的可能,最后的希望就是后辈中又出现合格的苗子,能进入太清宗修行,原本他确实抱着天大怨气,可叶信说得很明白,残害宗内前辈,无论如何也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否则,太清宗哪里还有规矩?如果别人做下这种事,也要轻轻放过么?如此从太清到上清,哪里还有一点保障?!

  叶信察觉展开韬内心已陷入了激烈的冲突之中,沉吟一下,便转移了话题,他不想逼得太紧。

  “也罢,展兄自己好好想一想吧,反正我们不急。”叶信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件事不明,这些日子展兄的表现虽然有些急功近利,但展兄天性不是过于狠戾的人,如果有机会除掉我叶信,展兄必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这个我明白,可如果是对玉义前辈下毒手,就有些太残忍了,以展兄的品格,不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蛊惑展兄?”

  展开韬大惊,蓦然抬头看向叶信。

  “看来……是真有这个人。”叶信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这让我想到了一些很可怕的事。”

  “什么事?”展开韬喃喃的问道。

  “此人蛊惑你去谋害玉义前辈,嫁祸给我,等我倒霉之后,他再抛出后招,证明一切都是你所为,以此人的阴险,肯定握有你的把柄,这是一箭双雕啊,不对……不止是双雕!”叶信说道:“或许连北山列梦也要牵扯到里面去,等到左右护法都没人了,那么他自然可以轻松上位。”

  展开韬脸色陡然变得铁青,呆呆的看着叶信。

  这也是叶信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地方,只要能找到一点线头,他就能根据逻辑链一层层推理下去,直至接近真相。

  当初听到曹玉义被害的消息,叶信已经有所怀疑,因为这是一个险招,通常情况下,只有占据下风的人才会出险招,希望能出奇制胜,而占据上风的人只要能步步为营,减少、弥补自己的破绽,便能形成碾压之势,绝对没必要铤而走险。

  叶信刚刚进入太清宗,知道自己从各个方面都不占优势,所谓事出非常必有妖,展开韬突然丧心病狂的害死了曹玉义,肯定有隐情。

  “再往深里想,此人十有**是其他宗门派过来的奸细,他急于掌控权柄,不想继续沉默的等下去了。”叶信看向展开韬,一字一句的说道:“展兄,你我斗得你死我活、如火如荼,其实不过是他人棋盘上的棋子而已。”

  展开韬的双拳一点点握紧,呼吸也变得艰难了,他毕竟是当事人,从来没怀疑过,自然看不清,现在已被叶信点醒,瞬间便回想起了很多当时感觉很正常、现在却显得分外诡异的事情。

  “展兄一直想保护他,大概是他向展兄承诺过会照顾展兄的亲眷吧?”叶信说道:“这种话展兄也会相信?要知道他的目的就是在我太清宗挑起事端,最后毁掉太清宗啊!”

  展开韬呆了足足有几分钟的时间,猛地出咆哮声:“罗安重,你好狠!!!”他的脸孔已彻底变得扭曲了,一拳砸在了桌面上,不过他的修为已经被废掉,桌面无事,他的手反而被震裂了。

  “罗安重?我听过这个名字。”叶信顿了顿:“就是你右护法府的大管事吧?”

  “就是他!”展开韬咬牙切齿的说道。

  一边的清瞳目睹了生的一切,虽然她已把叶信当成真正的主上了,愿意相信叶信,但也不由感到阵阵寒,从始至终,展开韬所有的情绪变化都被叶信牢牢控制着,这还不算什么,只能证明叶信极有交涉技巧,但,叶信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罗安重的?

  叶信似乎有一种能力,可以辨别出所有的真伪,那些心怀叵测之人,在叶信面前绝不能妄动,哪怕是露出一丝一毫的迹象,都会被叶信立即察觉,那罗安重与叶信根本没见过面,也已经被叶信揪出来了!

  这种能力,实在是可怕。

  气氛突然陷入了死寂,片刻,叶信又开口说道:“这个罗安重,实力很强么?”

  “在金袍客卿中,他排在北山列梦之下。”展开韬说道。

  “这样啊……那他应该想过,在你我都倒霉之后,该如何去对付北山列梦。”叶信笑了笑:“展兄,说几句不好听的,事实证明你斗不过他,但他把我叶信也当成棋子,那就是他太狂妄了,狂妄总会要付出代价的,只不过有早有晚而已。”

  展开韬张口欲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看向叶信的目光,突然隐隐流露出哀求之色。

  清瞳心中暗叹,这个展开韬已彻底被征服了,如果他还可以侥幸活下去,会变成叶信脚下的一条狗。

  “展兄,这次我来送行,也是为了求得展兄的指点。”叶信说道:“待我伤好之后,就要出府管束外门了,但千丝万缕,不知道从何抓起,也不懂孰轻孰重,展兄在护法的位置上坐了这么久,想来是能指点一二的。”

  “叶兄,你能不能护住我的家人、不要让他们受我的连累!?”展开韬吃力的说道,他原来是把自己的后事托付给了那罗安重,现在已现罗安重才是谋害他的罪魁祸,只能再找别人,眼下除了叶信,他还能找谁?

  “这个自然,放心吧,叶某绝绝对对不是道:“展兄把所有的经验转授与我,我自然要护得他们一个平平安安。”

  “我……我能相信你么?”展开韬显得愈吃力了。

  “我的目标在长生世、在天路。”叶信淡淡说道:“在证道世,我只是一个过客,这里生的种种,我并不会放在心上,何况你的亲眷大都是凡人,以你的能力,尚不能让子孙辈进入太清宗修行,可见他们的根骨有多差,我又何必去难为他们?”

  “明白了。”展开韬惨笑道:“不知叶兄想知道什么?”

  时间在一点一滴流逝着,酒菜早已冷去,叶信与展开韬一直在交谈着,滔滔不绝的是展开韬,而叶信只是偶尔问上一句话,玄戒门的修士忍耐不住,数次出来想看看究竟,都被清瞳挡了回去。

  转眼到了深夜,该说的都说完了,展开韬长长吁出一口气,叶信也没什么想问的了,他看了看展开韬的神色,微笑着说道:“展兄英雄一世,现在要去思乡城受囚徒之苦,不知能不能熬得住。”

  “展某心愿已了,唯死而已。”展开韬也笑了,这是他多天来第一次真正的笑:“好怪啊……在展某最得意的时候,也没有此刻这般轻松!”

  叶信侧头看了看清瞳,清瞳走上前,掏出一个药瓶,把里面黑色的液体滴在展开韬面前的酒杯中。

  “展兄,虽然酒菜已冷,但终归是叶某的一片心意,来,叶某最后一次为你践行了。”叶信端起了自己的酒杯。8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