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五一章 形象破灭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不是赌徒,也不想孤注一掷的赌一次,但鬼十三的提议,让他无法拒绝。? ?

  清瞳的两柄短刃,用玄阶天净沙淬炼过三次之后,就不再淬炼了,不是因为叶信舍不得玄阶天净沙,而是因为清瞳的法宝已接近饱和,强行淬炼反而有害无益。

  叶信的杀神刀却好像永远也吃不饱,鬼十三的提议是有道理的,这种异宝,确实值得大大投资一次。

  如果没有鬼十三怂恿,或许叶信一直很难下这种决心。

  说做就做,鬼十三把叶信带到了自己的静室内,随后又让人把整整一鼎天净沙都搬了过来,叶信说应该用不了这么多,鬼十三反而调侃叶信就是太小气,还说不把这些天净沙都用光,那就不要出来了,让叶信哭笑不得。

  接下来,叶信也做了些准备,直接服下两颗一转金丹,让自己的精神、体力乃至元脉都达到全盛状态,又调息了几个小时,才正式开始淬炼杀神刀。

  其实淬炼法宝的过程是非常单调的,用神念轰击天净沙,让天净沙挥逸散成电光,接着又用神念控制电光去轰击法宝,使得天净沙的力量融入到法宝之中去,神念强大的人,这种逸散过程造成的损耗会很低,神念很弱或者没有神念的人,造成的损耗就很大了。

  不停的重复一件事,会逐渐进入一种半催眠状态,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就像有些游戏一样,在蜈蚣洞中不停的砍怪,砍着砍着,一抬头,我擦,天亮了……

  静室中陡然绽放的耀眼的华光,叶信开始淬炼法宝了,反正鬼船有鬼十三操控,用不着他担心,进了摘星洞,鬼十三也很熟悉地形,不会出现问题。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鬼船已经进入了摘星洞,叶信和鬼十三的想法是把几个星门的修士都引入摘星洞,然后想办法分头歼灭,所以鬼船不但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反而总是大摇大摆的在各个城镇上方掠过,虽然这种做法有些笨拙,容易让人产生疑心,但彻底陷入仇恨之中的谈中维不大可能注意这些细节,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退走,几大星门联手,连太清宗都是他们的猎物,又岂会惧怕几个散修?!

  静室中的叶信根本感应不到时间的流逝,他能现的唯一变化,就是自己的神念似乎变得越来越强大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一次只能淬炼两、三把天净沙,后来突然感觉到,这点天净沙不够用,把天净沙增加一倍以上,他依然能轻松控制。

  还有,最开始淬炼的时候,他隐约感觉要很久很久,才能把天净沙耗尽,现在明明一次要淬炼七、八把天净沙,需要时间却好像要比开始的时候反而少了一些。

  灵十七娘送给他的天净沙早就用光了,以前淬炼完毕,他要站起身,走到门口的药鼎旁,去取天净沙,现在只需要神念一动,足量的天净沙便会被他神念所控,从药鼎中飞出来。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为什么杀神刀还是吃不饱……

  叶信并不知道,鬼十三会经常来到静室上方的船舱内,船舱的地板上有个暗格,叶信往上看,什么都看不到,而鬼十三却能看到叶信在做什么。

  譬如现在,鬼十三又悄悄走进了船舱,静室内一片电光雷鸣,杀神刀静静的悬停在半空中,承受着无数道闪电的洗礼。

  跟着鬼十三走进来的两个修士同时色变,其中一个修士压低声音说道:“好强的神念……”

  他们也是有些见识的,这种神念的强大甚至出了常理,就算是葬龙湾的当家人修罗王也是远远不及,怪不得鬼王总在人面前显得毕恭毕敬,这位老大的老大肯定大有来历。

  鬼十三蓦然转身,恶狠狠的瞪了那修士一眼,虽然有法阵阻隔,静室中的叶信不太可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但万一有所察觉,必然要影响叶信的这一次修行。

  那修士知道自己做错了,吓得缩了缩脖子。

  鬼十三又转过身,袖袍轻轻一甩,一蓬雪白的天净沙便落在了暗格上,并且透过暗格,桥无声音的落在了药鼎内,原本鼎内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的天净沙,在很短时间内变成了还有一多半。

  鬼十三太了解叶信了,叶信做事惯于精打细算,这次虽然鼓动叶信去淬炼杀神刀,但叶信心里肯定有一个止损点,譬如说,把这一鼎天净沙都用光,如果还是没效果,那就罢手不再淬炼了,谁说都没有用。

  鬼十三将计就计,仅把一只药鼎搬到了静室内,他认为叶信心理上可以承受这么多损失,果然,叶信接受了,而鬼十三总会悄悄的进来,把耗去的天净沙补上,因为还没有达到止损点,那么叶信肯定会一直坚持下去。

  看着叶信犹在全神贯注的淬炼着杀神刀,鬼十三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随后转身使了个眼色,三个人悄悄退了出去。

  时间还在流逝,转眼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一天,鬼十三估算鼎内的天净沙应该剩下不多了,他又一次进入船舱,突然现下方的静室一片安静,叶信的身影已经不在了。

  鬼十三吃了一惊,随后露出喜色,立即转头冲出船舱,跳下舷梯,正看到叶信走过来。

  叶信的脸色莫名有些灰败,眼神显得非常复杂,鬼十三愣了愣,急忙说道:“老大,不是说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把杀神刀喂饱么?天净沙还没有用完呢,你怎么就出来了?!”

  “应该……差不多……算是喂饱了吧……”叶信吞吞吐吐的说道。

  鬼十三心中更加犹疑了,从他认识叶信开始,不管遇到怎么样的险恶,叶信总是显得很笃定的,从没象现在这样古怪。

  “把杀神刀拿出来让我看看。”鬼十三说道。

  “……”叶信想说什么,但又把话咽了回去。

  “老大,为了淬炼杀神刀,我们可是付出了不小代价的,现在我只是要看一看都不行?”鬼十三显得有些急了。

  “我……我可以拿出来。”叶信顿了顿:“但你先答应我,不能笑!”

  “我笑个什么啊?!”鬼十三被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先答应我。”叶信咬了咬牙:“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笑,小心我揍你!”

  “不笑不笑,我肯定不笑,这有什么好笑的?”鬼十三急忙说道。

  “这是答应我了?”叶信又问道。

  “我保证、我誓!”鬼十三说道:“老大,快点吧,让我开开眼!”

  听到鬼十三最后一句话,叶信脸色微变,随后说道:“算了吧,我们先上去。”

  “哎!”鬼十三一把抓住叶信的胳膊:“老大,能不能别这样吊我的胃口?我都答应你了,你就应该拿出来让我看看啊!”

  叶信甩了一下,没甩脱,只得说道:“先把你的爪子拿开!”

  “好。”鬼十三松了手:“刀呢?”

  “你记住自己刚才说的话!”叶信见实在没办法,咬牙切齿的说道,接着一翻手:“在这里!”

  杀神刀安静的躺在叶信的掌心中,没有冲天的煞气,没有刺眼的寒芒,现在的杀神刀,通体呈青色,光泽犹如美玉一般,形状并没有任何变化,但缩小了许多许多,只有三寸余长,用来做水果刀都要嫌过于短小。

  “搞毛啊……杀神刀怎么会变成这样子??”鬼十三目瞪口呆。

  “你问我,我问谁?”叶信几乎要哭丧着脸了。

  鬼十三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了叶信在战场上冲杀的场面,长刀卷动,一声大喝,随我来!而天罪营的将士们跟在叶信后方,一路势如破竹,扫过敌阵。接着鬼十三在脑海中把长刀替换掉,换成这柄如玩具般的小刀,完蛋了……叶统领斩将夺旗、勇夺三军的威势已荡然无存,怎么想怎么滑稽。

  不过,鬼十三在自我控制力上是大宗师级的,何况他已察觉到叶信在恶狠狠的盯着他,脸色很不善,所以,他把自己的笑意强行憋了回去,若无其事的说道:“老大,你感觉现在杀神刀的威力如何?”

  “现在应该是最强的。”叶信松了口气。

  “这就好,没有白白耗费我们的资源。”鬼十三说道。

  “可是……”叶信的视线落在杀神刀上,再次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

  有些事情,他连鬼十三和真真都没有告诉过,世间有一种东西,叫行为表演美学,如何亮刀,能更有效的威慑敌军,如何挥舞刀光,能显得更帅气、更激起将士们跟着自己冲锋的斗志,等等这些,他都是一个人反复琢磨、演练过的,并挑选出最好的一种姿态,既然已经成了统领,那么他的一举一动都不能露出不妥之处,其实不止是他,但凡达到政要这一级别的人,都会在举止礼仪上接受过培训和教导。

  杀神刀不止是他的法宝,也是他展现个人风采、竖立威信的武器,变成了这样玩具似的东西,他还摆什么造型?再直白的说,他还怎么耍帅?!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