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四零章 虚度一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低下头,盯着那只蠢笨的小鸡仔,小鸡仔显得颇为执拗,一定要爬上去,两只脚拼命的挠动着,良久,叶信无可奈何的吁出一口气,算了,反正他还养了天诛莲、养了五灵丹牛,养了寻宝貂,再多养一个也不算什么。

  叶信伸出手,把小鸡仔放在掌心中,也是怪事,一旦接触到叶信温暖的掌心,小鸡仔立即就变得慵懒了,它扭扭身子,很舒适的趴在叶信的掌心中,随后一双眼睛就眯了起来。

  叶信摇摇头,准备把小鸡仔重新放在了桌子上,只是他的手还没离开,小鸡仔已被惊醒了,它发出抗议一般的叫声,一跳一跳的要重新回到叶信的掌心里,似乎已赖定了叶信。

  叶信把手放下,让小鸡仔跳上来,扰人的叫声马上消失了,小鸡仔先是侧头认真的看着叶信,然后眼睛又一点点合拢。

  “听说天域中有托塔天王,呵呵……人家托的是玲珑宝塔,我托着这小东西算怎么回事……”叶信叹道。

  “主上去过天域?”凰叔大吃一惊。

  泥生想去的灭法世与天路虽然只差一步,但根本上是两回事,而天路与天域也同样是两回事,天域是天路的尽头。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叶信淡淡说道:“凰叔,我知道你有大来历。”

  “我这点渊源又怎么能与主上相比。”凰叔急忙说道。

  “我就开诚布公的说几句吧。”叶信说道:“凰叔,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山炮,那么就要付出真心,你应该也能看得出来,山炮这个人纵使有再多不是,但他满怀赤诚是做不得假的,以后,他绝对不会辜负你。”

  “我明白的。”凰叔说道。

  “可如果……你要利用他……”叶信顿了顿:“不管你今后逃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找出来,然后用最残忍的办法杀掉你!不止是你一个,等我有幸进入天路,我还会寻找你那少主的家人,呵呵……我有时候是很宽容的,如果有人触犯我的底线,我并并介意变成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主上,你多心了。”凰叔苦笑道:“我已将要步入寂灭境,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现在我唯一的想法,是不能让少主的传承断绝,我又怎么会谋害山炮?而且……他现在的基业,也是我辛辛苦苦帮他打造的,说实话,他真的没什么能让我利用的地方。”

  “如此最好,就算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呢,我的习惯是把丑话说在前面。”叶信说道,随后他思索了一下:“还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你好像不太喜欢我,对吧?”

  凰叔呆了呆,再次露出苦笑:“确实……有那么一点……”

  “为什么?”叶信问道:“我难为过你?”

  “不是这个……”凰叔犹豫片刻,随后猛一咬牙:“主上,那我实话实说了,还望主上不要介怀。”

  “说吧。”叶信说道:“你把这个解释清楚了,我才能相信你真的是要帮着山炮。”

  “象主上这样以杀入道的大能,我听说过几个。”凰叔说道:“他们确实厉害,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扰得天下大乱、血流成河,留下一个个传说,可他们最后……却往往不得善终,主上杀气太重,我担心有那么一天,山炮也会被主上的杀业所毁。”

  “怪不得你在天路中成长,有得天独厚的庇护,也不过修行到了圆满境。”叶信笑了:“什么叫善终?难道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老死,就是善终了?既然这样,又为什么要修行?找个小地方,买下一块地养老该有多好?”

  凰叔愣住了,他说这话本有点醒叶信的意思,希望叶信以后少行杀戮,谁知叶信好像比他看得更为透彻。

  “我是从沙场上走下来的,如果有一天我在沙场上战死……这即是善终。”叶信缓缓说道:“对我而言,修行路与沙场是没什么区别的,怕死,就不要走进来,心中想着要闯过天路,又时时刻刻都在希望自己舒舒服服的老死,你不觉得很矛盾么?凰叔啊凰叔,你修行了这么久,到底修行的是什么?你……虚度了一生啊!“

  凰叔呆若木鸡,脸颊逐渐泛红,脑海已乱如麻,叶信这番话,已把他秉持坚守了一生的真理碾得粉碎,尤其是最后‘虚度一生’这四个字,等于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抽在了他的脸上。

  是啊,他修行了这么久,到底修行出了什么?

  “算了,你回去自己好好想一想吧。”叶信说道:“现在我已明白你的想法了,不会再怀疑你,不过呢……你对山炮的态度必须要改,凰叔,我问你,你同时栽下了两棵树,两棵树都在茁壮成长,最后它们会不会变得一模一样。”

  “不可能的。”凰叔说道。

  “那你为什么希望山炮变得和你以前的少主一样呢?”叶信说道:“你把所有自己不喜欢的枝叶嫩芽全部砍掉,这是在引导他么?不,你是在毁他!就算他原本可以成材,最后也会废在你手里。”

  凰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看着叶信。

  “好了,你回去吧,如果你认为我说得不对,随时可以来找我辩驳,但你对山炮的态度必须要改,否则他不但不会承你的情,反而会越来越厌恶你。”叶信说道。

  凰叔转过身,吃力的向外走去,他的背影看起来很萧瑟,自己的一生都被叶信评价得一无是处,这种打击是巨大的,现在凰叔心中满是茫然无措。

  叶信看着凰叔走出去,微微摇了摇头,俗话说心病尚需心药,凰叔总认为自己时日无多,这已经不是心病了,而是心魔,所以,必须要用猛药。

  如果不彻底否定凰叔的一生,心魔便无药可救,按照老路走下去,凰叔已接近了了无生趣的地步,只有让凰叔感到振聋发聩,然后顿悟,选择新的态度、新的视野对待修行,或许能找到一条新路,新的东西总能让人产生兴趣,因为凰叔从没走过,没走过谁敢说不行?未知至少代表着有希望。

  ****

  接下来的两天,因为失去了一颗三转金丹,内心受到打击,叶信没有去修炼,第三天开始,他又重新霸占法阵了。

  叶信的进境每天都在稳定提升,玄道太上送给他的一转金丹都用光了,他左思右想,找到周星野诉了诉苦,结果当晚就接到了玄戒太上的二十颗一转丹。

  虽然有挟恩图报的嫌疑,但叶信必须这么做,在这证道世中,只有勘破圆满境的大修,才有资格挺直腰板说话,才会得到广泛的认同与重视。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距离叶信从昏迷中清醒已接一年了,他终于步入了大乘境高阶,比他预计要提前了二十多天,和上次一样,实在是没什么好显耀的,悄悄的吧,他拥有圣诀,又说自己是因重创跌了境界,在太清七子眼中,他应该是圆满境的大修,如果为了突破大乘境高阶而喜悦,那就惹人笑话了。

  不过,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他内心还是很高兴的,收拾妥当,离开法阵,回到自己的护法府,刚刚进门,便看到一道黑芒贴着地皮射出来,正是那只天魔凤。

  已经养了一个多月,小鸡仔的体型没长多少,但力气和身法却是一天比一天厉害,它停在叶信的脚尖前,一双毛茸茸的翅膀如马达一般飞速扇动着,仰着头,尖嘴张得极大,从叶信的角度几乎看不到它的脑袋了,只能看到一张嘴,还用力一跳一跳的,偶尔有那么一瞬间能悬停在空中。

  月从里面跑了出来,看到叶信,她苦笑道:“师尊,它跑得太快了,我几乎追不上。”

  “怎么饿成这样子了?你喂它东西还是不吃?”叶信说道。

  “不吃的,还咬我呢。”月说道。

  小鸡仔见叶信没理它,急得围着叶信转了几圈,随后跳到叶信的脚面上,用力啄了起来。

  叶信的战靴只是寻常货,不是法器,小鸡仔一嘴下去就能啄个窟窿,叶信有些恼,猛地甩了一脚,把小鸡仔甩飞出去。

  小鸡仔远远撞在了墙上,虽然还小,但已经昭显出了它的筋肉有多少结实,一点事情都没有,跳起身又向叶信冲了过来。

  “这东西不能惯着,越惯越完蛋。”叶信掏出一颗伪丹扔到地上:“自己吃。”

  说完,叶信大步向前走去,小鸡仔本能的跟着叶信跑,但脑袋保持着转向后方,它在盯着那颗伪丹,片刻,应该是无法忍受饥饿感,猛地转头冲向伪丹,随后发现叶信走远,又追向叶信,象个没头苍蝇一般往来奔跑了几次,最后还是一口叼住伪丹,接着拼力冲向叶信消失的方向。

  当叶信走进中堂时,小鸡仔也到了,停在叶信脚尖前,可怜巴巴的盯着叶信,幸好它嘴里有伪丹,否则还会不停的乱叫。

  “罢了,今天我高兴,明天再训练你。”叶信抵不住那种可怜巴巴的注视,弯腰把小鸡仔抓起来,当初真不应该给天魔凤养成这种习惯,现在已经把他的掌心当成了窝,连睡觉都得托着睡。。

  a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