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五四章 禁地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已经与鬼十三分开两天了,一个人在黑暗中潜行,倒也自在,这两天叶信一直在思索鬼十三说得那些话,也在反思自己在不经意间形成的思维习惯,更想到了星殿的由来。

  自从成为天罪营的统领之后,他就背上了一个看不到的巨大包袱,要时时刻刻关注到每一个人,给他们的未来制定计划,为他们的成长操心。

  世间绝大多数宗门的内部构筑是非常相似的,以太清宗为例,顶层是太清七子,其次各门都有左右护法,然后是核心弟子,外门则是金袍客卿,一层层堆累下来,形成了一个金字塔,然后又一层层对上负责。

  只有星殿是个特例,星殿对各方星门只有第一代主星的任命权,然后星门会奉献给星殿一定比例的资源,至于星门要怎么行事、怎么发展,星殿通常不会插手,星门对下面的星堂也一样。

  他在浮尘世受到林推令的刁难,只是因为情况特殊,林推令要对抗下面的压力,急需支持,又欺负叶信没有根基,才试图架空叶信,掌握叶信的势力,也所以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叶信就对林推令这种反常做法充满了厌恶。

  除非是星门的主星横遭意外,星殿才会出面决定下一任主星的人选,正常情况下,谁来坐主星的位置,将由前一任步入寂灭境、自动退职的主星来提名,然后星殿按照程序给与承认,更改星徽。

  星殿所做的就是把自己门下的精锐修士象撒网一样撒出去,任由各方自行发展,只给与帮助,成功之后收取回馈。

  星殿和其他星门相比,组织结构要松散得多,没有了来自上面的制约,又承受着生存压力,那么各地星门就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能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极致,或许这就是星殿能在极短时间内膨胀开,成为一流大宗门的原因。

  他按照军队的习惯管理星堂,虽然事事都为集体考虑,但是不是从某个方面也制约了大家的成长?至少,为了内部结构的稳定,他不会容许某个单方势力或者个人成长得太快,打破平衡,更不会容忍有谁超越自己。

  眼下就有反证,没有他叶信,鬼十三和山炮成长得很快,如果他们太太平平进入证道世,鬼十三和山炮能有今天的境界么?还真不好说。

  依旧像以前那样,是一条路,大家自由发展,关键时候合纵连横,也是一条路,哪一条会更好?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凶兽充满警告意味的咆哮声,打断了叶信的思考,他停下脚步,才发现自己闯入了凶兽的领地。

  差不多千余米之外,生长着几株很奇特的发光植物,有些象倒过来的巨型水母,下方是一块足有十余米宽的圆盖,上方长着一丛丛枝叶,伸展向四面八方。

  所谓摘星洞,要抓的就是那种植物,在它们发光的圆盖中,蕴藏着大量的元液,不过,那种植物附近总会有大批凶兽存在,它们必须生活在植物散发出的浓郁元气之中,才可以成长。

  向远方看,每一个隐隐闪烁的光点,都代表着一个凶兽群的存在,一片区域内,光点越多,昭示着盘踞在附近的凶兽群越强大。

  叶信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前方出现了一片巨大的枪林,盘踞在前方的是一种体积巨大的双尾蝎,它们感受到叶信散发出的压力,缓缓向叶信这边逼近,他看到的枪林就是由一根根笔直竖起的尾巴组成的。

  叶信缓缓向后退去,围过来的巨型双尾蝎见叶信在后退,逐渐放慢了脚步,等到叶信退出它们的领地,它们又如潮水涌向后方。

  其实万千生命之中,象人这种智慧生命才是最可怕的,那些巨型双尾蝎样子很丑陋狰狞,但根本不想与叶信发生冲突,除非叶信要威胁它们的生存,而人类为了自己能越走越高,总会毫不犹豫的夺取视线范围内的一切资源,不管曾经属于谁,只要自己看到了,那就应该属于自己。

  叶信不想打扰凶兽群的安宁,但星门的修士可不这样想,他们已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这摘星洞又是收集资源的地方,顺手牵羊,何乐而不为?当然,星门的修士历练经验是很丰富的,过于强大、或者麻烦的凶兽群,他们不会去招惹,只挑软柿子捏。

  不过,几个星门的修士一股脑都涌入摘星洞,声势浩大,大多数凶兽群对他们而言都是软的。

  叶信向前走了几步,感应到远方遥遥传来元力波动,他看着那些巨型双尾蝎摇了摇头,用不了多久,它们也会成为星门修士的猎物。

  更为可叹的是,星门修士也属于猎物,鬼十三对这片区域的资源垂涎三尺,但实在没有精力和时间,趁着这一次把星门修士引进来,正好可以一箭双雕。

  星门修士就是勤劳的小蜜蜂,会把这里大部分区域都扫荡一空,等到花粉已变成了蜜汁,再把蜂群毁掉,一切都属于他鬼十三了。

  这五年来,鬼十三飞速成长的,不止是力量。

  叶信再次叹了口气,迈步向着摘星洞的深处走去。

  转眼又过了三天,叶信在行走间,突然停下脚步,前方出现了一座山岳,按照常理他是不可能看到的,但那座山岳的山顶象一块烧红了的烙铁,光芒四射,纵使隔着几十里远,也异常清晰。

  就是这里了吧……叶信掏出玉简,用神念扫视了片刻,随后向后退出了百余米远,取出一只小瓷瓶,把瓷瓶里的血一滴一滴倒在了泥土中。

  差不多有十几息的时间,泥土下面开始蠕动起来,接着有几只半个巴掌的大的甲虫从泥土中钻出,叶信俯身探出指尖,钳住了一只甲虫,举到面前仔细观察着。

  那只甲虫在拼力挣扎,它的力量显得出奇的大,尖嘴不停的蠕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叶信观察了片刻,猛地把甲虫甩了出去,砸向一块岩石,甲虫与岩石相撞击,竟然发出金铁交鸣的声响,还隐隐迸射出一溜火星,接着,那甲虫想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身向着同伴们爬去。

  “果然和鬼十三说得一样厉害……”

  叶信低声说道,随后身形再次向后退却,隐入到黑暗之中。

  时间在飞快流逝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十余个星门修士的身影出现了,他们一边走一边交谈着。

  “我们就这么到处乱找,能找到人么?”一个修士叹道。

  “找不到也得找啊,要不然那位能放过你?”另一个修士用无奈的口吻说道。

  “还说什么灭了太清宗,大家共享富贵,现在连太清七子的影子都没看到,富贵不知道在哪,我们的家底却被折腾光了。”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找不到人,那位不但没办法向星殿交代,也没办法给我们交代,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找了。”

  “不过,那深渊鬼王可不好对付,我们都分散开了,那岂不是谁找到人谁倒霉?”

  这句话出口,那些修士突然都变得安静了,良久良久,才有一个修士叹道:“不分散开,我们怎么可能找到人?走吧,我们的运气未必就那么坏。”

  那些修士继续向前走,渐行渐远,慢慢的,他们已接近了山脚,突然,前方的地面在快速升起,化作一片巨浪,劈头盖脑向他们卷来。

  那些修士反应倒是很快,立即转过身,拼命向后跑,但巨浪裹挟着万钧之势,眨眼间便把他们全部拍在里面。

  巨浪由无计其数的甲虫组成,那些修士虽然各个都有小乘境的修为,但被几十米高的虫海掩埋,任他们有天大本事也休想逃出去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竭尽所能释放自己的战诀,可这种反抗只是几息的时间就安静了,然后巨浪开始退潮,大地也恢复了原貌,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接着,一群群感应到元力波动的修士开始向这个地方涌来,转眼便聚集了数百人。

  “都站住!站住!千万不要往前走!”一个惊慌的声音在人群中炸开。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前面是禁地!”最开始那个声音尖叫着:“绝对不能往里走!”

  “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什么禁地?”

  “是啊,区区一个摘星洞,又不是宝庄,有什么好怕的?”

  说这些话的,肯定是被一路的顺利扫荡冲昏了头脑,再往深里说,自己星门的资源被截走,其实与他们的关系不大,反正最后也没多少资源能落到他们头上,不过在摘星洞内的收获,是属于他们自己的。

  “放屁!这里的禁地和宝庄一样危险!”那声音叫道:“知道为什么叫禁地么?因为多少年了,进入禁地的修士,就没有活着出来过的!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凶兽,谁都不知道!”

  那群修士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有的萌生了退意,有的却还是想往里走,就在争论不休的时候,又一群修士从远方走过来,离得很远,一个为首的修士大声喝道:“出了什么事?!”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