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三九章 天路魔种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就在这时,小鸡仔再次打了个嗝,喷吐出的丹光已是微不可见,叶信眉头深锁,心中的杀意逐渐消退,掌中的灵兽有些古怪,以他现在的进境,也未必能承受得住三转金丹的丹力,这小小的身体,应该被沸腾的丹力焚烧得尸骨无存才对。 更新最快

  片刻,叶信反手把小鸡仔放在了口袋中,随后一一把地上的法宝收回到山河袋内,转身向法阵外走。

  其实叶信已经过了时间,法阵外有两个金袍客卿已经等待多时了,他们看到叶信出现,急忙躬身施礼:“见过护法。”

  叶信面沉似水,他无暇与那两个修士寒暄,快步向自己的护法府走去。

  到了护法府,方守逸正等在前院中,这也是他勤奋努力的地方,只要叶信没有休息,他便不会回到自己的居所,时时准备叶信招唿,如果只是短时间内保持还好说,在曹玉义执掌护法府的几十年里,方守逸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守逸,去那边找北山列梦,让凰叔立即赶到我这里来。”叶信说道。

  方守逸见叶信这么晚还要去打扰北山列梦,心中有些迟疑,但面上并没有表露什么,立即应是,随后向院外走去。

  时间不大,凰叔匆匆走进中堂,方守逸在外带上了房门,凰叔见左右无人,陪笑道:“主上,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呢?”

  “你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叶信脸色很阴沉,随后从口袋中掏出那只小鸡仔,扔到了桌子上。

  凰叔的视线落在了那只小鸡仔上,他的脸孔骤然变得扭曲起来,接着失控了一样向着小鸡仔扑去。

  “给我站住!”叶信厉声喝道:“说,这是什么?!”

  凰叔已扑到桌前,他勉强稳住身形,双手遥遥探出,还差尺许就能抓到小鸡仔了,但再不敢寸进,因为叶信的神色颇为不善,甚至隐隐散发出了煞气。

  不过,他的心志被冲击得厉害,连眼神都有些涣散了,呆呆的看着小鸡仔,忘记了回答叶信。

  那小鸡仔在桌子上翻了几个跟头,勉强站起身,又扇动着毛茸茸的小翅膀向着叶信跑去,跑到桌边停下了,桌子距离叶信有尺许远的距离,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跳过去,或者说,它有些害怕,只得沿着桌边跑来跑去,口中发出充满焦急的清脆叫声。

  “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凰叔喃喃说道。

  “难道你还想让我问第三次?说!”叶信喝道。

  凰叔显得失魂落魄,他呆立片刻,一点点转过头,看向叶信,随后涩声说道:“这是……禁神天凤,也叫天魔凤,位属十七魔路之一……”

  “魔路?”叶信又问道。

  “魔路即魔界天路。”凰叔缓缓说道。

  “天路?你竟然知道天路?”叶信的眼神闪烁起来:“那我就要问了,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主上,有些事我多年前已立下重誓,绝不能向任何人吐露。”凰叔苦笑道:“还望主上能多多担待。”

  “笑话,你这样谁敢信你?”叶信冷冷的说道:“凰叔,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再毁了你的美人?!”

  叶信听山炮说起过,凰叔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怕那株花幻化出的人影受到伤害,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只是做做小人了。

  如果换成别人这么说,对凰叔的冲击并不会很大,但叶信在浮尘世就缔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凰叔也是从上界下来的,见识非凡,有些事连泥生都不懂,而他看得分明。

  天下如蚁群般茫茫的修士中,偶尔会出现一些另类,他们步入修行路的契机与众不同,而这种人往往能做出一些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甚至可以改变天路的格局。

  叶信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叶信是以刀入道,或者说,是以杀入道。

  叶信手中的杀神刀,正是叶信步入修行路的源点。

  对这种人,凰叔从来不敢招惹。

  在浮尘世,凰叔从头到尾都没参与过对抗魔族,他喜欢魔族修士,从出生开始,他就是在魔族的圈子里长大的,前后侍候过的几个主人,也都是魔族贵胄,人族修士对他而言才是异族,所以他不可能帮着人族去对抗魔族。

  此刻,凰叔在皱眉苦思着,眼神波动得厉害,而叶信默默等待着,只是他的情绪很不好,堂中的煞气越来越浓厚森冷。

  良久,凰叔幽幽叹了口气,叶信说要杀他,那么肯定会动手,对这点凰叔是深信不疑的,以杀入道的修士,最后总会用杀戮来解决麻烦与矛盾。

  “主上,有些事我真的不能说。”凰叔缓缓说道:“我的使命,是带着这只禁神天凤逃出天魔路,但没想到,禁神天凤被天光所染,魂消魄丧,已变成死物,再无可能破壳而生,如果我知道它还活着,无论如何也不会把它送给主上的。“

  叶信神色不动,但心中已掀起惊涛骇浪,这凰叔居然是从天路走出来的?

  “魂消魄丧?”叶信说道:“那它怎么解释?”说完,叶信指了指那只还在桌沿不停往来奔跑的小鸡仔。

  “不知道,主上,我的的确确不知道。”凰叔看向了那只小鸡仔,口中喃喃着:“不可能的……明明是没有任何生机了……”

  “你在天路修行过?”叶信转移了话题。

  “不敢谈修行,我只是区区家仆而已。”凰叔说道。

  “凰叔……应该不是你的本名吧?”叶信说道。

  “不是。”凰叔回道:“我家少主敬我一心为家业操持,总会叫我一声叔叔,到了浮尘世,我孤苦无依,便起了这个法号。”

  “你家少主在哪里?”叶信说道。

  “不知道……”提起这个,凰叔脸上的皱纹似乎又变深了:“我被天光毁掉修为,幸有少主的法宝护身,才保住了一条命,最后堕入浮尘世,想找到少主,除非是能重回天魔路,只不过……既然天光已降世,想来少主也是凶多吉少了……”

  凰叔脸上死气沉沉,恍若行尸走肉一般,已失去了一切希望,这种情绪不像是装出来的。

  “你在天路走到了什么境界?”叶信的口气放得缓和了一些,既然凰叔是从天路下来的,他应该稍微有些尊重,而且,他隐隐猜到了凰叔的经,辛苦操持的家业可能都被毁掉了,愿意效忠的主人也已魂归西去,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老人,失去了所有的热情,只保留着一线期望,而残忍的地方在于,凰叔自己很清楚,那一线期望也只是泡影。

  所以,凰叔与封圣帝主、归元帝主认识了那么久,也没有成为好朋友,因为不管是谁,不管表达出怎么样的诚意,也无法打动凰叔了,这个老人虽然还活着,但心已死。

  “圆满境。”凰叔说道。

  “这是天魔凤?你与它是什么关系?”叶信问道。

  “我家少主有天魔凤的血脉。”凰叔说道:“这只天魔凤么……我也不知道少主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当初他匆匆忙忙把魔蛋交给我,让我快走,然后……我就再没见过少主了。”

  “你教给山炮的是玄凤诀?”叶信说道:“是你家少主的传承?”

  “是。”凰叔点头道:“只可惜我知道的也不多,山炮能走到哪一步,还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你为什么愿意帮山炮?”叶信说道。

  “我老了。”凰叔长叹了一口气:“而且我已经隐隐感应到自己的元脉开始衰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步入寂灭境了,我死了没关系,但少主的传承不能断绝!”

  “山炮可没有天魔凤的血脉。”叶信说道:“他能修得成么?”

  “可我到哪里去找有天魔凤血脉的修士呢?”凰叔无可奈何,再次叹了口气:“山炮根骨还是不错的,而且他有灵狲妖术,或许能另行领悟,甚至创出自己的法门。”

  “灵狲妖术?”叶信一愣。

  “灵狲有银瞳,可以看透元脉的运转。”凰叔说道:“山炮总能看出其他修士的法门,料敌之先、擅长以弱胜强,在我观察的人里,没有谁比他的资质更好了。”

  “这是山炮的优点,你说说他的缺点吧。”叶信说道。

  “他……太笨了!”凰叔咬着牙的说道:“什么都不懂,还需要我事事指点,以他的城府……连给我家少主提鞋都不配!也就是遇到了主上,主上会帮着他、护着他,换成别人,恐怕自己被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你看中了山炮,不也是正因为他会听你的么?”叶信淡淡说道,他明白山炮对凰叔抱着警惕的缘由了,没有谁愿意像个木偶般被人操控,凰叔似乎是把最后一线希望放在了山炮身上,试图把山炮打磨得与他少主一模一样,如此不产生矛盾才是怪事。

  听到叶信的话,凰叔愣住了,说到资质,叶信身边比山炮好的并不是没有,如鬼十三就比山炮强得多,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山炮,这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凰叔,我再问你,天魔凤值不值得养?它尚未破壳,就吃了我的金丹,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以后还会耗费我许多东西。”叶信说道。

  “天路魔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想主上以后未必还有机会能收服这样的魔种了。”凰叔说道。

  就在这时,转了好半天的小鸡仔终于忍不住了,奋力扇动着毛茸茸的翅膀,跳起身扑向叶信,它本想跳到叶信肩膀上,但力道差了太多,顺着叶信的衣衫向下滑落,最后它勐地用小嘴叼住叶信的衣服,两只脚不停挠动着,似乎想爬上去。(。。)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