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四一章 危险任务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时,方守逸从外走了进来,看到叶信,还有叶信掌心中的小鸡仔,他不由露出笑意,虽然不清楚小鸡仔的来历,但一个月来叶信与小鸡仔之间的互动,他都一一看在眼里,原本以为叶信是个内心冷厉不讲情面的人,讲的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展开韬等人就是证明,却没想到叶信也有柔软的一面。

  那只小鸡仔很不老实,经常惹得叶信火,别看叶信说得厉害,但每一次搞到最后都由着小鸡仔在那里乱折腾,偌大一座护法府,已成了小鸡仔的游乐园,单单是这中堂的桌椅,已经换了差不多三大套了,在小鸡仔的嘴下,桌腿椅腿只需要几秒钟,便会变得千疮百孔。

  “护法,玄道太上和玄戒太上过来了。”方守逸说道。

  “哦?”叶信一愣,随后站起身:“走,我们出去迎接。”

  刚刚走到前院,玄道太上和玄戒太上已经走进来了,他们看到叶信掌心中托着一只黑色的小鸡仔,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努力保持手掌的平稳,因为稍有震动,小鸡仔就会醒过来,玄道上人不由笑道:“叶护法,只是什么灵宠?这么宝贝?!”

  “朋友送的。”叶信说道:“两位太上今天一起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确实有事。”玄道太上说道:“我们去里面谈吧。”

  进了中堂,几个人落座,玄道太上和玄戒太上的神色变得凝重了,玄戒太上缓缓说道:“叶护法,有件事只能让你跑一趟了。”

  “太上请讲,要我去做什么?”叶信问道。

  “你去一趟成天宗。”玄戒太上说道:“我有一个弟子,叫涵春空,在成天宗担任长老一职,其实和我宗的玄体太上差不多,平时也不管事,到了关键时候,代表我宗表个态而已。三天前,成天宗传来噩耗,我这弟子已被人谋害,可成天宗到现在也没能查出是什么原因,凶手是谁。”

  “叶护法,你和成天宗还算是有些渊源的。”玄道太上说道:“上一次成天宗夺得头筹,成天宗的领队尉迟大国屡屡在别人面前提及你,说你为人宽厚、仗义、热情,没有你,成天宗不可能得到这种殊荣,如果是你去成天宗,想来他们会很愿意与你合作的。”

  “明白了。”叶信点了点头。

  “不过你要注意,现在外面的气氛是越来越紧张了。”玄道太上说道:“星殿与光明山的小摩擦接连不断,叶护法,你还记得上一次在宝庄的事情么?”

  “自然是记得的。”叶信说道。

  “幸好我们走得早。”玄道太上说道:“我们离开宝庄的第三天,光明山灭绝圣子带着四位大光明,也进入了宝庄,并且遇到了天行者狄战,据说他们打得天昏地暗,最后天行者狄战略输一筹,不得不带着星殿的修士退出宝庄,而灭绝圣子也无力去捕抓妖灵了。”

  “妖皇惊天的遗宝,人人都要想要,我们太清宗也想,只是……我们决不能沾这浑水。”玄戒太上说道:“明哲保身吧,何况纵使有所斩获,也只能给他人做嫁衣,光明山上门讨要,我们能不交出去么?”

  “在我看来,星殿与光明山之战已是迫在眉睫,不过当下双方战力损耗得厉害,都要回去闭关休整,上层暂时不应该出现大动作。”玄道太上说道:“但下面的争斗有可能变得尤为惨烈,天下大大小小的宗门,这个时候都要选择站队了,有的宗门可能会分化,有的宗门可能要叛变,有的宗门需要表达忠心,涵春空突然出事……我怀疑与此事有关,叶护法,你此行务必小心谨慎,如果现确实有星殿的修士在里面作祟,立即返回来,你的伤势尚且没有复原,千万不要给宵小可乘之机。”

  叶信沉默片刻:“太上,我有些不太明白,星殿和光明山为什么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打?”

  当初凰叔说他是以杀入道,虽然他立即反驳,但心中还是有些嘀咕的,因为自从他重生之后,走到哪里,哪里就会莫名变得战火连天。刚刚进入天罪营,狼帅叶观海便对大卫国起了决一死战的总攻,那几年他恍若活在地狱中,到处都是死人、鲜血,好不容易爬出来,一步步走上巅峰,感觉周围没什么压力了,意欲进入本土闯荡,结果便遇到了魔族大举入侵。

  经历连番死战,击败了魔族,进入证道世,他昏迷不醒的五年,证道境就保持着太平,现在睁开眼睛了,尚没有摸清情势,还在一点点的探索、了解,天下又要乱了么?

  “自然是因为妖皇惊天的遗宝。”玄戒太上长叹了一口气:“如果在寻常,星殿与光明山是不会这样针锋相对、甚至要赤膊上阵的,最多怂恿我们这些宗门相互争斗,妖皇惊天的遗宝,可是万载难遇的大机缘,谁得到更多的遗宝,或许就会成为这证道世唯一的主宰。”

  “是啊,在星殿和光明山,可能有些修士并不想拼个你死我活。“玄道太上说道:“毕竟,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直至脱离证道世,走入长生世,才是修行的目的,可惜在妖皇惊天的遗宝面前,已经不容他们自己做主了,任由遗宝落入敌手,无疑等于自掘坟墓,这已经不是你想不想的事了,而且能不能活下去。”

  “恐怕连我们太清宗最后都不能脱身世外。”玄戒太上显得忧心忡忡:“不过……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们入场越晚对我们越有利。”

  “惊天皇城在万年前被毁为废墟,每一寸泥土中都浸透着妖族的鲜血。”玄道太上说道:“不会有多久,宝庄又会再一次变成屠场了……“

  “太上,我什么时候动身?”叶信开口问道。

  “越快越好,早去早回。”玄戒太上说道,随后他顿了顿:“叶护法,你最好是能找到涵春空的山河袋,里面有我宗的秘密,我不希望落在星殿修士手里。”

  “玄戒,你这就强人所难了。”玄道太上皱起眉:“涵春空已经死了三天了,现在外面又很危险,叶护法出门,不能动用我宗宝莲,只能乘坐证道飞舟,等他到了成天宗,谋害涵春空的凶手早就逃之夭夭了,你让叶护法去哪里找山河袋?”

  “我只是说最好,如果山河袋被星殿修士夺走,也是我宗气数使然,我并没有强求。”玄戒太上苦笑道。

  “叶护法,这件事不用听玄戒的。”玄道太上还是显得有些不满:“你的主要任务是寻找蛛丝马迹,看此事是否与星殿有关,嗯……给你五天时间吧,不管你查没查得出来,都要返回太清宗!”

  “明白了。”叶信说道。

  “你抓紧时间,明早就要出。”玄道太上说道:“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现在就告诉我们,我们也好为你准备。”

  “我什么都不需要,小事一桩。”叶信笑了笑。

  “叶护法,切不可大意!”玄道太上皱起眉。

  “太上,我知道轻重的。”叶信说道。

  等玄道太上和玄戒太上离开护法府之后,叶信独自思索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把方守逸叫了进来,取出自己的法印递给方守逸:“守逸,你替我跑一趟,去前街北路,那里有一间挂着七盏灯笼、门前摆放了两个插翅石狮的药房,把我的法印送进去,告诉里面的人,我要马上见他。等人过来了,你不用多问,直接把人带进来。”

  方守逸愣了愣,什么话都没说,接过法印向外走去。

  时间不大,一个穿着黑色短衫的年轻人缓步走进了中堂,他躬身施了一礼,随后轻轻把法印放在了桌子上,接着走到叶信身侧,站在那里不动了。

  叶信还在想着一些事情,片刻,他沉声说道:“如翼,你手里有没有和成天宗有关的情报?”

  “有。”那穿着黑色短衫的年轻人就是张如翼,玄知太上的亲传弟子,外门黑袍客卿的掌控者,当初玄知太上闭关的时候,已经把这支力量交给了叶信。

  “让人拿过来交给我。”叶信想了想:“在成天宗内,有没有黑袍客卿?”

  “有。”张如翼还是只用一个字来回答叶信。

  “你选几个精干的人,连夜出,去成天宗等我。”叶信说道。

  “是。”张如翼说道,随后他迈步向外走去。

  叶信看着张如翼的背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随后他轻轻把掌心中的小鸡仔放在了桌子上,离开了温暖的掌心,小鸡仔立即被惊醒,它睁开眼睛迷惑的看着叶信。

  “我要出门了,有些不太好的预感,此行应该很危险。”叶信轻叹一声:“我不在的时间里,你不能再瞎胡闹了,该吃东西就吃东西,该睡觉就睡觉,懂不懂?”

  小鸡仔可能是感应到叶信的心情很沉重,它居然没有象以前那么折腾,一直在愣愣的看着叶信。

  “小月。”叶信叫道。

  在外面的月听到叶信的声音,快步走了进来:“师尊,什么事?”

  “我要暂时离开几天,这天魔凤就由你带着吧。”叶信说道。

  “师尊,我恐怕是不成的,它根本不听我的话。”月急忙说道。

  “试一试。”叶信说道:“如果管不住,就找个大钟把它扣起来,在黑暗的环境里,它或许会安静一些。”8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