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三三章 失而复得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如果是在遇到玄知太上等人之前,云台点将阁的阁主就开出这样的价码,他真的会心动,但现在已不同以往。 更新最快

  一间店铺,想把生意做大,要有好招牌,一个人,想得到更多人的信任,要有好名声,鼠目寸光、浑浑噩噩的蠢货当然不会在意自己的信用度,但叶信很清楚信用二字有多少重要。

  古往今来,一个叛徒只能成为上位者的工具,永无登顶的希望,如果他为了几颗金丹转而投靠云台点将阁,云台点将阁根本不会重用他,因为他还可以为了更多的诱惑,又去投靠其他宗门。

  一旦身上被加上了三姓家奴的标签,就算他天资再好、实力在强,也无法得到认同,整个修行界都会反感他、排斥他,最后落得天下虽大、此身却无立锥之地的境地,就像那位吕姓战将一样。

  为人要讲忠义,在他身为统帅的时候,应该对每一个追随者有情有义,在他进入太清宗,获得了一个平台,可以施展身手的时候,应该对太清宗保持忠诚。

  叶信的眼神变的清澈了,他慢慢把匣子合上,推了回去,淡淡说道:“多谢阁主的好意,但这礼我不能收。”

  一枝道人错愕在那里,刚才叶信明明已有些失态,怎么又突然拒绝了?他顿了顿,急声道:“叶护法……”

  “前辈无需多说。”叶信摆了摆手:“叶信答应前辈的,肯定会为前辈办到,礼物还是前辈带回去吧。”

  说完,叶信开口喝道:“守逸,进来!”

  门外的方守逸听到叶信的声音,急忙走了进来:“护法,有什么事?”

  “你带着几个人,到星野那边走一趟,把蒋善阳给我押过来。”叶信说道。

  “明白了。”方守逸应道。

  见叶信的态度很坚决,一枝道人显得有些焦虑不安,等方守逸离开之后,他轻咳一声:“叶护法可能是误会了,阁主把礼物交给老朽的时候,只说叶护法是百年难遇的奇才,所谓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想与叶护法攀下一份交情,并无他意,是老朽孟浪了,刚才胡言乱语了一番,还请叶护法多多担待。“

  “前辈不要多想,是叶信有自己的难处。”叶信说道:“不收这份礼,叶信可以理直气壮的为蒋兄分辨,收下这份礼,有些话就好说不好听了。”

  一枝道人脸上露出苦笑,额头间隐隐见微汗,他不能不紧张,萧副阁出身军旅,把整片云海点将阁变成了一支庞大的军队,号令森严,要知道几年前人阁是有三位阁主的,其中一位阁主就因为触犯了萧副阁,竟然被削首示众。

  萧副阁经常强调,军法不容人情,堂堂圆满境大修,不论在哪个宗门都会被当成宝,虽然行事过于嚣张,但为了自身的实力,总该克制容忍一些的,谁知萧副阁说杀就杀,动用雷霆手段,让云台点将阁上下震撼。

  此次他自行其是,加了一些自己的想法,结果使得叶信把礼物退了回来,到了萧副阁面前,他实在无法交代。

  就在一枝道人想办法挽回的时间里,方守逸已经把人带回来了,蒋善阳进入中堂,一眼看到一枝道人,身形一震,表情变得非常呆滞。

  叶信站起身,向一枝道人笑了笑,随后向堂外走去,只留下了一枝道人与蒋善阳两个人。

  到了外面,叶信低声对方守逸说道:“星野可曾问了什么?”

  “没有。”方守逸笑道:“周少清与护法的关系这么好,岂会多心?他什么都没说,直接让人把蒋善阳带出来了。”

  叶信微微点头,心中暗自吁出一口气。

  堂中一枝道人与蒋善阳谈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一枝道人才走了出来,向叶信微微施了一礼:“多谢叶护法帮忙。”

  “前辈客气了。”叶信淡淡回道。

  一枝道人嘴唇嗫嚅了一下,好似还想提起那份礼物,最后轻叹一声:“老朽告辞。”

  “前辈慢走,叶信身体不便,就不送了。”

  看着一枝道人走出大院,叶信转身进入中堂,蒋善阳看到叶信进来,急忙陪笑道:“多谢叶护法。”

  “蒋兄无需客气。”叶信说道:“你原来住的屋子,我已经让人给你收拾出来了,安安心心留在府中就好,星野那边我自会给他一个交代。”

  蒋善阳露出感激之色,随后向叶信深深施了一礼:“多谢护法。”

  “你回去吧。”叶信说道。

  处理完这件事,叶信坐在椅子上思索了良久,他不止要给周星野一个交代,还要给几位太清一个交代,总要找一个完美的理由。

  到了黄昏时,叶信令方守逸把案卷账本都搬回去,准备去找周星野的时候,玄知太上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看到玄知太上的表情,叶信微有些错愕,因为玄知太上这个人并不太喜欢笑,经常会习惯性的表现出忧郁之色,他从没见玄知太上笑得如此开心过。

  “太上,可是有什么大喜事?”叶信笑道。

  玄知太上挥挥手,示意方守逸和清瞳退出去,随后上下打量着叶信,片刻,他把一只匣子放在了桌面上:“叶护法,可认得这个东西?”

  叶信看到匣子,马上认出那是一枝道人送给他的礼物,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叹道:“一枝道人也太过喜欢生事了!”

  “这里面可是三转金丹,叶护法,你真的不想要?”玄知太上微笑着看向叶信。

  “不是不想要,而是不能要。”叶信说道:“有些事情绝对不能开先例,我认为蒋善阳对太清宗并无恶意,才决定帮他一把,如果收下一枝道人的礼物,事情就变味了,那么以后一枝道人送给我更多礼物,让我做有损太清宗的事情,我是做还是不做呢?“

  “好!很好!”玄知太上长吸了一口气:“叶护法,你有这份坚持,是难能可贵的。”

  “这件事我本想晚些时候再禀报给太上的。”叶信笑道:“谁曾想一枝道人居然直接找到太上了,幸好我当时婉拒了他的礼物,否则真是百口莫辩。”

  “无妨,你是护法,自然有权决定,用不着事事都禀报给我。“玄知太上说道。

  如果是昨天,玄知太上绝对不会说这种话,叶信拒收一枝道人的厚礼,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在宝庄内,他不惜抛出护法之位,也要拉拢叶信,是隐隐感应到叶信身上有人皇之气,进了太清宗之后,几次接触,他很欣赏叶信,因为叶信极有头脑,做事果决干脆,但拉拢、欣赏与信任是两码事。

  玄道太上、玄戒太上也差不多,他们只是感觉叶信有能力,会给太清宗带来新气象,可并不代表他们可以信任叶信,所以玄戒太上才会让叶信去除掉展开韬。

  二百余年前的太清宗,与现在是不一样的,但凡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势力、一个公国、乃至一个宗门,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命曲线,有始必有终、有生必有死,太清宗已存在接近万年,很老了,内部构筑已经变得僵硬。

  太清宗是按照‘云’‘远’‘永’‘玄’四个字不停轮转的,以纪念太清宗的四位缔造者,那个时候,玄道门叫永乐门,掌座是永乐太上,几位太上都发现太清宗有些不对头,但没办法找出病因,更没办法改变,有一天永乐太上出外游玩,发现了两面相隔只有十余米远的潭水,其中一面潭水是死水,而另一面潭水上面有山泉注入,下面有小溪流出。

  死水污浊无比,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而活水清澈见底,有鱼虾游动,永乐太上呆立了片刻,骤然领悟了一个道理,流水不腐。

  永乐太上返回太清宗,立即把掌座之权交给自己的弟子,就是现在的玄道,随后自己去担任外门掌座,永乐太上认为,想让太清宗重新焕发出生机,从内部改变是不可能的,等于推倒整个太清宗然后从头来过,他决定用最大努力招收天下各地散修,不停的向死水中注入新水,天长日久,慢慢的就可以让太清宗产生活力。

  玄知太上和玄道太上是同门师兄弟,同样继承了师尊的遗志,所以他们的关系也最为亲近,周星野从开始就力挺叶信,也有这个原因。

  “一枝道人让我代他向你致歉,这份礼物也要你一定收下。”玄知太上说道:“其实这确实是云台点将阁阁主的心意,如果只是为了蒋善阳,没必要这么麻烦的,一枝道人把礼物转交给我们,求我们免了蒋善阳的罪,我们肯定会答应,孰轻孰重,我们还是分得清的。”

  “呵呵……”叶信干笑了两声。

  “现在呢,礼物我已经送到了。”玄知太上说道,他脸上突然出现了两抹红晕,好像有些很不好意思:“不过……叶护法,你尚没有到大乘境巅峰,现在就动用这三转金丹,有过暴殄天物了,我有一个想法,当然了,行与不行由你做主。“

  “太上请讲。”叶信说道。(。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