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六五八章 星殿之主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轰轰轰……叶信与青脚的战场已瞬间膨胀至数千米方圆,青脚的余劲在疯狂炸响,确实摧毁了一些杀神刀的光影,但更多的杀神刀透过一层层阻截,从四面八方射向了同一个中心。

  青脚的身形被一层亮得耀眼的光幕吞噬在其中,随着一**杀神刀光影的透入,光幕在逐渐扩开,当光幕的面积达到几十米之后,轰然炸开。

  轰……炸开的光幕化作摧枯拉朽的冲击波,向四周疯狂卷动,一直卷向大地的尽头。

  而青脚的身影,已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信在冲击波中站得笔直,冲击波从他身上卷过,却连他的衣角都没能掀动,随后他迈开腿,缓缓向着青脚消失的地方走去。

  这里已出现了一个大坑,青脚被碾得粉碎,失去了踪影,一袭染血的短袄吸引了叶信的注意,他走过去那短袄拿了起来,原来是一种软甲,软甲上镶嵌着无数米粒大小的鳞片,虽然有些破损,失去了光泽,但里面蕴藏的元力波动并没有完全消失。

  这应该就是青脚拥有惊人防御力的原因了,叶信把软甲收入到自己的山河袋中,随后又有一个东西吸引了他的主意。

  那是青脚的一截手指,手指上戴着一枚形状古朴的戒指,青脚的肉身都被绞得粉碎,这截手指却能幸存下来,难道是因为戒指?

  叶信俯身捡起青脚的手指,想把戒指取下来,随后惊愕的发现,那枚戒指只是幻影,他的指尖扫过,却感觉什么都没摸到。

  叶信愣了片刻,又反复试验了几次,最后干脆把一截手指都收到自己的口袋里,他感觉这应该是北山列梦手上的那种纳戒。

  接着,叶信扫视了周围片刻,纵身向着远方掠去,他有一种虚脱感,必须找个地方好好休息。

  ****

  一个面貌憔悴的老者,坐在蒲团上,犹如雕塑一般,他身前的茶几上已落满了灰尘,意味着他在这里打坐静修不是一天两天了。

  老者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洞窟,在洞窟最里面,摆放了一只巨狼的雕像,巨狼雕像上也落满了灰,给人一种荒凉破败的感觉,巨狼雕像的背上,本应该有一对翅膀的,但左边的翅膀已经脱落了,右边的翅膀也只剩下了半截。

  不知道过了多久,巨狼雕像突然抖动了一下,由石头雕刻成的双眼竟发出耀眼的光泽,在这瞬间,巨狼雕像恍若活过来一般。

  那面貌憔悴的老者被惊动了,他猛地张开眼,正看到似乎跃跃欲飞的巨狼雕像,整个人都呆住了,面颊也在剧烈的抽搐着。

  随后那老者猛然跳起身,迈步要往外走,这时,有一个老者缓步从外走了进来,挡住了他的路。

  “泥生前辈,这……这这这……”那老者用手指着巨狼雕像,口无伦次的叫着。

  从外走进来的老者,正是泥生,他没有理会对方的发问,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巨狼雕像,他的眼神很复杂,有唏嘘、有感叹,但更多的是浓得化不开的激动。

  良久良久,泥生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东游啊东游,我早告诉过你,贪狼传承并没有殒落,可你总是不信,现在呢?应该相信我了吧?”

  那老者呆了呆,突然向外冲了几步,遥遥指向远方:“那该怎么办?”

  对着洞口,远方有一座异常巍峨的大殿,那是星殿的主殿,足有三十三层高,代表着九霄三十三天,殿体犹如山岳一般雄伟壮丽,而在主殿顶端,立着一尊天凤雕像。

  “还能怎么办?换回来!”泥生冷冷的说道:“贪狼星皇尸骨未寒,天凤星皇就迫不及待的侵占贪狼星皇的基业,吃相也太难看了一点。”

  “前辈,你是在开玩笑么?”那老者苦笑道。

  “嘿嘿……十二皇道可不是她天凤星皇一个人说了算的。”泥生说道:“你以为她敢把事情闹大?贪狼星皇的弟子虽然刚刚出世,但他得了传承,就是接了皇位,名正言顺!这里本就是贪狼星皇的基业,她凭什么插手?!”

  那老者嗫嚅着,这种事情可不是他能发表意见的。

  “这些都是以后的事,还是说说眼前吧。”泥生看向那老者,用不屑的口吻说道:“东游,其实你的修为也不低,我在长生世不过勉强算踏入了圣境,而你在证道世就接近了半圣之境,和我仅仅差了一点点,可你的见识、头脑却是蠢得无可救药!”

  听到这些话,那老者的脸色愈发显得灰败了。

  “你收了一个好徒弟啊。”泥生冷笑道:“其实这都不算什么,换成我,也有可能犯相同的错误,人活一世,难免有看走眼的时候,呵呵呵……你挡了你那好徒弟的路,你的人又挡了狄战的路,他们联手对付你,理所当然!东游,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瞧不起你么?”

  “为……为什么?”那老者吃力的说道。

  “只是跌了一个跟头,就让你如此一蹶不振!你他吗就是一个废物!”泥生恶狠狠的说道:“你还在等什么?等着你那好徒弟来宰了你么?!”

  “他只是夺走了我的权力。”那老者惨笑道:“至于来害我……恐怕他做不出这等丑事,我从小把他养到大,他的品行我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蠢!太蠢!”泥生气得连连顿足:“你还敢说了解他?如果你真了解,又怎么会被困在这里?连修为都被废去了大半?!”

  那老者无言以对,嘴唇又一次嗫嚅着。

  “我来告诉你吧!”泥生沉声说道:“如果他没有投靠天凤星皇,你还是有活路的,毕竟你才是星殿之主,上界贪狼殿断然不会容许有人谋逆加害于你,这是规矩,每个人都必须遵守!如果大家都可以随便改换门庭,随便加害自己的主星,那么十二皇道的基业将很快土崩瓦解。”

  “可是,你那好徒弟已经投靠了天凤星皇,他宰了你又如何?上界天凤殿难道还会怪罪他么?!”

  “按照前辈的道理,他已经可以过来害了我,那又为什么不来?”那老者勉强辩驳着。

  “有时候我真不想管你!”泥生气得额头绷起青筋:“不过,纵使你有千般不是,但你的忠心是无可置疑的,否则当天凤殿的人找到你时,你大可以选择投靠他们,这样做你那好徒弟也就没机会对付你了,更不会沦落到这种境地!”

  “你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苟活于世?我告诉你,是因为光明山还没有倒!光明山九大光明、还有灭绝圣子,他们忌惮的不是聂乾元,更不是狄战,而是你,已经接近半圣境的师东游!”

  那老者蓦然抬头看向泥生,其实他并没有泥生斥责的那么愚蠢,而是因为被视若己出、亦徒亦子的最亲近的亲人谋害,对他来说,这个世界已经坍塌了,让他到了心如死灰之境。

  星殿的基业他本就会交给聂乾元的,可为什么,多年来他付出的无数心血,种种养育之恩、教导之恩,而聂乾元却连再等几年也不愿意等。

  他原本认为只是理念上的冲突,贪狼星皇已然殒落,聂乾元要投靠天凤殿,而他不愿意,所以聂乾元才不得不用阴谋伎俩暂时困住他,也所以,他始终拒绝相信聂乾元最终会对他下毒手。

  而泥生这番话,让他猛然从迷梦中惊醒。

  “想要与光明山对抗,聂乾元和狄战都需要时间提升自己的修为,现在是不行的,留着你,只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威慑灭绝圣子与九大光明,为他们争取时间,等到光明山殒灭的那一天,聂乾元转头就会杀了你!”泥生冷冷说道。

  “师东游,我再问你,你在这里枯坐死禅,你的良心会安么?你可知道,那些信任你、愿意追随你的人正在遭受什么样的戕害?!聂乾元和狄战都在用各种手段剪除你的羽翼,他们好可怜啊……他们根本不懂为什么星殿的将星、府星、光明星和暗星就是看他们不顺眼,一定要置他们于死地,而星殿之主却从不露面,根本不管他们的死活!”

  “不……不可能的……”那老者不停的摇着头,他真不敢相信,聂乾元和狄战会做出这种自相残杀的事情。

  “你天天坐在这里,自然什么都不知道,等你走出去,相信你会怒发欲狂的。”泥生长叹了一口气:“贪狼开眼,代表着星皇已出世,师东游,我最后问你一句,你是想继续坐在这里等死,还是要站起来、走出去,追随在星皇左右?”

  “我的修为……”那老者喃喃的说道。

  “修为不重要,总能想出办法。”泥生说道:“关键是……你要先自救!犹如溺水之人,如果一意求死,努力去救他,不但救不上来,反而自己也会被拖进去,只有你自己想活,别人才能帮你!也才能帮得了你!”

  那老者吃力的转过头,再次遥望着星殿顶端的天凤,良久,从他嘴角挤出了一句话:“这里是……贪狼殿……”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